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僧善哉佛堂h 大叔你的太大了我难受

暖暖 2021-11-26 16:06

不怎么样?那就是不好了!众人瞬间夹紧了尾巴,乖巧地进入了会议室。

叶思诺的位置就在主位右手边的第二个,离主位非常近。

她默默低垂着脑袋,无意识地在会议本上乱涂乱画,希望能够缓解一些内心的烦躁。

很快陆司琛就出现了,后面还跟着季萧,季萧手里抱着厚厚的一打文件。

正如叶思诺所说,陆司琛的脾气真的不怎么样,而且今天的这个会议,完全可以说是来整顿公司,找人算账的。

陆司琛把有问题的文件全都找了出来,直击要害,让所有人都措不及防。

他话不多,声音也都是冷冷淡淡的。

但是直接用心理攻势,就用那双桃花眼,冷冷地盯着你,叶思诺感觉整个会议室的气压都低了好几度。

一个部门主管被拎了起来,陆司琛只是随意地翻了翻那份文件,淡淡地开口道:“王主管,你知道这份文件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王主管身材有些臃肿,被陆司琛这么一问,吓得连腿都在抖,额头上瞬间滚下豆大的汗珠。

他一边匆忙擦着,一边战战兢兢地开口道:“属下不知道,还请陆总明示。”

“第10页表格的最后一行,第三个价格小数点后算错了。”

“陆总,我马上就拿下去改!一定检查三遍以上再交上来!”王主管一边弯腰一边诚恳地说道。

“下次再犯这种错误就不用来了。”陆司琛随意一挥,文件滑过几个人,准确地落在了王主管的面前。

叶思诺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心里惊叹了一声厉害!

这还是第一次看见陆司琛工作的样子,不得不说,那句认真工作的男人是最帅的还是有点道理的。

陆司琛刚收回冷冷的目光,就正好和叶思诺的视线对上了。

叶思诺慌忙地下脑袋,拨动了一下披着的长发,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

太尴尬了,偷看竟然被发现了!

陆司琛看着她慌张的模样,眼里的寒冰终于化开了一些。

“散会!”陆司琛率先抬脚离开。

等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以后,众人才从总算松了一口气,回办公室的一路上都在讨论着陆司琛的可怕。

自此所有人也都见识了陆司琛的厉害,公司上下全都绷紧了神经,生怕给这个新老板再抓到什么错误。

下班前五分钟,叶思诺还在处理最后一份报告。

早晨的会议虽然没有批评到叶思诺的头上,但是她还是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处理事情,生怕自己也犯错,被陆司琛抓个正着。

“叮咚!”手机微信声响起,她随意的看了一眼,就看到几个字,“下班门口等你。”

是陆司琛发来的,她都能够想象得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淡漠的样子。

不过她什么时候加过他的微信的,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陆总,不用了,我自己打车回家就好。”

消息回的有点慢,叶思诺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开始收拾东西。

“我要去看孩子,顺路。”

好吧,这样她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了。

两个人一路无话,陆司琛甚至在车上还在看文件。

到家下车,叶思诺明显发现有了不一样的地方。

以他们这栋单元楼为中心,四散着好几个穿着一身黑的保镖,一个个看上去都非常壮硕。

“你安排的?”叶思诺看向他。

陆司琛淡淡地点了点头:“孩子的安全是最重要的,以后上下学路上他们也会远远地跟着。”

“谢谢你!”叶思诺闷闷地开口,这样确实会安全很多。

三个孩子看到陆司琛到来,显然非常开心,而且季萧还送上来一大堆礼物。

小乔直接坐在陆司琛的腿上,摆弄着新获得的芭比玩玩。

而大乔和二乔,面对着面前一盒巨大的乐高,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之前你不是说想要玩乐高吗?”

大乔和二乔对视了一眼,无奈地摊手,“可是这个应该是大人玩的吧!”

眼前乐高是一个赛车轨道,看上去就非常复杂的样子,明显不是他们这种五六岁的小孩玩的。

“你们不喜欢吗?”

大乔和二乔点了点头:“喜欢!”

小男孩都喜欢跟车有关的东西,所以陆司琛特意选了这一个。当然他还是有私心的,所以选择了最难的一个。

“那开始拼吧,我相信你们可以的。”关键时刻还不忘鼓励教育。

叶思诺在厨房帮着阿姨做饭,本来他们五个人的饭菜已经做好了,但是多了一个陆司琛,还是顶头上司,她赶忙又添了几个菜。

等到叶思诺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客厅里几个人都盘腿坐在地上。

大乔和二乔坐在陆司琛的两侧,低垂着小脑袋乖巧地听他说着,时不时把手边的零件拼上去。

而小乔,就坐在三个人的对面,乖巧地摆弄着自己的娃娃。

叶思诺有一丝恍惚,好像他们原本就是一家五口生活在一起。

下班回家,妈妈负责准备晚饭,爸爸陪孩子们玩耍,真的是很美好的场景。

然而阿姨的声音还是很快把她唤回到了现实中。

“叶小姐,汤好了。”

听到厨房这边的动静,陆司琛也转头望了过来:“可以吃晚饭了吗?”

