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儿女一家狂言情 小船摇曳太深了

暖暖 2021-11-26 10:12

宗政西爵遏制住想要立即询问的冲动。

慕念将电脑,转了个面,面向他。

只见,展厅里,工作人员不停进行着巡视,忽而现场灯光闪了闪。

灯光再次亮了起来,展柜里的诺菲蓝钻,便不见了!

“糟了!诺菲蓝钻丢失!”

“全员戒备!全员戒备!”

一个男工作人员大声喊着,所有工作人员,涌向了展厅,各个神情慌乱。

“追!快,封锁现场!”一个人喊着。

人员快速散开。

最先喊出来的那个男人,嘴角勾勒着笑意,趁着帮着一起封锁现场的机会,从正门离去。

宗政西爵立即便明白了过来。

慕念动了动鼠标,捕捉住那男人的脸,将他的脸放大,然后截了下来,发送到了宗政西爵的邮箱。

一切做完之后,慕念的下巴微微抬着,瑞风眼里,星星亮亮。

好似在说:看,不是麻麻偷得。

宗政西爵低咳一声,掏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凯文,打开我的邮箱,里面最新收的一封邮件里,有个照片,交给警察局,下通缉令。”

“是。”

话毕,宗政西爵挂了电话。

上官汐无比解气,弯下腰来,捧住慕念的脸。

“好儿子,疼麻麻。”

“你,还有什么话说?我现在能走了吧?”上官汐扬起下巴,满是不满。

宗政西爵拧了拧眉。

那声‘好儿子’,喊得真的很自然。

险些,竟真的让他以为,她就是她,让他不想那么快,放她走。

“不行,你继续留在这里,等到人抓到之后,才能确认,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上官汐怒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真是个无赖!”

慕念也有些生气,不过他明白,粑粑只是不想让麻麻那么快走,所以才这么耍无赖的。

慕念拉住上官汐的手,摇了摇,瑞凤眼眨巴啊眨巴,好像在说:麻麻,你就陪陪我嘛,陪陪我嘛。

上官汐愣了愣。

慕念又张开肉嘟嘟的双臂,搂住了上官汐的脖子,瘪了瘪嘴。

上官汐瞧着,便立即无奈的缴械投降:“好吧,我就留下来,陪儿子一会儿。”

慕念的脸上顿时扬开了笑,嘴角梨涡微旋,可爱极了。

上官汐忍不住轻轻捏了捏他的鼻子。

“你啊。”

这幅和谐的样子,让宗政西爵坚若顽石,冷若寒冰的心,瞬间就软了,就化了。

他紧了紧手掌。

若她真的是慕念的妈妈,该多好啊。

他拧了拧眉,无法再看下去,冷着脸道:“我没回来之前,不允许离开。”

丢下这句话,他便走了,反手锁上了门。

司梦雅透过门缝,眼眸眯了眯。

她拿出手机,发了条微信给宗政雪。

“姑姑,那个和慕念妈妈长得一样的女人,已经被西爵带到了A888房间,你快点把这件事情告诉爷爷,让爷爷派人来。”

哼,只要爷爷插手这件事情,任你是谁,就算真的是慕念妈妈回来了,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司梦雅的脸上,透着得意的笑。

却没想到……

过了一分钟。

手机嗡嗡一声,微信回了过来。

“要说,你自己说,拿我当枪使,觉得我蠢?”

宗政雪可不傻。

这种事情,闹的越大,越不可收拾,才好。

老爷子那么精明的人,必然会在宗政西爵的身边留下眼线,上官汐的事情,怕是早就已经传到了老爷子的耳朵里。

老爷子如今按兵不动,自然有他的打算。

她莽莽撞撞的冲到老爷子跟前告一状,不是惹老爷子烦?

好像在背后给宗政西爵捅刀子似得。

司梦雅捏紧了手机,没想到,宗政雪居然不理她。

哼,不理她又怎么样,她自然有的是办法,解决了这个女人。

*

上官汐揉了揉慕念的脑袋。

“你怎么会这么厉害?”

“是天生的吧,我只要看过别人操作一遍,我就会了。”慕念奶声奶气的说道。

“这么厉害?那你是不是看过什么字,只要认一遍就记住了?”

“嗯,是的,基本常用字我都认识。”

慕念点了点头。

上官汐唇瓣哆嗦了一下,眉头拧了拧。

慕念居然是个神童。

这在别人的眼里,都是好事情。

但是在上官汐的眼里,却深深的担忧。

因为自古以来,便有一个说法“情深不寿慧极必伤”,神童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三国有曹冲称象,五六岁时便名誉全国,可惜十三岁就死了。

战国有甘罗,十二岁就做了秦国的宰相,却在年少病死。

除非……慕念今后也入道修术。

“麻麻,你在想什么?眉头都皱成毛毛虫了。”

慕念抬起手,揉了揉上官汐的眉头。

“没,没什么。”

“念念,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麻麻的事情?”上官汐回过神来。

“麻麻?你就是我麻麻呀。说你的什么事情?你是说,你失踪前的事情么?”

