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寡多年的妇岳给了我 我和岳坶双飞很紧很湿

暖暖 2021-11-16 16:33

“嘿,傻愣着干嘛,以后你就是我兄弟了,谁欺负你跟我说,我帮你揍他”一边说着,一边拍着自己的胸脯保证。

“你……不怪我打了你吗?”商凌疑惑的看着孙强,不明白这人是怎么想的,明明上一刻他俩还打架来着,虽然自己只在第一拳的时候占点优势,大部分是挨揍,可是毕竟是自己先动手的。

“没事,你打我,也是我先说了不好的话。这样吧,大家都是男人,就握手言和。”说完也不等商凌反应,上前就握住他的手。

“好了,我们握手了,以后就是兄弟了。走!回教室。”拍了拍商凌的肩膀,就拖着他走进教室。

大家看着这个场景都惊讶的张着嘴,看着他俩。

“商凌,你没事吧。你脸看着不太好,要不要去医务室看看?”等着商凌坐下来,夏雪急切的问道。

“呵呵,没事的,夏雪。”商凌笑了笑,不小心扯动了伤口。“嘶~啊,没事,没事。”

“走 ,我带你去医务室看看。”说完拖着商凌就往医务室走去。

医务室,商凌的伤口处理好。

“这几天要记得忌口,还有这个消炎药,一天三次,一次两粒,记住了吗?”校医拿了一盒消炎药给夏雪。

“记住了,谢谢医生”夏雪道谢后,接过校医手中的消炎药。

“商凌,你记住医生说的话了吧?这几天不要吃辣的,要按时吃药。我会每天看着你的~”夏雪看向商凌,不忘叮嘱他。

“嗯,好,我知道了,呵呵”商凌一脸傻笑的看着夏雪,只觉得夏雪好温柔,原来被关心是这种感觉啊。心中有一股暖流,暖暖得犹如在阳光下的日光浴。

商凌想大概自己是真的喜欢上夏雪了吧?可是夏雪怎么可能喜欢自己了,自己这么胖又不耀眼,只会给她添麻烦。想到这,商凌垂下头很失落。

“商凌你怎么了?”夏雪摇了摇商凌,满眼的担忧。

“没事,夏雪,我们回去吧,马上要上课了。”商凌立刻从床上坐起来,就走出医务室。

“诶,商凌,你等等我~”夏雪小跑追上商凌,回到教室。

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啊,是你,商凌。你和高中比变了好多啊,我一点都没认出你。”夏雪惊讶的张着嘴巴,高中的时候商凌还是个胖胖的男孩,现在却是英俊潇洒的男人了。现在还是一家上市公司的ceo。没想到他变了这么多,真是让人惊叹不已!

“你当初走了,也不跟我打声招呼,一声不吭的就走了。好歹我们高中的时候还是好朋友呢,后来还是听孙强说你去国外了。”夏雪想起那时的事就有点伤心。

在放完国庆节回来的第一天,商凌没有来,夏雪以为商凌生病了,有点担心他。想放学去他家找他,可是有发现自己没有他家地址,只能作罢。第二天商凌还是没来,夏雪看着自己旁边空空的桌位,心里有种空落落的感觉。他怎么还不来上课呢?都第二天了,是生病了?还是家里出事了?夏雪趴在课桌上忍不住的想。

“对了,我可以去问问孙强啊,说不定他知道些什么。”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从课桌上坐起来。望四周看看,教室内没看见孙强的身影,猜想他应该在打篮球,跑到篮球场。

“孙强,孙强。”篮球场外,夏雪看见孙强,摇摆着手大声喊到。

孙强听见有人在喊他,寻着声音看去,看见在挥舞着手臂。跑过去“夏雪?怎么了?找我有什么事?”擦了擦因打球额头上产生的汗。

“那个,你不是跟商凌玩的很好嘛,我就想问问你,你知不知道他怎么了?这两天都没来上课。”夏雪急切的问孙强,希望他能给她一个满意的答案。

“啊,这个啊……”孙强有点犹豫。“夏雪,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总之我能告诉你的,就是商凌以后都不会来上学了,他去美国留学了。”

