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 甜宠无虐的军婚小说

暖暖 2021-11-26 14:04

沈暮雪在媒体面前的解释,并没有马上消除莫诗意和裴子深之间的暧昧关系。

而裴子深倒也不着急,他只是在自己的微博里简单地解释了一句,他们的约会无关男女,而是必要的公事。

至于到底是什么样的公事,众人在评论下各种脑洞大开,议论纷纷,他也没有再做任何的回应。

莫诗意的工作室开始成形了,除了助理还在挑选之中,其他各方面的人才都已经到位。

也就是在这时,莫诗意才得知原来裴子深除了影帝这个身份,竟然还是天行娱乐的太子爷!

所以他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帮她物色来各个领域的人才,并且心甘情愿地听从她的工作安排。

于是,为了答谢他这么大的恩情,莫诗意也开始摩拳擦掌地改良起自家母亲唯一留下来的这份男装设计图。

虽然在母亲设计的过程之中,她并没有在场,却也能从这份设计图纸上的泪痕,还有褶皱,感受到当年,母亲心里难以言说的悲愤!

因为这件男装,原本是母亲亲手设计送给自己的丈夫莫岐山,打算作为生日礼物让他穿的,却不料,衣服还没成形,出轨一事先暴露了出来。

天知道,母亲只擅长设计女装,所以这份男装设计图被她连夜不知改了多少遍,才终于定稿。

西装颜色选了足够百搭的深灰色,面料里还混着一根根白金线。

上衣胸前的口袋大小适中,并且还有个精巧的小设计,能让钢笔稳稳地别在上面。至于两边的口袋则只是装饰,并不能放东西。

纽扣是单排三扣,特地选用的金属扣,银灰色,让整件成熟系的西装又多了几分时尚感,而且扣子上还画有图腾。

只可惜,母亲还没来得及将图腾的样子设计完全。

莫诗意对着母亲这张男装设计图,又过去了整整一晚上,也终于在纸上记下了几个改良的要点。

首先,裴子深是偶像加实力派演员,年纪不大,所以她大胆地选择了宝蓝色作为西装的整体颜色。

又去掉了白金线,改为在面料里混入蓝宝石粉。

此外,两边的衣服口袋装饰也去掉了,纽扣改成单排两扣,至于这上面未完成的图腾……

莫诗意也花费了最多的心思和时间在这上,最后确定主角就是一条威风凛凛的龙。

既然是给影帝级别的大明星穿,那么用龙来象征便再好不过了。

第二天,莫诗意便动手将新的男装设计图画了出来。其他还算简单,就是纽扣上的图腾,又着实花费了她大半天的精力。

推倒重来了无数遍,才终于满意地收笔。

不知不觉,连天都黑了。

就在她放下手里的铅笔,准备伸个懒腰时,冷不防地,身后突然传来了沈穆寒饶有兴趣的声音:“西装设计得不错,到时候可以找我试穿。”

“呃……不好意思,这件西装是我专门为裴子设计的,也就是我们工作室的形象代言人。只此一件,以后我只设计女装。”

莫诗意顶着面前的男人迅速冷下去的气压,还是一字不漏地将自己想说的话全都道了出来。

闻言,沈穆寒却突然冷笑了几声,“呵呵,既然只做女装,为什么找他来当形象代言人?”

是啊,其实莫诗意也只会设计女装,她怎么就找了个男明星作为形象代言人?

这个问题,着实问倒了她。

只不过面对男人的发难,莫诗意还是颇为嘴硬地回了一句,“裴子可是影帝,大明星!不找他,难道还找你?”

谁知,沈穆寒真的考虑了一下,然后一本正经地摸着自己的下巴道:“你愿意找我,也没问题。毕竟,我也是你工作室最大的股东。”

“咳……你愿意穿女装?”

“……”

沈穆寒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又缓缓地补充了一句,“你想要的助理,我帮你找好了,明天就能上岗。”

莫诗意诧异地瞪大了双眼,“你怎么知道我需要什么样的助理?”

不过话一出口,她又觉得自己问了个极其弱智的问题。他都能发现自己开服装工作室一事,缺个助理这种小事,还会不知道?

等等,就因为是小事,像他这么日理万机的集团总裁又怎么会特别关注到?

“你一个广告毕业的学生,异想天开地想要从事服装设计的行业,以为画画设计图就行了?”

莫诗意无言以对。

好在沈穆寒扳回了这一局,也没再继续怼她,恢复了清冷的神色,丢下一句,“该吃饭了”,然后率先走出了房间。

莫诗意将自己的设计手稿整理起来,放到边上,这才也跟着一起下楼吃晚饭。

龚玲兰还不知道莫诗意在外开起了工作室,见她一整天都闷在房间里,下来吃饭还比自家儿子都要晚,面色也跟着沉了沉。

“莫诗意,虽然我们家养你一个也绰绰有余,可你之前不是有工作的吗?这些天是怎么回事?不是出门跟男人勾三搭四的,就是窝在家里一整天。你是不是被炒鱿鱼了?”

