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手指够吗宝贝 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圈

暖暖 2021-11-26 15:54

什么?

霍心远眨巴眨巴眼睛。

引咎两个字没太理解,可辞职他听懂了。

还有后面的话他也明白,原来这女人是要远离他们一家啊!

可他本意并非如此,只是听说秦苏被爸爸派来照顾小遥,他一时好奇而已。

刚才说那些话也不过是想诈诈她。

能诈出真相更好,如果她是无辜的,就当报了那次被她看光身子的一看之仇。

但她竟然说远离他们一家?

哼,这不是嫌弃是什么!

小太子爷恼羞成怒,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女人嫌弃过呢!

“谁……谁让你辞职了?”他滚圆的大眼睛瞪着她,“说吧,你是不是嫌弃我,嫌弃我爸爸,还嫌弃小遥?”

秦苏生平头一遭碰上这么难缠的小孩子,欲哭无泪。

小太子爷嘟着嘴,婴儿肥的小腮帮子微微鼓起来,特别可爱。

他很正式的跟秦苏谈条件:“女人,要不然这样……我以后不再捉弄你了,你现在进去好好照顾我妹妹,行吗?小遥很喜欢你,那天吃完你的蛋糕,她回家一直念叨呢!”

秦苏一怔,没想到小魔王还有这么萌的一面,她有些心软。

可最终她还是咬咬嘴唇,一言不发,绕过霍心远,头也不回的跑出这家医院。

一回家她就写好辞职报告,发送一份电子版给沈思安。

然后把手机电脑通通关掉,整个人蒙进被子里。

她需要过几天放空自己、与世隔绝的日子。

晚上她做了个梦,梦中的自己轻飘飘的,好像魂魄与肉身分离。她飘进一个豪华的生日派对,大厅里宾客盈门,热闹非凡,墙上用金色气球贴着几个字:秦苏生日快乐。

啊,原来是自己十八岁生日。

秦苏看到自己像公主一样被所有人众星捧月的围着。

可画面一转,又来到一个昏暗的房间,Kingsize的大床上,躺着神志不清的女孩。

她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她闭着眼睛红唇微张,轻轻喘息,无比诱惑。

秦苏心里咯噔一声,躺在那的不就是她吗?

这时门开了,走进一个男人,他凛冽迫人的气势让秦苏感觉似曾相识。

男人走到床前,秦苏看不清他的脸,只听到低沉而戏谑的声音:“就是她要给我生孩子?”

“是的,少爷。”

“那就开始吧。”

“少爷,这……”

“我只需要睡她,而不需要爱她,对吧?”

秦苏心头狠狠一颤。

然后她看到管家唯唯诺诺的退了出去,房间门紧锁。

男人脱掉衣服躺进被子里。

画面开始暧昧而香艳,男人女人身影交缠起伏,两人像树藤一样缠绕,枕边的手紧紧十指相扣……

秦苏惊声尖叫,猛的从梦中醒来,浑身冷汗涔涔。

她坐在床上,大口大口喘气,惊魂未定。

这个梦魇已经跟随她五年。

窒息感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

每次在梦里都只差一步……只差一步就看到那个男人的脸了……

到底是为什么,命运要跟她开这样一个玩笑?如果真是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这辈子来报应,那这报应已经遭了五年,也该够了吧。

秦苏头痛欲裂,想哭的感觉哽在喉咙里。

她光脚下了床。

清晨的阳光透过乳白色纱帘照进来,渐渐驱散她心头阴霾。

她想起冰箱里已经没什么吃的了,食品柜里只剩半包饼干,她拿出来随意嚼了两块。

正盘算着今天要去趟超市补补仓,门铃忽然响起来,秦苏口里的饼干渣一下子呛进嗓子眼里。

她甚少与人来往,就算是沈思安或蒋程程,他们两个也绝不会这么早来打扰她。

门外究竟会是谁?

昨晚的噩梦让秦苏变成惊弓之鸟,她的心悬空着,蹑手蹑脚走到门前,透过猫眼往外看——

一张冷漠俊逸的面孔映入眼帘。

他手里还抱着个粉雕玉琢的洋娃娃,似乎知道秦苏就在门口,小公主睁着一双水灵大眼向里张望。

“姐姐,你在家吗?”

