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受不住索取晕了过去 小东西这么想要就自己动

暖暖 2021-11-29 13:22

叶璃愣了愣,佣人叫她‘林小姐’,难道是把她当成林希了?

但佣人接下来的话语,却被陆时凉打断了,“萍姐,她姓叶。”

佣人萍姐迅速的将叶璃打量了一遍,“对不起叶小姐,是我老眼昏花认错人了。”

呃,这位萍姐看起来铁定不超过五十岁,眼睛也晶亮晶亮的,怎么可能老眼昏花?叶璃抿了抿唇,正想开口问萍姐一些话。

但萍姐却迅速的离开了,往厨房而去,最后,叶璃的目光落在了陆时凉身上,她满腹疑惑,可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桌上那一盆颜色鲜艳的水煮鱼,让她暂时忘却了所有的疑惑,现在填饱肚子要紧。

是厉少瑾率先动了筷子,看对方吃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叶璃轻咽了咽口水后,也赶忙拿起了筷子,怕会被厉少瑾给吃光光那般。

她夹起一块鱼肉迅速的置于嘴里,瞬时,她觉得自己的嘴巴都要‘怀孕’了,实在是太好吃了。

鱼肉很鲜嫩,虽麻虽辣,但又不失鲜美,叶璃觉得自己胃口大开,好想这一盆水煮鱼都是她的。

而她身旁的陆时凉,却很是淡定,优雅的拿起筷子,让鱼置于自己嘴里后,也仍旧是相当的淡定。

厉少瑾这个吃货,看着叶璃大快朵颐,完全没有半点淑女形象后,他立马决定抛开自己风度翩翩的偶像包袱,也跟着大快朵颐了起来。

陆时凉仍旧优雅如斯,但不代表他没参与到这场吃货战争中,只是,他夹起的鱼肉都到了叶璃的碗中。

所以,就变成了陆时凉和厉少瑾的战争,而叶璃只负责吃。

眼看着最后一块水煮鱼,都被陆时凉这个吃里扒外的‘好哥们’给夹到了叶璃的碗里,厉少瑾很是用力的将筷子放在了桌子上。

他表示自己真的很生气,这是在吃水煮鱼,还是在吃狗粮啊!

“陆时凉,我要跟你绝交,从今往后,别再说你是我厉少瑾的哥们。”

叶璃吃完最后一块鱼肉,表示很满足,如果不是有陆时凉帮忙,现在摔筷子发脾气的人肯定是她。

这样的痛,吃货都懂,因此,她对厉少瑾投去了安慰的目光。

“好。”陆时凉很爽快的答应了厉少瑾要绝交的事,“那以后你就不再是沉渔落宴和楚香阁的老板。”

厉少瑾立马来到了陆时凉的身后,边帮他按摩着肩膀,边笑得很是狗腿的说道,“三少,我刚刚是跟你开玩笑的,像你这么好的二十四孝哥们,我怎么可能舍得绝交呢?你说是吧小璃?”

大眼眸快速转悠了一圈,叶璃浅笑着开口,“厉少,为什么三少他可以决定,你是不是沉渔落宴和楚香阁的老板?”

厉少瑾冷哼了一声,“因为他有沉渔落宴和楚香阁百分之五十二的股份,而我只有百分之四十八的股份,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原来陆三少才是沉渔落宴和楚香阁真正的Boss啊!叶璃还在对刚刚的水煮鱼回味无穷,所以,就算只是为了美食,她也不能得罪陆三少。

但如果陆三少要吃她豆腐的话,这就相当于是世纪难题了,她暂时并不想去深究这个世纪难题。

她一脸很是郑重其事的说道,“厉少,像三少这样的世纪好哥们,您要好好珍惜啊!”

“小璃说得很有道理,刚刚是我太冲动了,我可以跟我女朋友分手,但绝对不能跟三少绝交啊!”厉少瑾正拼命的帮陆三少按着摩。

一脸的淡漠,陆三少只跟厉少瑾说了一个字“滚”,真的是惜字如金。

“好的三少,我这就滚,不打扰你们的洞房花烛夜,祝你们今宵一刻值千金。”话落,不容叶璃反驳,厉少瑾就麻溜的滚了,还顺便将那位新厨师带走。

他要让那位新厨师给自己做两大盆水煮鱼,对,他就是要报复人生,撑死自己,总比被狗粮喂饱的好吧!

