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帐里共鸳鸯肉 在御花园进入太子妃卿卿

暖暖 2021-11-26 14:10

霍幻儿抱着她妈妈的遗物,一言不发地坐在副驾。

完全没有刚才在霍家时的张扬和得意,像一株蔫巴了的绿萝,无精打采地杵在座椅上。

虽然她口口声声地说已经跟霍家断绝了关系,但是事实上她远比自己想想的要心软。

即便她可以恨透邱艳和霍梦儿母女,但是霍刚却真真实实的是她的父亲。

在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他们一家三口之间拥有的温暖记忆也是真实地存在过的,即便蒙了沉,卷了边,霍幻儿也不曾忘记。

那个时候,她体会过父爱。

所以她才更恨霍刚的绝情,也恨自己的心软。

汪胤铭什么都没有问,却能把霍幻儿的心境猜个大概,特别是看到了她家里那些人的嘴脸后。

他真的很难想象,面前这个娇小的女子这些年是怎么撑过来的。

暗暗下定决心:以后,他的女人由他来守护,别人休想伤她分毫!

汪胤铭在车载音乐列表里选了一首比较轻松明快的英文歌《Sunny》。

这首歌霍幻儿也听过,她的车载音乐里也有这一首。

每次从邱艳和霍梦儿那里受了气,或者想妈妈的时候,她都会想要听这首歌,感觉听了就会治愈伤口。

越处于黑暗中的人,越渴望得到光的救赎。

见霍幻儿已经被成功地转移了注意力,汪胤铭突然开口:“你知道我这个人的缺点是什么吗?”

霍幻儿莫名其妙地扭头看他。

汪胤铭趁着一个红灯停车,抻着身子咬上她的嘴唇,更是趁她愣神的时候,右手按着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一直到后面的车不停地按喇叭,汪胤铭才松开她启动车子,邪魅一笑:“缺点你。”

这是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

霍幻儿反应过来,才“噗”地笑了出来:“传说中的土味情话?”

汪胤铭继续讲:“游乐园那个,有音乐的,可以骑在上面的那个,叫什么来着?旋转什么?”

霍幻儿完全是猜谜心态地脱口而出:“木马。”

只见旁边的男人弯了唇角,打了右转向靠路边停车,然后松了安全带俯身过来,他说:“mua。”

是亲亲的发音词。

然后他也真的亲了上来。

这次没有喇叭的打扰,他一直加深这个吻,吻了很久。

霍幻儿能感觉到他的舌头在她的口腔中猛烈地攻城略地,甚至卷着她的舌头轻轻地吮吸,像是在品尝什么人间美味。

她不知不觉得也沉浸在这个吻中,心跳如雷,被放开的时候一直在大口呼吸新鲜空气:“还有吗?”

看着霍幻儿眼中水光潋滟,汪胤铭动情到嗓音沙哑:“最近有谣言说,我爱你。”

他轻轻地吻在她眉间,勾唇一笑:“我要澄清一下,那不是谣言。”

霍幻儿听到他轻声呢喃:“幻儿,我真的爱你。”

她抬头看着上方的男人。

这个男人是传说中海城最有权势最多金的钻石单身汉,他常以冷酷的一面示人,可此时却给她讲着一个又一个的土味情话,只为哄她开心。

他也会如此动情地,一遍一遍地,说着爱她。

看着他英俊的脸庞,眸光里像是揉碎了满天的繁星,霍幻儿依旧保持着最后一份清醒。

“汪胤铭,你是不是对每个你看上的女人都这样?”

“都哪样?”

霍幻儿忍不住打趣:“都这么甜言蜜语。”

汪胤铭松开霍幻儿,嘴角僵直,极为认真地看着面前的女人,一字一句地说:“我这辈子,只对你这样,只说爱你。”

原本霍幻儿也只是开玩笑地问他,谁成想这个男人竟然这么认真。

她刚才差点产生错觉,以为汪胤铭在讲结婚誓词。

想到这一层,她不禁红了脸。

一定是这两天总被他时不时地撩一下,她感觉她最近脸红心跳得太频繁了些,完全不受她自己控制。

此时的霍家在经历了刚才的那场暴风雨后,终于归于宁静。

霍刚也从震惊、屈辱、愤恨中清醒过来。

既然已经失去了汪胤铭这条大鱼,而作为鱼饵的霍幻儿也是个狼心狗肺,那他就只能另寻方法了。

毕竟霍幻儿的态度强硬,公司的那些债务和催债人可等不起这个女儿的回心转意,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霍氏是他当年白手起家,一砖一瓦建起来的,他绝对不能让霍氏就这样毁了。

他一定会想出办法的,既然没了一个女儿……

霍刚的目光移向了正在二楼把东西摔得震天响的二女儿。

喊了邱艳过来,霍刚把自己的想法讲给了她。

“现在霍幻儿那个白眼狼是靠不住了,只能委屈梦儿了。”

眼见邱艳的眉头皱了起来,霍刚已经知道她想讲什么了,直接打断她。

“如果没有了霍氏,我们一家三口都要去喝西北风。你我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你不为你打算,也要为梦儿打算一下。”

邱艳想了想,霍刚能为霍幻儿搭上汪胤铭这种男人,必然也能为梦儿搭上更好的男人。毕竟霍氏的债务可不是一般人能填平的。

她想起网上那些对霍幻儿的报道,想起今天下午霍幻儿那趾高气昂的样子。

不就是仗着汪家有钱有势嘛,她的梦儿值得更好的!

