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机在车里撞了我8次 公交车撞到最里面了

暖暖 2021-11-26 10:06

宗政西爵站在窗户边,神色里满是运筹帷幄,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

助理凯文接了电话,低问。

“总裁,什么事,请吩咐。”

“十分钟内,我要知道那个女人的全部资料。”

十分钟后。

助理凯文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说吧,那个女人,什么身份。”宗政西爵没有回头。

凯文脸色有点难堪,低着头,半天没有答话。

宗政西爵很是不耐烦的回了头,“怎么了?有话就说!”

“总、总裁,没有找到。”

“什么叫没有找到?”宗政西爵低呵。

“就是动用了集团所有的天眼去查,全部都是查无此人。”凯文额头细汗涔涔。

“查无此人?”宗政西爵冷唇轻启,周围的气压都低了三分。

就在此时,外面一阵骚乱,保安队长闯了进来。

“总裁、不、不好了,诺菲蓝钻被盗!”

“什么?”

-

上官汐捂着床单跳进了一辆出租离开了。

她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这么狼狈的事情,还差点被出租车司机误会成特殊服务人员而拒载。

一番争辩之后,上官汐才被带回了独栋公寓。

独栋公寓坐落在景城月楼区很古老的城中村里,虽然荒凉,但上官汐用紫曦罗盘勘测后,发现此处五行之气最为充足,最适合他们玄门人士居住了,便租了下来。

她下了出租车,靠近公寓却发现她用符箓设置的妖邪勿侵阵法被人动过,整个人立即进入全面防备的状态。

她利落的将身上的被单撕碎,打了两个结,当成抹胸裹在身上,纤细的手指摸向随身小包抽出一张符箓,缓缓靠近。

门,倏地从里面被打开。

上官汐凤眸微眯,两指夹着符箓掷了过去,却停在了正门处,进不去,仔细看隐约有几根红色丝线,把符箓给粘住了。

伏一然从里面走到了门口,温和的脸上勾勒着笑意,手腕微抬,那些红色丝线便如同蛛丝被他收了进去。

他穿着一身干净的白色衬衫,配着淡蓝色的牛仔裤,整个人偏瘦,露出的脚踝,不足一手握住,好在肩膀够宽,给人一种温暖可靠、不由想要亲近的感觉。

上官汐面上一喜,低呼一声:“一然师叔。”

她快步朝着他跑过去,一时没留意身上被单险些下滑。

伏一然拧眉,手掌摊开,红色丝线飞了出去,紧紧的将她的被单缠好。

上官汐低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胸口,这次老老实实的迈着小步子,走到伏一然的面前。

“一然师叔,你怎么来了?”

伏一然蹙了蹙眉,很是严肃的上下打量了一下上官汐。

上官汐低着头,戳了戳手指,将嫩白的足交叠,想要藏起来。

“先进来。”

伏一然走了进去。

上官汐跟在后面,嘟着唇,碎碎念,心里盘算着等会儿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不告诉爸妈还有哥哥们,她在这里的事情。

迎面,一套衣服将她盖了起来。

“啊!”上官汐舞着手,挣扎着冒出了头,发现一件宽大加长的短袖就穿在了身上。

伏一然整个人看上去都像是凝结着一层冰霜,都快要把她给冻死了。

“一然小师叔,你能不能不要这么严肃啊?我错了还不行么?”上官汐求饶着。

“你错在哪儿?”伏一然挑眉。

上官汐眼咕噜转了转,手指不停的对戳着,脑海里思忖着,伏一然究竟在气什么。

难道是因为她私自拆了上官家在她身上放的定位?

还是因为……她私自出来捉拿煞物?

没道理啊,这些事情她以前做过不少,也没见伏一然脸黑的这么厉害的。

上官汐摸了摸下巴。

说起来,上官家一家都对上官汐这个小女儿宠上天,所以一旦闯祸做坏事,总是撒撒娇就饶过去了,久而久之,祸闯的越来越大,三年前还差点死在外面。

上官家觉得不能继续下去,便把上官汐丢给了伏一然管教。

伏一然和上官汐的爸爸是同门师兄弟,虽然他也就比上官汐大了五岁,但是常年一副严肃脸,上官汐做错了事,不管怎么对他撒娇都没用,简直是上官汐的克星。

在他面前,上官汐不要太规矩。

此时,伏一然就在上官汐面前站着,一副等着她认错的样子。

上官汐实在是憋不住了,哭丧着脸求饶。

“小师叔,你就说说嘛,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改还不行么?你说句话啊……”

伏一然拿出一台平板,放在了她的面前。

上官汐疑惑的将平板拿在了手里,迎面便是一张大图,险些闪瞎她的眼睛。

那图里。

她的脸被马赛克,玲珑的身材被床单包裹着,露出极细的小腿。

而且标题取得让人面红耳赤。

【宗政大少房内,惊现裹床单出逃女人,这究竟是欲情故纵的勾引,还是道德沦丧的交易……】

“胡、胡说!”

