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上第一次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暖暖 2021-11-26 10:14

医院内,温妤望着ICU病房里正在输氧的父亲,僵着身子坐在椅子上,精致漂亮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死寂,有着与这个年龄不符的沧桑。

明明该是无忧无奈的年纪,整个人却透着一股颓废。

后妈李秀兰的话在她耳边回响。

“小妤,不过是帮人生个孩子而已,只要生下这个孩子,四百万就会立刻到账,你爸爸就可以立刻做手术了!他就有救了!”

“难道你想眼睁睁的看着你爸爸死掉吗?”

半个月前,父亲发生车祸,如今还在急诊室里昏迷着,很有可能会醒不过来。

公司的所有项目都被耽误了,家里的存款都几乎用光。

后妈李秀兰为了这四百万各地辗转,最后说是帮她联系了一个金主。

只要她愿意替那个人生个孩子,温家就有救了。

温妤原本同意了,她以为是借腹生子,可直到签合同后第二天,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直接把她带进了医院,做各项检查,吃的用的都给她最好的。

她才猛地反应过来,这些人是在让她备孕!

她必须真实的和那个人发生关系才可以!

而她全程都被蒙在鼓里!

李秀兰见她还在犹豫,像是忍无可忍了,冷声打断她,“小妤!你不要忘记了,你已经签了合同了,一旦违约,这可是上亿的赔偿金!”

“咱们家公司账面上,已经一屁股的债了!我不会允许这件事再有任何的差池!”

温妤瘫坐在沙发上,双眼无神,就在这时,长廊尽头传来了铿锵有力的皮鞋声。

一个戴着金色框眼镜的男子由远及近,朝着他们走来,面无表情的开口,“你们已经都考虑好了吧?”

李秀兰立刻一副讨好的模样,拽着温妤的胳膊,“好了好了!她没问题的,我和她都聊过了,那那个……四百万什么时候可以到账?”

助理抬了抬眼镜,冷冷道,“只要温小姐查出有孕,四百万会即刻到账。”

说着,他的目光落在了温妤的身上,“今晚十点,会有车来接你,你知道该怎么做的。”

温妤绞着手指没有吱声,李秀兰又狠狠的拧了她一把,然后谄笑着,将这个所谓的助理送走。

过了半晌,温妤红着眼睛抬起头来,“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合同的具体内容,却一直在瞒着我?!”

“我……我我……”

像是一下子被戳中了心事,李秀兰瞬间就结巴了,硬着头皮反驳道,“难道我不是为了你爸爸?你以为我想这样?现在干什么不得花钱?你爸爸什么都给你最好的,这个时候让你做点牺牲你至于么你!”

温妤死死的盯着她,李秀兰自知理亏,也闭上了嘴,干脆不说话了。

深夜十点,黑色的轿车准时将温妤送往了半山腰的大庄园。

这儿装修奢华大气,环境寂静。

温妤被领进了一间房。

佣人帮她准备好了泡澡的水,又换上了睡衣,接着就把她带到了床上。

屋内一片漆黑,温妤僵直着身子躺在床上,寂静中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和心跳声。

她听到开门的声音,就更紧张了,死死的闭着眼睛,害怕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年龄多大,长什么模样,有没有结婚,那方面是不是有问题。

不然为什么要她来替他生孩子。

温妤心神不宁起来,她能听见脚步声还在逼近,像是已经走到了床边!

随后,被子掀开,一只冰冷的手掌抚摸上来。

“啊!!”温妤吓得尖叫出声。

与此同时,一道凌厉的目光落在身上,带着侵略性的强势。

这个人就像是天生的帝王,周身携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抵抗的气势,整个人高高在上。

“你在害怕?!”他出声,声音有些沙哑暗沉。

温妤忍着急促的心跳,各种纷扰的情绪涌上心头,压得她几乎无法呼吸。

可一想到父亲急需要的四百万,她哆哆嗦嗦的道,“我……我是有点害怕,但是我……我可以克服……”

说完这话,她就想咬舌头了。

她真的是后悔了,她甚至还没有喜欢的人,却要跟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发生这种关系,还要给他生孩子!

“害怕的话,就开灯吧,开灯或许你会有安全感。”对方还算绅士,抬起手想要触摸墙壁上的开关,但却被温妤立刻拽住了,“不要……不要开灯。”

她听起来像是在祈求,她没有勇气直视这一切。

面前的男人似是沉默了一会儿,慢慢抽回手。

就在温妤心理防线慢慢落下的那一刻,手腕就被直接擒住!

“……”

温妤头皮发麻的反抗起来,不停的用手去推她。

男人的力气是她的好几倍,她根本无法动弹!

“不要……请你不要这样……”温妤惊恐的挣扎起来。

只是她的举动不仅毫无用处,甚至还把这个男人惹怒了。

他骤然停下了动作。

“不要?”

男人的语气沉下了几分,“怎么?你现在后悔了?”

“……”

“难道你不知道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吗?”

男人眯下眼,“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强迫你,你现在就可以走。”

走……他同意让她走?

温妤猛的回神,耳边就想起后妈说的那些话。

【不要忘记了,你爸爸还在医院里等着医药费,如果你不希望他死的话……】

“不,我不走……”

她根本不能走……

温妤抓住他的手,整个人都在颤抖着。

面前的人停下动作,语气又比刚才冷漠了几分,“那还需要我教你怎么做?”

温妤紧咬着唇瓣,摇了摇头。

男人的动作继续下去。

随着他的手指一路下移,她的身子更僵硬了,死死的绷着,手指紧紧抓着床单。

“先……先生……我还是第一次,您……您可以温柔一点吗?”她卑微而又羞耻的开口。

男人呵了一声,像是在轻笑。

他明知道她在害怕,却又似乎刻意在压垮她的意志。

温妤长这么大,还从没有经历过如此羞耻的事情,面色涨的通红。

可或许,这就是她的命吧!

意识很快就沦陷了。

昏昏沉沉间,温妤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晕过去的,再次醒来时,窗外透着朦胧的亮光。

原本蒙在眼睛上的缎带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温妤忍着酸痛动了动身子,耳畔依稀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浴室的门被推开。

厉霆深从里面出来,换上了熨烫笔直的西装,走到大床边。

凌乱的大床上还有一片惹眼的血迹,触目惊心。

目光停留片刻后,他冷漠的收回视线,没有任何留恋,转身就离开。

房门被关上的声音干脆利落的响起,温妤才忍着酸痛从床上起来。

她用力攥着被子,眼泪潸然落下。

为救爸爸,她只能把自己卖给一个陌生的男人。

哭了好一阵子,温妤抹掉眼泪,安慰自己,这些事情都会结束的!

七周后,温妤果然查出了怀孕。

随着肚子里的孩子一点一点的长大,她对胎儿的感情也愈发深厚。他们母子是血脉相连的。

每个月的产检都非常健康。

医生说,她怀的是双生子。

预产期还有一个多月,她很快就能生下一对健康的宝宝。

但那个时候,也是他们母子分离的时候!

然而,一通医院的电话打来——

“你好,请问你是温妤小姐吗?温建东是你爸爸?”

接到医院那边打来的电话,温妤愣了一下,很快就回过神来,“是的,温建东就是我爸爸。请问你有什么事吗?是不是我爸爸终于醒过来了?”

“不是的……”护士有些支支吾吾,歉意道,“温小姐,非常遗憾的通知你,您父亲因为治疗不及时,今早因抢救无效去世了。”

下一篇:开车开到下面流污水 公交车多人运动笔趣阁
上一篇:父母儿女一家狂言情 小船摇曳太深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