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的时候为什么一加速就会叫 小东西我们两个一起上你

暖暖 2021-10-11 11:50

沈月白的唇齿掠过顾小希的薄唇时,发现她像个傻子一样躺在床上,竟然没有任何的动作?

鬼使神差之下,他竟然真的吻了过去,想好好感受五年前的那般滋味。

一瞬间,顾小希感受到了沈月白的热情,知道他正在干什么,顾小希心头一紧,直接推开了沈月白,连滚带爬的往卧室外面跑,跟见了鬼似的。

沈月白坐在床上,看着顾小希落荒而逃的样子,反而笑了,他还以为顾小希真那么随便呢?没想到也有她怕的时候。

沈月白面带微笑的躺在床上,双手放在脑袋后面,闭上了眼睛,唇间还留着顾小希的味道,和五年前一样令人着迷。

沙发上,顾小希直接用被子盖过头顶,蜷缩着身子的她一直在发抖,刚才那一幕实在太可怕了。

沈月白竟然亲了她?天哪,沈月白是不是脑子抽筋了,还是大半夜的在做美梦呀!

他不是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吗?好意思对顾小希下手?

次日清晨,顾小希早早的去上班了,餐桌前只有顾小莫和沈月白坐在一块儿。

沈月白抬眉便可看到顾小希的位置是空的,他不禁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爹地,你又欺负小希了吗?”顾小莫直言不讳的问题。

沈月白摇头,淡淡地回答:“为什么这样问?”

“不然,妈咪干嘛天不亮就走了?”顾小莫当时躺在床上可是听到了,只是太困没起来而已。

沈月白也是才知道,原来顾小希天不亮就走了,工作还真是积极,国民好员工。

杂志社里,顾小希老老实实的坐在自己位置上不敢乱跑,她得好好表现,改变主编对自己的看法。

“小希,在想什么呢!”林静走了过来,发现顾小希今天特别老实,坐在位置上手里捧着杯子发呆,也不像平时那么活跃了。

“静静,问你个事儿。”顾小希神神秘秘的把林静拉了过来。

“说吧!”林静倒是很乐意替顾小希分忧,谁让她俩关系好呢!

顾小希四处看了看,确定没人过来,然后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我有只录音笔被沈月白拿走了,对我很重要,你说他会藏在哪里?家里都被我翻遍了,根本找不到。”

顾小希现在只能求帮林静了,她比较聪明,平时办法也多。

“什么录音笔呀,你直接问沈月白要呗!”林静眼睛一亮,她突然觉得那只录音笔肯定很神奇。

“他不给我,你帮我想想,他会放哪儿。”顾小希满怀期待的看着林静,希望她真能替自己想到办法。

林静眉头紧皱:“如果家里没有,那可能是放身上了。”

顾小希摇头,深深的叹了口气:“没有,昨天晚上我搜他身了,啥也没有。”顾小希很不走心的讲了出来。

大家都是新闻工作者,最擅长的就是抓重点。

“搜沈月白的身?晚上?怎么搜的?”林静这个死八婆,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那种事情。

“不是你想的那样。”顾小希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其实比林静想的更夸张。

“瞧你脸都红了,是不是看到了不该看的?快告诉姐姐,怎么搜的,我好替你分析分析情况嘛。”林静一把搂住顾小希,好奇心已经泛滥,她迫切的想知道顾小希是怎么搜的。

“昨天晚上,我……”顾小希一五一十的说了。

她的想法很简单,觉得自己和林静是好闺蜜,不该隐瞒,而且她的初衷也只是想拿回录音笔而已。

林静一听,整个人都不淡定了:“顾小希,你可以呀?”

林静一没控制住,声音有些大,沈月白三个字特别突出。

这可把顾小希给吓死了,直接把林静按在了桌子上:“你低调点儿,别弄得全世界都知道,我还要找男朋友呢?你可不能毁了我的清白。”

“找什么找,直接嫁给沈月白得了,我觉得你俩挺配的。”林静掰开顾小希的手,嚷嚷着。

顾小希赶紧又把林静的嘴给捂住:“别瞎说,以后我有秘密不告诉你了。”

“顾小希,进来一下。”这时,主编办公室里传来了声音。

顾小希吓得整个人都严肃了起来,寻思着,自己今天没迟到呀,表现也好,也没扎堆聊天儿,主编能有啥毛病挑?

“主编,您找我?”顾小希笑眯眯地站在主编面前,心虚得很。

这时,主编从抽屉里拿出一包东西放在桌子上,推到顾小希面前:“给你的。”

“这是?”顾小希不知道信封里装的什么。

“打开看看。”主编笑眯眯地看着顾小希,很和蔼。

顾小希颤抖的双手打开了信封,里面全是红通通的百元大钞,估计怎么都有五千吧!

