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在车上好好的要你 公交车多人运动笔趣阁

暖暖 2021-11-26 10:04

什么麻麻?我是姐姐,我才成年没多久,哪里来的儿子。”上官汐想要扯开小家伙。

小家伙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劲儿,硬是搂着她的脖子,搂的紧紧的。

小家伙一边哭,一边喊着‘麻麻’,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上官汐听得心软的不行,不知道为什么,竟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背,轻轻哄了哄。

“别哭,别哭,麻麻在这里。”

“别哭哦~”

小家伙竟真的不哭了,他松开了上官汐的脖颈,抹了一把眼泪,笑了笑。

“太好了,麻麻你回来了,我就知道他们都是说谎,你没死。”

“太好了,你回来了,他们就再也不会再背后骂我是野种了。”

小家伙涨红着脸。

上官汐听得无比心疼,这么小的孩子,没有妈妈么?背后还被人骂,心里该多难受啊。

她揉了揉小家伙的脑袋:“好吧,那以后没有人的时候你就喊我麻麻,有人的时候,你喊我姐姐怎么样?”

小家伙用力的点了点头:“好!”

“那宝宝听话,这个熊先给麻麻好不好,麻麻给你一张护身符跟你交换?”上官汐抽出一张符箓,递给小家伙。

看的出来小家伙有些舍不得熊,最后还是咬了咬唇,接过符箓:“好。”

上官汐被小家伙乖巧的样子萌化了,揉了揉他的脑袋:“放心,等我把这个熊带回去祛了煞气,我就还给你,好么?”

小家伙先前的不开心一扫而空,眼睛亮亮的,用力的点了点头:“好!”

屋外,一阵脚步声传来。

“快点,刚才监控显示,那个红衣服的女人,就是顺着这边的窗户跳了进来,她肯定就在附近,今天的活动是拍卖价值十二亿的钻石项链,绝对不能出一点点纰漏!”

“是!”

“咚、咚、咚!”脚步声来到门口,似乎要进来。

上官汐暗道不好,忙压低着声音对小家伙道:“千万不能让他们找到麻麻,听见没有?”

小家伙点了点头。

上官汐左右看了看,最后锁定了衣橱,打了开来,藏了进去。

保安推门而入。

一进门,便瞧见宗政慕念站在他们的面前,稚嫩的脸上满是氤氲,小拳头攥的紧紧的,拦住了他们。

“少爷,抱歉,酒店闯进了不明人物,我们需要查看一下您的房间。”

宗政慕念没有动。

保安们对视了一眼。

其中一个人压低着声音说道:“队长,传言宗政家小少爷是个聋哑人,他好像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不如我们检查一遍,就赶紧走?”

“嗯,也好。”

衣柜里的上官汐错愕了一下,小家伙竟是宗政家小少爷,可是他不是聋哑人啊?

转念一想,她又明白过来。

这只怕是小家伙的自保方式吧,在豪门深宅之中,没有麻麻,没有人庇佑,只能装作聋哑人,可怜小家伙才多大啊,心思就这么沉。

上官汐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疼得她吸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心痛?

保安们准备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宗政慕念尖叫起来:“啊!!!啊!!!啊!!!”

尖锐的叫声,穿透耳膜,让上官汐都不由的捂住了耳朵

又是一阵脚步声,快速的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一个女声响起。

上官汐透过柜子缝隙看出去,是一个气质很好的很矜贵的女人,皮肤白皙,亚麻色微卷的头发,五官比例很好。

“司小姐,有不明人士混进来,为了拍卖会的顺利进行,我们正在排查,可是小少爷……”

他们为难的看向宗政慕念。

宗政慕念狠狠的瞪着司梦雅,那眼神恨不得将司梦雅撕成碎片。

上官汐能明显的感觉到宗政慕念在见到司梦雅的那刻起,身上居然燃起了浓浓的怨气。

被上官汐收进包里的熊玩偶,受到了感应,剧烈的抖动起来,挣脱上官汐的桎梏,强大的力,一下把上官汐从柜子里,拖出来,栽倒在地。

齐刷刷的目光朝着上官汐射过去。

司梦雅在看到上官汐那张脸的时候,退后了一步,险些摔倒。

“你、你是谁!”

“司小姐,就是她!翻窗进来的,快!把她拿下!”保安队长伸手一挥。

保安们纷纷朝着上官汐涌过去。

宗政慕念迈着小短腿,张开双臂,把上官汐护在了身后,小脸上神情坚韧,不容侵犯。

上官汐摸了摸宗政慕念的脑袋,欣慰道:“乖儿子,不枉麻麻疼你。”

“儿子?”

“你究竟是谁?”司梦雅脸上的端庄高雅全部被打破,杏眼几乎要突出来,惊恐低吼。

上官汐耸了耸肩,不以为然。

“他喊我麻麻,你们觉得我是谁?”

“你……不可能!你有问题,你在哪里整的容!居然居心叵测的整的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司梦雅扶着墙,“你们快把她抓住,送警察局,快啊!”

