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故意没有穿内裤坐公车让 .少妇饥渴偷公乱第400章

暖暖 2021-11-22 10:36

不过,就在向晚晚的身子还没有离开白景川,一股强劲的力道便从腰间袭来,顷刻间,向晚晚便又重新回到了白景川的怀中。

“怎么?招惹了我,你就想跑?”

“我……”

一双秀眉微蹙,向晚晚死死地咬着自己的唇角,感觉到男人炽热的目光,脸颊不由的发热。

“该死!”

“这个可恶的男人,竟然敢当众色诱我,简直是不要脸!”

长长的睫毛微垂,向晚晚紧握着双拳,一双银牙咬的咯吱作响。

“呼……”

深吸口气,向晚晚努力的控制住想要咬死白景川的冲动,冷声说道。

“行,既然你脸皮这么厚,那我就成全你。”

“说吧,你想要什么好处?”

看着女人气得发青的脸色,白景川的唇角微掀,难得的露出一抹笑容。

他得意的挑了挑眉,眼神犀利的将向晚晚从头到脚的看了一遍,随后才淡声说道。

“就你这半点料都没有的身材,你能给我什么好处?”

“喂,你够了!”

“说话就说话,难道还带人身攻击?”

“还有,我哪没料了?”

“明明是你自己眼神不好使!”

听到白景川竟然嫌弃自己的身材,向晚晚直接气得想掐死他。

白景川低着头,看着向晚晚因为生气而不由起伏的胸前,喉间倏地一热,脑中不由的想起五年前的那个夜晚。

那是他活了三十年,唯一一次失控的时候。

漆黑的双眸渐渐变得晦暗,他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向晚晚,声音沙哑的说道。

“好了,既然你给不了我别的好处,就答应我一个条件吧。”

“什么条件?”

听到男人的话,向晚晚猛地抬头,一脸警惕的问道。

“呵呵,你确定要和我一直在这里讨论下去?”

看着女人警觉的样子,白景川的双眸一闪,下巴轻抬,故意指着身后那群一直在看热闹的人说道。

身后众人的视线,就像是一把把利刃,纷纷想要等着向晚晚出丑,然后来无情的扎在她的身上。

明白过来白景川的意思,向晚晚心中也清楚,现在根本不是讨论那些事情的时候。

而且,虽然白景川附加了一个条件是她没有想到的,但是事情整体的走向还是在自己可控制的范围内,所以向晚晚也并没有再多加的去说什么,而是冷冷的扫了白景川一眼,道。

“行,那就等我先把眼前的事情处理完,咱们再好好的商议!”

见着向晚晚那副咬牙切齿,恨不得想要吃了自己的样子,白景川只是淡淡的扯了扯嘴角,没有说话。

这边,向晚晚好不容易和白景川谈妥,另一边,向荣儿和白栋早就已经等不及了。

“小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什么时候和向晚晚在一起的?!”

白栋黑着脸,看着一直在那边贴耳密语的二人,心里的火蹭蹭的往上冒。

“白栋,你这话说的可真是奇怪。”

“按照你们刚刚说的时间推算,我们五年前就在一起了啊。”

“作为当事人之一的你,怎么还问这样的蠢问题?”

向晚晚挽着白景川的手臂,一脸幸福甜蜜的看着眼前的白栋,故意问道。

“向晚晚,你!”

见着向晚晚竟然故意把他们之前说的话往白景川身上引,白栋的脸色一变,当即便想解释。

不过,就在白栋想要解释的还没说出口,一直站在向父身边的向荣儿却早就按捺不住,她指着向晚晚便直接说道。

“不,向晚晚,你骗人!”

“事情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五年前你根本连白总都不认识,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还有,大家谁不知道,白总至今为止还是单身,你现在说他是你老公,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和你在一起?!他怎么可以和你在一起?!”

画着精致眼妆的眸子此刻已经变得通红,向荣儿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角,努力的控制住自己想要上前将向晚晚从白景川身边拉开的冲动,愤怒的质问道。

“呵呵,我说,你们两个还真的是有够逗的。”

“我们私人的感情,为什么要向你们这些外人说?你们有资格知道吗?”

“还有,我为什么不能和景川在一起?”

“他喜欢我,我喜欢他,这就够了啊,怎么,你羡慕吗?”

看着向荣儿气急败坏,恨不得想要杀了自己的样子,向晚晚嘴角的笑容则是越来越大。

对于向荣儿的脾气秉性,向晚晚已经十分的清楚。

她就是看不得自己好,她就是喜欢所有的男人都喜欢她,她就是喜欢抢所有属于自己的那些东西。

所以现在在她看到自己竟然和帝都所有女人都梦寐以求的男人在一起,这一刻,向荣儿愤怒了。

而她越愤怒,向晚晚就越高兴,她就是要眼睁睁的看着向荣儿求而不得,气急败坏!

只有这样,向晚晚的心里才痛快!

尖锐的指甲已经抠进掌心,向荣儿死死地盯着眼前一脸得意的向晚晚,觉得自己气得肺都要炸了。

但是,即便是如此的生气,她还是残留着一丝的理智。

她将目光投向一直在那边,没有说话的白景川,声音中既期盼,又紧张的问道。

“白总,你来告诉我们,刚刚向晚晚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对不对?”

“你们两个根本没在一起是不是?”

“你告诉我好不好?”

问道最后,向荣儿的声音里甚至都已经带了一丝颤意。

她从来没有想过,那个自己虽然只是见过一面,就一直心心念念,求而不得的男人,在今天竟然会出现在向晚晚的身边!

是,因为她现在和白栋在一起,所以根本没有资格和立场去追求和占有白景川,但是,她得不到的东西,向晚晚也不能得到!

