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深 哭叫 粗大 求饶:1V1各种PLAY女主被肉

暖暖 2021-11-26 16:03

李军起身走到落地窗前:“这个案子艾米三个月都没有谈下来,已经引咎辞职了!你现在是我手里最出色的,所以我准备把这个案子交给你!”

叶思诺皱了皱眉头,这个项目她之前有所耳闻,对方的要求很高,和夏国一个很大的集团有合作,利润压的也比较低,是一块很难啃的骨头。

“老板,我手里已经有两个项目了,这个我可能暂时没有精力。”

“没事,那两个项目我可以让人接手,现在最重要的是手里的这个项目!”

叶思诺嘴巴紧紧抿成了一条线,这个项目和洛城那边联系很大,她不太愿意接触。

李军大概是看出了她的为难,脸上虽然笑着,但是说出话却充满了威胁:“小叶啊,你到公司时间也不长,虽然你业绩不错,但是毕竟资历尚浅,坐到如今的位置,董事局还是有些异议的。上个礼拜周董还给我介绍了他名校毕业的女儿,拜托我帮她安排个职位。。。。。。”

他话没有说完,但是叶思诺也不笨,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明显是逼她一定要接下这个项目,并且还一定要拿下,否则她这个位置可能就不保了!

“老板,我明白了。”

李军又恢复了那副笑呵呵的模样:“小叶,你是个聪明人!等到你拿下这个项目,我到时候跟董事会申请,副总经理的位置你肯定是跑不掉的了!”

叶思诺淡笑着点了点头:“我明白!我马上去把手里的工作交接一下,顺便了解一下这个项目的资料。”

“晚上对方合伙人会过来,你陪他们吃个晚饭吧。”

“好的,老板。”

离开办公室,叶思诺轻吐了一口气。不仅商场如战场,职场也是如此,她毫无背景在两年间就坐到这个位置,靠的就是自己的能力和不服输的韧劲。

既然已经接手下来,那就势必要完成!

夜晚,叶思诺到包厢时候,对方已经来了几个人了,她连忙笑着道:“不好意思,来晚了!等会儿我自罚三杯,给大家赔罪。”

“这就是叶总监吧,我可是久仰大名,今天总算见到真人了!没想到比传闻的还要漂亮!”

叶思诺淡淡地笑了笑,对方的项目经理是个四十几岁的油腻大叔,握着她的手握了好久。

面对这种事情,她早就已经能够坦然处理了。

抽回自己的手,看到大圆桌还空下好几个位置,叶思诺疑惑地开口道:“今天还有其他人吗?我们这边的同事都已经到齐了!”

对方经理笑着解释道:“刚好我们老板最近在S国,他对这个项目很重视,所以今天也会来参加,估计很快就到了!”

叶思诺微微挑眉,看来今天她运气不错。

等了大概有一刻钟,包间大门被打开,几个人鱼贯而入。

叶思诺是背对着他们的,站起身,脸上挂着标准的微笑,准备和对方握手。

但是看到面前那人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直接僵住了,瞳孔微缩,手僵在了半空中。

怎么又是他!

厉司珏看到眼前的女人的时候,也愣在了那里,再相见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厉总,这就是叶总监叶思诺,由她负责这个项目!,叶总监,这就是之前跟你提过的厉总!”

项目经理看两个人愣在了那里,一时有些弄不清楚状况,干脆率先开口介绍道。

突然的介绍把两个人都叫回了神,厉司珏是真的意外,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叶思诺。

而叶思诺皱了皱眉头,前两天刚见过,没想到又见面了,这实在也太巧了。

她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但是还没等她想清楚,就听到一个轻轻柔柔的声音响起,潜藏着一丝的震惊:“叶思诺?”

厉司珏转头看向程嘉清,微皱着眉头:“清清,你认识她吗?”

程嘉清扯出一抹不自然的微笑,摇了摇头:“不认识,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好听!”

说完她笑着朝叶思诺望去,主动伸出手:“你好,叶总监,我是程嘉清,是阿珏的未婚妻,不出意外,我们下个月就会结婚,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呀。”

叶思诺已经恢复平静,脸上是标准的笑容:“程小姐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如果有机会,我会去的。”

厉司珏看着眼前的女人,六年没见,她变了很多。早已褪去了当年的青涩,变得更加成熟。

叶思诺看厉司珏还是一脸出神的样子,几不可查地皱了皱眉头,率先开口打招呼:“厉总,好久不见。”

厉司珏伸手握住了那只小手,软软的,但是却冰冰凉凉的,和他的一样。

“好久不见!”

好在她没有装作不认识他!

程嘉清站在厉司珏的侧后方,微眯着眼睛,看不清楚情绪。

“阿珏,你们认识吗?”

厉司珏只是随意地敷衍道:“嗯,是老朋友!”