秦苏有些忐忑。

霍霆琛怎么会来?他是为了女儿的安全,来“错杀”她的吗?

想到金帝大楼顶层那个宽大昏暗的私人空间,还有各种高科技审讯工具,窗边那个测谎仪……秦苏就心底生寒。

不过这时候胡思乱想也没用了,大老板就站在门口,她不得不开门。

然而门一开霍霆琛就把霍心遥塞给她。

他动作又快又猛,几乎是把霍心遥抛过来的,秦苏一惊,生怕她摔着,本能伸出双手去接,下一秒小公主就稳稳落在她怀里。

霍心遥咯咯地笑:“这样好好玩啊!爸爸,可以每天都和姐姐这样把我扔来扔去嘛?”

然而就这么一抱,秦苏的身体又开始颤抖。

不过这一次她只能硬着头皮,没有把小遥丢开。

“姐姐……”霍心遥有些委屈的嘟嘟嘴,两只小胖手勾着她脖子,“上次在医院,你怎么一声不响就走了呢?”

“我……”

秦苏不知该怎么解释,小太子爷背着手从爸爸身后冒出来。

“唉,小遥,这还用问呐?她明明就是嫌弃你,嫌弃我们家每一个人!”

“不是不是”!”秦苏连忙摇头。

“那为什么突然消失,又突然辞职?”

霍霆琛凛冽的声音像一块冰砖直接砸向秦苏。

秦苏从这男人深邃的眼底看到自己仓皇失措的身影,她绞尽脑汁想一个合理的解释。

可这脑袋平时还算灵光,怎么一对上霍霆琛那双眼睛就再也转不起来了呢?

“秦小姐。”霍霆琛开门见山的说,“暂时不要辞职。”

“嗯?”

“我要出差几天,希望你能帮我照顾一下阿远和小遥,我给你三倍工资。”

“霍先生,这……”

可霍霆琛说完就转身,不给她任何机会反驳。

这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秦苏深吸一口气,大概平时所有人都把这男人的话当圣旨,所以他才以为她不会提反对意见?

她怀中抱着软萌的霍心遥。

眼前还站着个奶凶的霍心远。

不一会儿管家佣人便拎了几个大箱子上来,里面都是两位小主子的日常用品。

厉唯满脸堆笑,把注意事项一样样给她解释清楚。

整个过程秦苏都处于一脸懵的状态,再加上怀中的霍心遥不老实,一会儿拽拽她头发,一会儿小脸埋在她胸前蹭蹭……

秦苏满身冷汗,无比惶恐。

直到厉唯交代完最后一项,咔哒一声关上房门,她这才意识到自己麻烦大了。

秦苏看看霍心远,小太子爷嘴角轻勾,连小酒窝里都带着挑衅的意思……

秦苏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既然已经这样了,逃避也没用。她现在只能打起一万分精神好好照顾这两个小萌宝,不能出半分差池,并且祈祷霍霆琛出差时间不要太长。

最好是一天……不,半天……

“女人,你的品味不怎么样嘛!”

霍心远小手背在身后,小大人似的在房间里转一圈,小嘴里咕哝着,“这也太简单了,到处都是白色……不好看!”

“我觉得很好看啊!”霍心遥立马拆哥哥的台,“我和姐姐一样,也最喜欢白色了!”

霍心远看她一眼,撇撇嘴,“你知道什么呀?我们上国文的课的时候老师不是教过一个词吗?叫家徒四壁!说的应该就是这样!”

秦苏看着他认真笃定的样子,差点笑出来。

是啊,她的小家哪能跟霍家相比?跟那么富丽堂皇的家庭比起来,她这可不是家徒四壁呢!

“不是吧!”霍心遥歪着小脑袋,认真思考,“老师说,家徒四壁的意思是,家里很穷,什么都没有。但姐姐这里好东西很多呀,有沙发,有柜子,还有百合花呢!”

