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的东西很大 公主微臣馋了玉U势

暖暖 2021-11-26 14:08

霍幻儿正想着心事,身后乍然响起汪胤铭的声音,她不由吓了一跳。

结果手一滑,握在手里的盘子就掉了出去。

汪胤铭见状,双手忙及时从她身侧穿过,稳稳接住了盘子。

“怎么这么胆小?”贴着霍幻儿的耳朵,汪胤铭笑着调侃了一句。

从外面看,他更像是把霍幻儿整个人都抱进了怀里,下巴更是似有若无的贴着她的发顶,姿势亲昵而暧昧。

霍幻儿很不习惯这种贴进,忙下意识的勾了勾身,试图离汪胤铭远一点:“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的语调,不自觉的带了一点娇嗔。

汪胤铭低沉的笑了笑,保持着半拥她的姿势,直接拧开水龙头打好洗涤剂,开始一本正经刷碗:“你第一次来我家,我好意思让你刷碗?”

“这又没什么……”

感受到男人灼热的身体似有若无的贴着自己的后背,霍幻儿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样,根本不敢乱动。

汪胤铭看在眼里,却故作不知:“你是我妻子,我怎么能让你受委屈。”

低沉好听的声音,再次激荡这霍幻儿的耳膜。

“……”

霍幻儿血液逆流,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热炸了。

不是说汪胤铭是个同性恋吗,怎么跟女人说起情话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从未经历过情事的霍幻儿,哪里经得起他这样的撩拨。

“还是,还是我来吧……”

霍幻儿忍不住去夺碗,结果却抓住了汪胤铭的手。

感觉到男人指尖传递过来的温度,她立刻像烫了手一样,连忙把手撤回,同时挣脱了男人的怀抱。

“哎呀,忽然有点渴,既然你那么喜欢洗碗,那我就先去喝杯水好了。”

为了掩饰尴尬,霍幻儿直接朝冰箱走去。

可她刚装模作样的从冰箱里拿出一瓶矿泉水准备拧开,哪知汪胤铭充满男性荷尔蒙气息的高大身躯,就忽然倾了过来。

“幻儿,你好像很怕我?”

将她抵在冰箱上困在自己的一方天地,汪胤铭眸色沉沉的盯着霍幻儿问。

霍幻儿被他看得心狂跳不止,整个人红得就像煮熟了的虾米。

尴尬的推了推,霍幻儿辩解道:“我没有,你想多了。”

“是这样吗?”

汪胤铭低下头靠近,唇齿几乎与霍幻儿相依:“我们已经是夫妻,你必须习惯我的存在。”

在霍幻儿完全想不到的情况下,汪胤铭直接握住她的后脑勺,温柔缱绻的吻了下来……

宋云因为口渴,本想到厨房里拿点水喝,可看到儿子摁着媳妇狂亲的样子,她就连忙窃笑着握住嘴,偷偷溜回了房间。

“老汪老汪,看来咱们的大孙子很快就有指望了啊。”

一回到房间,宋玉就兴奋不已的朝汪峰说道。

正在看报的汪峰忍不住甩了甩头,宠溺道:“孩子有孩子的分寸,你啊,就少跟着掺和了。”

“只要能让我尽快抱上孙子,我才懒得掺和呢。”

宋玉笑得开心不已,只觉这次自家儿子会这么开窍,都是霍幻儿的功劳。

想着儿子既然已经跟霍幻儿结婚了,那婚礼得赶紧提上日程才行。

这样好的姑娘,可不能委屈了人家……

宋玉一向是个行动派,如果决定了的事情,便立马会去执行。

当即,就跟汪峰商量了起来。

这边两夫妻因为婚礼的事,正商量得热火朝天,厨房里,被亲得醒过了神的霍幻儿却是气息不稳的直接狠狠推开了汪胤铭。

“汪胤铭,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愠怒的瞪向汪胤铭,霍幻儿恼羞的问。

她是答应要跟汪胤铭合作了,可这并不代表他就可以随便轻薄她,占她便宜。

“是。”

这一次,汪胤铭倒是没有辩驳,居然承认得十分坦荡。

霍幻儿气得不轻,也不知是因为汪胤铭的冒犯,还是因为自己意志的不坚定。

因为就在刚才汪胤铭吻她的时候,她居然失神了。

明明她不爱他的,她怎么可以这样?

汪胤铭却紧紧凝视着霍幻儿的脸,没有错过她任何的表情。

一把握住霍幻儿的肩膀,汪胤铭满脸认真道:“幻儿,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很爱你。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危险的事。答应我,永远留在我的身边,好不好?”