项目经理看着两个人,笑着开口道:“没想到这么巧,叶总监和厉总是老相识啊!”

“是挺巧的。”叶思诺点了点头,“厉总,请坐。”

对啊,现在他们对于彼此而言,就仅仅是老朋友而已!

按照规矩,叶思诺就应该坐在厉司珏的身边,所以她也没有刻意避开。

场面一时陷入了僵局,项目经理适时出来打圆场,话题自然地扯到了项目上。

每次叶思诺开口的时候,厉司珏总是转头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叶思诺觉得有些尴尬,干脆忽略了他的视线,就当作没看见一般。

饭局过半,厉司珏没怎么吃东西,酒倒是喝了不少。

程嘉清看着他颇有一副借酒消愁的态势,脸上微冷,但是很快凑到他的耳边,温温柔柔地开口道:“吃点东西再喝酒吧,要不然对胃不好!”

说完她顺势夹了点菜放到了厉司珏的碗里,十分温柔体贴。

厉司珏这才发现自己有点忽略未婚妻了,歉意地对她笑了笑。

他把碗里的虾剥好,放到了她的碗里:“你也多吃点!”

两个人相视一笑,在外人看来就是一副及其恩爱的样子。

项目经理已经喝得晕晕乎乎了,看着厉司珏的方向,干脆拍起马屁来:“厉总和夫人真是恩爱啊,简直羡煞旁人!”

程嘉清娇羞地笑了笑,躲进了厉司珏的怀里,一副小女人的样子,但是那眼神明显还在小心地观察着叶思诺的表情。

“本来我今天说不来的,阿珏硬是要带上我!好像离不开我一样。”

众人笑了起来,夸赞两人的声音不绝于耳。

但是叶思诺连个眼神都没有分给他们,恍若没有听见一般。

酒桌上众人都已经凑在一起三三两两讨论着自己关心的问题,只有叶思诺这边一角显得有些安静。

她随意地晃动着手里的酒杯,抬手想喝的时候,却被握住了手腕。

“少喝点,你已经喝的够多了!”

厉司珏紧皱着眉头,看着叶思诺的眼神满是担忧。

叶思诺看向一脸戒备盯着她的程嘉清,倒是笑了起来:“厉总放心,这点酒对我来说还不算什么。”

生意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要是没有点酒量,她怎么能够拿下那些项目。

厉司珏嘴唇微动,想问什么却还是没有问出口,毕竟程嘉清也在。

“吃点东西吧。”他最后只是温柔地嘱咐了一声。

程嘉清看向叶思诺,装作关心似的问道:“叶总监看起来年龄也不小了,应该也有自己的家庭了吧?还是少喝点酒吧,要不然回去老公会担心的。”

叶思诺听到这话倒是放下了酒杯,没有反驳。

让他们这么误会也挺好的。

倒是厉司珏反应有些激烈,一把抓住了叶思诺的手,颇有些急切地问道:“诺诺,你已经结婚了吗?”

叶思诺冷淡地笑了一声,用力扯回自己的手,冷声道:“厉总,这个问题可不在我们合作的探讨内容范围内!”

说完她拿起身后的手提包,“不好意思,我去趟洗手间。”

程嘉清看到厉司珏如此关心她,身侧的双手紧紧握了起来,眉间全是愤恨和不甘心。

厉司珏有些不放心,刚想起身追过去,就被程嘉清拉住了衣袖。

“阿珏,我看叶总监好像不是很舒服的样子,我去看看她吧。”

厉司珏轻揉了一下眉心,知道自己有些冲动了,朝着程嘉清点了点头:“好,别让我们的合作伙伴出事了。”

叶思诺上完厕所出来,就看见程嘉清倾身对着梳妆镜在抹口红,脚下的步子一顿,最后还是走到了她的旁边。

两人都没有开口,叶思诺也装作没看见她的样子,认真地开始补妆。

大概是被她这种无视的态度惹怒了,程嘉清“啪”的一声合上了粉饼,转头冷冷地看向叶思诺:“叶思诺,我警告你别耍什么花招,我和阿珏要结婚了!”

嚣张跋扈的样子和在厉司珏身边温柔的模样简直是天差地别,反正在这里也不会被厉司珏发现,她也没有装下去的必要。

叶思诺懒懒地掀了下眼皮,从镜子里看向她:“程小姐,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嘛!”

程嘉清被她这副轻蔑的样子气得跳脚,脸上的表情都有些狰狞。

她和叶思诺当然不是第一次见面,当年厉司珏的母亲去找叶思诺的时候,她也是在场的,只是这件事情肯定不能被厉司珏知道,所以她才说不认识。

“你是不是知道今天阿珏要过来,所以故意在他的面前出现?”程嘉清气得把手上的口红朝叶思诺扔了过去,大红色的口红就这样在白色的西装上划出一道刺眼的痕迹。

叶思诺的表情瞬间冷了下来:“厉司珏不过是我六年前不要的男人,我怎么可能为了他处心积虑,也就是程小姐把他当个宝贝!”