“哎,连花都是白色的……”霍心远很不服气,嘟嘟嘴。

这可爱的小模样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

秦苏差点就想问他,小朋友,到底是我嫌弃你还是你嫌弃我?

不管谁嫌弃谁,两个孩子都已经在这里了,她起码给人家做顿饭吧……

秦苏定定神,系上围裙就进了厨房。

还好,霍家那些人除了提来两个小宝的行李,还把冰箱塞的满满的,各种食材应有尽有。

秦苏这些年练就一手好厨艺,没多会儿厨房就飘来香气。

霍心远伸长脖子凑过去看,有红烧排骨,糖醋鱼,清炒西蓝花,还有山药羹。

都是家常菜,但健康又美味。

霍心遥拽拽他的衣袖,悄声笑道:“家里的厨师伯伯天天做西餐,我吃的很烦哎!哥哥你呢?”

霍心远虽然馋的直流口水,可表面还是不为所动。“嗯……我觉得她这些东西,可能也没那么好吃!”

“那你一会儿不要吃!”妹妹瞪他一眼。

小魔头满不在乎的样子。开饭后,他果然一脸傲娇坐在旁边,双手环抱胸前,静静盯着对面这个女人。

秦苏被他看的莫名其妙,餐具都推到他面前,可他还是不动一下。

秦苏想了想,轻笑道:“是不是担心我在菜里下毒?”

小魔头大惊失色:“女人,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秦苏哑然。

霍心遥一巴掌拍在他嫩藕似的胳膊上,责怪道:“姐姐才不会下毒!连爸爸都说,那件事不怪姐姐,是我体质过敏!”

秦苏一怔,原来霍霆琛没有怀疑过她,原来他并没把她列入那“错杀一千”的绞杀名单中。

她心里忽然感到异样,对这男人也多了几分好奇。

霍心远长长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看着妹妹,“小遥,我只是提醒你,爸爸说过,我们要万事小心!”

“可姐姐是爸爸最信任的人啊!如果爸爸不信任她,怎么会把我们送到这里来让她照顾呢?咱们从小到大,可是没离开过爸爸身边的呢!”

霍心远睁大眼睛,白净的小脸上明显写了几个字:似乎有道理……

不过碍于面子,他不能对这女人表现的太和善,万一她真是个变态的老巫婆该怎么办的?

“唉,你们女人,就是脑筋简单!”他看着妹妹,“几句话几盘菜就把你们哄的团团转了!小遥,以后你交了男朋友,一定要先带给我看哦!”

霍心遥好奇,“为什么呀?”

“笨啊!”霍心远急的不得了,“很多你看不出来的事情,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我可以保护你嘛!”

“噗……”秦苏忍不住,终于笑出声来。

这小子莫不是有被害妄想症?

看样子在他心里,爸爸就是他的神,说的话都是金科律令。

不过作为兄长,保护妹妹这种责任感值得表扬。

秦苏微笑,夹了块排骨在他小碟子里。

“哼!”小魔头并不领情,“女人,少来讨好我……告诉你哦,要不是为了小遥,我才不会来这里呢!”

“我的妹妹我来保护,”霍心远一脸刚正,“所以这段时间,你小心点!休想再伤他一根头发了!”

然而下一秒,他夹起盘里的糖醋小排,大口大口啃了起来。

秦苏愣了愣,先是被他奶凶的样子吓到,接着又被他吃成花猫脸的样子萌到。

不过她对付小孩子向来没什么招数,尤其碰上这种古灵精怪的小魔王,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秦苏低头默默吃饭,饭后又默默去做家务。

两个小萌宝带了很多玩具和学习用品来。

霍心远比较乐意独处,把自己的时间安排的井井有条,而霍心遥很粘人,粘着秦苏给她讲童话故事,扮白雪公主,还要秦苏重新帮她绑公主辫。

秦苏被她缠的不得清闲。

忙乱的一天即将过去,秦苏好不容易可以去洗个澡放松一下,然而就在她边擦头发边从浴室走出来的时候,忽然发觉最严重的问题来了——

卧室里只有一张床。

而此时两个小祖宗正一左一右霸占着这张床,跟他们的爸爸视频。

“爸爸,我们今天过的很好哦!”霍心遥清甜的声音里带着点兴奋。

霍心远一脸乖宝宝的样子,向老爸事无巨细的汇报。

霍心遥最不喜欢哥哥这种严肃的表情,将Ipad拿自己手上,把秦苏的卧室照了个遍……

“爸爸,这就是姐姐睡觉的地方,漂亮吗?”

