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撞着太子妃的深处小说 醉花阴PO1V2阅读

暖暖 2021-11-26 14:12

你在哪?”

正准备驱车离开的霍梦儿,刚接通电话就听到了电话里霍刚不耐烦的质问。

想到以前霍刚从来连重话都舍不得说自己一句,她的心里便又忍不住怨气横生了。

都是因为霍幻儿!

“爸,有什么事吗?”

霍梦儿调整了一下心态,尽量乖顺道。

霍刚却不理会,继续追问:“我问你在哪?”

“停车场。”

霍梦儿不敢隐瞒,忙说出了自己的位置。

霍刚听完,直接匆匆抛下一句“等我过去”,人就迅速挂了电话。

霍梦儿直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妙,可霍刚的命令她又根本不敢违背,虽然心里担忧,也只能耐着性子在停车场里等着了。

没一会,霍刚坚毅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霍梦儿的视线里。

霍梦儿几步迎了过去,先给自己台阶道:“爸,我肚子有点不舒服,你要是没什么事……”

“肚子不舒服?你这个不肠炎的东西,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去惹霍幻儿,你是聋了吗?刚才居然还敢倒打一耙骗我,给霍幻儿上眼药?你知不知道刚才汪胤铭差点就找我算账了。”

霍刚直接愤怒的打断道。

霍梦儿被打了一巴掌,又接二连三的被霍刚呵斥,心里本来就不乐意,如今听了霍刚的话,顿时忍不住还嘴道:“可是是她自己先说我坏话招惹我的,你都不知道她在别人面前怎么编排我,我是霍家的二小姐,我的面子不要的吗?”

“面子?面子算什么东西!只要能救霍氏,就是让我给人当孙子,我也愿意!”

“爸!!”

霍梦儿无语,实在没想到自己一向崇拜的父亲居然会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霍刚却懒得再跟她啰嗦了:“我告诉你梦儿,我大费周章的送你去国外留学,去体验一切名流社会该体验的生活,可不是为了让你坏我好事的。你要是眼红幻儿傍上了高枝,那你自己也给我傍一个出来啊!”

“知道了。”

经霍刚一提醒,霍梦儿这才想起来自己来这次宴会的真正目的。

霍刚很懂得给一棒槌再给一个甜枣,看霍梦儿已经把自己的话听了进去,顿时叹气道:“梦儿,你一向是个聪明的孩子,怎么非要在幻儿这件事上钻牛角尖呢?你知道,我一向是最疼你的,我这么做,也是为了霍家,为了我们的将来啊。难道你还想流落街头,过以前的苦日子吗?”

“爸,我真的知道了。”

好像想起了什么很不好的记忆,霍梦儿立刻皱了皱眉,郑重道:“爸,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活得比霍幻儿好,成为你的骄傲的。”

“呵呵,这就好这就好,这才是爸爸的乖女儿嘛。回头我给你妈妈一张卡,让她带你出去多买点好看的衣裳。我霍刚的女儿,可不能比别人差。”

“谢谢爸爸。”

一听可以买很多好看的衣服,虚荣的霍梦儿立刻喜滋滋的笑了。

有了这出戏,霍梦儿自然没有走成。

在霍刚的带领下,她直接换了一身更加性感暴露的衣服,重新回到了宴会厅。

挺了挺自己引以为傲的上围,她直接像只打了鸡血的花蝴蝶一样,举着香槟,穿梭进了名流贵公子的交流圈里。

使出浑身解数,霍梦儿与人娇笑调情的同时,却又懂得拿捏分寸,把一个欲拒还休表现得简直是淋漓尽致。

因为她的美艳,自然有很多贪玩的富家公子们都被吸引到了。

一个个都在打听她的出生家世,可是当他们听说霍梦儿就是那个岌岌可危的霍氏企业的二小姐,而且刚才还跟汪胤铭闹了不愉快时,一个个勾搭的心思顿时就都淡了。

等到霍梦儿以为火候差不多,正打算找个人更深入的交流一下时,这些人便全都借口有事,匆匆离开了。

霍梦儿简直气得不行!

郁闷的一个人狠狠灌了好几杯酒后,霍梦儿就头重脚轻的开始往宴会厅外面走。

此时宴会已经进行了一大半,有的熬不住的,都已经三三两两的开始离开了。

霍梦儿觉得今天多半没了指望,便只能先回去。

谁料她往外走的时候,因为不胜酒力忽然脚下一滑,居然撞进了一个年轻男人的怀里。

男人穿着极为高级的高定手工西装,一张俊帅的脸便是跟汪胤铭比也不遑多让。

霍梦儿醉眼迷蒙间,顿时心蹦蹦乱跳!