“你!”程嘉清气急,抬手就要朝着叶思诺扇过去。

但是叶思诺也不是好惹的,伸手迅速地握住了她的手腕,手上的力道一点点收紧。

“程小姐,你还想打我?就不怕我回去告诉厉司珏,顺便告诉他当年我离开的真相?”

“痛痛痛!”程嘉清没想到叶思诺手上的力道竟然这么大,痛得她整个人都想蜷缩起来了,“放手!叶思诺,我警告你赶紧放手!”

叶思诺冷哼一声,手上用力一甩,程嘉清直接被甩过去撞到了墙上。

“啊!”她疼得痛呼出声,吃力地握着自己都有些脱力的右手,眼看着手腕一道红色的印子,似乎都青了,暂时失血的手掌慢慢恢复了淡红色。

“叶思诺!你竟然对我动手!你好样的!”

叶思诺只是随意地扯过纸巾,小心地擦拭着衣服上的口红印,语气淡然:“没想到程小姐这么喜欢颠倒是非,想动手的是你,我只不过是正当防卫罢了。”

这件衣服可贵了,就这样被毁了,她也快被气死了!

程嘉清气得整个人都在颤抖,叶思诺变了,早就不再是当年那个任他们欺凌的小姑娘了。

她冷笑了一声,表情有些狰狞:“你不是要告诉厉司珏嘛,那你去啊!反正我们都要结婚了,你看他到时候是选择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叶思诺瞥了她一眼,眼神带着不屑,抬脚就准备离开。

跟这种疯女人争辩也没有任何意义!

“叶思诺!你给我站住!”程嘉清叫住了她,厉声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妄想回到阿珏的身边,离他越远越好!你要知道,我能把你赶走一次,也能把你赶走第二次!”

说到后来,程嘉清压低了嗓音,带着丝威胁。

叶思诺转头,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程小姐放心吧!我甩了的男人,就不会再要了!也希望程小姐能够管好自己的未婚夫,若是厉司珏不断来缠着我,我也没办法!”

如果程嘉清能缠住厉司珏,避免他发现三个孩子的事儿,她感激她还来不及呢。

毕竟当年再深的感情,随着时间磨砺,也一点点被消耗着。对她来说,最重要的是孩子!

虽然,还是会心痛……

程嘉清气得都要跺脚了,叶思诺就是在嘲讽她得不到厉司珏的真心。

“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

厉司珏看到程嘉清和叶思诺两个人走进来,淡笑着开口问道。

程嘉清瞥了叶思诺一眼,依然是用那轻柔的声音,带着些哭腔开口道:“阿珏,刚才在洗手间补妆,我不小心把口红蹭到了叶小姐的衣服上,实在是太抱歉了,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厉司珏也看到了叶思诺身上的口红印,在白西装上实在是太显眼了。

他轻拍着程嘉清的手,安慰道:“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跟诺诺道个歉吧,诺诺不会怪你的。”

叶思诺冷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不是很好,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程嘉清伸手拽住了厉司珏的袖口,有些委屈地开口道:“我道歉了,可是叶小姐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不愿意接受我的道歉!”

厉司珏转头去看叶思诺,语气也更加柔和:“诺诺,清清她不是故意的。”

叶思诺冷笑一声:“是啊,程小姐不是故意的,口红长腿飞到我身上来了!”

程嘉清脸色有些尴尬:“叶小姐,我再次跟你道歉,真的对不起!”

她晃了晃厉司珏的手臂,“叶小姐明显不愿意原谅我。阿珏,这样吧,我们陪点钱给叶小姐。这一套西服对叶小姐来说肯定也不算便宜,可能是她一个月的工资呢!”

厉司珏听到这话,也有些心疼,叶思诺当年毕竟也是苏家的小姐,变成现在这样,心里肯定有很大的落差。

“好,支票你那里也有,还是你给诺诺比较有诚意一点。”

程嘉清点了点头,看叶思诺的表情带着些傲慢的笑意。

叶思诺全程没有开口,程嘉清的演技倒是与日俱增,实在是让人佩服。

不过厉司珏还是一如既往地让她失望,不清楚事实如何,就这样袒护程嘉清。

程嘉清这么做不就是想要炫耀一番,打她的脸嘛!

叶思诺也没有客气:“既然程小姐这么抱歉,那我也不能不给你这个机会,我这套西服也就十来万吧,程小姐记得早点吧支票给我。”

“你!”程嘉清气得咬紧了牙。

这套破西服恐怕都不是知名的牌子,叶思诺竟然还跟她狮子大开口!