“美国~”夏雪很失落。“为什么他从没跟她提起过?”难道她不是他的好朋友吗?夏雪头也没回的走回教室,趴在桌子上,肩膀一耸一耸的。

“诶……”孙强看着夏雪这样,伸出手想叫住她,最终还是放弃了。他答应过商凌不把他发生的事情告诉夏雪。

“当时因为发生了点事情,没来的及跟你打声招呼,你没生我气吧。”商凌小心翼翼得看着夏雪,生怕她生气的样子。

“生气,怎么可能不生气,你试试看,你的好朋友一声不吭的就消失。”撇了一眼商凌。“不过没想到你变了这么多,竟然还是这家公司的老总。而且你现在的性格真的是跟以前相比,有天壤之别……”

“嗯,我也没想到会再次遇见你,要不是我有事无意间看见你的简历,我还不知道原来你离我这么近。你真是一点没变,还跟以前一样。”那么漂亮,那么单纯,令人温暖。这句话商凌藏在心里没有说出来。夏雪一定不知道自己喜欢她吧,一直都是把自己当做她的好朋友。

“对了,你在公司待的怎么样,还习惯吗?”商凌轻轻的拿起桌上的咖啡,泯了泯。

“挺好的,同事们都对我听关照的。”夏雪轻轻的说。

“下班后,你有别的有事吗?我想约你吃顿饭,我们也有好久没见过了。出去聚聚。”商凌满脸期待地看向夏雪。

“这个,好吧。”看着商凌,夏雪也不好拒绝,只能答应他。想着待会得跟司机说一下,今天不能去接陆清扬了。

“那行,下班后,我去找你。”商凌非常高兴夏雪能答应他。

“嗯,那我先下去了,还有些工作得回去完成。”夏雪站起来,想起来自己工作还得回去完成,于是向他告别,结束了这次重逢简单的谈话。

“嗯,好,那我们晚上见。”商凌站起来送走了夏雪。

“滴滴滴~”站在公司门口的夏雪,听见不远处传来汽车鸣笛声。只见面前停了一辆兰博基尼闪亮跑车,车内坐着一位阳光帅气的男人。

“夏雪。”男人转过头看向夏雪,摆摆手喊道。原来是商凌啊~

夏雪赶紧打开车门坐上车,怕公司的人看见。兰博基尼绝尘而去~

“夏雪,你有特别什么想吃的吗?”商凌侧头看向夏雪询问。

“我都随便,也不知道要吃点什么,还是你决定吧~”不知道吃什么的夏雪,把决定权

给商凌。

“那行,我带你去中山东一路去吃厉家菜,那家菜很不错。”说完就开往目的地,不一会儿就到了厉家菜餐厅门口。

“先生你好,请问几位?”服务生恭敬的向商凌问道。

“两位”商凌微笑道。

“好的,请跟我来,您可以和这位小姐坐27号,那边可以欣赏到外面的景色。”服务生微微弓腰,带领他们进去。

走进餐厅内,只见大厅内摆着一个屏障,上面写着厉家菜的由来。厉家菜是1985年厉善麟先生创办的,他的祖父历顺庆在清朝时担任内务府大臣,官居二品,主要负责每日为皇家审查御膳膳单,辞官后将他记忆中的膳单和做法记录下来,代代相传至今,形成了厉家菜。世人也得以有机会领略到神秘的清宫御膳。

品尝过的人都不会忘掉这个味道,只因它实乃世间一绝。

厉家菜是宫廷风味菜,使用的配料调料完全天然,使用传统的方法,力求料精,工细,火候足,从而烹制出极致珍馐。所以这里的客人络绎不绝。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大概这也是厉家菜消费水平高的一个原因吧。

品尝完厉家菜以后,夏雪看看时间该回去了,正准备跟商凌说,她得回去了。抬头之际却看见二楼包厢内走出的陆湛和一名女士

那名女士穿这一件大红色蕾丝旗袍,称的她皮肤格外的白皙,精致的脸上带着墨镜,微笑的看着陆湛,显得格外的亲近。

夏雪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陆湛,还是和一名美丽的女士在一起,内心有点小吃醋,很不舒服。