他的嗓音透着蛊惑,让霍幻儿好不容易降下温度的脸,立刻又爆红了起来。

面对汪胤铭似真似幻的真情告白,霍幻儿的心,彻底乱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

说完,霍幻儿就逃也似的冲回了房间。

汪胤铭望着她落荒而逃的身影,超好看的薄唇,却不自禁的抿起。

幻儿,总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爱上我的……

……

房间里。

脸烧得不行的霍幻儿刚用冷水降下温,她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努力在房间四处翻找,她最终在床底下发现了自己的手机。

一看是好友欢喜打来的,她忙摁下了接听。

“喂,欢喜。”

“死丫头,终于舍得接我电话了!说,你是不是有了男人就忘了基友啊?”

电话里,欢喜的大嗓门直接大大咧咧的炸开。

霍幻儿笑了笑,回应道:“怎么会,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切~,我才没有胡说,你睡了汪胤铭的事,都已经上头版头条了!霍幻儿同学,你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就惊人啊!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勾搭上汪胤铭这个海城出了名的钻石王老五的?”

欢喜的声音显得有些亢奋,显然是八卦因子在作祟。

想到自己跟汪胤铭的关系,霍幻儿不由有些头疼。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算了,这件事说来话长,回头还是等我们碰面我再跟你细说吧。对了,你不是有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要告诉我吗?是什么?”

“哦,这样啊。”

说到了正题,欢喜的声音顿时也没那么八卦了:“我要告诉你的好消息就是恭喜你,你终于脱单,终于把海城最有权势最有钱的男人给睡了,坏消息就是现在全网铺天盖地的都是辱骂你的负面消息,说你为了钱,不惜出卖自己,对汪胤铭用强!”

听完欢喜的话,霍幻儿可谓是气极反笑。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他们根本就不清楚事情的真相。咱们就可以随便乱写呢,我画画做人。有自己的原则,就算再穷我也不可能出卖自己的身体的!”

霍幻儿一脸气愤的反驳。

如今的这些娱乐记者,可真是刷新了她的三观啊。

不分青红皂白便污蔑人,他们就不怕夜路走多了湿鞋吗?

听见电话那头的霍幻儿的气愤语气,欢喜第一时间觉得这件事情或许另有隐情。

“幻儿,你别生气,你的为人我当然是知道的,可是网上现在的消息真的对你很不利,你还是小心一点吧。我看见网上都很多键盘侠说要找你晦气呢,你出门的时候最好防备一下。”

欢喜安慰道。

虽然她也不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但是如今霍幻儿的处境当真是不太妙。

要对自己下手?

听到这话,霍幻儿简直都要气笑了。

这些网友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凭什么这样评判自己?

就因为他们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吗?

霍幻儿低下头,看了看地上铺着的洁白羊绒地毯,她最终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随即说道:“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嗯,那我先忙,手头上还有好多事情没处理呢。”

欢喜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霍幻儿愣愣的看着已经熄灭的手机界面,最终咬了咬牙,重新打开手机把搜索引擎调出来。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她到想看看这些无良媒体都是怎么黑她的。

一搜自己的名字所跳出来的消息全部都是和汪胤铭所关联的,且其关键词还非常的不堪入目。

#名门千金用身体勾 引海城太子!#

#霍幻儿为钱放下身段,竟对海城太子下药!#

等诸多话题,话题名字起的可谓是令人难堪至极,而且条条皆爆,可见其讨论度之高。

霍幻儿继续往下刷着,就在这时,她的动作却突然停下,只因她看见了一条所谓的实锤帖子。

#实锤,霍幻儿与海城太子深夜开房!#

这些记者可当真是好样的,他们这是因为害怕汪胤铭的权势,所以没敢把汪胤铭的名字给打上去么?

霍幻儿不禁冷笑一声,随即点了进去,她倒是想看看这些所谓的实锤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待霍幻儿将这篇帖子阅读完之后,此刻的霍幻儿却完全迷惑了。

先前在酒店之中,汪胤铭不是有敲打过那些媒体,而且他还暗示了媒体不许乱写的吗?

可是如今是怎么回事?现在的事情为什么会演变成了全网黑!

难不成是有人在暗地里故意跟自己,或者跟汪胤铭作对?

有了这个认知,霍幻儿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人便是邱艳与霍梦儿。

但是她们这么做,难道就不害怕汪胤铭报复吗?

毕竟以汪胤铭的权势地位,想要覆灭一个霍家,可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想到这里,霍幻儿直接收了手机,朝汪胤铭的书房走去。

站在书房门前,霍幻儿正打算抬手敲门,谁知道门却从里直接打开了。

霍幻儿愣了一下,刚要下意识后退,汪胤铭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吓到了?”