如此一想,邱艳心下有了计较,又恢复了往日贤妻良母的样子:“老公你说得对,是我目光短浅了,你一定要为我们梦儿物色个万里挑一的好男人啊。”

可是,海城这么大,有几个万里挑一的好男人呢?

邱艳只想着霍梦儿是霍刚的亲生女儿,霍刚必定不会坑害她。

却忘记了,霍幻儿又何尝不是霍刚的血肉,他又是怎么对待她的呢?

于是,霍刚晚上去接触了一个能与汪家财力一争高下的男人,海建集团的董事长冯建。

这个冯建之前见过霍梦儿,觉得霍梦儿年轻漂亮,也不是没有暗示过霍刚他的意思。

但是当时霍刚觉得霍梦儿还太小,加上霍氏当时情况稳定,他就假装没有听懂冯建的话。

谁能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要上赶着去巴结冯建。

酒桌上觥筹交错,纸醉迷金。

三巡过后进入了正题。

冯建了解了霍刚的来意后,满脸横肉更是笑得开怀。

“老霍,别的不敢保证,只要你把梦儿帮我引为红颜知己,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像冯建这种已经有家室的男人,所谓的“红颜知己”不过是包养在外面的情妇。

据说冯建当年发家靠的是老婆家,如果离婚的话,他的财产一大半都要归他老婆所有。

所以这个老男人虽然花名在外,但是家里的正宫地位却无法撼动。

霍刚自然不会天真地以为他能把霍梦儿娶回家,这也是他当初没有走冯建这条路的原因。

可如今的形势,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了。

霍刚几乎是拍着胸脯地保证:“冯总,只要您看得起小女,自然是她三辈子修来的福气。”

冯建红光满面,给霍刚承诺了一个投资的数额,砸得霍刚是又惊又喜。

没喝几杯酒就急火火地往家里赶,迫不及待地让佣人把邱艳叫过来。

邱艳心知霍刚晚上是去给霍梦儿奔前途去了,所以一直等着霍刚回来,没有先睡。

此时得知霍刚已经到家,早就安耐不住地往书房去了。

“老公,怎么样了?”

霍刚原本还想卖个关子,但是看到邱艳这心急的样子,他自己也绷不住地要分享这天大的好消息:“成了!”

邱艳拍了拍手:“太好了,是哪家的公子?”

霍刚愣了一下,:“哪来的公子,是海建集团的冯总。”

她忙从脑子里寻找海建集团的信息,惊叫出声:“他可是个比你年纪都大的老男人!”

邱艳的话刚出口,她就看到霍刚已经板起了脸,心知自己说错了话。

“老男人怎么了?当初搭上汪胤铭的时候是梦儿自己不愿意的,现在又嫌起冯建老了。有本事你自己去找个能跟汪家匹敌的年轻公子来给我看看!”

“老公,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等我去问问梦儿的意思吧。”

霍刚这才缓了脸色。

霍梦儿把枕头砸在地上,尖叫出来:“那个老男人又肥又丑,哪里能配得上我!”

“我的姑奶奶啊,你小点声,别让你爸听见。”

霍梦儿都要疯了,她才顾不得霍刚的心情。

凭什么霍幻儿傍上的男人又有权势又多金,还给了她汪家儿媳妇的身份。

而她呢,就要被送到一个老男人的床上,做一个见不得人的情妇!

懊恼和不甘涌上心头,她后悔当初没有把握住汪胤铭!

“我不要!你去跟我爸说,除非我死了!”

邱艳虽然跟霍刚一样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虎毒不食子,她深爱着自己的女儿,也做不到霍刚的无情和自私。

于是邱艳急得团团转,咬着手指想着能让霍刚回心转意的说辞。

而此时,在海城国际机场,有一架子自澳洲起飞的飞机在海城降落。

候机大厅人头攒动,从出机口走出一个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女子。

女子穿着香奈儿的小香风套裙,手里的拿着BV的手包,身后跟着机场工作人员推着两大车的行李。

“小姐。”

只见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停在女子面前,女子红艳的嘴唇轻启:“走吧。”

坐进一辆黑色加长林肯,女子便开始跟海城的闺蜜打电话。

“对,我回来了,嗯,这几天就出来聚啊。”

随意聊了几句,女子切入正题:“胤铭和他妻子现在还在海城吗?”