“啊!啊!!啊!!!”宗政慕念再次尖叫,外加跺脚,就是不说话。

他看起来真的有点像不太正常的样子,可是分明先前他和自己独处的时候,还好好的,上官汐心中奇怪。

“对不起了小少爷。”

保安们对着宗政慕念说了一声,便不再把他放在眼里,两个人把他粗暴的拖了过去,按住了,然后去抓上官汐。

上官汐怒了!

顿时脑补一出豪门庶子不受宠,天天被欺负惨兮兮的大戏。

护犊子心切的上官汐,手掌撑着面前的桌子,一个翻腾,跳到宗政慕念的跟前,一脚一个把按着宗政慕念的保安给踹飞了。

“狗东西,敢碰主子!”

“都说了,我是他麻麻了,你们还敢动,信不信我,炒了你们,让你们在这个城市消失!”

看着上官汐灵巧的动作,司梦雅嗤笑一声。

“呵,果然是整容来的,她可没有你这么好的身手,你暴露了!”

“你才整容,老娘全身都是真的,老娘看你才像假的,我看你的双眼皮、高鼻梁、胸都是做的吧,这种劣质程度,太假了!啧!”

“你、”司梦雅气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宗政慕念崇拜一笑,朝着上官汐竖了一个大拇指,朝着司梦雅倒竖了一个大拇指。

“你们是死的么!快把这个女人 ,给我抓住啊!”司梦雅大喊着。

保安们再次冲向上官汐。

上官汐只是想周旋一下,然后找机会逃脱,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不上钩。

完了,她该怎么脱身呐。

难不成直接说她是来祛煞的?

“好啊,我这就带着念念,去找孩子爸爸,证明给你看!”

上官汐拉着宗政慕念的手快步欲走,一个转身,却结结实实撞上一堵人墙,撞得她鼻头发麻。

“喂,你、”她捂着鼻子,抬起脸,看向来人。

这一看,顿时背脊一寒,恨不得在地上钻个洞,把自己埋进去。

保安们齐刷刷的朝着来人弯腰高喊。

“总裁!”

上官汐背脊更凉,恨不得当即给自己唱一首‘凉凉~’。

“咳咳、那个、我……”上官汐僵硬的笑了笑。

司梦雅得意的走到宗政西爵的身边,对着他道:“西爵哥哥,这个女人,故意整容成慕念妈妈的样子混进来,还大言不惭的说,她就是慕念的妈妈!简直就是、“

“她是。”

宗政西爵反手握住上官汐的手,将她贴近自己。

“西爵哥哥,你……”司梦雅眼瞳闪了闪。

“我说她是,她就是。”

“你们出去。”宗政西爵挑眉道。

保安们顿时点头弯腰:“是!”

屋内,清空,只剩下他们几个关键人。

司梦雅眼瞳闪了闪,“西爵哥哥,你,她不是,慕念妈妈已经跳海自杀了,她不过是长得像而已,而且她是翻窗进来的,说不定就是个商业间谍,你不要被她骗了。”

“出去!”宗政西爵低呵,深邃的眼瞳里,冷的吓人。

司梦雅修长的眼睫颤了颤,顿时雾霭蒙蒙,抿了抿唇:“真的要这么样么?即便这个女人只是和她长得相像,你就能毫无理智的护着?”

“是!”宗政西爵肯定的说。

司梦雅退后了一步,无比受伤。

“出去!”宗政西爵又是一声低呵。

司梦雅的手紧紧攥着,强忍着眼泪没让自己哭出来,狠狠挖了上官汐一眼,转身离开。

屋内只剩下,他们三人。

宗政西爵居高临下的看着上官汐,那眼神宛若一只无形的手,将她剥个干净,看个彻底,让她无所遁形。

上官汐默默咽了咽口水。

“我说,我是来驱邪的,你、你信么?”她抬眸弱弱说。

宗政西爵朝着她走近了一步,上官汐吓得一推,后背抵在墙上,强大的威慑,压了下来。

妈耶,这、这男人该不是又要亲她吧?而且听刚才这些人的话来说,她很可能长得很像他前妻。

虽,虽然这男人帅的令人发指,但、但是她还是得克制一下。

上官汐吓得闭上了眼。

“你、你别冲动,我跟你说,我不是你前妻,我之所以那么说,是为了哄你儿子的。”

“我真是来驱邪的,我、我没骗你,你看,这是我的术士证书。”

上官汐一边说着,一边从小包包里,掏证书。

结果摸索半天没摸索出来,却听见“咚”一声。

“慕念!”宗政西爵低呼。

上官汐睁开眼,小慕念身子一歪,倒在了地上。

宗政西爵一把把他抱起来放到了沙发上,正要掏出手机,想来是要喊医生。

上官汐快步走了过去,捏住了小慕念的手腕,对宗政西爵说:“让我来试试。”

下一篇:司机在车里撞了我8次 公交车撞到最里面了
上一篇: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老师让女班长脱了内裤视频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