陆湛似乎有所感应,往夏雪的方位看去,与夏雪对视了一秒,又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夏雪看见陆湛就跟没看见她一样,心里更难受了,强颜欢笑的对商凌说:“商凌,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我送你回去,不可以拒绝我,作为一名绅士是不会让一位美丽的女士在黑夜里独自回家的。”说完做了一个很绅士的动作。可就夏雪看,不知道怎么商凌做的动作就很搞笑。“噗呲~好了商凌,你别做了,好搞笑。”

夏雪并不知道,此时陆湛再次看过来。看见的是夏雪对着一个他不认识的男人高兴的笑,顿时脸色就黑了。看着他们一起离开,陆湛眼神深邃,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说,老弟,你这冷气放的~看你这情况怕是认识这女孩,关系不浅啊,嗯,这姑娘看着挺不错的。”陆清微笑着摸着下巴点点头,表示自己的意见。

陆湛冷冷的看了陆清一眼,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诶,陆湛,你等等我啊,走那么快干嘛。”陆清跺了跺脚,追上陆湛。

“你不想自己走回去的话,就给我闭嘴。”陆湛冷漠的说道,打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好歹我是你老姐,竟然这么对我……”陆清觉得有点委屈,为什么别人家的老弟都那么可爱,自家的老弟整天摆着一张臭脸,还动不动放冷气。可是没办法,谁叫她的车前几天送去保养了呢,这几天只能靠着这个面瘫老弟了。

还没等陆清打开车门,陆湛就绝尘而去……

“啊~你这个臭小子,竟然这样对待你姐姐。”回过神的陆清,看着早已没车影的马路,气的她直跺脚。

这边,商凌把夏雪送到她妈住的地方。“好了,谢谢你,就把我放在这吧。你早点回去休息,再见~”夏雪解开安全带,准备下车。

“嗯,好,早点休息,晚安好梦。明天公司见。”商凌微笑的看着夏雪走上楼去,才离去。

夏妈妈开门看见女儿站在门口,很惊讶她这么晚了怎么还到她这来?“雪儿?这么晚了怎么来了?”

“嗯,今天在你这住一晚,妈,我先去洗澡啊,有点累。”夏雪不知道怎么跟夏妈妈解释她晚上来她这住的事情。今天跟商凌吃饭,不好拒绝他要送自己回来的请求,回陈青那是不可能的了,别墅~更不好让商凌知道,最后只能跟他说送到她妈这了。想起今天碰见陆湛的事,就有点心烦,反正他也不会担心自己,此刻怕是在跟那个美女在一起吧,他身边总是不会缺少美丽的女人。

“诶……”夏妈妈还来不及问什么,夏雪就钻进浴室了。算了,孩子大了,也由不得自己了,随她们吧,想想自己就走进卧房睡觉了。

回到家的陆湛,看着尹俊发来的资料。他没想到夏雪的老公是个gay还跟好几个男的发生过关系,一个长期的伴友,最近跟程总搞在一起。看着最近陈青与夏雪的接触,内心却不自觉的想到,很好,我的女人他也敢动,活的不耐烦了,陆湛微微握紧拳头又放松,看完资料抬起手看了看手表。轻轻的皱起眉头,都快11点了,夏雪怎么还没回来,想到今天在厉家菜餐厅碰到夏雪和一个陌生男的在一起的场景,脸色一沉,拿起手机打给夏雪。“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通,请稍候再拨~嘟嘟……”手机里只传来机械的女声。挂了电话,陆湛再拨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再打电话对方手机已是关机了。

“很好,夏雪,你竟然敢不接我电话,还关机。”陆湛一脸怒气的看着手机。

“啊,惨了惨了,要迟到了,该死的,手机怎么关机了。”夏雪急急忙忙的搞好,就冲出门外,“妈,我先走了,早餐不吃了,要迟到了。”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毛毛躁躁的,你好歹把早餐吃点啊。”夏妈妈拿着锅铲从厨房里跑出来,夏雪已经走了。