“主编,这是?”顾小希简直是受宠若惊呀!

这是她第一次拿到奖金,进杂志社五年了,整整五年呀!突然好想哭。

“今天咱们发行的十万册杂志全部一抢而空,小希呀,这都是你的功劳呀!”主编站了起来,伸出右手倍感欣慰的看着顾小希。

真的太不容易了,杂志社很久没有今天的成绩了,全都是因为顾小希约到了沈月白。

“主编,你太客气了,都是我应该做的。”顾小希谦虚地说道。

“小希,你可别谦虚,这次任务你完成得非常漂亮,我必须改变对你的看法,你还是很有潜力的嘛,所以,你能不能再约沈月白一次?”主编话峰一转,顾小希差点儿没接住。

“别,别,主编,沈月白我真不能再约了,我放弃,我突然想到今天我还要去跟踪一个女明星,听说她出轨了,主编,我先走了,再见……”顾小希直接拿着奖金跑掉了。

再约沈月白?呵呵,门儿都没有,她才不要回家继续看沈月白的脸色呢!

今天顾小希很早就回家了,特意在外面吃过饭,跟儿子简单的几句交代后,便上了楼。

餐桌上,只有父子俩,顾小希的位置一直是空的。

“你妈咪呢?”沈月白眉头微蹙,心里怪怪的。

顾小莫用手指了指二楼:“她今天在外面吃过了。”
沈月白点头,继续吃饭。

“小希一直睡沙发吗?为什么不给她房间?”顾小莫抬头,看了眼爹地。

关于这一点,确实是一开始沈月白想赶走顾小希的手段,现在看来,似乎真的过时了,也用不上了。

“一会儿就安排。”沈月白轻声说着。

吃完饭他便上了楼,正准备去告诉顾小希,从今天晚上开始,她有房间可睡了,不用再挤沙发。

刚上楼,沈月白便听到了飞快的脚步,等他到二楼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顾小希,不过洗手间的门正在动。

沈月白放低步子走了过去,躲在门后的顾小希深深的吸着气,心脏跳得飞快,幸好她反应够快,不然就撞上沈月白了。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就尴尬,最好是有多远躲多远。

她把耳朵贴在门上,并没有听到脚步声,估计沈月白是走了,这才轻轻的把门拉开。

抬头,沈月白?

顾小希惊讶之余,第一反应便是关门,沈月白反应也够快,直接用手推开了门,钻进了洗手间,和顾小希一起挤在门口。

“为什么躲着我?”沈月白居高临下的看着顾小希。

从今天早上开始,顾小希一直在躲着沈月白,他早就看出来了。

“有,有,有吗?我干嘛要躲着你?你是猫吗?”顾小希呵呵直笑,尽量掩饰自己的心虚,她分明就是在躲沈月白。

“是吗?那为何听到我的脚步声,你会往洗手间跑?”沈月白低头,很是严禁地审视着顾小希。

说谎的时候瞳孔会放大,眼神会很飘,这些都是顾小希说话的表现,沈月白看得一清二楚。

“因,因为我刚好想上厕所呀!难道不行吗?”顾小希分明早就心虚了,可她还在沈月白面前死撑着。

“好啦,你赶紧出去,赶紧的。”顾小希做出一副她真要上洗手间的样子,很急的那种,然后直接把沈月白往门外推。

但她怎么都没有想到,沈月白会在这个时候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按在墙上,那双深邃的双眸简直让人无法回避。

“顾小希,你该不是因为做了什么亏心事,故意躲着我吧!”沈月白从容而淡定,不愧是见过大世面的。

“喂,明明是你先亲的我,做亏心事的是你,不是我好不好?”顾小希理直气壮的嚷嚷着,脸也刷的一下红了,提这种事情,还真是难为情呢!

“我亲你?”沈月白冷笑:“怎么可能?”

“真的,就在昨天晚上呀,难道你忘了?”顾小希急着解释。

她在想,难道这个沈月白还要玩儿失忆吗?有那个必要嘛,又没让他负责。

“我想是你记错了,我沈月白不是随便的人。”沈月白很是淡定地说着,然后扔给顾小希一把钥匙并告诉她,以后她就住在他旁边的房间,然后就走掉了。

捧着钥匙的顾小希诧异了好久,刚才沈月白的表现非常的真实,难道他真不记得?

难道昨天晚上,真是他的春梦吗?

想到这里,顾小希突然觉得心里舒服多了,都是误会,误会,嘿嘿!

