阑珊处守候稼轩

陈雅薇 0 条评论 2020-11-02 09:44

阑珊处守候稼轩作文来自梧州市网友投稿: 童思泉投稿,本篇作文阑珊处守候稼轩800字。

梦回沙场,的卢似风,霹雳弦惊;老来识愁,欲说还休,秋色悠悠。稼轩一生为国波奔波,金兵南下,他浴血杀敌;南下归宋,他横割蓝颈。忘不了《青玉案·元夕》里”东风夜故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的美不胜收,忘不了《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里"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的悲愤凄怆,忘不了《摸鱼·暮春》中“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的怒吼痛斥,更忘不了《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里“千古江山,英雄无觉孙仲谋处”的壮怀激烈。稼轩的词中有青山绿水的秀丽,有还我山河的怒吼,有乘风破浪的意气,有报国无门的悲叹。千百度,稼轩那悠长的身影让我们捉摸不透,阑珊处,我们守候着稼轩的到临。

可稼轩还离此处还很远!公元1161元,金兵大举南侵,南宋的旌旗在风雨中飘摇。稼轩他知此后毅然率领两千余人的部队奔向南宋,举起反金的义旗,浴血杀敌,所到之处无不是尸骨成山,流血漂橹。他执一支长戈,凭借他一身的雄才大略,马到之处,金兵俯首求饶。可南宗却腐朽至极,甘心向金称臣求和,并定期交纳税收,他的满腔热血最终变得无路请缨,报国无门。

嘉泰三年,64岁的稼轩再次从军,此时的他已然鬓如霜,发老雪;“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稼轩给予了我们肯定的答案,北伐在即,稼轩将厚重的蓝甲担负于一个老者的身上,将壮年时的长戈握在长满沦桑的手上,他剪掉那雪白的须发,取而代之的是那没酷无情的头盔。他那双鹰眼仍炯炯有神,依然可以震摄住千军万马,他那双劲腿仍力负千钩,依然可以驾驭住千里野马。正当他要翻身上马的时候,一封诏书再次破灭了他的热血——稼轩被朝廷罢官。失意么?稼轩。他脱下那身盔甲,望着那苍莽的天室,大喊——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开德二年,南宋北代失败。次年,稳轩在悲愤中高呼数声“杀贼”后便与世长辞。

也正是此时,我们在阑珊处看到一个老者的到来,他的那双鹰眼上夹杂着几丝悲凉。我们不禁感叹:一个意气风发的大将竟能被朝廷的腐朽捉弄到如此地步。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谅个秋。他不断地吟诵着他的毕生绝唱,脸上的苍老又添了几分。

是啊!他曾独上落日楼头,“栏杆拍遍”,却“无人会,登临意,空留”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的彷律;他曾挑灯看剑,梦回沙场,“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却徒留“可怜白发生”的悲叹。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时光漫漫,大浪淘沙,稼轩的词作仍存留在人间,可南宋已成灰烬。千百度后,蓦然回首,稼轩已经离开了阑珊处,于人间继续完成他精忠报国的英雄梦。

下一篇:尊重个性的多样性
上一篇:梦想与安全,孰轻孰重?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