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黑粗大挺进粉嫩 状元的小公主 po

暖暖 2021-11-26 10:08

宗政雪从皇家海岸大酒店出来,就在调查她那个死鬼老公去哪里了。

根据开房记录来看,短短两天时间,就开了四次,每次都是两小时的钟点房。

嘁。

平时让他交公粮的时候,没见他这么厉害,怎么在别的女人身上就威武起来了?

难道她的身材不够好?

宗政雪低头看了看自己极力保养的身体,气的将手里打印出来的开房记录揉的稀碎。

“总监,最新调查显示,您先生已经回家了。”

“开回去。”

宗政雪低呵一声。

这个狗男人,吃她的用她的,他的生意哪一个单子,不是别人看在她的面子上才给他的?现在居然给她偷吃。

呵,她绝对不会放过他!

“开快点!”宗政雪又是一声低呵。

车子‘嗖’的加快了速度。

她随意的看向窗外。

一抹熟悉的身影,印入她的眼帘。

那是……长得慕念妈妈一模一样的女人?

宗政雪的手按在了窗户上,唇角勾勒起笑容来。

“停车!”

“把那个女人给我抓起来!”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居然被我撞见了!哼,这个女人落到了我的手里,宗政西爵,我倒要看看,你该怎么求我。”

宗政雪笑意更浓,红唇泣血。

一行人,本来是去捉奸的。

此时却正好用来捉上官汐,五辆黑色轿车将上官汐围在了中央停下。

十几个人走了下来。

上官汐正用紫曦勘测邪祟所藏之地,眼看着就要勘测到,忽然出现了一群人,将她打断。

顿时气的一恼,抬起头来。

“你们、你们找死么?”

上官汐咬牙切齿。

这一抬头,便对上了宗政雪那双得意的眼睛。

上官汐瞅着有点眼熟,但一时健忘症上头,怎么都想不起来是谁。

“你……你是……”

“把她给我抓起来。”

还不等上官汐想起来,宗政雪就是一声低呵。

一行人一拥而上,左右开弓,朝着上官汐扑过去。

上官汐拧了拧眉,轻轻一跳,一个腾空三百六十度旋转,自由落体。

黑衣保镖扑了个空,‘哐当当’撞在了一起。

上官汐拍了拍手。

“跟我斗,你们也嫩了点。”

她从小打架就没怕过谁好么?

宗政雪直接踢开的挡在自己脚下的人,“一群废物。”

她冷哼一声,抬起捏着拳头的手。

“你干什么?难不成你还想对我动手?”上官汐微抬下巴,这宗政雪看着也不像能打的人。

宗政雪眼眸一眯,一声嗤笑。

只见,她中指的红色戒指里,一枚针射了出来。

上官汐还没反应的过来,就觉得右臂微微刺痛,好像被蚂蚁咬了一小口,眉头一拧。

“你、”

旋即,一阵眩晕感上头。

该死的,这个女人居然给她用迷药。

她眼皮抬了抬,一句‘卧槽’没说完,就软软的倒在了地。

“把她抬走!”

宗政雪擦了擦中指的戒指,冷声道。

“是!”

两名保镖从地上爬起来,朝着上官汐走过去,正要拽起她的胳膊,忽而一阵急刹车的声音。

黑色电棍朝着保镖的手上甩了过来,一下抽在两人的手背上。

“啊!”

两人凄惨哀嚎,捂住了手背。

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了路边,宗政西爵走了下来。

一身黑色西装,被他穿的笔直挺拔,整个人站定在那里,如同青松、又如同劲竹,气质矜贵冷寒,让人不敢直视。

他的身后,两个保镖上前,先一步将倒在地上的上官汐扶了起来。

“谢谢姑姑,帮我找到了这个女人。”

“人,我带走了。”

宗政西爵薄唇轻启,冷寒的眸子里,透过凛冽,手指轻勾了勾,转身便回了车里。

宗政雪这才反应过来!

她竟没想到,宗政西爵来的这么快!

“这女人是我先找到的,诺菲蓝钻的事情,她嫌疑重大,应该移交警.察.局调查!你休想带走她。”

“我都没有报警,警.察.局调查什么?姑姑还是继续调查姑父的事情吧。”

宗政西爵摇上了车窗,轻扣皮质座椅,吩咐司机:“开车。”

迈巴赫扬长而去,激起路面灰尘。

沾染的宗政雪脸上、身上全是,气的她双手紧紧攥着拳头。

“宗政西爵,你太嚣张了!”

“你个毛头小子,我看你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一个外室养的野种!庶子!”

宗政雪咬牙切齿,眼神恨毒了宗政西爵。

没错。

宗政雪的妈,没给宗政老爷子生下一个儿子。

宗政老爷子为了不让宗政集团大权旁落,就在外面搞了一个小三,小三生了个儿子,儿子又给他生了个孙子,直到宗政雪的妈去世之后,才把这个孙子领回了宗政家,并亲自抚养。

宗政雪是长女,眼看着就要熬到老爷子退休,她作为最出色的女儿,就要掌权了,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被宗政西爵给抢了过去。

庶子,低贱,凭什么?

