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公交车多人运动笔趣阁

暖暖 2021-11-26 10:16


 内容摘要:  

厉霆深眯着狭长的凤眼望来,敏锐的瞥见衣柜的门被推开了一道缝隙。

他沉下脸,直接推开女人,信步要往那边走去。

叶倩儿也被吓傻了,立刻挽着他的肩膀,试图挽留,“厉总,您怎么了,我……”

“滚开!”

厉霆深脸色阴鸷,直接把拦在面前的女人甩开。

叶倩儿挣扎了两下,兴许是被男人的脸色给吓到了,连滚带爬的就跑了出去。

温妤见此,脸色更加惨白。

她条件反射的往衣柜的深处躲去,只是衣柜虽大,但始终都是封闭的。

温妤很快就无路可退,只能绷着身子,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越发接近。

千钧一发之际,她终于反应过来,立刻把相机里的照片都上传了,又把原相片删除掉。

就在这个时候,衣柜的门“砰”的一下被推开!

温妤僵硬的抬头望去,一眼撞进了男人阴沉的目光中。

他黑着脸,五官比方才又冷峻了些,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她,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外面所有光线!

温妤愣住,一股强烈的熟悉感蓦然涌上心头,直接盖过了惊慌。

她觉得自己像是在哪里听见过这个人!

厉霆深开口就命令道,“把相机拿出来。”

温妤赶紧回过神来,极力摆出一副慌乱又镇定的模样,“我……我什么都没有拍到,我是刚进来的……”

她谨慎的相机递出去,说话的同时,唇瓣微微颤抖着,“先生,我……我把相机给你了,那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所有照片她都已经上传了,剩下一部相机,就算给了厉霆深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实在是害怕极了,她也不等面前的人回话,直接推开他就往门口那边冲过去。

但男人的反应更为敏捷,瞬间就擒住了她!温妤“啊”了一声,整个人撞进了男人的怀抱里。

她躲在衣柜里吹了许久的空调,身上带着一股凉意,碰到厉霆深时,他顿感异常。

看来叶倩儿的确在他的酒里动了手脚。

除了叶倩儿,根本不会有其他人能做这些小动作。

叶倩儿的确是居心叵测!

而眼前这个拿着相机躲在衣柜里的女人,肯定也是叶倩儿派过来。

厉霆深擒着她的手腕,厉声质问,“照片在哪?”

相机里面什么都没有,但他并不相信这个女人躲在这里这么久了,什么都没有拍到!

说不定这个女人是把照片上传到别的地方了。

“没有,先生,我真的什么都没有拍到……”

温妤被他眼神中的寒意吓到,哆嗦着想要离他远点,“我真的……我真的只是刚来,什么都没有拍到!”

因为厉霆深抓着她的手,两人的距离变得很近,温妤察觉到男人的情绪有些失控。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照片在哪里!”

温妤闭了闭眼睛,不敢直视他眼中的盛怒,“我真的没有拍到任何照片……”

他攥着温妤的手劲加重了几分,眼神比方才又凶狠了几分。

不等温妤的反应过来,他用力掐着她的下巴,强势的低头吻去。

“唔!”

温妤完全没有防备,吓得瞪大眼睛,下一秒,人就被摁在了门板上。

“你……你放开我……”

男人来势汹汹的攻势中,她甚至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糟糕了!

温妤整个人都慌了,她根本没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佣金都还没有收到,自己却逃不掉了!

“放开我……有人吗?帮帮我……”

谁能过来救救她?

……

清晨时分。

窗外的天色已经泛白。

厉霆深睁开眼睛,扭头看着昏睡的女人。

她蹙着清秀的柳眉,乌黑的长发,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

黑与白相互映衬,竟生出一种别样的美。

厉霆深皱了下眉。

他自制力过人,要不是因为昨晚那杯红酒……

厉霆深眯下眼,垂眸看着身旁女人的脸。

从这个角度望去,这个女人真的非常瘦小,透过长发还能看见她惨白的脸色,这张脸竟然比他的巴掌还小。

厉霆深伸手掐着女人的下巴,将她的脸转了过来,仔细一看,随即认出这个女人就是七年前那个女人!