电话那头的女子嗤笑:“可不是,天天在媒体镜头前秀恩爱,就算不想知道他们的行踪都难。”

红唇女子脸色微冷,声音却是一如既往地娇俏:“恩爱不好吗?新婚燕尔哪有不恩爱的夫妻。”

闺蜜立刻为她打抱不平:“汪胤铭也不知道看上那女的什么了,分明你才跟他更般配。”

红唇女子状似慌乱地回答:“你可别这么说,我和胤铭只是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马罢了,他如今都已经结婚了……”

“又没举行婚礼,不过是张证儿的事儿,结了也可以离嘛。”

又聊了几句,红唇女子便挂了电话,眸中的情绪晦暗不明。

此人,正是汪胤铭的青梅竹马,刘晴。

同样因为霍幻儿难受的人除了刘晴,还有邱艳和霍梦儿。

邱艳左思右想,终于找到了能劝说霍刚回心转意的说辞。

“老公,先不说梦儿不愿意,就算是梦儿愿意,我也觉得此事不妥。”

霍刚气得想摔杯子,直骂邱艳是妇人之仁。

邱艳窝着火继续劝,“咱家梦儿送给冯建,又不是去做正房太太,这简直就是一锤子的交易,如果日后再出了什么事情,你难道还指望冯建能帮我们吗?”

“况且,这事儿传出去,你以为对霍氏就好吗?说不定还会导致霍氏股份震荡。所以老公,我们还是要把眼光放远点,再物色物色。”

这两点明显很打动霍刚,这就是邱艳的聪明之处。

她的枕边风从来不是说对她有怎样的益处,她永远站在霍刚的角度上劝他,因为她足够了解霍刚的自私自利。

冯建承诺的数额确实能够解决霍氏的债务危机,但是难保会有下一次的动荡和危机。

到那个时候,冯建可能已经厌倦了霍梦儿,他又能从哪儿再变个女儿出来?

邱艳说得没错,他需要寻求一个长久的靠山,达成稳固的联盟。

可是他还是顾虑着没有一口答应:“但是眼下已经没有比冯建更合适的人了。”

邱艳再接再厉:“梦儿的性格不像幻儿怯懦,她自小被咱们捧着,性子烈着呢。她本就是不愿意,如今我们已经得罪了汪家,可千万不能再得罪冯家了啊。”

确实!

如果霍梦儿再给他捅下篓子,他就是彻底完了。

“可是……”

邱艳知道霍刚已经完全动摇了,就填了最后一口柴火:“再过几天就是汪氏的周年庆了,到时候全海城的名流都会去,你还发愁少了青年才俊挑?”

霍刚如梦大醒地抚掌,“艳儿,你可真是我的贤内助啊,赛诸葛!”

刘晴回来的消息自然是在上流社会的圈里传得沸沸扬扬。

毕竟是海城有头有脸的刘家独女回归,圈内的名门谁不想与之交好?

因为刘晴常年在国外留学,不常在海城露面,所以她的回归派对邀请一经发出,许多名门公子和小姐争相回应。

而刘晴的请帖自然不能漏掉汪家。

霍幻儿自从在霍家大闹一场,取回了母亲的遗物,整个人都明朗了许多。

宋玉看着也欢喜,天天拉着霍幻儿到处血拼。

“伯母,我的衣服已经很多了,真的不需要为我再破费了。”

宋玉充耳不闻,直接将一条礼裙塞到霍幻儿怀里:“乖,我可是受了儿子的委托,一定要让你成为今晚宴会上最美的公主。”

霍幻儿愣了愣:“什么宴会?”

“胤铭那个小子没告诉你?是他朋友回国的派对,你不用紧张,跟着他就行了。”

霍幻儿有点懵,想到汪胤铭的朋友必然也是上流名门,有些退怯:“他朋友的派对,我就不参加了吧,我一个认识的也没有,怪尴尬的。”

况且,她前段时间在媒体面前出尽了风头,想来海城现在应该没人不认识她了吧?

她可不想自讨苦吃,去做猴子给别人看。

谁知宋玉一口回绝:“那可不行,你现在是胤铭的妻子,你们是一体的,当然是走到哪里都要带着你。”

眼见霍幻儿有些愣神,宋玉揶揄道:“你难道放心放胤铭一个人出去?万一被外面妖艳的小妖精给生吞活剥了怎么办?”

汪胤铭此次带霍幻儿就是想把她推出去,告诉所有人这是他的妻子,让那些想欺负霍幻儿的人知道他们是在谁头上动土。

霍幻儿被推进了试衣间,盯着那件礼服有些闷。

她才不在意汪胤铭会不会被妖精勾走,她又不喜欢他。

她分明不在意,为什么感觉这么不爽!