居然是绿源地产的少东家?!

这是老天爷开眼,终于给她送枕头来了吗?

如果说汪胤铭是屹立在海城商超的至高王者的话,那么绿源地产则无疑是地产界的无冕之王。

虽然绿源地产的整个实力还不足以跟汪胤铭抗衡,可在海城那也是横着走的人物了。

要是能攀上他,绝对不会比汪胤铭差!

虽然已经有点醉酒,可霍梦儿的心思倒是活络。

心里有了计较,她直接便顺势而为,整个人都故意跌进了对方的怀里,可嘴上却一叠声的歉疚说:“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那丰满的胸围,更是有意无意的在对方身上蹭了两下。

绿源地产的少东家本来就是一个十分爱玩的人,感受到霍梦儿的故意贴进,顿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唇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谢楠直接冷笑道:“没关系,能为美人服务,是我的荣幸。怎么样,你没事吧?要不要我扶你到旁边的休息室坐坐?”

休息室?

感觉正中下怀的霍梦儿闻言,立刻安耐住心底的狂喜,做作而不自知道:“这样可以吗?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一点都不麻烦。”

谢楠笑笑,直接就扶着霍梦儿朝隔壁的高级休息室里走去。

因为是扶着的关系,他炙热的手掌很自然便贴上了霍梦儿的细腰。

感受到他手指在自己腰间来回似有若无的婆娑,霍梦儿忍不住脸一红,心跳如擂道:“我叫霍梦儿,不知道先生贵姓?”

“我?谢楠。”

说话间,两人便直接滑入了休息室,然后扣上了大门。

就在霍梦儿以为自己魅力四射,轻易便俘获了绿源地产的少东家时,此时还在宴会厅里交际的邱艳却是咬碎了一口白牙。

望着不远处被汪胤铭牵着手,在整个宴会厅里游走的霍幻儿,邱艳就觉得碍眼至极。

这一切,本来都应该属于她的女儿的!

霍幻儿这个贱人生的女儿,她怎么配?!

此时的霍幻儿,无疑是整个周年宴会上的焦点。

在汪胤铭的带领下, 不断有名流争相上前跟他们攀谈。

她穿着水蓝色的鱼尾长裙,随着她一步步的行走,裙摆处的银线随着灯光迤逦闪烁,就像是水波荡开了一样,流光溢彩。

而霍幻儿本就皮肤白皙,在这条裙子的映衬下,皮肤更是好得吹弹可破。

配上她一头浓密的秀发,整个人就像是从海底走出来的美人鱼一般。

加上旁边有英俊倜傥的汪胤铭加持,两人郎才女貌站在一起,简直汇聚了整个宴会的目光。

所有人都用或是艳羡、或是嫉妒的眼光看着不远处的那对璧人。

邱艳从来都看不得霍幻儿过得好,因为她长了一张跟她那短命的母亲极为相似的脸孔。

她与霍幻儿的母亲本是最好的闺蜜,却没想到她们两个人竟同时爱上了霍刚。

可霍刚却选择了那个女人,就因为她所谓的“知性”、“落落大方”。

其实霍刚看重的,根本是那个女人的家世!

邱艳从小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她要强了一辈子,这段感情无疑对她来讲是一次不小的打击,所以她介入了她闺蜜的婚姻。

她忍气吞声地成为了见不得人的情妇,好不容易熬死了那个短命鬼,却不想那个短命鬼还给她留了一个拖油瓶。

她现在真的后悔没有饿死霍幻儿,不然她怎么会抢走本该属于梦儿的一切!

邱艳越想越气,她把霍幻儿直接当做了眼中钉,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此时看到站在宴会中央众星捧月的霍幻儿,再看看自己已经不知道被冷落到了哪里去的女儿,她的整颗心都怒火中烧了起来!

是霍幻儿这个小贱人抢走了梦儿的一切!

她一定要狠狠的羞辱她,把属于梦儿的东西都夺回来!