夏雪来到别墅,小清扬已经准备好了。

看见夏老师,高兴的扑上去。“夏老师,你昨晚怎么没回来啊。”陆清扬抬头望着夏雪。

“嗯~昨晚老师有点事赶不回来,就在外面住了。”低头摸了摸陆清扬的头。

抬头看见陆湛站在那,面无表情的好似不认识她。看着这样的陆湛,夏雪只觉得内心一阵刺疼。

“走了,清扬,我们去上学了。”夏雪牵着陆清扬,留给陆湛的是一个失落的背影。

陆湛看着夏雪离开的背影,没说什么,开着车在夏雪他们前面离开。

“喂,尹俊,这件事还得你来做,帮我搞定陈青这家伙,我要他身败名裂,最迟中午给我消息。”说完就挂了电话,没等尹俊做出反应。

“这家伙,还不等我说话就挂了,这是使唤我使上劲了?不过,看来,这是真的有情况了。”

摸摸自己的下巴,“不行,我得去瞧瞧。”一下站起来,拿着车钥匙走出办公室。

“陆总,这是你今天的行程,8点你有一个会议,10点有文件要批,然后1点30的时候,华迅公司将与你面谈这次合作的事……”董秘书向陆湛汇报今天的行程。

“嗯,我知道了,安排好就行。”陆湛坐在办公桌前冷冷道。

“陆总,那我出去了。”董秘书汇报完走出陆总办公室,看见尹俊急急忙忙走来。“尹总好。你来找陆总吗?他在办公室里。”

“嗯,董秘书最近是越来越帅了呀。”尹俊魅笑的对着董秘书,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陆湛,陆湛,我来找你了。”

董秘书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尹总一眼,尹总总是这样让人猝不及防。

“你怎么来了?”陆湛瞥了一眼尹俊,继续埋头工作。

“陆湛,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好心好意来看你,你竟然这样对我?”说着说着就捧着心口,还斜眼望了望陆湛。

陆湛不为所动,“你是想我把你踢出去吗?嗯~你以为我不清楚你来这干嘛?”

“嘿嘿嘿,你知道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没想到我们这么有默契,竟然你知道,快跟我说说,怎么回事?”尹俊立马恢复过来,凑上前十分八卦地去问道。

“出门,直走,坐电梯就可以下去了,不送……”陆湛头也没抬的说出一段话

哇,陆湛,你就不能温柔点吗?你这样是没人会喜欢你的,啧啧啧。”尹俊摇头直叹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交叠起那纤长的大长腿,慵懒的靠在沙发上,好似没骨头一样,看着陆湛,发现他的脸更黑了。尹俊没感觉的继续说着,“现在的女孩可都是喜欢阳光帅气,温柔的男生,比如:本人~”

对于这种不要脸的人,陆湛已是无话可说的了,只冷冷的盯着尹俊。

终于感受到来自陆湛深深的低气压,尹俊后知后觉的了解到自己可能真的惹到陆湛了。“呵呵呵,你不要生气啊,其实还是有人喜欢你这样的,我走,我走还不行吗?你别再盯着我了,老觉得怪怪的。”说完就一溜的跑了。

陆湛觉得整个世界终于安静了,他怕自己再听他说下去,就忍不住把他从24楼丢下去。

听见尹俊从外面传来的声音,“董秘书,我先走了,不要太想我哦。”尹俊向董秘书抛了个媚眼,轻飘飘的下楼。

董秘书微红着脸看着尹俊,只觉得身体酥酥软软的,即使这种情况发生不下百遍,可每次都无法抵挡尹总的一双漂亮的狐狸眸子勾魂夺魄,在那狭长的眼形与纯净的瞳孔的相互映衬下格外显得这人媚眼如丝。如果说陆总是那总冷酷邪魅型的霸道总裁,那么尹总绝对是活脱脱的一枚妖孽转世。这样的男人怕是很难安定下来的,董秘书摇摇头,这不是她该操心的事。

“叩叩叩,陆总,您该去开会了。”董秘书来到陆湛办公室,提醒陆湛开会时间到了。

“嗯~”果然陆总冷气十足啊,董秘书内心止不住的想。

坐在车内的尹俊,总觉得有哪不对劲,不禁想:我来陆湛这是打算干嘛来着,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给忘了?“啊,我想起来了,瞧我这记性,”重重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一脸苦恼。“算了,他不说我可以从别的渠道知道啊,。”说干就干~

