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从小把女主啪大 日久不休(H)

暖暖 2021-11-26 15:56

霍霆琛明显感到这小丫头神色不对劲。

她很安静的看着他,可眼神透着警惕和怀疑。

就像一只受伤的小兔子,警觉周围一切动静。

霍霆琛微眯着眼眸,半晌没有说一句话。

终于还是秦苏先开口:“霍先生,您……怎么会在这?”

霍霆琛怔了怔。

她双手环抱胸前,从这个防备的动作来看,她对他一点都不信任。

霍霆琛忽然想到前两天厉唯向他报告时说的话:“秦小姐这几天除了找房子找工作外,没有任何动静。不过先生,我发现还有别人在跟踪他……要不要一起调查清楚?”

他恍然大悟,这个小女人八成是把他当成那个跟踪她的人了。

而且以她对他的嫌弃,她肯定觉得他是个以跟踪独居女性为乐的变态……

下次还不知道会送什么礼物来嘲讽他!

霍霆琛眸色一暗,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秦苏觉察到他情绪的变化,就算有再多的怀疑也只能压在心底。

同处一室,她又刚刚经历一场劫难,身上有伤,万一惹恼这阴晴不定的男人,她绝对不是他对手。

于是秦苏继续保持沉默,只是防备的动作更加明显。

“我今天是路过这里的。”霍霆琛瞥她一眼,“要不是为了小遥,你以为我会出现在这?”

“小遥?”秦苏一愣,“她怎么了?是不是又肚子疼了?可是上次我给她做的面包是特别研制的,乳糖含量非常低,应该不会引起她腹痛……”

“你很关心她?”

霍霆琛的目光似乎有洞穿一切的力量。

秦苏微微颔首,她自己也不晓得是怎么回事,一听到小遥就紧张起来,生怕她有点意外。

她脑海里浮现那张粉雕玉琢的小脸,清甜软糯的声音喊着她“姐姐”。

霍心遥是人间天使,她本能的想爱她、保护她。

“小遥没什么别的问题,”霍霆琛低声道,“只是……她想吃你做的点心。”

“哦。”秦苏点点头,又疑惑不解,“难道霍先生家里没有人可以做点心给她吃?”

“她对乳糖不耐受,吃别人做的东西都不行,唯独吃你做的那种菠萝包,她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秦苏咬了咬嘴唇。

霍霆琛走近她,她再一次感受到那种凛冽压迫的气场,像一座大山朝她压过来。

“秦小姐,”他唇角轻勾,“这次恐怕又得麻烦你了。”

秦苏的心忽然毫无规律的乱跳。

霍霆琛像是看穿她的心思,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如果你不愿意做,那我有个最省时省力的办法。”

“什么?”

“你教我!”

秦苏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教会了我,我就再也不必来麻烦你。”霍霆琛居高临下的看她。

“可是……”可是大老板,您能学会吗?

然而她话音未落,霍霆琛忽然一弯腰将她从沙发上捞起来。

秦苏惊呼一声,转眼间又落进他的怀抱。

这次好像比刚才熟络多了,动作一气呵成。秦苏整个人贴在他坚实如铁的胸膛,透过薄薄衣衫还能听到他炙热的心跳声……

她皮肤白,脸红一下就十分明显,这回更是一直红到耳朵根。

霍霆琛望着怀中的小人儿,心里那股异样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这些年他对女人一直保持距离,可唯独面对她,他竟有了几分占有的念头……

秦苏的一阵乱扑腾将他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

霍霆琛冷冷吐出三个字:“老实点!”然后面无表情将她抱进厨房,稳稳的放下来。

“开始吧。”

“嗯?”

“教我做菠萝包。”

秦苏哑然。

她偷瞄霍霆琛的侧脸,棱角分明,严肃认真,看来他是真心想跟她学。

为了女儿进厨房,也算的上是个好爸爸了。

秦苏深吸一口气,打开食品柜拿出最后半包低筋面粉。

然后准备好其他食材和烘焙工具。

她一步一步的耐心教他:“先把面粉倒进盆里,然后鸡蛋清和鸡蛋黄分离……蛋黄打进面粉中,蛋清留作备用……”

“打蛋器给你,放糖,打发蛋清……”

“天哪!”

秦苏悔得肠子都青了,就不该让霍霆琛进她的厨房!

这位大老板什么都不会做,力气又大的很,三两下就把厨房弄的像世界大战之后的战场。

锅碗瓢盆倒了一地,蛋黄蛋清也傻傻分不清楚,混着面粉像棉絮一样粘的两人满头满脸都是。

秦苏欲哭无泪,伸手就要把打蛋器夺过来:“霍先生,还是我做吧……”

“不用!”

霍霆琛铁青着脸,看着手里那团不听话的面粉、鸡蛋、糖……他心里头一次对自己的能力产生困惑。

但遇强则强是他一贯的作风。

他深信这世上没有他搞不定的事。

“霍先生,”秦苏赔笑,“还是我来吧,您对厨房这些活儿可能不太熟悉。”

他淡淡扫她一眼,“你只需要告诉我下一步怎么做就可以了。”

下一步……

秦苏舔舔干燥的嘴唇,下一步他会把这厨房烧了吧?

