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多汁多肉的糙汉文推荐 《衣冠楚楚(高干)》

暖暖 2021-11-26 14:06

半个小时后,霍幻儿乘车回到了霍家,而这时,也已经天光大亮。

霍幻儿一进门,就瞧见了霍家其余三口,一副其乐融融温馨吃早餐的画面,如果不是她不合时宜的出现,这三个人应该会很舒心吧?

可霍幻儿只觉得碍眼!

几步冲过去,霍幻儿直接把包重重的砸在了饭桌上。

“你有什么解释?”

年过四旬的霍刚正在继妻邱艳的服侍下美滋滋的享用着养身燕窝粥,冷不防就被冲到自己面前的霍幻儿给吼了一道,顿时,他势利的脸上充满了不快。

“怎么说话的?你的家教呢?”

“家教?”霍幻儿立即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冷冷的注视着霍刚道:“亲手把自己女儿送上别人床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谈家教!”

“你、你——!!”

霍幻儿的话,差点把霍刚给气死了。

一旁的邱艳见了,立即贴心的一边给霍刚抚着胸口顺气,一边故作好人道:“幻儿,他可是你爸爸,你怎么能这样跟他说话呢。何况你爸爸也是为你着想,身为霍家的二小姐,你说话怎么能这么没大没小。”

说完,邱艳又做作的安抚霍刚道:“好了老公,你也别气了,幻儿终究还是个孩子,还没体会到你的良苦用心。”

“她都已经二十四岁了,算什么小孩子?我看,都是你把她惯坏了!!”

霍刚一点不买账,直接恨铁不成钢的数落道。

邱艳的眼底闪过一道得意的精芒,却很快被她掩下:“是是是,是我没有把幻儿教好,我认错,你就不要再生气了。现在事已至此,你还是先问问幻儿事情到底怎么样了吧。”

要不是为了挽救霍氏,她才不会便宜霍幻儿这个小贱人呢。

虽然汪胤铭被传是个同性恋,跟自己的男助理更是不清不楚,可架不住人家家世好,且财雄势大啊!

霍刚在邱艳的提醒下张了张口,到底语气缓和了一些:“你阿姨说得不错,既然事已至此,那你就说说你跟汪少昨晚到底有没有……有没有……”

在霍幻儿嘲讽似的冷笑目光中,霍刚到底还要一点老脸,没有把到嘴的话全部说出来。

可他这样试图留住最后一块遮羞布,只会令霍幻儿觉得更不耻。

凭什么她要如他们的意?

“很抱歉,让霍总的算盘失算了,昨晚汪胤铭不但没有碰我,而且还对你们算计了他的事感到很不满意,所以,你们做好准备接受汪胤铭的怒火吧!”有些畅意的冷笑了一声,霍幻儿直接撇下三人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她要收拾东西离开!这个令人恶心的霍家,她再也不想待下去了!

可霍幻儿要走,有人却不给机会。

听到霍幻儿的话,霍刚直接脸色一变,不敢置信的看着霍幻儿道:“什么?汪少生气了?可明明……”

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霍刚忽然话锋一转,眼神变得无比冰冷:“是不是你昨晚没有伺候好汪少,所以惹了汪少生气?霍幻儿,你知不知道海城都多少女人等着汪少去宠幸,怎么你偏偏就这么自甘堕落,不知道好好把握机会呢?!”

“呵!”

听到这样的话,霍幻儿心底对“父亲”这个人物残存的最后一丝幻想终于彻底破灭。

纵然她早就知道这个父亲不爱自己,可血浓于水,她到底是他的亲身女儿啊,他怎么就可以这么残忍呢!

“哼!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要不是……”

一旁的霍梦儿忽然帮腔道。

她是霍刚跟邱艳的女儿,只比霍幻儿小了两岁。

可见还在霍幻儿的母亲活着的时候,霍刚就已经跟邱艳勾搭上了。

霍幻儿冷冷回应:“这么喜欢占便宜,为什么你自己不去?”

“我……”

霍梦儿一噎,心想我倒是想去啊,可是我妈不允许啊!

邱艳怕霍梦儿说漏嘴,把该说不该说的都透了出来,连忙喝止霍梦儿道:“行了,别在这里添乱了,赶紧回你自己屋里去。”

“哼!”