看到霍幻儿忽然爆红的脸,他立刻嘴角微扬,调笑道。

霍幻儿心底一慌,忙推开两步,摇了摇头道:“谁,谁吓到了,我只是没想到你会忽然开门而已。”

汪胤铭睥了眼她来回不安搅动的手指,笑着没有拆穿她。

往门上依靠,汪胤铭直接好整以暇的双手环胸道:“找我有事?”

经她一提醒,霍幻儿立刻想起了正事,当即就把手机拿给了汪胤铭看。

看着手机那些不实的报道,汪胤铭立刻脸色变得铁青,冷厉的样子,哪里还有面对霍幻儿时的轻松惬意。

“这件事交给我,我会让人去查,尽快解决。”

关掉手机,汪胤铭直接保证道。

霍幻儿便点了点头,却还是提醒道:“这件事,我怀疑可能是我的继母跟妹妹做的,毕竟她们没有达成目的,是不可轻易罢休的。”

“好,我真的了。”

汪胤铭沉了沉眸,表示理解。

一时间,两人忽然尴尬的有些相对无言。

就在这时,霍幻儿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见是一个陌生号码,汪胤铭忙把电话递给了霍幻儿道:“你的电话。”

霍幻儿也没想多,直接就接了起来。

结果就听电话里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响了起来。

“霍幻儿,如果你还当自己是霍家人,明天下午就回霍家一趟,谈一谈你跟汪胤铭的婚事。”

邱艳直接命令道。

霍幻儿听了不由冷笑:“你在跟我说话?”

“废话!”

电话另一端的邱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冷冷道:“不管你怎么想,你明天下午必须回来,别忘了你可是霍家养大的,要是你跟汪胤铭还想在海城做人,就给我乖乖的回来谈彩礼的事情。霍家养你这么大,可不能便宜了汪胤铭。”

“……”

被邱艳无耻的话差点气笑,霍幻儿直接冷声回应:“不必了,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谈了,我已经说过,我跟霍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霍家养大的她?

邱艳也真敢说啊……

“你!”

邱艳明显没料到霍幻儿会直接拒绝,愤怒的同时,直接就冷笑道:“霍幻儿,你有什么好嘚瑟的,你想跟霍家撇清关系,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死鬼妈留下的东西你不打算要了么?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扔了好了……”

“慢着!”

邱艳的话音还没落地,霍幻儿就拧着眉,打断了她。

“好,明天下午我可以回去,不过你也要保证我妈留下的东西一件都不许丢,否则……”

“嘁~不过是些破烂,当谁稀罕!”

自认手里握着把柄的邱艳,态度十分的嚣张得意。

补了一句“最好让汪胤铭一起过来”后,邱艳就直接挂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嘟”盲音,霍幻儿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戾气里。

握着电话的手指,也不自禁的用力握紧。

“怎么了?”汪胤铭看着霍幻儿僵直的背影,有些不解的问道。

方才电话那头的可是霍幻儿的继母?

她们聊的好似不是很愉快。

霍幻儿不想把负面传递给汪胤铭,毕竟这件事里,他也是受害者。

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霍幻儿直接转身道:“明天下午我可能需要回霍家一趟。”

“有事?”

汪胤铭故作轻松的问了一句。

霍幻儿点了点头:“有些很重要的东西需要取回来。”

“那我陪你去。”

“回来”两个字,明显取悦了汪胤铭,汪胤铭立刻浅笑着说道。

“……那有劳你了。”

听到汪胤铭的话,霍幻儿原本是想拒绝的,毕竟这是她跟霍家人的事,她跟汪胤铭又不熟,实在不想他牵扯进来太多。

可看着注胤铭诚恳的样子,她忽然便想起了自已先前跟汪胤铭的谈话。

汪胤铭说,他是可以相信的,也是真心想帮她的。

她现在没有任何自己的势力,想要查清一切然后复仇,谈何容易。

就当是她先欠着汪胤铭的好了,等以后有机会,再好好回报他便是……

心里这样想着,霍幻儿便释怀了。

可汪胤铭却沉了沉眸,一脸认真纠正道:“你是我老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有必要跟我这么客气?”

“……”

面对他的意有所指,霍幻儿顿时又卡壳了。

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汪胤铭这样的热情。

想了想,霍幻儿解释道:“汪……汪少,我觉得有的事,我们还是说清楚比较好,我们……”

“汪少?夫人这是在控诉我这个丈夫不够称职,在你心里的存在感太低,所以便只配一声疏冷的汪少?嗯?”