而且,很快的,很快的她就能找机会和白栋解除婚约,就能够去追求白景川了!

为什么还没等到自己重获自由,白景川就出现在了向晚晚的身边?

向荣儿不相信,也不想去相信!

她瞪着通红的双眼,心里无比紧张的看着白景川,期待他能够说出让自己满意的答案。

而从来了,就一直冷着脸没有说话的白景川,在听到向荣儿问的那些话之后,面色的神色依旧未变,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只是缓缓的上前两步,对着向父说道。

“向老,我和晚晚的事情一直没机会告诉您,今天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来告诉您一声。”

“您老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照顾晚晚的。”

轰!

白景川刚刚说的那番话,犹如惊雷一般,在向荣儿的脑中炸响。

豆大的泪珠从眼眶中滑落,她死死地盯着那个一直从头到尾,根本没有看过自己一眼的白景川,心中充满了绝望。

“不!白总,不是这样的!不……”

“荣儿!”

陈美华看着向荣儿发疯的样子,心里一沉,当即喝道。

“白总,真的是不好意思,荣儿她今天有些不舒服,让你见笑了。”

将向荣儿紧紧地搂在怀里,陈美华满是歉意的说道。

“陈姨你确实应该好好的管教一下我这个妹妹。”

“今天可是父亲的寿宴,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着自己的姐夫发疯,这要是传出去,那外面的人指不定会说些什么。”

“万一人家要说,小姨子觊觎自己的姐夫这样的话,啧啧,那……”

向晚晚砸了砸舌,目光不由的朝着白栋看去。

如果说一开始,向荣儿的愤怒,是因为她不甘于自己过的比她好。

但是现在,向晚晚在看到她所有的表现之后,心中便早已明白,原来,这向荣儿的心里,其实喜欢的是白景川,那白栋对于她来说……

呵呵,果然是向荣儿的风格啊!

想到这里,向晚晚的嘴角升起一抹玩味的笑容,眼底的冷意则是更深。

“向晚晚,你……”

听着向晚晚这满是指向的话,向父的脸色已经阴沉的可以滴出水来。

他愤愤的瞪了向晚晚一眼,目光又落向白景川,最后才冷哼一声,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见着自家父亲那副想要教训自己,却又碍于白景川不敢教训自己的样子,向晚晚忽然嗤的一声,笑了。

“老公,有你在真好。”

“以后你可得陪我多回家看看,你看我的这些家人,多喜欢你。”

白景川垂眸,看着女人笑的一脸狡黠得意的样子,唇角蓦的一弯,语气温柔的说道。

“好。”

而随着他的这一声应和,那些一直站在周围,连大气都不敢喘的众人,则是惊得下巴都差点掉了。

“我的妈啊,这还是那个冷面阎王白景川吗?”

“是啊是啊,太吓人了,我还真的没有见过他这么温柔,惊得我这鸡皮疙瘩都已经起来了。”

不过,相对于这些男人的惊讶,宴会里的女性则是泛起了花痴。

“天,这白景川简直是太帅了有木有?”

“是啊,刚刚他那一笑,我感觉我整个人都要化了。”

“啊啊啊,后悔啊!”

……

向晚晚听着周围这群花痴女的议论,嘴角一抽,心里不由腹诽。

“这还真的是一群**无脑的女人。”

“好了,时间不早了,该办的事情我也办完了,老公,咱们走吧。”

说着,向晚晚抬头,对着白景川粲然一笑。

只不过,在这一笑的背后,也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的她简直就要被男人身上散发出来得气压给冻僵了。

而且反正今天想要达到的目标也都已经达到,还是赶紧离开为妙。

“好。”

听到向晚晚的话,白景川点头,转身,就要带着她离开。

但是,就在他才刚刚转身,步子都还没抬,就听到身后的白栋猛然出声。

“小叔!”

“如果是祝福的话就不必了。”

不等白栋接着说下去,白景川便直接冷声说道。

随后,他便连看都没再看白栋,直接带着向晚晚离开了。

白栋站在二人的身后,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紧握的双拳青筋凸起,一双眼睛也已经变得赤红。

而也就在向晚晚二人才刚刚走出宴会厅,刚刚还静默的厅内,瞬间变炸了锅。

众人有惊讶于白景川对向晚晚的态度的,也有质疑五年前的那件事情的。

好好的一个生日宴会,就这么直接的被搅乱了。

向父黑着脸站在那里,看着还一个劲哭个不停的向荣儿,心里更是烦躁。

“哭哭哭!哭什么哭!还不够丢人吗?”

“送客!”

说完,他便率先离开了。

另一边,走出宴会厅的向晚晚,想着刚刚白景川对白栋说的那句话,不由的咂舌。

“我说,你还真的是有够毒舌的。”

“一个小叔给自己亲侄子带了那么高的绿帽子,竟然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不让人祝福你的话。”

“你可真的是脸皮够厚。”

不过,就在向晚晚这满是吐槽的话才刚刚说完,身子便是一个趔趄,直接被白景川从怀里给推了出来。

“喂,你有病吗?”

勉强的站住身子,向晚晚瞪着双眸,看向那个已经开始拿着消毒纸巾擦着双手的男人吼道。

冰冷的脸上没有半点情绪波动,白景川将手中的消毒纸巾准确无误的投入垃圾箱,随后才冷冷的说道。

“现在该我提条件了。”

“行,你提,你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条件?”

看着转眼就翻脸不认人的白景川,向晚晚咬了咬牙,愤愤的说道。

深邃的眸子半眯,白景川看着女人气愤的样子,嘴角轻扬,挑眉说道。

“陪我睡一晚!”

下一篇:翁熄高潮怀孕陈梅 少妇饥渴偷公乱第400章
上一篇:被C到起不来 乳夹 震动 走绳PLAY 调教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