霍梦儿心底不爽,可到底不敢违逆邱艳,只能跺跺脚,回了霍家别墅二楼。

偌大的一楼饭厅,顿时寂静得可怕。

邱艳看了看霍刚的脸色,做出一副语重心长的长辈样子道:“幻儿,你也要理解一下你的父亲,要不是霍氏投资出现了危机,他也舍不得把你……”

“舍不得霍氏,就可以舍得我了?我可是他的亲生女儿!他要卖女求荣,怎么不把霍梦儿卖过去?反正我看霍梦儿好像也挺愿意的!”

没有给邱艳机会,霍幻儿直接冷笑着阻断了她的话。

霍刚听了,又是一阵血气上涌:“孽女!孽女!我霍刚怎么会有你这么不知好歹的女儿!”

“呵呵,是啊,我也想知道,我霍幻儿怎么会有你这么不知廉耻的父亲!”

“你——!!”

恼羞的霍刚,直接抬手扇了霍幻儿一个耳光,可是却被霍幻儿躲了过去。

这一刻,她私下练习的跆拳道带来的体力增长,终于凸显了作用。

一把握住霍刚的手用力甩开,霍幻儿冷冷道:“霍刚,从今天起,你再也不是我的父亲,我也不是你的女儿,我们从此,恩断义绝!至于霍氏的生死,更是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说完,霍幻儿转身,决绝的离去。

呆立在桌边的霍刚,好似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霍幻儿一样。

以前的霍幻儿不管他做什么都是唯唯诺诺,一幅上不得台面的样子。

所以当霍氏出现危机,那人找上门来说要合作时,他才毫不犹豫的把这个废物女儿推了出去。

用她的一生,换取整个霍氏的安宁,他觉得非常的值!

可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霍幻儿变得好像不一样了?

邱艳怕霍幻儿真的搞砸了这次交易,当即便推了推愣神的霍刚,小声提醒道:“老公,汪少……”

霍刚醒神,立即抄起一个空碗砸在霍幻儿的脚边,冷声道:“霍幻儿你敢!你要是敢毁了这桩婚事,害得霍氏拿不到汪少的注资,我就让你永远从霍家的族谱上消失!”

没了霍家的庇护,他倒要看看她怎么求生存。

“呵呵,求之不得!”

霍幻儿却冷笑着丢下一句,然后迅速的离开了这个几乎令她窒息的“家”。谁知道天公不作美,居然在霍幻儿走出霍家别墅后,忽然飘起了漂泊大雨。

冰冷的雨水打在霍幻儿的身上,却抵不过她心中的寒冷。

她忍不住抱紧了自己的双臂,任由泪水混合着雨水,从她的眼眶里滑落。

心痛吗?当然心痛!

难过吗?当然难过!

怎么说,那都是跟他有着相同血缘的父亲啊!

她以为,他只是没那么喜欢自己而已,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在他的眼里,仅仅只是可以出卖利用的工具!

其实,早在母亲死的时候,她就应该看穿这一切的。

可笑她还眷恋着那点根本就不存在的父女之情,只以为只要自己装得乖一点,听话一点,懂事一点,他就会看到自己的存在的,可没想,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奢望而已。

她再也不是霍幻儿了,再也不是人人羡慕的霍家大小姐了。

从今往后,她只会是她!

打定主意,霍幻儿立刻抬手狠狠的抹掉了不停溢出眼眶的眼泪,她名牌大学毕业,反正有手有脚,离开了霍家,难道真能被饿死不成?

几乎下意识的,霍幻儿打算先给好友双喜打个电话,先到她家借宿一晚再说。

可手向下一摸,她才发现因为走的匆忙,自己竟然连包也忘了拿走。

虽然她真的不想再跟霍家有一丝一毫的牵连,可当初的霍氏本就是她母亲跟霍刚白手起家,一起建立起来的,哪怕发展到了如今的规模,里面的资产股份,也该有霍幻儿的一半。

如今既然已经撕破了脸,霍幻儿真的犯不着还把自己母亲辛苦拼下的产业留给那对小三母女挥霍!