于是忍耐了一个晚上的邱艳,终于安耐不住,朝霍幻儿走了过去。

此时的霍幻儿,因为汪胤铭忽然有公务要忙,再次落了单。

有了先前霍梦儿跟霍刚闹的不愉快,她原本是决定要走了的,可临出门之前汪胤铭却碰到了几个自己的发小,在一群人的说笑下,她只能配合汪胤铭,又耐着性子留了下来交际。

等好不容易熬过了一波又一波的寒暄,她正要找个安静的角落好好休息一下时,却看到邱艳朝她走过来了。

霍幻儿顿时皱紧了眉。

邱艳却装作根本没有看到霍幻儿面上的不耐,来到霍幻儿的身边,亲热的唤道:“幻儿,你今天真是美极了。”

先前霍幻儿跟霍梦儿发生争执的时候,邱艳正好不在,所以她根本不知道霍家已经被打脸一次了。

霍幻儿不想理会,可周围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不好不理人,只能疏冷道:“谢谢。”

面对霍幻儿的冷漠,邱艳一点也不心急,反而更加热忱起来,直接挽上了霍幻儿隔壁:“幻儿,你已经好久都没有回家了,你还在生我们的气吗?虽然我们不太赞同你嫁给汪总的方式,所以置了气,可到底我们还是一家人啊。你都不知道因为担心你,你爸爸最近都瘦了好几斤了。”

眼见周围的目光都八卦的聚了过来,邱艳演得更卖力了:“你也知道你爸爸的脾气,他虽然骂了你,可向来也是最看重你的,不管你犯了什么错,他都不会不原谅你的。你就跟我回去向你爸赔个不是,父女两彼此给个台阶下算了。父女之间,哪有隔夜仇啊。”

听到邱艳的话,霍幻儿直接冷哼一声,抽回自己的手道:“您这是唱的哪儿出,最希望我跟霍家断绝关系的人不正是你吗?”

“幻儿,你怎么能这样说呢?”

听到霍幻儿的话,邱艳立刻梨花带雨的哭诉道:“我知道我是你的继母,从一开始你就不太喜欢我,也容不下我,可你跟梦儿毕竟是亲姐妹,你们都是你爸爸的心头肉啊。如果你能回家和你父亲和好如初,我……我会带着梦儿离开霍家的。”

此话一出,顿时围观的人哗然。

这霍家的瓜,怎么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啊。

听这霍夫人的意思,霍家大小姐跟汪氏的汪总之所以能够配成一对,好像有很多不可告人的信息啊。

而且因为这件事,霍家家长跟霍大小姐还反目成仇了?

就在众人八卦不已时,冷着脸的霍幻儿再次皱了皱眉,直接嗤笑出声道:“不给您颁个奥斯卡小金人,还真是委屈了您的演技啊。”

这时不知道是谁呛了一句:“这汪家的儿媳还真是厉害,看着柔柔弱弱眉清目秀的,却没把自家的长辈放在眼里。”

在众人眼里,她刚才的那句话,无疑是坐实了她目无尊长的名号。

霍幻儿听得好笑,对于这些吃瓜群众根本不予理会。

盯着邱艳梨花带雨的脸,她轻蔑地勾唇道:“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当年您是怎么上的位,您自己难道不知道?何况如今霍家容不下的,应该是我吧?”

邱艳面色一变,可还是故作痛心道:“幻儿,你怎么能这样胡说八道呢。当年我跟你父亲本就是一对,是你母亲仗着家世强行拆散了我们,后来你母亲病逝,我意外与你父亲重逢,我们才重新在一起的……”

“所以霍梦儿是你们重逢后爱的结晶了?那她仅仅只比我小一岁是怎么回事?我妈死的时候,我可都已经八岁了,你觉得我能信你霍梦儿是虚报年龄的鬼话吗?”

没等邱艳说完,霍幻儿便直接冷笑打断。

她以为她还是以前那个为了顾及父亲感受,会选择默默忍气吞声的霍幻儿吗?

如此欺她辱她,要是不回敬一二,怎么对得起她被出卖的锥心!

没等邱艳回应,霍幻儿就继续说道:“你曾是我母亲最好的闺蜜,我母亲视你如亲姐,可是你却因为爱而不得便不顾道德,介入了她的婚姻,成为了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我的母亲刚一死,你就急不可耐的带着霍梦儿登堂入室,对我辱骂苛待……你这么缺德,就不怕百年之后,黄泉路上无颜见我母亲吗?”

