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C爆小娇妻高H:散场后(校园1V1)

暖暖 2021-11-26 15:57

这一切都被不远处的霍心遥尽收眼底。

她嘟起小嘴想了想,觉得不妥,还是去找哥哥商量。

“喂,我看到姐姐了!”霍心遥挥舞着小手,把霍心远拉到一边悄悄说,“她进了一个房间!”

霍心远脸色平静,“这有什么大惊小怪?”

“她在那个房间门口站了很久,往里看了看,然后就进去了。”

“哼哼,”小太子爷干笑两声,“是不是又偷看男人的身子了!”

“应该不会,”小公主很认真的分析,“姐姐样子很凶,浑身发抖,脸色也难看。她不像是去看男人,倒像是要找男人打架呢!”

“打架?”霍心远瞪圆了眼睛。

那女人看上去柔柔弱弱,怎么可能打架?

虽然一直看她不顺眼,可一听说她要跟人打架,心里还是有些发毛……

爸爸说过,做男人要心胸宽广,不跟女人计较。

霍心远咬咬嘴唇,一脸下定决心的样子。“走,咱们去看看!”

“如果姐姐真的跟别人打架怎么办?咱们要带点武器吧!”

霍心远转转眼睛,一下子瞥见酒会上用的香槟桶,冲霍心遥笑了笑,“别担心,我有办法!”

……

秦苏推开门进了休息室。

刚才还喧闹的房间,刹那变的鸦雀无声,所有人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

惊异的,恐惧的,淡漠的……

坐在沙发上的秦晴手心一层冷汗,不由自主看向身旁的薄湛。

薄湛呆怔的盯住秦苏,嘴唇动了动,却始终不发一言。

冯可雯却像见了鬼,头一个嚷嚷起来:“秦苏?!你……你怎么在这!”

秦苏无视其他人,径直朝冯可雯走过去:“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我们之间的问题我们单独解决,你,跟我出来。”

冯可雯立在原地不动。

所有人都默不作声,整个房间像是被低气压笼罩,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他们都觉得奇怪,如今的秦苏哪来这么强大的气场?

她已然不再是六年前那个单纯温柔的小女生了。

冯可雯轻咳两声,她堂堂冯家大小姐,怎么可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

她上下打量秦苏,双手环抱胸前冷冷一笑:“哟,都听见了?那正好,你给讲讲细节呗?那男人是怎么上你的,从前面还是后面?哈哈哈!”

“唉,秦苏,你这是什么打扮?这些年过的很辛苦吧,跑到卓家来当佣人了?他们知道你是曾经的秦家大小姐吗!”

“秦苏,你现在就可以用一句话来形容——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呵,是吗。”秦苏平静的看着她,“我不知道我算不算是落毛的凤凰,但我敢肯定,你是永远变不成凤凰的鸡!”

“你敢这么说我!”

冯可雯恼羞成怒,上前就是狠狠一耳光。

秦苏被打的身子一颤,半边脸火辣辣的疼。

“你一个低贱的佣人,还当自己是大小姐?敢在这里跟我叫板!”冯可雯又抬手,“看我不打死你!”

秦苏猝不及防,另外那边脸又挨了一下。

唇角的血腥味渗进口中,她耳朵里一阵嗡嗡的声音。

所有人都冷眼旁观,没有一个上去拉架。

就连薄湛都静静的站在那,他身边的秦晴笑的两只眼睛都弯起来。

秦晴靠在薄湛肩上,得意洋洋的看着秦苏,像在看一个手下败将。

原来高贵的公主也有跌下宝座的一天!

原来那么不可一世的天之骄女,也可以这样任人欺凌。

冯可雯越打越来劲,直接一脚踹向秦苏小腹。秦苏一阵剧痛,踉跄了几步跌倒在地。

“疼吗秦苏?”冯可雯叫嚣着,“疼就起来还手!不过就凭你一个佣人,你敢吗?”