晚上汪胤铭从公司回家换了衣服,然后就带着霍幻儿去了派对。

在路上汪胤铭怕霍幻儿不适应,还安抚她说:“别紧张,就是一个很小的宴会,你只要一直跟着我就可以了。”

“宴会的主人叫刘晴,是我的发小,从小跟妹妹一样地跟在我后面,我想你们会成为好朋友的。”

派对开在刘家的一处郊外别墅里,里面灯火通明,连别墅前的小花园里都挂满了彩灯。

进入室内,到处都是年轻又美艳的面孔,每个人都盛装出席,像极了电影里欧洲中世纪的贵族晚宴。

小门小户出身的霍幻儿一时看愣了神,直到汪胤铭搂着她,将她介绍给一个长相甜美的俏丽女子。

“幻儿,这位就是我的朋友,也是宴会的主人,刘晴。”

又跟刘晴介绍到:“这是我的妻子,霍幻儿,你可是得叫声嫂子的。”

刘晴掩下心底嫉妒和厌恶,娇笑着抱住了霍幻儿的胳膊,声音甜腻:“我才不要叫你哥,是吧幻儿。”

霍幻儿没有什么上流名门的朋友,想象中自己会跟这些人格格不入。

此时见到刘晴这样友好,她也顾不上多想,点了点头。

跟主人打过招呼后,汪胤铭又带着霍幻儿认识了几个人,便牵着人离开了派对。

作为主人,刘晴将两人送到门口,不舍地望着汪胤铭:“这就要走吗?我们都没有说几句话呢。”

汪胤铭拍了拍刘晴的肩膀:“你以后都要待在国内了,见面的机会还多着,不在这一时半刻的。”

刘晴娇嗔地瞪着他:“你也知道我们很久没见了,就不能留下在陪陪我嘛。”

他扭头看向霍幻儿,婉拒道:“幻儿对屋里的人都不熟,她会感到拘谨,我们就不多待了。”

等两人的车子转了弯,刘晴才松开攥紧的拳头,露出了阴翳的神情。

早晚有一天,她会赢回胤铭的心。

这次带霍幻儿参加宴会,除了把她的身份介绍给上流圈子,也是为了让幻儿提前适应,好参加接下来汪氏的周年庆。

这次的周年庆十分隆重,参会人员除了海城所有的上流名门,还有全国跟汪氏有合作的公司领头人。

而霍幻儿也会跟着宋玉,以汪家未来女主人的身份参加周年庆。

很快,便到了汪氏举办周年庆这日。

一大早霍幻儿就被送宋玉敲开了门,早早地进了美容院,像是赶场一般地换了礼服、做了造型,又急急地跟车来到了汪氏大楼。

宴会厅在大楼三层占据了一整个平层,极为气派和豪华。

霍幻儿跟在宋玉的身后,跟盛装出席的贵妇们打交道。

一个戴绿宝石项链的贵妇笑着讨好宋玉:“你这媳妇儿长得像你,水灵又聪明,这真应了那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另一个头上戴纱帽的贵妇立刻附和:“要我看,你这婆婆还是当得太早了些,你们婆媳站一起,妥妥就是姐妹花嘛。”

宋玉见惯了奉承和讨好,倒也没把这些贵妇们的场面话当成一回事。

只是拽着霍幻儿的手说:“幻儿确实是跟我投缘,要不说胤铭那个臭小子总算是孝顺了我一次,给我挑了个好媳妇。”

这时,一个穿旗袍的贵妇插话,颇有几分刻薄:“婚礼还没举行吧,这让外面的人讲得你连孙子都快抱上了。”

谁不知道霍幻儿和汪胤铭关系公开是因为被媒体堵在酒店里,这人是在暗讽霍幻儿不检点,勾引了汪胤铭。

闻言,宋玉看向那个妇人,脸上带着不温不火的笑:“我倒是日日盼着我家幻儿能给我这个福气呢。”

只见那妇人从上到下打量了霍幻儿一眼,冷哼一声转身走了。

宋玉赶紧跟霍幻儿解释:“你别放心上,她这个人吧就见不得别人好。原本想把闺女嫁进我们家门,谁知道我儿子根本就看不上她。”

霍幻儿正想点头表示知道了,就听旁边那个妇人掩着嘴笑:“她家千金前几天刚从澳洲回来吧?就她这脾气秉性的,倒是比自家闺女还着急。”

从澳洲回来?莫非是……刘晴?

霍幻儿看着那旗袍贵妇的身影,无法将甜美亲切的刘晴与之重合。

下一篇:皇上撞着太子妃的深处小说 醉花阴PO1V2阅读
上一篇:前夫的东西很大 公主微臣馋了玉U势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