“……”

邱艳没想到霍幻儿的嘴皮子会变得这么利索,而且多年前的往事,居然会记得这么清楚。

等到她反应过来,想要反驳的时候,霍幻儿却提高了音量再次开口道:“人家说有了后娘就会又后爹,这句话其实一点都没错。想我堂堂霍家大小姐,从上初中以后,所有的学费、生活费都是靠自己去兼职零工赚来的,而你们呢?你踩着我母亲跟我外公的尸骨,践踏欺辱我的生命,虚弱而自私的挥霍着原本属于我的一切……像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桑骂槐,说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跟汪胤铭是自由恋爱,我跟他为什么会走到一起,你们不是很清楚吗?你现在像条疯狗一样胡乱攀咬,就不怕惹怒了汪家,让你充阔太的霍家一夜倾覆吗?”

“胡说!没有证据的事情,你怎么能这样污蔑我们呢!你可是霍家大小姐,从小到大吃的穿的用的,哪一样不是在梦儿的前头,我今天好心来劝你,只是不忍你们父女离心而已,没想到一番好意却被你曲解成这样。”

邱艳心里慌乱不已,可面上却镇定无比的抹了抹眼泪,故作伤心道:“既然你执行要跟你父亲决裂,那我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是非公道自在人心,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邱艳就想落荒而逃。

霍幻儿看了却冷笑:“怎么,说不过就想跑啊?你跟霍梦儿,还是有其女必有其母啊。”

“什么意思?”

事关霍梦儿,邱艳立刻紧张了起来。

霍幻儿便笑道:“能有什么意思,当然是字面上的意思了,明明是一丘之貉,装什么圣母白莲花呢。当初我上学,所有的勤工俭学都是记录在案的,在学校申请的奖学金也一笔不落的归纳在胆敢里。如果你非要让我拿出证据的话,也不是真的不可以。就是怕证据拿出来之后,有的人会脸疼。”

“你……”

话已至此,一切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在场的阔太太跟其他豪门名流里,平时也不是没有跟霍家交集的人。

他们怎么都没想到人口超级简单的霍家,居然也藏有这些阴司。

难怪人人都说后妈就是后妈,一辈子也变不成亲妈呢!

“还真是世风日下,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没想到有的人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可实际却新如蛇蝎。”

“可不是!霸占了人家母家的家产不说,居然还虐待人家唯一的孩子,这样的人,也就只有那种没品的狐狸精才干得出来了!”

“以前的霍夫人我又不是没见过,人家端庄得体为人又和气,还真不是这种小三可以比的,也不知背地里使了什么样的狐媚手段才上了位,真是不要脸!”

“……”

议论的声音此起彼伏,却无一不是讽刺霍家,讽刺邱艳的。

邱艳在名流圈里交际了这么久,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当众羞辱过。

当初的霍家在上流社会根本排不上号,依靠着霍幻儿外祖家留下的遗产创业,挺多也只算白手起家的小富商而已,根本算不上富豪。

自然当初邱艳跟霍幻儿母亲的恩怨,也很少有人知晓。

要不是这次曝出了霍幻儿跟汪胤铭开房还隐婚的事,恐怕外界都还不知道现在的霍夫人邱艳,是小三上位,根本不是原装的。

邱艳抿了抿唇,想要出声反驳,可还没等她开口,她就远远看到了在人群中观望的恨不得把头藏进裤裆的霍刚。

想到霍幻儿昔日对霍刚的在意跟言听计从,邱艳立刻计上心来,朝霍刚扑去哭诉道:“老公,你可要为我做主啊,你看看你的女儿,都把我们羞辱成什么样子了。难道法律规定了死了老婆不能再娶,曾经的男女朋友不能旧情复燃吗?我好心好意为她着想,可她倒好,养不熟的白眼狼,如今攀上了高枝,便再也看不起娘家人,要把我们通通都一脚踢开了!”

邱艳一边哭一边拼命的暗示霍刚。

霍刚被气得几乎肝胆俱裂,可偏偏事到临头,面对那么多双盯着的眼睛,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幻儿,你阿姨也是一片阿姨,你要是不喜欢,拒绝就好了,何必这么出口伤人呢。”

因为汪胤铭的存在,霍刚再难在霍幻儿面前竖起什么伟岸父亲的威严形象。

霍幻儿感觉自己完全被恶心到了。

冷冷一笑,霍幻儿直接道:“她配吗?要不是因为霍家资金链断了,霍氏急需汪家注资,她会劝我回去?”