叶思诺能够看到他浅浅的笑意,好像之前那个冷冰冰的人都被融化了一般。

两个儿子在那里搭乐高,背后望去肉嘟嘟的一团,格外可爱。

“嗯,准备吃饭吧。”

叶思诺匆忙转身回厨房,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轻拍了两下自己的脸颊,默默嘀咕了一声:“想什么呢!”

陆司琛带着三个孩子去洗手,虽然没有怎么照顾过孩子,但是这几天相处下来,显然也做的有点像模像样了。

叶思诺把饭碗放在了陆司琛的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道:“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家里也没有什么东西,这些都是孩子们爱吃的。”

陆司琛扫视了一圈,都是些酸甜口还有红烧的,蔬菜比较少,确实是孩子们爱吃的饭菜。

“我习惯吃的清淡一点。”

叶思诺权当没听见,她只是客气一下,这是告诉她以后还想来吃饭的意思嘛!

小乔就坐在陆司琛的旁边,不熟练地用筷子夹了一个小鸡腿,放在了陆司琛的碗里。

“帅叔叔,吃肉肉哦。不过妈妈说过,不能吃太多肉肉,也要吃菜菜!”

陆司琛淡笑着点了点头:“谢谢你。”

叶思诺倒是有点惊讶,这小丫头是个小吃货,平时还有点护食,很少愿意把自己的吃的让给别人。

这次竟然主动把喜欢的鸡腿给陆司琛,看来是真的挺喜欢她的。

陆司琛抬眼就看见对面的女人缓慢地吃了口白米饭,有些心不在焉的模样。

他学着小乔一般,夹了一块肉放在了叶思诺的碗里:“吃点菜。”

叶思诺微微瞪大了眼睛,连忙道:“陆总,您吃!您吃!”

陆司琛脸色微沉:“下班了就不要叫我陆总了!”

叶思诺乖巧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两个男孩子乖乖吃饭,根本不用人操心。

倒是小乔,急着吃饭,但是筷子又用的不习惯,最后直接上手啃了。

两只手油腻腻的,还去拉陆司琛的衣袖。

“帅叔叔!小乔想吃排骨!”

陆司琛那高级定制的西装上面,瞬间留下了一个脏兮兮的爪子印。

“叶乔熙!”叶思诺眉头微皱,脸色沉了下来,连声音也压低了,“不可以用手吃饭,你要学会用筷子!而且怎么可以用脏手去摸别人的衣服呢!”

小乔看妈妈生气的模样,小嘴巴微嘟,两只脏脏的小胖手不安地揉搓着,低垂着小脑袋。

“跟叔叔道歉!”

“叔叔,对不起。”小姑娘哽咽着开口道,大眼睛红红的,泪水已经开始蓄积了。

叶思诺心里一阵绝望,陆司琛这一身没有牌子,一看就是高级定制的,这熊孩子一手下去可能就是大几万呀!

陆司琛倒是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没关系,但是妈妈说的对,以后不能再这样了!”

叶思诺看着他竟然顺着自己的话教育孩子,并没有宠溺孩子,倒是有点意外。

小乔已经开始可怜兮兮地掉眼泪了,抽抽噎噎的就是不哭出声来。

陆司琛看着简直是缩小版叶思诺的小姑娘,到底还是有些不忍心,伸手把她抱了过来。

“好了好了,小乔是乖宝宝,不哭鼻子了。”

越安慰,小孩子哭得越凶。

小乔干脆放声大哭起来,一只脏手抹着自己的脸,一只脏手死死地抓着陆司琛的衣服。

叶思诺一脸无奈,完了,陆司琛这件西服算是彻底废了。

大乔和二乔依然淡定地吃饭,这种场面见多了,自然也就比较淡定了。

叶思诺带着小乔洗干净后,出来就看见陆司琛又在带着两个孩子玩乐高了。

脏外套被脱在了一旁,陆司琛就穿着一件白色衬衫,松开了上面两颗扣子,袖口随意地卷到手肘处,整个人看起来慵懒又放松。

“陆先生,实在对不起。”

陆司琛抬眼望去,淡淡道:“没关系,就只是一件西服而已。还有,不要叫我陆先生了,直接喊我名字吧。”