而霍刚,更是在她的心底已经如同陌生人。

吸了吸鼻子,霍幻儿直接折回了霍家,打算把该属于自己的东西通通都带走。

回去的时候,别墅的大门竟然没有关。

可能是刚才的闹剧,让霍家的人都忘了这一茬吧。

霍幻儿深吸口气,正要迈步走进去,却听到客厅里的霍刚跟邱艳正在说话。

“老公,现在事情搞成这样,我们应该怎么跟汪少交代啊?要是他反悔不注资给霍氏,那我们岂不是……”邱艳的声音里透着抑制不住的担忧。

的确,没有了霍氏,她跟霍梦儿还怎么维持奢华的生活,走到哪里都人人称羡啊。

对于邱艳的担忧,霍刚却强撑着面子,持着不同的意见。

“他敢!当初咱们可是说好了的,只要把幻儿送给他,他就给我们霍氏注资!左右现在幻儿已经是他的人了,而且我刚才还接到了媒体那边的消息,说实锤新闻马上就会发布出来了!人言可畏,我就不信他不顾及汪家的声誉!到时候鱼死网破,就算我不好过,我也非得撕下汪氏的一层皮!”

霍刚的话语,透着奸佞商人的狠辣与阴冷。

呆立在门口的霍幻儿却听得无比震惊。

她就说结婚证的事情透着诡异,霍家的人不可能有这么通天的本事,原来,汪胤铭本身也不干净!

可笑先前听信了汪胤铭的说辞,以为是霍家设计陷害了她,她还觉得对他有些愧疚……

这个男人,真不是一般的恶心可恶!

紧紧的握了握拳,霍幻儿真后悔先前在酒店的时候,没有一脚毁了汪胤铭的命根子。

如果汪胤铭此时知道霍幻儿的想法,他一定会后悔自己采取了这样的手段,先得到霍幻儿的人的。

这时,霍家的佣人张姐忽然走过来关门,看到站在门口的霍幻儿,不由震惊的唤了一声:“大小姐?”

霍刚跟邱艳听到张姐的呼唤,立即心领神会的对视一眼,都认为软弱的霍幻儿这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所有又厚着脸皮折回来给他们认错道歉了。

得意的霍刚,立即摆出一副威严震怒的父亲姿势。

而坐在他旁边的邱艳则瘪了瘪嘴,心想废物就是废物,他们还么怎么样呢,这个废物就自己先缴械投降了。

霍幻儿没工夫理会猜测他们的心思,大大方方的进了门后,直接无视翘首以盼的霍刚跟邱艳,一路走进饭厅,然后拿起自己的包跟手机,出门了。

震惊的霍刚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听到院子里车子发动的声音,气的立即不顾大雨追了过去,冷冷瞪着车内的霍幻儿道:“孽女!如果你不帮霍氏度过这个难关,你就没资格享受霍家的一切!”

霍幻儿却冷冷嘲讽:“霍氏有一半都是我妈的,谁说我么资格?而且你跟汪胤铭之间的交易,我都已经知道了,你不要再奢望利用我向汪胤铭获得什么!如果你敢这么做,我保证让汪胤铭整垮霍氏,让你们失去一切!”

顿了顿,霍幻儿继续道:“你知道汪胤铭想要的是我,所以我说到做到!”

无视霍刚的愤怒,霍幻儿说完便直接一踩油门,开着车扬长而去。

……

漫无目的的开着车游走在大街上,霍幻儿的心只觉异常的冰冷。

她想去找好友双喜,可是又觉得这样狼狈的自己,只会给双喜带来麻烦。

何况现在,她更想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想一想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此时,谁也不知道一辆昂贵的迈巴赫,正低调的不远不近的跟在她车的后面,仿佛护航一样,时刻关注着她的东西。

车内,汪胤铭若有所思的看了霍幻儿开着的红色跑车一眼,随即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

电话接通后,一个泼辣好听的中年美妇的声音直接响了起来。

汪胤铭忍不住抽了抽嘴角,随即苦涩道:“我找到她了,可是,我好像把她得罪了……”

……

……

一个小时后,已经在海城大街上漫无目的的逛了一个多小时的霍幻儿,终于决定先找个酒店临时落脚。

等她彻底收拾好心情后,她再琢磨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做。

此时漂泊大雨已经停止,就好像它来时般,来得快,去得也快。

霍幻儿选了家五星级酒店在门口刚刚把车停好,冷不防一名美艳贵妇便忽然从道旁钻出,一脸惶恐的挡在了她的面前。

“小姑娘,我好像迷路了,你能不能送我回家啊?”