这话别说是邱艳,就是霍刚都有些受不了了。

“家里的事,怎么能随便拿出来乱说呢。今天是汪氏庆功的大好日子,你就算不为霍家着想,也该为汪氏想一想吧。”

霍刚冷沉下了脸,言语间直接满含了威胁之意。

可被出卖伤得彻底的霍幻儿,却根本就不在意这些。

何况汪胤铭也说过,他们汪家在海城,真的还没什么好怕的。

要是有谁敢写什么不好的针对汪家的言论,她保管那些言论用不到第二天就会自发消失。

“家?霍总不是在开玩笑吧,就凭你们对我做的,对我母亲做的一切,我们还有什么‘家’可言?你们拿我母亲遗物威胁我,让我一定要让汪家注资给霍家的时候,你们有‘家’可言吗?”

“你!”

霍刚完全没想到,霍幻儿居然会没脸没皮的直接把这段也说了出来。

看来霍幻儿是铁了心要跟霍家断绝往来了啊。

霍刚一时怒急攻心,气得抬手就要打霍幻儿。

可手刚用力的伸出去,就被人死死的抓住了。

汪胤铭死死抓住霍刚的手腕,眼神如有实质的射向了霍刚:“是你们耳朵聋了,还是我汪胤铭说的话不好使了?我有没有说过,不许招惹我的妻子?!”

他的声音阴翳冰冷,就如同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一样。

还没等霍刚反应,就听“咔嚓”一声,汪胤铭直接扭断了他的手腕。

“啊!”

霍刚立时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

邱艳看得心疼不已,连忙上去拽汪胤铭的胳膊,同时嘴里骂道:“汪总,你不要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

没等邱艳将他扯开,汪胤铭便忽然松了手,因为力的反作用力,邱艳跟霍刚同时狼狈的四仰八叉跌到了地上。

汪胤铭却从西装口袋里抽出了一条手帕,擦了擦手,然后像丢垃圾一样把手帕轻飘飘的丢在了两人面前:“同样的话,我原封不动的还给你。要是再有下一次,断的可不仅仅是一只手。”

说完,汪胤铭便直接走向了目瞪口呆的霍幻儿,温柔牵起她的手笑道:“不是早就说累了吗,走吧,我送你回去。为了这些不相干的人置气,压根不值得。”

“嗯。”

霍幻儿点点头,心里却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些浑浑噩噩的。

她本以为这件事到这里便算是完了,可跟着汪胤铭往外走的瞬间,汪胤铭却直接下达命令,从今往后凡是汪家旗下的产业,一律禁止霍家的其他三人进入。

如此赤果果的打脸,已经俨然不是给霍幻儿撑场面,而是完完全全要清算霍家对霍幻儿的冒犯了。

围观了全场闹剧的其他上流圈的吃瓜人士,顿时都在心里敲响了警钟:看来以后,宁愿得罪汪家冷血无情的汪胤铭,也绝对不能得罪被他捧在手心里的霍幻儿啊!

要不说开了情窦的男人怎么那么可怕呢!

这汪胤铭不鸣则已,一鸣简直惊人啊!

整个海城,就没见过像他这样护短护得这么霸道的人。

为了自己媳妇,居然连老丈人跟挂名丈母娘都敢打。

这也真是史无前例了。

于是在汪家的默许下,第二天,大大小小的新闻周刊等,都详细的报道了一遍关于昨天晚上的闹剧。

因为此,凡是忌惮着汪家权势的人,基本都跟霍家绝缘了。

不过短短一夜的时间,整个霍家就跟过街老鼠一样,人人都嘲笑不已,想着要不要趁机踩上两脚。

这令本就岌岌可危的霍氏,更是陷入了风雨飘摇。

等霍梦儿从酒店的套房里宿醉醒来时,瞧见的便是各大新闻报刊用头版头条刊登出的关于霍家要在海城“彻底消失”的各种附和言论。

尤其看到母亲邱艳居然还上了热搜,成了“绿茶小三”的代名词时,她更是气得直接把手机摔了出去!

浴室里正在洗澡的谢楠听到响动,只围着一条白色浴巾便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刚刚洗净的湿发沿着脸颊溢下水滴,带着一种性感的狂野。

下一篇:折磨阴作文1000字 王爷不可以!(限)暖冬TXT
上一篇:芙蓉帐里共鸳鸯肉 在御花园进入太子妃卿卿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