看着厉少瑾风风火火的离开后,叶璃也从椅子上起身,“三少,不早了,我也该回家了,谢谢您的盛情款待。”

“你还没洗澡?”可见,陆三少在洗澡这个问题上,是要跟叶璃杠到底了。

“我这人洗澡特久,我回家洗,给三少您省水省电省煤气费。”叶璃说得那叫一个正义凛然,但还是被男人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去路。

“叶小姐,你是要我扛你上去,还是抱你上去?”男人双手环抱,薄唇轻扬,似笑非笑。

叶璃回想起来,自己刚刚是被陆三少扛进时希园的,在美食的诱导下,她暂时忘记了跟陆三少算帐。

紧接着,她又回想起了萍姐叫她的那声‘林小姐’。

有些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她觉得,有些问题如果不问清楚,可能会影响她今晚的睡眠质量。

她突然开口,对男人问道,“三少,我和林希姑娘长得很像吗?”

男人看着她的目光,瞬间锐利起来,“你想起什么了?”

叶璃很是懵逼,她从来没失忆过,这男人为什么这么问她?是不是她和陆三少之间有什么误会?

想了想,她才极为认真严肃的说道,“我没有想起什么?因为我从来就没失忆过,我之所以会问刚刚那个问题,只是因为萍姐叫我林小姐?

轻眨了下眼眸,叶璃继续说道,“为什么三少你总是觉得,我应该认识林希?”

淡漠的陆三少,照旧没回答她的重要问题,“那你凭什么肯定,萍姐就一定认识林希?”

叶璃的小脑袋瓜正迅速的‘转着弯’,因为萍姐不认识林希,所以觉得陆三少带回来时希园的女人,就是林希?

这个逻辑解释得通,但至于是不是真相,叶璃就不知道了,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家,离开这个陆时凉和林希的家。

“三少的口风真紧,什么都不愿意透露给我,那我只好先回家储蓄能量,说不定三少你会突然跟我倾诉很多秘密。”

她的话语刚说完,陆三少就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往楼上的主卧室走去。

“好,我在你这里洗澡,请你出去。”被囚禁在裕室里的叶璃,立刻举白旗投降,这陆三少太执着了,她只能勉为其难在这个,比她房间还大的裕室里洗澡。

“一起洗。”

又宽又大的裕缸,绝对足以容纳两个人……

和一个不算熟悉的男人完全坦诚相见,一起洗澡?叶璃连想都不敢想。

她的嘴角抽搐了好几下,后背抵着清凉的裕缸,“三少,这里是你和林希姑娘的家,你怎么可以和我一起洗澡呢?”这可是红果果的背叛啊!她的三观很正的好嘛!才不当破坏别人的小三儿。

“为什么不能?”陆时凉的双手支撑着裕缸,将可人儿圈在自己怀里,让她难以逃脱。

冷哼了一声,叶璃表示对陆时凉能问得这么理直气壮而感到羞耻,还觉得自己之前大错特错,这陆时凉根本就不是什么痴情专一的男人?

和厉少瑾,还有她那个渣男前任一样,都是花心大萝卜,难怪能成为好哥们?

她脸上的表情,说话的语气,比陆时凉更为理直气壮,“原因我刚刚已经说了,这里是三少你和林希姑娘的家,你怎么能在这里和别的女人一起洗澡呢?”

“而且,三少你不是一直在找她吗?如果那一天真的找到了,却被她发现,你和别的女人有染,她还怎么可能会回到你身边?”说到最后,叶璃竟有些咄咄逼人。

可能因为她曾被沈斯墨和白雪沫双重背叛,所以她绝对不会让自己做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她比谁都清楚,那种伤害,会有多痛?

“是她先选择离开我。”男人轻缓的话语,让叶璃的心漏跳了半拍,她还在陆三少的眼里,看到了淡淡的忧伤。

瞬时,她觉得自己和陆时凉同是天涯沦落人,因为也是沈斯墨先选择离开她,和白雪沫在一起。

“三少你这么有钱,颜值又高,身材也不错,她,为什么要离开你?”叶璃问得一脸的认真严肃,绝对不承认,自己有点八卦。

男人微凉的指尖,轻抚着叶璃的小脸儿,像是在她脸上点着火,让她的脸越发滚烫起来。就在她要伸出手,拍开男人在自己脸上的大掌时,清冷的话语,在她耳边响起。

“我也想知道,她为什么要离开我?”

在男人深邃锐利的目光注视下,叶璃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她在害怕,男人的目光和浑身散发着的危险气息,让她有种错觉,宛若自己是那位林希姑娘,正在接受着陆时凉的审问。

好一会儿后,她才开口说道,“可能是你和她之间有什么误会吧?等那一天你们重逢了,把误会解释清楚就都好啦!”

那像她和沈斯墨,没有任何的误会,那是红果果的背叛。

“嗯,现在我们先洗澡。”叶璃深深的觉得,自己完全跟不上陆时凉的节奏,明明在说他和林希的事,怎么突然就扯到洗澡上了?