“是啊,敢吗!”这时有人跟着起哄,整个休息室又乱成一团。

秦苏抹了抹嘴角,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刚才摔那一下不轻,可比起这些年受过的痛楚,还是不值一提。

她站定在冯可雯面前,左手悄悄摸到一只空酒瓶。

“冯可雯,我不还手。”秦苏轻声说。

冯可雯抬了抬下巴,一脸鄙夷。

就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忽然听见身后一声巨响!

秦苏狠狠把酒瓶往桌上一摔,玻璃渣四溅,所有人都惊叫着躲开。

而秦苏仿佛瞬间变成凶狠的狼,把剩下的一截酒瓶紧紧握在手中,狠狠朝冯可雯刺过去!

“我不还手,我只要你的命!”

“啊——”冯可雯尖叫一声,吓丢了魂,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动都不会动了。

其他人也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的反应不及。

然而秦苏手还没落下,手腕猛的被一股力量攫住。

她一惊,回头看到薄湛那张平静的脸。

“这里是卓家,在别人家地盘上闹事,不嫌丢人吗!”

秦苏的心咚咚直跳。

从他淡漠疏离的眼中她仿佛看见五年前卑微的自己。

那时她好不容易逃出生天,却收到他跟秦晴订婚的消息,她发疯一样跑去找他,却发现他眼眸里柔情不在,满满都是对她的厌恶。

“秦苏,你爸爸已经把你赶出家门,他不承认有你这个女儿!我不可能跟一个一无所有的女人订婚。”

“秦苏,你给别人生了孩子,你真让我恶心!”

呵,恶心。

这是他留给她最后的话。

他甚至都不问问她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一年,突然给别人生了孩子。

他也不听她的解释。

他根本就不心疼她的遭遇,而且转身就跟秦晴定下婚约……

秦苏咬咬嘴唇,晶亮的双眸透出浓浓恨意。

“丢人?”她冷笑,“冯可雯是你带来的吧,丢人也是丢你的人!”

“秦苏,”薄湛皱眉,“你怎么变得这么不可理喻?”

她心头狠狠一颤,嘴唇差点咬破。

“行了,别闹了。”薄湛不耐烦的甩开她,“一会儿舞会就要开始,大家都在这里不太好,别让卓家觉得咱们不懂礼数!”

薄家势力也不小,薄湛说话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再加上这群人热闹看够了,也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纷纷放下酒杯往外走。

然而秦苏一步跨到冯可雯跟前,“别人可以走,你留下。”

“你……”

“我们的事情没解决,你休想离开!”

秦苏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气场十足。

冯可雯就算再嚣张,也在这种气势下矮了半截。

但她不肯露怯,气急败坏之时只能拖住薄湛和秦晴。“薄哥,晴姐!你们看她还在发疯!”

“好了啦,可雯!”秦晴站出来,声音柔细,笑语盈盈,“她好歹也是我姐姐,别那么较真。”

“姐姐,真没想到在这碰见你。”秦晴热络的拉住秦苏的手,“呵,怎么会在卓家当保姆呢……唉,从小到大你哪做过家务啊!现在出来当佣人伺候人,妹妹我也怪心疼的。”

秦苏瞥她一眼,迅速抽回自己的手。

“姐姐是不是缺钱花?”秦晴挑眉,“虽然爸爸不承认你,但我们好歹也姐妹一场,如果你缺钱花,妹妹我有啊!”

说着她转身去沙发上拿来一个男士皮夹。

拉链拉开,露出一沓红彤彤的钞票。

“湛哥哥,”秦晴不怀好意的笑笑,“我身上没带钱,先借你的一用。”

“姐姐,这是我和湛哥哥的一点心意,你先拿着吧!”

秦苏盯着那叠现金,又看看秦晴身边的薄湛。

他自始至终沉默,如果不是能看出呼吸起伏,还真以为他是尊蜡像。

秦苏扯扯嘴角,一股苦涩漫过喉咙。

即便一开始就知道他的立场所在,但心里还是执拗的抱着残存的奢望。

而这点奢望被他的沉默和这一沓钱,冲击的灰飞烟灭。

秦苏冷笑一声,挺直脊背慢慢朝门外走。

秦晴愣了愣,不甘心就这么放过她,急忙追上去把钱塞给她:“姐姐,这钱你拿着啊!”