傍晚,回到别墅的陆湛看见的是这样一幅美丽的画面。

夕阳西下,微风正好。

夏雪侧卧在柔软的贵妃椅上,安静的睡着,怀里抱着陆清扬。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好像在做着什么美梦。夕阳柔和的光芒映射在她们脸上,显得整个人格外的温和。

陆湛轻轻走过去,就怕稍稍大点声音就吵醒了她俩。夏雪稍稍动了一下,盖被从她俩身上掉下,陆湛轻轻的帮她俩盖上,即使动作很轻,还是看见夏雪的睫毛动了动,嗯了一声,微微睁开眼,睡眼惺忪的看见眼前的陆湛。还以为自己在做梦梦见了他,甜甜的一笑。

陆湛盯着眼前的人,只觉得这个睡眼朦胧的样子很可爱,嘴角忍不住弯起,轻轻戳了戳她白白嫩嫩的脸蛋。突然看见她猝不及防的笑容,陆湛心里一紧,只想把这一刻永远的保存下来,不由自主的拿出手机,咔嚓一声,将这一刻定住。

听见声音的夏雪立马就醒了,看见靠得如此近的陆湛,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夏雪没想到自己刚才不是在做梦,而是陆湛真的在帮她盖被子。

“你回来啦~”想着自己刚才的蠢样子,羞红了脸埋下头。哎呀,羞死了,怎么就没点警觉性呢,刚才他一定全看见了,自己睡觉的时候应该没流口水吧,没发出奇怪的声音吧,怎么办?怎么办?

“睡得那么香,梦到什么了?不会在梦中梦见我了吧?嗯~”陆湛想逗逗夏雪,用手指挑起夏雪的下巴。

夏雪心里想,大概这就是人与人的区别吧!一般人要是做这种轻佻的动作,就是一副很猥琐。可是在陆湛做来,一切就显得那么自然,浑然天成,好像这个动作天生为他设计的,邪魅又不是尊贵。

“没,没有,我怎么会梦见你?”内心小鹿乱撞,他怎么知道我梦见他了?难道我刚刚在梦中有说出他的名字吗?说完又觉得这话说的不对,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了,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陆湛收回手指,“是吗?原来不是梦见我啊,我还以为你是梦见我才笑得那么甜。真伤心~”

夏雪只觉得如被雷击一般,呆呆愣住,这是我认识的陆湛吗?谁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该是冷酷的吗?这个妖孽是谁?

看着呆呆可爱的夏雪,心情终于好转了。果然心情不好逗逗夏雪就好了,以后就这么办了。

“不逗你了,赶紧起来吧!”有恢复平常冷酷的模样,转头走进大厅。

夏雪拍拍胸口,终于正常了,这才是我认识的陆湛~太可怕了······

“唔~老师,怎么了?那不是爸爸吗?”陆清扬揉揉睡眼,爸爸回来了,怎么不叫醒自己啊。

“嗯,起来了小清扬,我们该进去吃晚餐了。”说着把陆清扬放到地下,牵着他的手进入客厅。

夏雪,正在电脑前处理今天的工作,旁边的手机不停的震动着,“嗡~嗡~嗡~”

顺手拿起手机,“喂?你好,我是夏雪,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用肩膀夹着手机,手一直不停的在电脑键盘上敲打着。

“什么?陈青?好,我马上去找你。”夏雪请假之后,急匆匆的来到公司楼下的咖啡厅,看见坐在那的陈青。看起来气色不是很好,萎靡了不少。

“你说你同意离婚?房子也给我?”夏雪走过去,坐下来,一脸的不敢相信,她了解陈清这个人,他不是那种不求回报的人。

“说吧,你这是又有什么要求?我不相信你能心甘情愿的就把房子给我。当初你可是说死也不会将这个房子给我的。”夏雪不屑陈青的作为,作为一个男人竟是这幅得性。

“不不不,夏雪,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这次是真心实意的想把房子给你的,也是真心实意的同意离婚的。你看离婚协议书我都想签好字了。”陈青急切的说,伸手想握住夏雪的手,看见夏雪立马把手从桌子上拿下去,不免觉得尴尬,脸有点黑。但他又压制住,脸上堆起讨好的笑容

下一篇:杨家后宅(全)po 早就想在书房办了你疼短文
上一篇:麻麻穿各种丝袜被调教 亲爱的我要用点力视频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