叶思诺点了点头,没再说话,感觉叫名字好像一下子就拉近了距离一眼。

她抬头看钟,时间已经不早了,她在考虑着该怎么下逐客令比较委婉一些。

陆司琛余光瞥见小女人纠结的模样,心里暗笑,权当不知道一般。

“叔叔,这里应该怎么拼呢?”二乔拽了拽他的袖子。

“这个应该拼在这里。”

陆司琛看了两眼,安上去一个零件,立刻就能看出是一个小汽车的轮廓了。

叶思诺假装不经意地清了清嗓子,但是话确是对大乔和二乔说的:“大乔,二乔,你们该去洗澡睡觉了。”

二乔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坚持道:“妈咪,我们九点睡觉,现在还可以玩半个小时。”

“可是陆叔叔累了一天了,他还要早点回去休息。”

大乔下意识抬头看向陆司琛,用眼神询问他。

陆司琛感受到身侧小女人目光灼灼的视线,只是笑着抬手摸了摸两个孩子的脑袋,没有说话。

大乔放下手里的东西,小大人般地叹了一口气:“好吧!那叔叔早点回去休息吧。不过明天你还会来教我们搭乐高吗?”

小男孩大眼睛亮亮的,努力掩饰着自己的期盼。

“大乔,不可以这样哦,叔叔不是每天都有空的。”叶思诺赶忙开口说道,生怕陆司琛答应来下来,那岂不是得天天见到他。

“那妈咪,你能教我们搭乐高吗?我和二乔都不太会!”

叶思诺看着那满地五彩斑斓的零件,感觉脑袋都大了,这还真不是她擅长的东西。

陆司琛看出她的纠结,忍不住笑出了声,在叶思诺对他怒目而视时,薄唇微勾道:“今天叔叔就先走了,以后会天天来陪你们搭乐高的,放心吧。”

“那叔叔再见!”大乔乖巧地对陆司琛眨了眨大眼睛。

就这样过了几天,每天陆司琛都会等叶思诺一起下班。

一开始叶思诺还有些不好意思,拒绝和他一起走,毕竟下班碰到的都是同事,影响也不太好。

陆司琛在她拒绝两次,堵不到人后,竟然干脆在办公室门口等着她。

一众同事都假装在忙着工作,老板还没走,他们也不敢先跑。

但是其实所有人都在小心地留意着他们这边的动静,公司上下也早就传遍了叶经理似乎和新老板的关系不太一般。

现在看来,果然是真的!

叶思诺没陆思琛脸皮厚,为了防止再出现这样的事情,赶紧答应了以后两个人一起走。

回到家里,叶思诺就准备晚餐,陆司琛陪孩子们玩乐高。

小乔很开心,因为陆司琛在的时候,家里的晚餐都丰盛了很多。

不过陆司琛从来没有在叶思诺家里留宿,毕竟根本没有房间留给他,这更加坚定了陆司琛要把她骗回洛城的想法。

早晨陆司琛会很早就在叶思诺楼底下等着,时间早就会带她去吃早饭,时间晚会给她准备好早餐。

一开始还是季萧接送,过了两天就变成陆司琛自己开车了,不过开的是叶思诺的车。

叶思诺一边啃三明治一边问道:“季萧呢?他失业了吗?”

陆司琛嘴角微翘:“洛城公司那边还有点事,他先回去了。今天新助理就会过来了。”

叶思诺点了点头,这才想起来,他们第二次见面好像就是在洛城。

至于陆司琛为什么会收购她所在的公司,最近一直在这里办公,叶思诺干脆懒得去想了。

她又小口地咬了下三明治,不得不说,这三明治的味道真的很好!

“这三明治在哪里买的?好好吃!”

陆司琛目视前方,转动着方向盘的手白皙修长,小臂青筋微微暴起。

“我自己做的。”他淡淡地开口道。

自己做的?

叶思诺惊讶得瞪大了眼睛,这三明治的味道可完全不输店里,而且包装也极其好看。

“你居然还有这一手,厉害了。”叶思诺转头看向他的侧脸,认真地夸奖道。

正巧红灯,陆司琛停下车,转头专注地盯着她。

“喜欢吃的话,下次换几种味道做给你尝尝。”

叶思诺只是抿唇微笑,没有接话。

让大老板给她做早餐吃,她实在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不用了,太麻烦了。”

陆司琛看着她嘴角有一点白色的沙拉酱,随意地抽了张纸巾,伸手过去轻柔地帮她擦掉。

“怎么吃个东西还跟孩子一样。”他微微叹气。

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嗓音让她心尖儿一颤,简直是作弊啊!

叶思诺慌忙抢过纸巾,有些粗鲁地擦了擦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陆司琛也微勾起嘴角,车子重新行驶了起来。

拐个弯就快到公司了,叶思诺想着得赶紧把早餐吃掉,根本没有注意到右侧疯狂的车辆。

右侧一辆蓝色的卡车,速度极快地朝着这个方向开了过来,哪怕是看到前面有车,也没有一丝想要减速的意思。

陆司琛微微转头,眼睛眯了起来,透出一股杀气,毫不犹豫地猛踩油门。

“诺诺,小心!”