等等,沈月白说他不是随便的人?言下之意是说自己很顺便吗?顾小希气鼓鼓的拿着钥匙,心情非常的不美丽的去了她的卧室,很大很宽敞的房间,顾小希直接跳上了床,身体立马被床弹了起来,特别的舒服。

以后不用睡沙发了,可以睡大床,想想就觉得好美好呀!顾小希在床上躺了会儿,然后便去儿子房间,得找小莫好好谈谈。

刚才吃饭的时候,顾小希听到小莫叫沈月白爹地,而且声音动听带着感情,父子俩发展得这么快,顾小希竟然都不知道?

推开门,小莫正坐在床上看书:“小莫,妈咪有打扰到你学习吗?”顾小希笑呵呵的走了进去。

顾小莫只好放下手里的书,一本正经地看着妈咪:“说吧,找我什么事。”

态度冷淡又严肃,一点都不温柔,顾小希表示心里不高兴。

顾小希坐到床上,双腿盘了起来,笑眯眯地看着儿子:“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儿,就是刚才吃饭的时候听见你叫爹地了,什么情况呀?”

顾小希眨巴着眼睛,好奇地看着儿子,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沈月白是我爹地,我叫他不正常吗?”顾小莫并不觉得有何不妥。

但顾小希却表示一万个不妥,因为儿子平时老叫她小希,还说她才更像孩子,需要人保护。

凭什么叫自己小希,叫沈月白爹地呀,太不公平了。

“正常是正常,只是你们关系发展得太快了,真的好吗?我这不是替你担心嘛!”顾小希笑眯眯的看着儿子,其实她就是心里不舒服,生怕自己辛苦养大的儿子白白被沈月白抢走,这得多亏呀!

“妈咪,如果你没别的事,我要看书了。”顾小莫望着门口,他觉得妈咪可以出去了。

莫名的,顾小希觉得自己有种被嫌弃的意思,心里更是堵得慌。

“好吧!”点头,默默的出去了。

儿子在看书,沈月白在书房里工作,只有顾小希是个闲人,在家里转来转去找不到事情做。

很早她便躺在了床上,却也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等她睡着已经大半夜了,第二天早上更是起晚了,顶着两个大眼带,状态差得要命。

“喂,喂,沈月白,你等等,等等……”刚走到门口,沈月白的车飞驰而来,顾小希知道,今天早上如果自己脸皮不厚点的话,铁定是会迟到的。

司机看到顾小希一直在追着车跑,故意把速度减了下来,正准备停车,这时,沈月白冷不丁的说道:“让她再跑一会儿。”

司机不太明白,不过还是按沈月白说的做了,速度不快不慢,反正顾小希铁定追不上就对了,不管她怎么努力总是差一点点。

她满怀激情的招手,以为沈月白是因为没看到她,所以才没停车,哪知道分明就是沈月白在故意耍她?

嫌弃她身体太虚,体力不够好,故意让她做运动呢!不知是何企图。

等顾小希上气不接下气,快要绝望的时候,她突然发现沈月白的车停了下来。

机会来了呀,那肯定得抓住呀,顾小希一个加速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门车准备上去,谁知,根本拉不开?

气得她的小手在车窗上一通乱砸,半天后,沈月白才把车窗摇了下来,顾小希更是张口就骂。

“沈月白,你存心的吧!逗我玩儿有意思吗?”

顾小希是万万没有想到,沈月白这么不会怜香惜玉,就算她不是什么好玉,但好歹也算是块玉吧,温柔对待会死吗?非得每次都弄得这么惨烈
这时,沈月白让司机把车门打开了:“如果你现在不上车,可能真来不及了。”

顾小希抬头,看着沈月白那阴沉的脸,这种情况下,不争馒头也得争口气呀,如果顾小希现在上车,沈月白肯定会看不起她的。

迟到就迟到,反正顾小希刚立了功,主编大人不至于赶尽杀绝吧!

“谁要上你的车?现在你求我,也不见得我会上。”顾小希把手收了回来,往后退了几步。

沈月白的反应更是冷淡:“开车。”

既然顾小希不需要,他自然不会热脸去贴冷屁股,直接让司机把车开走了。

见状,顾小希真是要气死了,气得她直跺脚,这个该死的沈月白,就不会假装说句好话,给她个台阶下吗?

靠!

顾小希带着情绪在马路上奔跑着,今天早上,她注定又会出一身的汗,而且心情非常的糟糕。

接下来,还有更糟糕的事情,原本脚后跟就有伤的她,又在这里消耗体力,刚才怕迟到还没吃早餐,现在是双重打击,腿一软怎么就给倒下去了,膝盖点地,磨破了皮,疼得她根本没办法站起来。

此时的顾小希真是想说一句草泥马,还能不能再倒霉一些?