慕念眨了眨眼。

“嗯,对,就是‘我’失踪前的事情。”上官汐揉了揉他的脑袋。

慕念吸了一口气,还没准备说,眼圈便有点红。

“麻麻,太可怜了。”

“这些事情,虽然粑粑让我身边的人不告诉我,我却也早就知道了。”

“麻麻是被司家给害的!当时粑粑还没有掌权,宗政集团的生意,也还依赖司家。司家以生意为要挟,逼迫了太爷爷;太爷爷发话,让粑粑和司梦雅订婚。”

“粑粑当时不愿意,太爷爷便以麻麻的生命为要挟。”

“无奈,粑粑只好答应下来。”

“却没想到,生下我之后,麻麻就跳海了。”

“他们都说是麻麻自杀,我却知道,麻麻绝对不是自杀,麻麻就是被司家给害的!”

慕念整个人都激动起来。

身上的怨念之气四起,小小稚嫩的脸上,黑的吓人。

怨气陨心。

上官汐拧眉,暗道‘糟糕’,单手掐了一个竖清指,按在了慕念眉心。

慕念的神情这才逐渐松了下来。

“念念,你没事吧?”

上官汐紧张的将慕念抱在了自己的腿上,仔细查看着。

慕念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刚才心口有点难受,好像要喊叫出来,才行。”

“来,麻麻教你一个口诀,如果以后还有这种感觉,你就在心里默念。”

“嗯。”慕念点了点头。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记住了么?”

上官汐慢声问道。

慕念默默把口诀记在了心中,“嗯,记住了。”

上官汐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

“你刚才,为什么说,麻麻是被司家给害的啊?”

“你知道什么么?”

一直在隔壁房间听着里面动静的司梦雅,心头一跳,慌张肩头一颤。

也就是说,慕念不但会说话,还是个神童,还早就知道,他妈妈是被她给害的。

“因为,麻麻是剖腹产,需要打麻醉,就算是没打麻醉,麻麻刚生完我,腹部一道口子,要自己爬起来跳海,游轮的窗户那么高,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不符合常理。”

“嘶,有道理!”

上官汐吸了一口凉气,这么说来,慕念的麻麻是生产完之后,被扔进海里的!

好惨……

她更加心疼慕念了。

一出生,麻麻就被……害!豪门争斗真是太可怕了。

“放心,麻麻以后会好好疼你,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的。”

上官汐把慕念搂在怀里,用自己的脸,蹭了蹭他的肉包子脸。

这么好的孩子,这么小就没妈了,真是太可怜了。

慕念被蹭的不好意思,小脸红扑扑的。

“痒、痒,咯咯咯……”他缩了缩脖子。

“好了,不逗你了,你有麻麻以前的照片么?我想看看。”

“嗯……我没有,但是我知道粑粑有,他放在他的书房了,我去找来给你看。”

慕念灵巧的从上官汐的身上跳下去,就要往外跑。

上官汐一把握住慕念的手腕。

“等等,你们难道,没有‘家’么?就住在这个酒店里?”

慕念小脑袋瓜低了下来。

“应该是没有的,从前没有我的时候,粑粑一直住在宗政家的老宅,有了我之后,粑粑在哪里工作,就会把我带到哪里。因为粑粑的工作经常需要流动,所以我就跟着粑粑流动。”

上官汐不满的拧了拧眉。

这么小的孩子,就这么奔波,真是……

宗政西爵果然不会照顾人,照顾不好自己的老婆也就罢了,连自己的孩子都照顾不好。

“念念乖,等你爸爸回来之后,我一定好好说说他。”

“每个人都应该有个家,怎么可以没有家呢。”

家是灵魂的依托,休息的地方。

不回自己家里睡觉,是没办法得到真正的灵魂是上的栖息。

人的精神就会紊乱,要么会变得异常暴躁,要么会变得异常抑郁,久而久之就会做出伤害别人,或者伤害自己的行为。

怪不得,慕念小小年纪,怨气横生。

“麻麻现在回来了,念念就有家了。”

慕念反手搂住上官汐的手臂,在她的手背上蹭了蹭。

上官汐咯咯一笑,摸了一下他的脸蛋:“快去吧。”

“嗯。”

慕念一阵欢快的跑了出去。

上官汐坐在屋子里,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已经11点了。

不知不觉,就快中午了。

不行,万一下午没赶过去,只怕那邪祟还要出来害人。

她得给小师叔发个微信。

下一篇:公交车上第一次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上一篇: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高H强制调教震动教室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