就在她接近秦苏时,秦苏一闪身,秦晴扑了个空。

一叠大额钞票都从她手里滑出来,散落的满地都是。

秦晴脸色瞬间变了,横眉怒目对着她,“秦苏,你摆什么谱呢?你给我一张一张捡起来!”

秦苏看看她,唇角勾出嘲讽,直接踩过那些钱。

“秦苏!你……”

这时门忽然从外面打开。

一个很大的香槟桶出现在门口,整整一桶香槟冒着气泡,瓶塞摇摇欲坠。

所有人都看呆了,立在原地不动。

接着就听见一声稚嫩的“Ready?”

香槟桶两旁出现两个小萌宝,他们甚至还没这只桶高,然而表情严肃,气势凛然。

小男生竖起三根手指,三,二,一……

一声清脆响亮的“Fire!”

“轰!”

响声雷动。

瓶塞嘭的一下子弹出来,正好弹中了秦晴的鼻子!

随即香槟桶炸裂,酒沫四溅。

房间里除了秦苏,每个人脸上身上都沾满了泡沫,狼狈不堪。

秦苏也看傻了眼,愣在原地,再看看香槟桶后面那两张小脸……

霍心远和霍心遥正开心的笑着,冲她比“V”字手。

短暂沉默之后,房间里炸开了锅。

“啊——我的裙子可是范思哲限量版!”

“我的包包……我的鞋啊!”

“这谁家的孩子,懂不懂规矩!”秦晴扯着嗓子喊,“真是没教养!”

却在这时外面忽然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

“说谁没教养呢?”

房间里的喧哗暂停,人们目光都集中到门口。

秦苏也循着声音看过去。

只见卓燃一脸痞笑走进来,目光扫了一圈,最后落在秦苏身上。

原来这就是老大看中的女人?他挑挑眉。

长的确实不错,即便穿着最普通的衣服都能看出气质不凡。

不过这嘴角怎么肿了,脸上还多了几道红印子?

卓燃心里暗叫不好,霍霆琛的女人在他的地盘受伤,他恐怕吃不了兜着走……

正想着,霍心远和霍心遥齐齐跑来,一边一个抱住他大腿。

“呵,阿远,小遥,怎么跑这里来了?怪不得刚刚一直没找到你们!”

“哟,原来是卓二爷家的孩子?”秦晴捂着鼻子上前,嗤笑一声。

她模样最狼狈,不光被瓶塞打中了鼻子,身上香槟泡沫也是最多的。

头发凌乱,一身酒味儿,裙子也在刚刚的混乱中不知被什么东西勾破了。

她正一肚子火没处发,刚巧东道主进来。

于是她定要讨个说法:“卓二爷,您家不会是缺保姆,没人看孩子吧?怎么能放任两个小孩用这么危险的东西来攻击我们!这难道是卓家的待客礼数?”

卓燃那对好看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来。

霍心远和霍心遥对视一眼,又十分默契的跑到秦苏跟前。

秦苏紧紧把他们护在身后。

“呵,原来你是他们的保姆啊?”秦晴趾高气昂,“你就是这么带孩子的?你看看这两个小孩儿,也太过分了!把我们一群人搞成这样!”

“够了!”薄湛脸色一沉,不停的给秦晴使眼色。

这女人是哪根筋不对?敢当着卓燃的面数落他家孩子!

他不愿把事情闹大,想赶紧拖着秦晴走,谁知秦晴脑筋短路,嘴巴还喋喋不休:

“卓二爷,没想到以卓家的门户家风,竟然教出这么没礼貌的小孩!”

“刚才那幸亏只是个香槟桶!万一换成炸药,我们这群人就都给炸飞了!”

“哎卓二爷,你好像还是单身吧?”秦晴越说越来劲,“呵,那两个孩子……难不成是私生子?”