秦苏只能硬着头皮收拾残局,然后告诉他“下一步”的内容。

厨房空间本就逼仄,平时秦苏一个人在这里做饭还能对付,现在突然多了个身强体壮的男人,连转身都困难。

一不小心就有了身体上的触碰,和摩擦。

他们在拿烘焙工具的时候,手不经意间就碰在一起。 

她一转身就会撞到他胸膛。

一挪动,或许会蹭到更敏感的部位……

暧昧的味道在这小小的厨房里越来越浓郁。

秦苏脸红红的,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做好了。”霍霆琛低沉的声音传进她耳朵,“该放进烤箱了吗?”

“嗯,可以。”

秦苏点点头,刚要举起托盘,没想到手腕一软,一个不稳差点掉在地上。

霍霆琛眼疾手快,将托盘接住放在流理台上,另一只大手猛然扣住她纤软的腰肢。

秦苏一惊,后背紧贴着冰箱,抬眼对上他略带戏谑的眼眸。

“霍先生,你……”

“欲擒故纵玩这么久了,你不累吗?”男人声音低哑,带着笑意,在她耳边一字一顿。

“秦苏,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秦苏感觉脑子里像掠过一道闪电,把她混沌不堪的大脑劈的一片空白。

“霍先生,”她怔怔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还在装。”

霍霆琛嘲讽的表情中透着威严。

他认定她就是装的,表面嫌弃他,实际上跟那些想爬上他床的女人没什么区别。

更可恨的是那瓶莫名其妙的印渡神油……

而秦苏一头雾水。

她仔细回想自己刚才的一举一动。

她谨小慎微,谨言慎行,竭力跟他保持距离,就算厨房里不经意的触碰,那也是因为地方太小,跟她无关啊!

反倒是这男人,动不动就打横抱起,一点分寸感都没有!

霍霆琛忽然加大力道,离她更近,鼻尖几乎蹭上她的鼻尖。

“你送我那东西是什么意思?”他冷笑着问她。

秦苏皱眉,更加迷惑。

“三番两次挑衅我作为男人的能力?”

“霍先生,这……”

霍霆琛声音压的更低:“既然如此,我证明给你看!”

秦苏来不及反应,只觉得后颈一紧,整个人被他往前一提,他的大手扣住她后脑勺。

接着他的薄唇实实在在压下来,覆在她唇瓣上。

秦苏脑子里嗡的一声,像是触电般措手不及。

他的唇温热、柔软,带着他独特的男人气息。

他的吻霸道强势碾过她唇瓣,掠夺她的呼吸,继而试图撬开她的贝齿……

不管秦苏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那双雪亮的大眼睛渐渐蒙上一层迷雾,惊慌失措的模样让霍霆琛心头微微震颤一下。

他的舌尖最终还是止于她的唇瓣,继而轻轻松开了她。

秦苏双腿发软,要不是身后还有个冰箱,她几乎要瘫倒在他面前。

霍霆琛眼眸比刚才略显深沉,静静盯着她看,大拇指掠过分明的唇线,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低沉磁性的声音再度响起:“还需不需要我深入的证明?”

秦苏把嘴唇咬的泛白,小脸涨红,眼中那团雾气就快要凝成水珠落下来。

她把头扭到一边,用深呼吸来掩饰自己的心慌,竭力让自己平静。

霍霆琛捏住她的下颚。

她始终没有正眼看他,倔强的侧脸让男人又多了几分探究的好奇。

“说吧,”他冷冷的审她,“送我那种东西到底想干什么?”

秦苏欲哭无泪,直到此时此刻她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

“你先是在更衣室里偷看我儿子,又给我女儿吃奶油蛋糕,然后让两个孩子为你所用……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霍霆琛抬高声调,带着迫人的冷厉。

秦苏抬眼看他,艰难的吐出几个字:“霍先生,我想你误会了……”

然而话音未落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霍霆琛一怔,给秦苏使了个眼色,让她不要出声。

他自己轻声走到门前,小心的看看猫眼,这才开门。

门外站着厉唯,表情有些紧张。

“你怎么找到这儿来了?”霍霆琛皱皱眉头。

厉唯压低声音道:“先生,我都查清楚了……”

秦苏隔着远,心脏还怦怦直跳,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只能看到霍霆琛脸色越来越深沉,眉间的结越拧越紧。

厉唯说完,霍霆琛三两步就跨过来,一把抓起她的手就往外拖。

“你……你干什么!”

秦苏脸色涨红,恼羞成怒,使劲儿拍打他。“你放开我!霍霆琛,我已经从霍氏辞职了!”

霍霆琛一听这话,顿了顿,手依然没有松开。

“我……我就算不辞职,我们的身份也是平等的!”秦苏喘着粗气控诉,“你不该骚扰我!”

骚扰?