手指轻轻的在膝盖上点了一下,啊,是钻心的疼,真是要命了。

豪车里,沈月白通过后视镜看到了坐在地上的顾小希,知道她摔倒了:“停车。”声音果断,没有一丝犹豫。

司机立马把车靠边停下,沈月白更是想也没想,直接下了车,跑回顾小希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倒霉又愚蠢的女人。

“怎么了?”他淡淡地问道。

顾小希一抬头,正好看到沈月白那张冷漠脸,心头的火蹭蹭蹭往上蹿。

“关你什么事?回来看我笑话的吧!沈月白,你安的什么心呀!”

顾小希现在是把所有的气都往沈月白身上撒,谁让他使坏的?堂堂大总裁,跟一个小女人计较,让她坐一次顺风车有那么难吗?

此时,沈月白全部的注意力都在顾小希的脚上,发现她的膝盖和脚后跟都有不同程度的伤,估计是走不了,不然她肯定早就站起来了。

紧接着,沈月白蹲了下去,双手绕过顾小希的腰间与大腿,直接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有条不紊的往豪车走去。

顾小希生怕沈月白是在报复自己,故意把她抱起来,然后再重得摔地上,吓得她紧紧搂着他的脖子,不敢撒手。

但她发现自己想错了,沈月白并没有把她甩出去,而是一直抱着没撒手,还很小心的把自己放在了车上,动作非常的帅气,有那么一秒钟,顾小希是不讨厌沈月白,还觉得他有点帅,酷。

把顾小希放车上后,沈月白自己也上了车,然后司机才把车开走。

顾小希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还在渗血,用手碰了碰,疼得要命,一下子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时,沈月白的一个动作倒是把顾小希吓死了,他竟然把顾小希的腿抬了起来,放在他的腿上,车上有急救箱。

沈月白很专业的替顾小希把膝盖和脚后跟的伤处理好,用创可贴贴好,现在基本没什么问题了。

顾小希第一次发现,原来沈月白懂得还挺多嘛,其实,他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挺好的。

“别以为我会感谢你呀!都是被你给害的。”顾小希很要面子地说着,其实她在心里已经跟沈月白说谢谢了,所以嘴上就不需要了,嘿嘿。

沈月白没有支声,装作没听到,车停在了杂志社门外,顾小希自己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还以为沈月白会很绅士的替自己开门,看来是想多了。

顾小希转身,正准备很用力的关上车门,然后走掉,这时,沈月白从车里扔给她一包东西。

顾小希无意识的接住,正想说这是啥呀,车开走了。

早餐?他特意让张妈打包的吗?

顾小希一瘸一拐的往杂志社里面走,她在想,应该不是特意替自己准备的吧,因为如果不是她腿摔了,根本不可能上沈月白的车,他也没机会给自己,多半是沈月白自己打包去公司吃的。

等她把手指按在指纹机上的时候,发现自己迟到了一分钟,这简直就是一个悲天悯人的消息,顾小希内心十分崩溃。

这时,主编刚好也进来了:“哟,小希,你这腿怎么了?”

主编注意到了顾小希的脚以及她漆盖上的洞,大清早就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确实是顾小希的风格。

“该不是你昨天跟踪女明星出轨,被打的吧!”主编自己脑洞了一下当时的画面,确实惨呀,他很同情顾小希。

“那不知道我这算工伤吗?可以报销吗?”顾小希笑呵呵地看着主编,如果主编能适当给些安慰,自然再好不过。

这时,主编就像是断了信号的手机,故作没接收到刚才顾小希的说辞,晃晃悠悠的走掉了。

顾小希提着早餐坐下来,一边吃一边看着窗外发呆,脑子里想的是刚才沈月白那霸道的一抱,好像当时自己心跳都加速了,不知道沈月白有没有,嘿嘿!

“想什么呢,傻呵呵的?”林静提着包包走了过来,发现顾小希在发傻,直接用包包砸在了她的头上,下手比较轻。

顾小希的思绪立马被拉了回来:“又打头,我这么笨肯定都是被你给打的。”

面对顾小希的说辞,林静直接送她一记白眼,分明与她没有关系。

这时,林静倒是注意到了顾小希的膝盖:“哟,这怎么弄的?你整天都在干嘛?”

顾小希嘟着嘴巴:“还不都是沈月白,想想就来气。”

于是,顾小希在林静面前,狠狠的抱怨了一通,非得把肚子里的苦水倒出来,才觉得舒服一些。

“哟,你和沈月白这是相爱相杀呀,精彩,真是精彩。”林静不仅没有同情顾小希的遭遇,反而还拍手叫好。

顾小希知道,这就是典型的交友不慎,还能说啥呢?算自己倒霉呗!

下一篇:没做过的女孩子是什么样的 吃饭时还在她身体里
上一篇:坐着震动器写作业 夹住去上学不可以掉下来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