宗政西爵看着身侧的女人,无论是从脸,还是从身材,还是从肤色,真的很像、很像。

他的心抽了抽。

就算是整容,能把人整的一模一样?

他的手,不由的抚上了她的脸,触感真实,那么一瞬间,他真的以为,她回来了。

上官汐眼睫颤了颤,虚弱的睁开了眼,因为麻药的原因,身体苏软,全无力气。

宗政西爵的手顿在了她的脸上。

上官汐将他深情的神色捕捉,疑惑的眨了眨眼,全然是陌生。

宗政西爵敛了神情,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颚,压低着嗓音道:“说,诺菲蓝钻被你藏在哪儿了?谁派你来的?你到底是谁?”

那一瞬间,上官汐觉得她的骨头几乎快要被捏碎了。

艹,这是什么狗血桥段。

她喘息着,呼吸都没有力气,哪里有力气说话。

“不说是吧?很好,我会让你乖乖说出来。”

宗政西爵唇角勾笑,眼底满是戏谑。

蠢男人,有没有点常识,她中药了,怎么说话?

车子开得极快,她靠在车座上,时而因为惯性,撞到了脑袋,乃至她的头更加晕晕乎乎,最后身子一侧, 摔倒在宗政西爵的腿上,晕了过去。

晕倒前,他身上的气味,钻进她的鼻前。

奇怪,为什么,她觉得他的气味,有些熟悉?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

上官汐回了皇家海岸的房间里。

她微眯蒙着眼,一个坚韧挺拔的声音,坐在窗边的沙发上,背着光,模模糊糊。

“醒了?”宗政西爵挑眉。

清冷的声音,让上官汐打了个寒颤,彻底的清醒过来。

她蹭的一下坐直身体,双手揪住被子,往被子里看了看,还好,衣服还在。

宗政西爵看着她这幅样子,惯性的摸了摸左手无名指的简单钢圈戒指,嗤笑一声。那猩红的嘴唇,棱角分明,说不出的魅惑诱人。

上官汐脸颊绯红,“你笑什么?”

“我笑你,不自量力。”

“不自量力?”

“你以为整容成她的样子,又故意画出一条假刀疤,你就是她了?”

“你和她差远了!”

“???”上官汐有点蒙,完全不解宗政西爵的眼底鄙视。

她做什么了?

什么叫和她差远了?

好像,自她出现开始,一直是他们在嚷嚷她是慕念妈妈吧?虽然她为了应付保安,还有哄慕念的时候,也说过,但是她也跟他解释过了,怎么还是不信?

难不成还要她指天发誓?

他们术士的誓言,可是很贵的。

上官汐翻了一个白眼,掀开了被子,下了地。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谢谢你救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她将床头边的包包挂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往外走,手腕却蓦地被拽住,整个人重心不稳,直直的朝着后仰去,倒在了宗政西爵的腿上,迎面便是宗政西爵帅的令人窒息的脸。

她眨巴眨巴眼,心漏了一拍。

还不等她沉浸在他的颜里,宗政西爵便扣住了她的肩,疼得她抽吸。

“你不懂,那我就再说一遍。”

“究竟是谁派你来的,诺菲蓝钻到底在哪儿?”

“我不懂你说的什么,什么诺菲蓝钻,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你一走,诺菲便被盗,而且整个酒店的监控全部瘫痪,还说不是你?”

上官汐一愣。

难道……是小师叔?黑了酒店的系统,应该是。不过那也不过是为了让她暴露踪迹罢了,和蓝钻又有什么关系。

“好吧,就算是这样,蓝钻也不是我偷的。”

“我再说一遍,我叫上官汐,我是个术士,我昨天来这里,是为了追一个邪祟,现在城华路那一代,就有一个邪祟作祟,正常在下午的4-5点出现,我要在此之前把她抓起来,免得她再伤人。”

上官汐动了动肩膀,却挣脱不得,肩胛骨险些碎了。

“你以为,这样,我就信你了?”

“你想怎么样?”上官汐惊恐的扭了扭。

软绵的身体蹭在宗政西爵的腿上,就好像只猫一样,蹭的他心里如同电流趟过,尘封许久不再有半点波澜的身体,居然饿了起来。

宗政西爵的眼眸逐渐危险,锁定着上官汐,按住她肩膀的手掌,微微松软了些,指尖探过她的衣领,勾住她的肩带。

“你整成这个样子,不就是想要勾引我么?我成全你。”

宗政西爵微微俯身。

棱角分明的脸,离上官汐的脸,越来越近。

上官汐的心险些停滞,吓得闭上了眼,整个身子绷的笔直,产生了应激反应,完全不知道反抗。

下一篇:他的手不断往下延伸 高H强制调教震动教室
上一篇:司机在车里撞了我8次 公交车撞到最里面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