霍霆琛像是听了天大的笑话,唇角轻勾,露出一抹冰冷而嘲讽的笑。

“秦苏,”他声线清冷,“如果你想继续留在这等那个房东第二次上门,让你明白什么叫真正的‘骚扰’,那你可以试试看!”

秦苏睁大眼睛,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就在愣神的工夫她被霍霆琛连拖带拽的出了小区,塞进车里。

“秦小姐,先生是好心。”厉唯悄声向她解释,“您那个房子确实不能再住下去了,会有麻烦。”

秦苏偷瞄一眼霍霆琛,他表情淡淡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在腿上轻轻敲打。

“会有什么麻烦?”她问。

厉唯面露难色,“这个……暂时没法向您解释,总之您听先生的就对了。”

“可我现在两手空空的就出来,又能去哪?”

忽然那个凛冽的声音响起,三个字掷地有声:

“去我家。”

秦苏本想拒绝的。

可看到霍霆琛那张冷峻严肃的脸,所有拒绝的话都被她硬生生吞了回去。

也不知为什么,一靠近这男人身边就好像被一团强大的低气压笼罩,她不得不听命于他。

黑色劳斯莱斯穿过繁华的市区,沿着海边拐进一条私家路。

路两旁种满高贵的金丝楠,此时绿树成荫,鸟语花香,不远处还有海浪拍岸的声音。

车子缓缓行进,仿佛来到一片世外桃源,最终停在一栋白色巴洛克建筑前。

占地面积大,泳池花园应有尽有,而且面海靠山,仿若嵌在山海之间的一颗明珠。

秦苏怔怔的看着这栋房子,耳边忽然传来某人低沉的声音:“下车。”

她一怔,只见霍霆琛已经解开安全带,打开了车门。

秦苏赶紧跟着下去。

远远便看到两个小萌宝像两只欢快的小鸟飞奔过来。

“爸爸——”霍心远一头扎进爸爸怀里,还是乖宝宝的模样。

霍心遥张开小手,本来也想求爸爸抱抱举高高的,然而一看到他身后的秦苏,两只大眼睛瞬间亮起来。

“姐姐!”她朝秦苏扑过去,踮起脚尖抱住她的腰,粉嫩小脸在她身上蹭。

跟小公主相处过那段时间后,秦苏已经习惯了她的触碰。

“姐姐,这几天我好想你呢!你跑哪去了?”

秦苏心一软,蹲下身,笑眯眯的看着霍心遥,“姐姐有自己的事要做啊!小遥这几天乖不乖,有没有乱吃东西?”

“没有!”霍心遥眨巴着大眼睛,“不过……姐姐给我做的菠萝包都吃完了,现在也不敢吃别的。”

“那姐姐再做给你吃好不好?”

“太好了!”霍心遥一跳老高,抓住秦苏的手不放。

霍霆琛抱着霍心远走在前面,秦苏牵着霍心遥跟在后面。

老管家季伯睁大眼睛看着这一行四人,“少爷他……从来没带过哪个女人回来呢!”

“是啊,”厉唯笑笑,“季伯,你看他们像不像一家四口?”

季伯怔了怔,接着笑的眼睛都眯起来,“像,真像!”

“赶紧吩咐下去,给秦小姐准备房间。估计她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了!”

霍霆琛和秦苏带两个小宝贝进屋,佣人刚好把午饭摆上餐桌。

霍心遥热情的张罗:“姐姐,你喜欢吃什么,我帮你拿!”

霍霆琛一个淡淡的眼神扫过去,“好好坐在你位置上,姐姐自己会吃。”

“哦。”

小遥嘟嘟嘴,看到哥哥已经正襟危坐,铺好了餐巾,自己也只好坐到特制的宝宝椅上,准备开动。

桌上饭菜色香味俱全,中式西式应有尽有,豪华程度让秦苏瞠目结舌。

她手边有筷子也有刀叉,她甚至都不知道该用什么了。

“姐姐不要客气哦!”霍心遥冲她甜甜的笑,“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西餐里那道芝士焗蜗牛很好吃,中餐里的嘛,我比较喜欢粉蒸牛腩!不过我正在长牙,有时候牛腩会嚼不烂……”

“小遥,”清冷的声音又传来,“霍家家训里有没有关于餐桌礼仪的?”

霍心遥垂着小脑袋不做声。

“阿远,你来说。”

霍心远坐的端正,吐字清晰:“食不言,寝不语。”

霍霆琛又将目光转向女儿。

小公主不敢多言,默默吃自己的饭。

秦苏深吸一口气。

跟霍家人一起吃饭还真挺压抑的。

再看这霍霆琛,自己一张冷脸就算了,还用这种高压政策教育两个孩子……

怪不得那小太子爷跟他一个德行!

秦苏看看两个孩子,忽然觉得被剥夺童年快乐的他们实在委屈的很。

她轻叹一声,放下碗筷,径自朝厨房走去。

霍霆琛忽然抬眼,眸底掠过一抹暗色。“你要干什么?”

下一篇:总裁C爆小娇妻高H:散场后(校园1V1)
上一篇:三个手指够吗宝贝 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圈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