“怎么会是她?”

他脸色微变,七年前孩子出生后,这个女人就失踪了。

没想到七年后会以这种方式再见。

“唔……”

睡梦中的女人皱了下眉,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睁开眼睛,“不要碰我……”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噩梦,她眼睫毛还是半湿的,表情有些痛苦。

厉霆深沉下脸,掐着她的下巴想要强迫她醒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是……”

大概听见了他的质问,女人瑟瑟发抖的蜷缩起来,在噩梦中挣扎着,“她让我来的……她让我拍照片……有报酬……”

这个“她”自然是指叶倩儿了。

厉霆深皱眉的力度加重了几分,七年前,他给了四百万的报酬,这笔钱应该足够这个女人生活。

可如今再见,她却比七年前还要憔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身旁的女人又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

厉霆深看着她这幅疲倦又虚弱的样子,眼神逐渐深邃。

不知过了多久,温妤才悠悠醒来。

她难受的捂着胀痛的太阳穴,下意识的望向窗户那边,只是窗帘都被拉上了,根本不知道现在几点。

她迷迷糊糊的望向别处,映入眼帘的全是些精致奢华的装修,不由一阵恍惚。

这里是哪里?

他攥着温妤的手劲加重了几分,眼神比方才又凶狠了几分。

不等温妤的反应过来,他用力掐着她的下巴,强势的低头吻去。

“唔!”

温妤完全没有防备,吓得瞪大眼睛,下一秒,人就被摁在了门板上。

“你……你放开我……”

男人来势汹汹的攻势中,她甚至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糟糕了!

温妤整个人都慌了,她根本没想过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佣金都还没有收到,自己却逃不掉了!

“放开我……有人吗?帮帮我……”

谁能过来救救她?

……

清晨时分。

窗外的天色已经泛白。

厉霆深睁开眼睛,扭头看着昏睡的女人。

她蹙着清秀的柳眉,乌黑的长发,披散在白色的床单上。

黑与白相互映衬,竟生出一种别样的美。

厉霆深皱了下眉。

他自制力过人,要不是因为昨晚那杯红酒……

厉霆深眯下眼,垂眸看着身旁女人的脸。

从这个角度望去,这个女人真的非常瘦小,透过长发还能看见她惨白的脸色,这张脸竟然比他的巴掌还小。

厉霆深伸手掐着女人的下巴,将她的脸转了过来,仔细一看,随即认出这个女人就是七年前那个女人!

“怎么会是她?”

他脸色微变,七年前孩子出生后,这个女人就失踪了。

没想到七年后会以这种方式再见。

“唔……”

睡梦中的女人皱了下眉,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睁开眼睛,“不要碰我……”

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噩梦,她眼睫毛还是半湿的,表情有些痛苦。

厉霆深沉下脸,掐着她的下巴想要强迫她醒来,“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不是……”

大概听见了他的质问,女人瑟瑟发抖的蜷缩起来,在噩梦中挣扎着,“她让我来的……她让我拍照片……有报酬……”

这个“她”自然是指叶倩儿了。

厉霆深皱眉的力度加重了几分,七年前,他给了四百万的报酬,这笔钱应该足够这个女人生活。

可如今再见,她却比七年前还要憔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身旁的女人又迷迷糊糊的昏睡过去。

厉霆深看着她这幅疲倦又虚弱的样子,眼神逐渐深邃。

不知过了多久,温妤才悠悠醒来。

她难受的捂着胀痛的太阳穴,下意识的望向窗户那边,只是窗帘都被拉上了,根本不知道现在几点。

她迷迷糊糊的望向别处,映入眼帘的全是些精致奢华的装修,不由一阵恍惚。

这里是哪里?