她笑得很是尴尬,“三少,我觉得,在你和林希姑娘重逢之前,你应该洁身自好,我这也是为你好,怕你到时会后悔。”

叶璃很后悔,自己不应该受到美食的诱惑,要不然,她肯定可以找到机会,从时希园逃出去。

男人的大掌一路往下,落在了她美好的禁区上,”我帮你脱……”

没有丝毫的犹豫,叶璃弯下了腰,从陆三少的臂弯下逃走,她要赶紧离开这个陆三少和林希的家。

男人的大掌却很快就拽住了叶璃的胳膊,稍微一用力,叶璃就跌入了男人的怀里。

“想逃?”将可人儿紧紧的拥在怀里,陆时凉的话语,极其噯昧。

叶璃能明显的察觉得到,自己的小心脏正扑通扑通狂跳个不停,简直是大鹿乱撞啊!

她当然要逃,原来陆三少没和她开玩笑,做他陆三少的私人秘书真的得陪吃陪喝陪睡,还得陪洗澡。

深呼吸,再深呼吸后,她的脸,比小苹果还红,“三少,我这还没成为你的私人秘书呢?你就要潜规则我?”

男人一脸恬不知耻的点了点头,“嗯,你逃不掉的。”

轻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眸,叶璃在努力的让自己放轻松,“三少,你该不会是沈斯墨派来我身边的卧底吧?因为沈斯墨知道我不会为了事业,而出卖自己的身体,所以,你们是想要把我逼得去搬砖?”

如果她真的去搬砖的话,会有人要她吗?叶璃觉得这是个很严峻的问题。

“叶小姐,你可以说服我,和你合作?”

轻皱了皱眉头,叶璃快速的思考着,她是很想高傲的活着,让前男友和前闺蜜深刻的意识到,她叶璃过得特别好,但和陆时凉合作,她是要付出代价的,比如说,在床上……

“谢谢三少的好意,但我觉得,和作为床-伴比起来,我更适合搬砖。”对,叶璃也觉得自己很矛盾很纠结,她真的想继续自己喜欢的香水事业,但,她又真的没办法,为了事业,去陪睡。

或许,是她总在心存侥幸,觉得可以只是做陆时凉的秘书,也或许,陆时凉只是因为她这张脸和她不错的身材,才肯给她一个挑战的机会?

北城不小,但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因为她把沈斯墨和陆时凉这两位大爷给得罪了。

“叶璃,留在我身边不好吗?”男人的手,温柔的抚过她柔顺的发,宛若在透过她,问着另一个女人话语。

没有丝毫的犹豫,叶璃很是坚定的回答了陆时凉的话语,“不好,你不爱我,我也不爱你,为什么我要留在你身边?”

被人背叛的痛还没修复,叶璃可一点都不想当别人的替身。

男人看着她的目光深邃如海,她想了想,继续说道,“三少你现在需要一位私人秘书,而我刚好需要一份高薪的工作,既然你愿意给我机会,那就让我用实力拿下这份工作不好吗?”

她伸手想将男人推开,但男人禁锢着她小蛮腰的手,就如同是那铜墙铁壁,她根本就挣脱不了。

很快,男人就扯下了自己的领带,动作利索的将叶璃的双手绑了起来。

“陆时凉,你这是要干嘛……”叶璃表示很惶恐,很懵逼,双手已经失去自由,那她只能用脚了,不停的往男人踹了过去。

没有刻意躲开可人儿的攻击,男人将她拦腰抱起,放在了浴缸里。

“陆时凉,你快放开我,要不然,别怪我出绝招……”男人和她一起在裕缸里,而裕缸里的水越来越多。

这男人是要强行和她一起洗澡吗?真是太不要脸了,她必须使出自己的绝招。

“我很好奇你的绝招。”男人的话语不紧不慢,但手上的动作却很利索,一个恍惚间,叶璃的衣服就被男人给毁了。

看着已然暴露在空气中的神秘美好,叶璃再也无法平静,她瞬间化身为疯狂的小野猫,往男人扑了过去。

她的绝招就是,往男人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她都看到男人的白色衬衫被血染红了,但陆三少连叫一声都没有,甚至眉头都没皱一下。

只是将她稳稳的圈在怀里,她不停的挣扎着,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滚出裕缸去?

“信不信我在这里要了你?”男人迅速转换了位置,他庞大的身躯在可人儿跟前,一只手支撑着裕缸,另一只手解开了可人儿內衣的扣子

下一篇: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骆闻舟费渡扩张
上一篇:是不是没搞你又痒了吧 抱着公主走一步撞一下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