“爸爸,姐姐平时一个人住,据我观察,她没有男朋友的!”

“爸爸,我们现在就在姐姐的床上哦!姐姐的床好软,枕头也好香呢!”

“爸爸,”霍心遥看到卧室门口穿着浴袍的秦苏,咯咯笑起来,“姐姐刚洗完澡!嘿嘿……我猜姐姐肯定也是又软又香的!”

“小遥……”

秦苏急忙冲过去,一把抢过Ipad。

动作太大,浴衣滑落,露出大半个香肩。

而好巧不巧的,Ipad摄像头刚好对准了她……

秦苏瞬间看到屏幕上那张棱角分明、依旧英俊的脸。

秦苏手一哆嗦,Ipad差点摔在地上。

她急忙把摄像头调成后置,Ipad往床上一扔,再迅速把浴衣整理好。

此时平板屏幕上一片漆黑,霍霆琛看不见她,可她能清楚看到霍霆琛的脸。

他还在工作,隐约传来敲打键盘的声音,专注的样子魅力十足。

那张脸在镜头前也跟他本人一样好看,轮廓分明,五官像是造物主用最完美的比例雕刻而成。

霍霆琛许久没听到孩子们的声音,看了一眼镜头,而秦苏恰在这时对上他深邃的双眼。

他看不到她,她却像在与他对视。

秦苏的心忽然在那一刻狂跳不止。

“姐姐!”霍心遥声音清脆的喊了一声,“你怎么脸红了?”

秦苏一瞬间脸热到耳朵根,急的直跺脚。

“小遥?”霍霆琛淡淡的笑,“你是不是把摄像头关掉了?”

向来冷面薄情的霍总,对女儿总有用不完的耐心和温柔。

“没有啦!”小遥把摄像头调整过来,“刚刚是姐姐,她……”

“小遥!”

秦苏急忙制止,生怕她说出什么童言无忌的话。

然而屏幕那头传来一声低笑,接着磁性微哑的声音传进她耳朵里:“小遥,把Ipad给姐姐,我和她说两句话好不好?”

霍心遥很开心的把平板交给秦苏。

秦苏深吸一口气,拿着平板转身出了卧室,又把门关上,来到客厅。

“霍先生。”她冲着镜头,恭敬的微微颔首。

霍霆琛即刻变了一张脸,又恢复了一贯的冷漠威严,与刚才和女儿视频的那个他有天壤之别。

“他们两个今天还好吧?”

秦苏看了眼一地狼藉的客厅……

“嗯,挺好的。”

“那就好。要不是小遥非得来这,我也不会把他们两个送过去。”

秦苏抿抿唇。

接着她很委婉的措辞:“其实霍总……我一个外人,在照顾孩子这方面又没经验,跟您家里的管家是没法比的。”

“嗯。”

霍霆琛淡淡的回应,注意力依然集中在手头工作上。

秦苏继续说:“而且我家条件简陋,实在是怕照顾不好他们两个……”

“嗯。”

“霍先生,”秦苏试探着问:“不知您什么时候回来?”

霍霆琛还是面无表情,“忙完了就回去。”

秦苏心里咯噔一声。

天知道他忙完了是几时啊?

万一忙个一年半载,她岂不是要天天跟这两个孩子大眼瞪小眼?

不不,这绝不行!

秦苏舔舔嘴唇,深吸一口气,“霍先生,其实我觉得作为一个父亲……您应该有点责任感。呵,起码多点时间陪陪孩子,而不是一出差就把他们俩往一个陌生人家里一扔,对吧?”

“我知道您工作忙,但孩子的成长也只有一次……”

“霍先生,”秦苏皮笑肉不笑,“您在听吗?”