“啊——”叶思诺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向后倒去。

但是他们前面也有车,眼看着就快要追尾。

叶思诺双手紧紧握拳,忍不住低呼了一声:“陆司琛!”

陆司琛毫不犹豫地猛打方向盘,汽车拐了一个方向,堪堪擦过前面那辆车的屁股,朝着路边的绿化带撞了过去。

由于速度太快,陆司琛踩刹车也没有多少作用,最后还是猛烈地撞上了花坛。

“啊!”叶思诺整个人跟着左摇右晃,最后撞上花坛的那一刻,整个人歪了过去,脑袋直接撞上了车玻璃。

“砰!”外边也传来巨大的响声,还有行人的各种尖叫声。

本来就是上班高峰期,路上的车辆和行人很多,大家眼看着一场交通事故发生,都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有人已经掏出手机报警了。

因为惯性,陆司琛也猛烈地撞上了安全气囊,脑袋一阵眩晕,缓了一会儿才看清眼前的景象。

汽车的前盖已经撞扁了,车子周围围着几个路人,好奇地探头望着,似乎在看他们有没有事。

陆司琛赶忙松开安全带,紧张地探过身子去看叶思诺,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语气都带了几分急切。

“诺诺,你没事吧?!”

叶思诺的额角被撞破了,鲜血沿着脸颊缓缓流下来。

她有些难受地微微哼了一声:“好痛!”

陆司琛看她还意识清醒,松了一口气:“没事了!你坚持一会儿,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没有想到上班路上竟然会遭遇意外,陆司琛明显能够感觉到那辆客车就是冲着他们来的。

他难以想象,如果这一次不是他开车,而是叶思诺一个人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情!

陆司琛透过后视镜,看到那辆卡车撞上了公交站台,周围有几个行人受伤倒在地上,他眼底一片寒冰。

先是孩子,再是叶思诺,背后这个人是谁?为什么要置他们于死地?

陆司琛小心地把叶思诺从车里抱了出来,两个人一起去了医院。

这一场事故闹得有点大,公司上下也知道了叶经理和新老板出了车祸,不停地讨论着这起事故。

厉司珏到公司的时候,前台看见他还微微愣了一下,还以为新老板来了,但是不是说新老板出车祸送去医院了嘛?

“你好,我想找一下你们的叶总监。”

这几天他给叶思诺打电话,叶思诺都没有接,最后甚至把他给拉黑了。

当然厉司珏不知道的是,并不是叶思诺拉黑了他,而是陆司琛偶然看到了他打来的电话,顺手挂断并且拉黑了。

厉司珏准备明天回洛城了,这几天他想了很久,叶思诺的话一直在他耳边回响。

这段时间程嘉清都一直陪在他的身边,提醒着他是一个有婚约在身的人,确实不适合和叶思诺纠缠过多,所以今天过来是跟她告别的。

“叶总监?您是说叶总经理吧!”

厉司珏有些不确定地点了点头,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升职了。

“叶经理今天早晨出了车祸,送去医院了。”

“什么!”厉司珏听到这句话,瞳孔收缩,一脸的担忧,“出车祸了?严不严重?在哪个医院?”

前台被他急切的样子吓到了,不好意思地开口道:“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听说车祸挺严重的,好像是送去了附近的那家医院。”

“谢谢!”厉司珏快步离开,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一只大手紧紧握住,猛烈地收缩起来,内心非常担心叶思诺的安危。

赶到医院,厉司珏问了好几个医生,才找到了叶思诺的诊室。

“疼!疼!疼!”

远远就听见叶思诺喊疼的声音,厉司珏微微松了一口气,没有生命危险就好。

他掀开隔着诊室的帘子,就看见叶思诺坐在病床上,一个医生正在往她的额头上缠着绷带。

叶思诺看到他进来,面色似乎有一点点担忧:“你没事。。。。。。”

厉司珏也在同一时刻开口,语气带着焦急:“诺诺,你没事吧!”

叶思诺话没有讲完,愣在了那里,下意识去看男人的眼睛。

一双好看的丹凤眼,眼里装着她,满眼的担忧。

叶思诺忍不住皱眉,态度瞬间冷却:“你怎么来了?”

厉司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厉司珏上上下下把她打量了一遍,看她好像确实没有其他地方受伤的样子,感觉自己的心终于放下了。

“我去你们公司找你,前台说你出车祸,被送到医院来了,我就赶忙过来了。”

下一篇:上官婉儿多人运动 女将军娇喘迎合雪臀
上一篇:japanesemovies厨房乱子 你是我妹妹又怎样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