卡壳了许久,温妤猛地反应过来,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顿时就感觉到腰间一阵强烈的酸痛。

昨晚的记忆断断续续的,她只记得自己被厉霆深强行吻住,之后发生了什么就不记得了。

但是浑身的疼痛都足以证明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卡壳了许久,温妤猛地反应过来,整个人从床上弹起来,顿时就感觉到腰间一阵强烈的酸痛。

昨晚的记忆断断续续的,她只记得自己被厉霆深强行吻住,之后发生了什么就不记得了。

但是浑身的疼痛都足以证明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厉霆深额上青筋瞬间隆起!

她的心“咯噔”沉下,激灵着掀开被子。

完蛋了!

“终于醒了?”

身旁冷不丁的传来男人低沉的话音。

温妤被吓了一跳,赶紧循声望去,只见厉霆深就坐在大床一旁的沙发上,优雅的靠着椅背,手上还拿着一份文件。

兴许是听见了她起床的动静,男人抬头望来,脸上毫无表情。

她的心跳顿时慌乱,“你……你……我……怎么……”

温妤脸上一阵滚烫,揪着被子,她艰难的从唇间挤出话音,“你……是不是应该解释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比她的不安,厉霆深显得非常淡定,“解释昨晚的什么?”

“你……你昨晚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厉霆深眯眼,“你说我们昨晚做了什么。”

“你!我跟没有同意跟你在一起……”温妤愤然反驳。

“没同意?”

对方冷笑出声,“你昨晚半夜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而且还拿着相机躲在衣柜里,难道你做的事我同意了?”

温妤脸色微白,目光闪烁的想要掩饰自己的心虚。

厉霆深合上手中的文件,起身走来,“你拍的照片到底在哪里?”

“什……什么照片?”

“你帮叶倩儿拍的那些照片!”男人眯下眼。

“真的没有!”温妤暗自攥着手,强撑道,“我昨晚什么都没有拍到,相机都给你了!”

“是真的没有?”

他挑了下眉,随手把放在桌面上的手机扔到床上,“你看看这是什么。”

手机正好弹到了她手边。

温妤颤抖了一下,随后才鼓起勇气拿起手机,屏幕随即响起,相册里正显示着她熟睡的照片!

都是在这张床上拍的!

该拍的和不该拍的,全都拍下来了。

可恶!

这一定是趁着她昏睡不醒的时候拍下来的。

温妤脸上的温度更烫,立刻要把照片都删掉。

厉霆深看见她的动作却没有阻止,漫不经心的提醒,“照片我已经保存到别的地方了。”

“你……”

温妤僵住动作,“你到底想怎么样!”

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她后脊梁发麻。

此时,厉霆深就像是完全没有看见她的慌乱,态度冷漠的询问,“昨晚拍回来的照片,你要拿去做什么?”

“先生!我再跟你说一遍,我手上真的没有照片,都已经删掉了!”

“你到底是拍了,还是没有拍?”

“拍……拍了,但我已经删掉了!”

“是真的删掉了,还是偷偷上传到其他地方了?”

“我……”

温妤用力攥着手,身子颤抖着。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男人淡漠的说道,“立刻把你昨晚拍到的照片都交出来,不然你那些照片可不会仅仅只出现在我的手机上。”

温妤瞳孔皱缩,没想到这个男人也会威胁她!

温妤咬着唇,猛地掀开被子,随手扯来一件浴袍披在身上。

她信步走到厉霆深面前,双手攥着浴袍的领子,神色微怒,“我真是想不到,原来厉氏集团的总裁也会用这种下三滥方式去威胁别人。”

“既然厉总这么喜欢拍照,我不介意满足你!”

说着,她倾身凑近厉霆深。

下一篇: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 甜宠无虐的军婚小说
上一篇:公交车上第一次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