“没问题,既然是清清不小心弄脏的,我们一定会赔给你的。”厉司珏直接答应了下来,气得程嘉清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温柔表情。

饭吃到这里也吃的差不多了,叶思诺举起手里的酒杯,朝着对面的项目经理晃了晃,笑着开口道:“张经理,这杯酒我敬您,您看是不是考虑和我们合作一下?”

那张经理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叶总监,这可不敢当,这杯酒还是我敬您吧。”

两个人一饮而尽,叶思诺摩挲着酒杯,这张经理对她的态度倒是变得恭敬了起来。

下一秒她就知道原因了。

“叶总监,这个项目厉总已经暂时敲定了,愿意和你们合作,不过后续还需要再详谈。”

叶思诺微微瞪大了眼睛,有些意外地看向厉司珏。

厉司珏看着她瞪圆了眼睛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还是那副让人如沐春风的样子。

这样的叶思诺让他想起了当年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碰到惊奇的事情,叶思诺总是这样瞪着他,就像一只受惊的小松鼠一般。

“那厉总,您看我们什么时候把合同签了,我们给的价格已经是最低的了。”

叶思诺这个时候还站着,厉司珏想拉她的手,让她坐下来。

她慌忙躲开,似乎不太愿意他触碰一般。

厉司珏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轻叹了口气:“不着急,我刚才跟张经理了解了一下,这个项目很有前景,合同还有点需要修改的地方,明天我会带着助理去你们公司详谈。”

叶思诺只感觉有一道雷劈了下来,不用了吧!虽然这项目对她来说已经很大了,但是对厉氏来说,恐怕都入不了眼,哪里需要他这个总裁亲自来谈。

听到厉司珏还要约叶思诺见面,程嘉清的心里瞬间升起了一丝危机感,她扯了扯厉司珏的袖口,撒娇道:“阿珏,你不是答应我明天去看秀展了嘛!”

厉司珏拍了拍她的手:“宝贝,对不起,明天我把公事处理好,后天开始就一直陪着你。”

叶思诺冷眼看着两个人,只想说,赶紧去陪你的未婚妻吧!把合同签了就好!

还有其他人看着,程嘉清也不能耍小性子,只是在厉司珏看不到的地方,狠狠地瞪了叶思诺一眼。

饭局也差不多快结束了,程嘉清倒是端着一杯果汁起身,迈了两步走到叶思诺的身后。

厉司珏皱着眉头拉了拉程嘉清:“清清,你这是干嘛?”

程嘉清笑眯眯的:“我给叶小姐敬杯酒,希望叶小姐能够原谅我,要不然我心里不舒服。”

厉司珏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他内心是希望两个人能够成为朋友的。

程嘉清轻声开口道:“叶小姐,今天认识你很高兴,闹了点不愉快,实在是抱歉,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叶思诺晃着手里的红酒杯,淡漠地开口道:“不用了,程小姐,你的心意我收到了。再说您都说要赔我衣服了,我怎么还会生你的气。”

程嘉清干脆伸手直接去拽叶思诺:“叶小姐,这杯酒,您还是喝了,我才能安心。”

叶思诺看程嘉清颇有一副纠缠不休的样子,叹了口气站起来。

正准备举杯喝酒,程嘉清伸手过来要跟她碰杯,没想到竟然直接弄翻了她的酒杯。

暗红色的酒液就这样泼在了程嘉清的裙摆上,不断地滴落在地面。

程嘉清惊呼了一声,众人的视线全部聚集了过来。

刚好刚才旁边有人在低声跟厉司珏说话,他没有怎么注意两个人,而且程嘉清是站在他和叶思诺中间,直接遮住了他的视线。

还没等叶思诺开口,程嘉清酒先发制人:“叶小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也没必要这么对我吧!我真的只是希望你原谅我!”

“清清,没事吧?”厉司珏搂过程嘉清,用纸巾体贴地擦拭着她的裙摆。

叶思诺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她就知道程嘉清没安好心,不过没想到她竟然会这么嚣张的地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

但是效果明显还不错,厉司珏一脸不满地看着她。

叶思诺冷笑一声,拿起酒瓶就倒了满满一杯红酒,直接朝着程嘉清的胸口泼了过去。

“啊!”程嘉清尖叫起来,脸上都溅到了红酒渍,身上的这条裙子也算是废了。

当然抱着他的厉司珏也没能幸免,身上也沾了不少。

叶思诺双手环抱,冷冷地看着两个人:“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的冤枉,既然你都诬陷我做了,那我干脆彻底坐实这个罪名比较好!”

“你!”程嘉清气得都说不出话来了,转身趴在厉司珏的胸口哭了起来。

在座的其他人一脸懵逼,没想到商业饭局竟然演变成了这个结果。

下一篇:japanesemovies厨房乱子 你是我妹妹又怎样
上一篇:乡下老妇把我夹得好爽呀 他含着小白兔H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