听到霍幻儿的话,没等霍幻儿说完,汪胤铭就强势的迈步上前,直接将霍幻儿霸道困在了他的臂弯跟墙壁之间。

独属于男人的荷尔蒙气息紧紧的包裹着霍幻儿,霍幻儿忍不住面红耳赤,羞得无地自容。

“我,我没这个意思。”低下头,霍幻儿小声的辩解道。

汪胤铭却勾了勾唇,笑得越发暧昧了:“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我们都已经达成合作了,难道你就这么抹不开面子?还是说,你根本就不相信我,从一开始,都只是在敷衍我而已。”

“我没有!”

听到汪胤铭的话,霍幻儿顿时紧张,忙抬头解释。

结果因为两人靠得太近,汪胤铭又正好低着头,霍幻儿的唇,便直接贴着汪胤铭的下颚角擦了过去。

霍幻儿本就白里透红的脸,顿时红得更厉害了。

一团一团的红散在她白嫩的肌肤上,她就像一颗熟透的蜜桃一样,引人采撷。

汪胤铭的眸色暗了暗,继续低沉调笑:“夫人这么主动,是在邀请我把刚才在厨房没办法的事继续办完吗?”

“我哪有!”

霍幻儿顿时无语。

可她刚想动作,汪胤铭滚烫的唇,就精准无误的捕捉到了她的两片柔软。

这个吻,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反正等霍幻儿晕晕乎乎的被汪胤铭松开时,她早就已经身体发软,脚好像踩在了棉花上一样。

汪胤铭满意的在霍幻儿的红唇上又轻啄了一下,然后额头抵着她的额头,轻松呢喃道:“幻儿,我要跟你做夫妻,可不是说说而已。以后汪少汪总之类的话,你最好不要再提,否则你提一次我便亲你一次。一直亲,亲到你改口为止。”

“那我喊你什么?总不能一直喊你名字吧!”

霍幻儿被困着动弹不得,忍不住有些委屈。

汪胤铭便笑了笑,伸手抚了抚她变得红艳的耳垂道:“我不介意你喊我老公。”

“你……无耻!”

霍幻儿羞得不行,直接就一把推开了汪胤铭,逃也似的回了昨晚休息的房间。

而先前因为邱艳带来的不愉快,早就因为汪胤铭的打岔,而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

翌日,汪胤铭一大早就来敲门,说要带霍幻儿去买衣服。

想到昨天汪胤铭的“不要脸”,霍幻儿顿时就不想跟他去了。

可买衣服本来就是说好了的事情,她也答应了既然要合作,一切都要听从汪胤铭的安排。

她是个重信诺的人,总不能食言而肥。

所以在汪胤铭的再三催促下,她终于换回了自己那套相对保守的旧衣,跟汪胤铭一起坐上了车子。

汪胤铭在正驾驶,一只手操纵着电子排挡,一只手则抚着方向盘,看起来恣意又轻松,冷傲又霸气。

因为想着心事,霍幻儿不免便看走了神。

察觉到自己小妻子“专注”的眸光,汪胤铭立刻调笑道:“看什么看得这么入神,不会是被我英俊的样子迷住了吧?”

“我才没有!”

听到汪胤铭自恋的话,霍幻儿直接翻了个白眼,无语道:“这位先生,你这么不要脸你爸妈知道吗?”

“这位先生?”

汪胤铭不怒反笑,更加的嘚瑟道:“看来有些人还是没有吸取教训,是摆明了想要犯规,让我一亲芳泽啊。既然夫人这么急不可耐,那我总不能让夫人失望。”

说着,汪胤铭居然就直接把车靠边,然后解开安全带,朝霍幻儿倾了过来。

霍幻儿吓了一跳,连忙抬手护在自己胸前,一脸防备道:“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当然是行使我的权力了。”

汪胤铭笑得深沉,抬手就朝霍幻儿的后脑勺抚了过去。

想到两日昨天的唇齿相依,霍幻儿立刻抱紧头龟缩,瑟瑟发抖得活像个怕被大灰狼吃掉的小白兔一样:“呜呜,我错了,我改还不行吗。”

“噢?”

汪胤铭眼神一暗,不免有些可惜:“那你改一个我听听。”

“老……老公。”

在汪胤铭的目光灼灼下,霍幻儿很不争气的小声唤了一句。

汪胤铭听得满意,嘴里却不饶人道:“是我耳朵有问题,还是夫人太害羞了?我怎么感觉,听到的好像是蚊子的嗡嗡嗡……”

“你——”

霍幻儿感觉汪胤铭摆明是故意的,故意这样调侃她,就是想看她害羞出丑。

顿时,霍幻儿也不知哪里来的勇起,郁闷的冲汪胤铭大吼道:“老公老公老公!这下你满意了吧?”

下一篇:芙蓉帐里共鸳鸯肉 在御花园进入太子妃卿卿
上一篇:军人多汁多肉的糙汉文推荐 《衣冠楚楚(高干)》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