面对婆婆分外嫌弃的眼神,莫诗意到嘴的解释又瞬间不想说出来了,她只是简单地提了一句,“我有正事要做。”

“正事?”龚玲兰显然不满这个回答,猛地拔高了尾音,嘴巴还不饶人,“什么正事?我看你就是在家懒惯了,不去上班,也不帮着料理料理家务,哪像人家箐箐,堂堂正正的医生一个,上得了厅堂,也下得了厨房!”

说到这里,她的话锋猛地一转,又看向了自己的儿子,“穆寒,你跟箐箐是闹了什么别扭吗?这孩子,最近都不肯来我们家了,我问她,她也不说原因,你是不是对人家做了什么?”

“没有。”男人的回答干脆利落。

不过龚玲兰要的就是他这句否定,随即顺着这个意思继续往下讲,“真的没有?那看来是箐箐误会你了,我今天去医院检查点小毛病,还是箐箐帮我节省了排队的时间,所以我约了她明天来家里吃个饭,你可别给人家脸色看啊!”

沈穆寒终于抬了一下眼,随手将鲫鱼汤舀了一大勺到莫诗意的碗里,嘴上则淡淡地回应他的母亲,“嗯,我明晚有应酬,不回来吃饭。”

“又是应酬?那你明晚几点回家,我再给你做点夜宵?”

“不确定。”

男人这话听不出任何情绪,龚玲兰一时间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计划已经被儿子看穿。但不管怎么样,明天不行,那就后天。

最好就是找一个莫诗意不回家吃饭的时候,她就能想办法将儿子和箐箐撮合在一块儿了……

沈穆寒为莫诗意找来的这个助理,是名校刚毕业的女大学生。

戚妍,服装设计专业,也跟莫诗意有着一样的梦想。那就是开一家自己的服装工作室,但她不像莫诗意这么好命,有个这么有钱的老公。

她还单身,并且家庭条件一般,只能先给人打工赚钱,将来再慢慢实现自己的梦想。

“这是你自己设计的改良版汉服?”

莫诗意看着前来报到的女孩子,一头浓密的长发高高扎起,用一根木制的发簪固定,上身是白色粉边的雪纺小衫,下半身是类似百褶裙一样的同面料粉色小短裙。

如果不是提前看了她的资料,莫诗意都看不出这个戚妍是毕业生,还以为是刚上大学没多久的小学妹!

戚妍原本的目标的确是成为设计师助理,先学点经验,但想的也是进一家公司实习。不料,最后接到通知却是这样一个都还没正式开业的工作室。

如果不是因为这份薪水相当可观,戚妍又正好缺钱,她也不会这么爽快地答应来上班。

不过这位设计师姐姐居然能一眼看出来她这一身是自己动手做的,戚妍也不由地对她有很大的改观,随即略带羞赧地点点头,“是,是我自己闲来无事,就做了这么一套。”

莫诗意又打量了她一眼,笑着称赞道:“真是心灵手巧的女孩子!看来,你很喜欢古装?”

“是的,我最喜欢汉服。我觉得汉服是中国历史上最美的古装,它可是我国“衣冠上国”、“礼仪之邦”、“锦绣中华”、赛里斯国的体现,还承载了汉族的染织绣等杰出工艺和美学,传承了30多项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及受保护的中国工艺美术……”

戚妍一说起汉服,便有些滔滔不绝了,本就好看的双眸也变得格外晶亮,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分享。

末了,她终于想起来什么,摸摸自己的鼻尖,小心翼翼地又问出一句,“莫设计师,你是怎么发现我这衣服不是买来的,而是自己做的呢?”

“呵呵,很简单,看你这自己绣的图样便知道了。绣法还比较稚嫩,不过很有潜力,你以后要是能钻研一下这方面,说不定能跟绣娘不相上下!”

莫诗意对这种古装的确了解不多,但对于各种绣法,还是略知一二,小有研究过的。所以,她才能一眼发现其中的真相。

戚妍下意识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袖,上面的小花是她花费了不少时间才完成的,在普通人的眼里,根本看不出是她自己绣上去的。

毕竟,她的外婆可是村里有名的绣娘,刺绣便是跟着外婆一点点学会的。

想不到眼前的设计师小姐姐也懂刺绣,戚妍对她的好感又增多了好几分。

同样,莫诗意也非常满意沈穆寒为自己招来的这位助理妹妹,有关样衣的活儿就完全可以交给她来帮自己完成了!

于是,莫诗意率先将自己定稿的那套男西装设计图递到戚妍的面前,说话口吻就跟朋友一样亲切,“妍妍,你看下这件西装,还有没有什么细节问题?是不是可以直接投入制作了?”

“这……”

戚妍看着手里的这张设计图,不确定对方是在继续考验自己的能力,还是真心求教,所以一时间,她也不知道有些话到底当讲不当讲。

而莫诗意见她神色犹疑,其实内心也在不停地打鼓,生怕在专业的学生面前丢了身为设计师该有的脸面,不过最终还是鼓励她坦言。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尽管指出来好了。呵呵,我不是什么服装设计毕业的,所以以后可能会有更多专业性的问题要跟你请教呢。

下一篇:军人多汁多肉的糙汉文推荐 《衣冠楚楚(高干)》
上一篇: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公交车多人运动笔趣阁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