霍霆琛表情顿了顿,缓缓抬眼直视着摄像头,深邃冷厉的眸底却掠过一抹不为人察觉的笑意。

“霍先生?”

“刚才你说的我都听到了。”他轻咳,“首先,你不是陌生人,你是霍氏的员工,而且把两个孩子送来的时候我已经承诺了你三倍工资。”

“其次,要不是小遥闹着找你,我也不会把孩子往你那送,用不着大费周章。”

“第三,听沈思安说你在金帝大楼工作五年,对着客户从来不笑?”

秦苏满脸诧异,木然点点头。

“很好。”霍霆琛扬起嘴角,“那秦小姐还是继续保持个性吧,因为你刚刚那种假笑,实在很难看!”

“你……”

秦苏张大眼睛,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最后,也是很重要的一点。”男人还有话说,“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怎样当一个父亲,这是未来的霍太太该做的事情。”

秦苏哑口无言。

霍霆琛轻笑一声,关掉视频。

看着漆黑一片的屏幕,秦苏长舒一口气。

跟霍家的男人交谈,压力不小。

他确实不需要她来教如何当一个父亲,他已经言传身教了,那位小太子爷不就跟他一个德行吗?

秦苏蹑手蹑脚从客厅向卧室走。

门轻轻的推开,两个小家伙已经进入梦乡。一左一右把这张单人床占的满满的。

秦苏如果硬要躺上去,也只能勉强挤在中间那个小小缝隙里。

不过她不想这样做。

两个小宝蜷着身子,小脸蛋白里透红,睡着的样子相当可爱。

然而这样的睡姿落在秦苏眼中,她脑子里电光火石般闪过很多年前的画面。

每次产检医生都会指着B超屏幕上告诉她:这边的是男孩,那边的是女孩……

秦小姐,你真是好福气,一下子就儿女双全。

秦小姐,看,小宝宝就是这样蜷着在你身体里的,他们现在闭着眼睛,像是睡觉了呢。

秦苏的心狠狠一颤。

她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好几步,咚的一声关上房门。

她就像把头埋进沙子里的鸵鸟一样,把自己的脸也埋进沙发里。

她把自己蜷起来,努力告诉自己不要去想,那只是个噩梦……

然而噩梦就像幽灵一样不眠不休的缠着她。

最后秦苏昏昏沉沉睡在沙发上,一晚上乱梦不断,第二天醒来精疲力竭。

……

几天后,秦苏正在厨房里烤面包,接到厉唯电话。

霍霆琛今天就回来了。

秦苏手里动作一顿,接着露出这些天来最如释重负的一个笑,心里喊着谢天谢地,然后把烤箱定好时,就开始给两位小主子收拾东西。

她收拾行李的时候脚步都是轻盈的。

霍心遥嘟嘟小嘴,很委屈的看着她:“姐姐,你是不是觉得我们两个很麻烦?”

“嗯?”秦苏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了……

“姐姐,”小女宝憋的眼泪快掉下来,“你真的很嫌弃我们?”

“没有没有!”秦苏不忍让她难过,伸出手去摸摸她的小脸。

这还是这么多年,她第一次主动跟小朋友接触。

指尖触到那粉嫩小脸的一瞬间,连她自己都惊讶了。

“小遥,爸爸要接你们回家了,你不开心吗?”

“开心……”小遥眼巴巴瞅着她,“可我也想跟姐姐在一起。”

秦苏不知该怎么跟她解释,她从前那段经历,已经让她失去对小孩的热情和耐心。

也把她生命里所有的快乐都抽走了。

所以她是不能跟他们在一起的。

秦苏低声轻叹。

这时她忽然想起蒋程程托她交给霍霆琛的礼物,这几天一忙,她差点忘了这事儿。

于是她把礼物盒拿出来,交给霍心遥,神秘的冲她一笑:“这样吧,姐姐拜托小遥做点事情,小遥要是做的好,姐姐就答应你会常去看你的,行不行

下一篇:男主从小把女主啪大 日久不休(H)
上一篇:男人边吃奶边做的激烈视频 入睡指南肉30弄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