“迷路?”

这么拙劣的理由,她是怎么想出来的?

脸上扬起一抹笑,霍幻儿直接冷声拒绝:“抱歉,我这里不是慈善机构,你迷了路,应该找警察才对。”

说完,霍幻儿便绕过对方,直接朝酒店大堂走去。

随即绕过了对方,朝酒店的大堂走去。

美妇人见了,立即抱住霍幻儿的胳膊,死活不撒手道:“姑娘,我真的迷路了,你就帮帮我吧!为了证明我不是骗子,我可以把我的身份证还有包都给你!只是我有路痴症,来这里参加完宴会后就忘了自己的车停在哪里了,我想给家人打电话,偏偏电话又没了电……我本来想找酒店工作人员帮忙的,可现在的社会这么浮躁,我好怕遇到坏人……所以姑娘,你就行行好,帮帮我吧!”

中年美妇人说得很真诚,而且像是怕霍幻儿不信一样,立即便把身份证跟包一股脑的塞进了霍幻儿的怀里。

霍幻儿被弄得苦笑不得,低头看了一眼美妇的身份证,别说,还真的是她,而且一点没有作伪。

而塞进她怀里的那个包,更是香奶奶刚推出的经典限量款,光一个最小号的,就价值三十几万。

妇人这个,明显是个中号。霍幻儿本性善良,其实并不像她自己表现出来的那么冷硬心肠。

在美妇人的一再哀求跟扮可怜下,她竟然鬼使神差的被她说动了。

先不论美妇人一身价值不菲的名牌衣裳以及那足够普通家庭家用好几年的香奶奶限量包,光妇人周身的气度还有那真诚恳切的语气,都足以令霍幻儿收起伪装,暴露善良的本性。

重新启动车子,霍幻儿有些头疼的问美妇:“阿姨,您家住在哪里?”

“我,我忘记了……”

美妇人满面羞愧道。

霍幻儿很好奇,她忘了自己家住哪里,顶多是犯难而已,她干嘛要羞愧啊?

直到宿醉后的第二天,霍幻儿才明白了个中含义。

只不过,这些都已经是后话了。

在美妇人的刻意引导下,霍幻儿最终非但没能把对方送回家,反而还被对方带偏,跟着她一起去酒吧一醉解千愁了。

可能真的是霍幻儿心里太苦了,几杯洋酒下肚后,她就语无伦次了起来。

自己的身世,自己的苦闷,自己所有所有的难过与不甘,霍幻儿都通通吐槽了出来。

说到最后,已经有些醉眼朦胧的她甚至抱着美妇人的胳膊嚎啕大哭,诉说着自从自己母亲时候,她所感受到的伤心、委屈与不甘……

等到霍幻儿彻底的醉得不省人事后,美妇人才总算悠悠的叹了口气,随即拨通了一个号码。

“臭小子,人我已经帮你搞定了,接下来要怎么做,看你自己吧。听起来幻儿从小到大好像都过得很不如意,真是个招人疼的可怜孩子,你以后可千万要好好对她,不许让她受委屈。”

“嗯,我知道。”电话里,传来了汪胤铭略显沉重的声音,“从今往后,她会活成真正的公主。”

……

翌日,霍幻儿是在迷迷糊糊的宿醉头疼中,被一通电话给吵醒的。

摸索着抓到自己的电话,霍幻儿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随即便听电话那头传来好友欢喜的声音:“亲爱的,你火了!现在有一个好消息跟一个怀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我哪个都不想听。”霍幻儿捏了捏眉心,只觉得头疼无比。

昨晚,她不应该放纵自己去喝酒的。

想到喝酒,霍幻儿顿时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待看清眼前陌生的环境,她立即下意识的朝自己的身上看去,当看清自己居然换了一身名贵的真丝睡衣,而且还躺在一张超豪华的双人床上时,她立刻爆发出了一身杀猪般的吼声。

“啊——!!!”