“秦晴,你有完没完?”薄湛彻底怒了。

然而话音刚落,霍霆琛毫无预兆的出现在卓燃身后。

身姿挺拔,健步如风,一步一步朝这边走过来。

秦苏呼吸一窒,四目相对那一刻,她清楚的听见自己不安分的心跳声。

霍霆琛看着她时,深邃的眸底全是她的倒影。

屋里的气氛瞬间凝固了。

等秦苏反应过来时,霍霆琛已然走到房间正中央,君王般睥睨着众人。

两个小萌宝相视一笑,异口同声喊着“爸爸——”然后小鸟般欢快的朝霍霆琛扑过去。

所有人脸色都变了,薄湛和秦晴脸上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恐慌。

“嗯,乖。”霍霆琛一手抱一个。

一大两小,三人同框,远远看去像一幅精美的油画。

霍霆琛对两个孩子露出慈爱的笑,转而凌厉的目光甩给众人。“我听说,刚才有人说他们是私生子?”

“……”

谁能想到,这两个孩子竟然是霍霆琛的?

“我好像还听到,有人说他们不懂礼貌?”

秦晴低下头,一步步往后退。

“爸爸,就是她!”霍心遥指着秦晴,“她欺负姐姐,还凶我们呢!”

“还有一个!”霍心远小手一挥,指向冯可雯,“她也欺负姐姐,我和小遥在门口都听见了。”

“哦?”霍霆琛笑笑,“都听见什么了?”

小公主奶声奶气的回忆:“跟踪,骚扰,还说姐姐下贱……”

“没有啊!”冯可雯慌了,双腿发软,“霍小姐许是听错了?”

“哼,你的意思是我妹妹耳朵有问题?”霍心远狠狠瞪她,“你们这些坏女人!”

秦苏静静抬起眼眸,看她们慌乱滑稽的模样。

再想到自己终于不在小太子爷的“坏女人”范围之内,不禁轻笑了一声。

她以为没人听见,却感到旁边一道视线落了下来。

一抬头便对上霍霆琛那深如古井的双眸。

他看她看的专注,眼神不再冰冷,反倒多了丝丝暖意。

秦苏赶忙收回目光,脸腾地一下子红了。

霍霆琛唇角勾起,那抹温暖的笑连他自己都没察觉。

“阿远,小遥。”他声音凛冽低沉,“霍氏家训里,对待坏人应该怎样?”

“虽远必诛!”

“好,”霍霆琛放下他们,“后面的事,交给你们两个。”

两个萌宝像得到神旨般,笑嘻嘻跑到酒柜前,把里面的香槟都搬了出来。

薄湛、秦晴、冯可雯都睁大眼睛,此刻他们进退两难。

“霍先生,卓先生,今天的事都是我们不对。”薄湛上前一步,“还请两位……”

后面的“高抬贵手”没说出来,就听见嘭嘭嘭的几声闷响!

接着就是秦晴和冯可雯的尖叫声。

一个个香槟瓶塞像一颗颗炮弹,打中她们的鼻子眼睛嘴巴。

霍心远最后开的那瓶,木塞正中冯可雯的胸口。

冯可雯捂着胸,声嘶力竭的叫唤。

“哎哟,没事吧?”卓燃假惺惺的阻止,“阿远,小遥,你们两个别太淘气!这个姐姐胸部填的硅胶都要被你们打出来了!”

冯可雯哇的一声哭喊,捂着脸不顾一切疯跑出去。

薄湛的脸比墨汁还黑,扶着秦晴踉踉跄跄往外走。

然而身后冰冷的声音像利刃悬在头顶。

“熊孩子就是我惯出来的,”霍霆琛似笑非笑,“如果有意见,直接去找我的助理和律师。我霍霆琛为了孩子,一定跟各位奉陪到底!”

下一篇:乡下老妇把我夹得好爽呀 他含着小白兔H
上一篇:男主从小把女主啪大 日久不休(H)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