“啐!无良媒体!”

上官汐气的脸颊绯红,怒骂了一句,然后伸手继续往右划动着,结果什么都没有。

“上线十分钟,点击量三亿,已经被宗政家撤了头条,这是我截图下来的。”伏一然冷声道。

那声音简直就像是一把戒尺,要抽死上官汐。

上官汐怀疑,若不是她此时已经成年,伏一然绝对会像小时候一样,直接抽她一顿。

“小师叔,这是误会啊,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出任务,然、然后被那个宗政西爵,还好我逃的快,我……”上官汐欲哭无泪。

“行了,我已经知道了,不用详细说。你知道宗政家是什么人?你就潜进去?被当成盗贼抓到牢里,你都没办法逃。”

“那、那我不是已经逃出来了么?”上官汐嘟囔。

伏一然一个眼神横了过去。

上官汐赶紧的又把头低了低,活活一条二哈狗的样子。

“就算你逃出来了,你以为,以宗政家的手段,追不到你的踪迹?”伏一然挑眉。

“那,那怎么办?我又没偷东西,而且我在宗政家发现了一个很厉害的邪祟,我觉得那东西绝对是想搞事情,我身为术士,驱邪是我的职责所在,我怎么能坐视不理呢?是吧?”

伏一然又是一记冰霜眼横了过去。

上官汐乖乖手动闭嘴,给自己贴了一个禁语符。

伏一然的眼神这才好了许多。

“我已经帮你全部处理了,以后,离宗政家远一点。”

上官汐一脸堆笑,用力点头,尔后双掌合十,对着伏一然表示感谢。

伏一然转身进了屋里,端了一份牛肉炒饭出来,放在了她的面前。

上官汐眼睛一亮,撕掉了禁语咒。

“我就知道小师叔是面冷心暖的人,牛肉炒饭,太香了。”

她用勺子挖了一口,塞进嘴里,唔、简直好吃上天了,米饭颗颗饱满,鸡蛋花也散的大小正好,五颗米饭夹着一个蛋花两个牛肉粒,太、太、好吃了。

她家小师叔的手艺,从来就没错过。

她又赶紧挖了一勺塞进嘴里,腮帮子被塞的鼓囊囊。

伏一然看着上官汐的吃像,严肃的双眸里,隐隐约约露出了一丝笑意,尔后不知想到了什么笑意一凝。

上官汐吃完,抽出纸巾,抹干净了嘴。

“小师叔没想到,还是记得我的喜好啊,牛肉炒饭一粒葱都没有。”

“小师叔,你这次来这里是干什么?”

看着她脸上洋溢的笑,似乎先前的不快,都被扔在了脑后。

伏一然若是一直捏着这件事不放,倒是有些上纲上线了,他严肃的神色,松了一些。

“你觉得呢?”

“是我哥哥他们让你来的?”

“我就知道,他们不会这么放过我的,真是的,我都二十出头的人了,还拿我当小孩子,他们自己没办法用推演之术算出我的方位,便让你来找我了?”

上官汐语速很快,言语间都是对几位哥哥的不满。

“他们让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去?”

“没,只是让我看着你。”

“啊!真的?”上官汐险些跳起来。

“嗯。”伏一然看着她有些不开心,声音柔了一些。

上官汐这次真的从椅子上跳了起来,一下蹦到伏一然的面前,拉着他的双臂。

“太好了!太好了,小师叔,太好了,我太爱你了,你真好!”

上官汐开心的就好像一只脱了牢笼的鸟儿。

这下好了,她暂时不用回去了,可以在这个城市大展手脚。

伏一然眼瞳里的温柔不由的更浓了,不过,转瞬即逝。

“没大没小,站好!”伏一然低呵。

上官汐赶紧站好,“是!”

伏一然拿过桌上的平板,点开了一个资料夹。

“工作室我已经注册了,我还帮你接下了一个案子,景城凤鸣区,经常发生无故车祸,这金主的儿子便是死于这场车祸,他觉得此事有蹊跷,让我们查一下。”

“哦?从哪里看得出,车祸有蹊跷呢?”

上官汐接过平板,面对工作上的事情,她整个人的态度就端正起来,变得严肃。

“你看,车祸地点都是在城华路相隔不到五百米,死者也几乎都是年轻男子,死前都发生过劈腿的行为。”

“劈腿?哦,看来是因爱成恨,怨气浓重的女鬼作祟啊!”

“先不要轻易下结论,到了现场才知道。”

“那我现在去看看。”上官汐转身就要出去。

伏一然按住了她的肩膀:“时间已经晚了,而且车祸时间,一般发生在下午4-5点之间,你先休息吧

下一篇:紫黑粗大挺进粉嫩 状元的小公主 po
上一篇:想在车上好好的要你 公交车多人运动笔趣阁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