“怎么了?怎么了?幻儿你怎么了?”听到霍幻儿的尖叫,宋玉第一个出现在了霍幻儿的面前。

看着面前还顶着满头卷发器、睡眼惺忪的美艳妇人,霍幻儿忍不住惊愕道:“是你?!昨晚……你……”

霍幻儿震惊得语无伦次,握在手里还在接通状态的电话也掉到了床底下。

宋玉,也就是昨晚撒谎诓骗了霍幻儿去喝酒的美艳妇人,此时一脸内疚的看着霍幻儿道:“幻儿,对不起,妈妈不是有意要欺骗你的,都怪胤铭那个臭小子,说你心情不好,可能需要去喝几杯消消愁,可是我之前又没正式见过你,如果贸然找你喝酒,恐怕你也不会愿意,所以就出此下策……骗了你,看在妈妈也是一番好意的份上,你不会跟我计较的对不对?嗯?”

说完,宋玉还撒娇的抱着霍幻儿的胳膊摇了摇。

霍幻儿被摇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很快却反应过来:“汪胤铭?你是汪胤铭的妈妈?”

“对啊,难道我们长得不像?”宋玉点点头,可旋即又抚着自己的脸,一脸疑惑道:“不过我们家胤铭还真的挺不像我的,要不是是我亲手把她从接生的护士手里接过来的,我还真的有点怀疑我是不是抱错孩子了……毕竟我长得这么如花似玉,但他吧,实在是有点一言难尽……”

“妈!你又在胡说八道什么!”

宋玉正说得兴致勃勃,冷不防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打断了她,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汪胤铭竟然来了。

看了眼有些呆住的霍幻儿,汪胤铭冷冷道:“妈,你不是说要好好做一桌饭,向幻儿表示歉意吗?”

“噢噢。”宋玉会意,立即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待宋玉走后,汪胤铭便一改冷漠,似笑非笑的看着霍幻儿问:“汪太太,昨晚休息得怎么样?”

“汪胤铭,我好像跟你不熟!”

霍幻儿没有好脸,直接冷冷回应。

他不明白,汪胤铭到底想做什么。

如果仅仅只是为了她这个人,可能吗?

毕竟汪胤铭可是堂堂汪氏的总裁,是整个海城最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

只要他挥一挥手,只怕愿意向他自荐枕席的女人可以一直从海城排到赤道上去,试问这种情况下,他有必要处心积虑的设计自己这个,只是颇有点姿色的不受宠的霍家大小姐吗?

何况现在,她还连霍家大小姐都不是了。

“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以后多睡睡,咱们就熟了。”

汪胤铭回以魅惑一笑。

“无耻!”

汪胤铭却不以为意,挑眉道:“现在外面铺天盖地都是你已经跟我结了婚,并且还和霍家决裂了的消息,如果走出了汪家这道门,你真的很有可能被别人的唾沫淹死。所以,你确定要跟我撇清关系?”

“这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霍幻儿寸步不让。

不过,她也从汪胤铭的话里,得知了一些讯息。

那些娱乐狗仔,显然已经把在酒店拍到的东西报道了出去,而霍家那几个因为害怕自己的算计会落空,所有又泼了一瓢新的脏水在自己身上。

怎么,他们就笃定汪胤铭会为了自己,而选择妥协吗?

可理由是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

其实霍幻儿想问,汪胤铭这样做的好处是什么。

汪胤铭是商人,不可能做赔本的买卖。

毕竟现在的霍氏早就已经大不如前了,更何况她曾经还只是霍家不受宠的小透明而已。

她是真的猜不透汪胤铭为什么要这么做。

汪胤铭似是也看穿了霍幻儿的疑惑,沉静的逼视着霍幻儿,他忽然身子一倾,将霍幻儿半禁锢在自己怀里,嘴唇几乎与霍幻儿的贴上道:“霍幻儿,这句话我只说一次,也只有这一次,你,是我汪胤铭喜欢的女人,从前是,以后也永远会是。所以,我亲爱的汪太太,还有别的疑问吗?”

下一篇:前夫的东西很大 公主微臣馋了玉U势
上一篇: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 甜宠无虐的军婚小说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