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日出水了疼死我了 我半夜摸妺妺的下面好爽下载

暖暖 2021-11-26 15:46

江清沂离开之后,狄祁巛眼角余光落在了江清沂放在桌子上的手机上。

拿,还是不拿?

他目光微微一怔,眼底泛过一抹深沉。

片刻后,他还是没忍住,拿起了江清沂的手机,连接在电脑上,下载了一个秘密软/件。

“老公,我们做点……”

这时,江清沂已经回来了,才开口说了半句话,便看见了这一幕。

她有些疑惑的望着狄祁巛,他拿她的手机做什么?

突然受到惊吓,狄祁巛下意识想要藏起手机,将手机顺手塞进口袋中。

“老公,你在做什么?”

江清沂快步走了过去,直接将手伸进他的口袋,想知道他到此在她的手机上动了什么手脚。

“你不会在查我的社交软/件吧?”

“没……”

狄祁巛目光一沉,一时间有些紧张,定位软/件他还没来得及安装,现在正巧就在那个页面,正卡在一半。

现在可不能将手机交出去,不然……

他一急,将江清沂的手抓住,按在自己的胸口,准备出卖美色。

“你不是想摸吗?现在正好有时间。”

啧,大美人急了啊!

她的手机有什么秘密能让大美人主动献身?

“嘿嘿……那我们去隔间!”

江清沂抱住大美人的脖子,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

“快呀,抱我去!”

狄祁巛无语,干脆利落将人抱了起来,进入隔间,将她放在床上。

一个吻落了下来,狄祁巛热情似火,直接撩起江清沂的衣摆。

“唔!”

江清沂瞪大了眼睛,神情惊讶,旋即变成了欢喜。

大美人这么拼?准备献身给她?

光线昏昏沉沉,黑色的帘子将一切都遮住,微风吹拂,但也透露一些微光。

江清沂口舌发干,觉得浑身像燃烧起来一般,整个人迷迷糊糊的。

狄祁巛也气喘吁吁,手指轻拨,像是在弹琴一般。

两人厮混着,却也没突破最后一步。

这个地方不够好,第一次这么重要的事情,应该让他布置的更为完美,更为浪漫。

狄祁巛只挑起了江清沂的火,却并不准备给她灭。

江清沂难受地在他身上厮磨,眼角泛起一抹艳红。

“老公……”

“嗯,我的宝贝,我爱你。”

狄祁巛动情地说,吻住了她的唇。

等上班的时间快到了,江清沂和狄祁巛从隔间出来,整理着各自的衣服,一时回味无穷。

这是一次大胆的突破!

江清沂脸色兴奋地发红,却摸到自己的手机。

犹豫了一下,她将手机直接交给狄祁巛。

“老公,我对你没什么秘密,也没和梁若凡偷偷联系,你信我。”

狄祁巛望着她坦然的模样,莫名有些愧疚。

他犹豫着,将手机屏幕点开,让她看着已经下载完还没藏起来的跟踪软/件。

“对不起……”

江清沂定睛一看手机屏幕,看清楚了他在做什么,忍不住噗嗤一笑:“哈哈,老公你怎么那么可爱?”

狄祁巛困惑的望着她,为什么要笑?难道她不气愤吗?

“你不生气?”

他迟疑的询问。

江清沂莞尔一笑,将手机交给了他:“喏,你继续。”

“继续什么?”

狄祁巛彻底懵了,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你不是要安装定位吗?那就继续装啊,有什么可偷偷摸摸的。”

江清沂笑眯眯的说道,十分主动。

她在心中甜蜜又无奈地叹息以永恒,谁让她家大美人这么离不开她呢,就连手机都需要定位才行。

但是她愿意,这对她来说不是负担,而是狄祁巛对她的爱。

狄祁巛目光深邃如墨,心里对江清沂的爱意倍增。

没想到,他都要装定位,随时监控她的位置,江清沂也愿意。

这代表着她是不是真的愿意呆在他的身边?

狄祁巛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知道江清沂的想法,他的心里仿佛被灌入了蜜糖,恍然如梦。

可手心的温度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快速安装好了软/件,一面唾弃自己想把江清沂永远掌控在自己的手掌心。

这样,只要她的手机在身边,他就可以永远知道她的位置,不会再弄丢她了。

“下次这样的事情你直接告诉我,你又怎么知道我会不愿意呢?”

江清沂笑着说,又忍不住调皮起来,对着他眨了眨眼睛。

“也许就算你把我关在家里,只允许我看到你一个人,我也乐见其成。”

狄祁巛认真的陷入了沉思:“如果你喜欢,不是不可以。”

江清沂心口一凉,她这张嘴可真欠抽!

“不不不,你就随便一听,学校还是要去的,反正我肯定不会离开你。”

江清沂一脸诚恳的保证,又抱住她的大美人。

她知道狄祁巛只是太过爱她了,才会有那么重的占有欲和不安感。

既然不安,那就给他安全感。

占有欲浓烈,那就用更多的爱埋了他。

江清沂觉得老天给她重生回来的机会,就是为了让她好好的宠溺大美人的!

她的大美人受了太多的苦,以后她就用无尽的爱来抚平他曾经所有受过的伤。

“开玩笑的。”

狄祁巛微微一笑,啄了江清沂一口。

可他的表情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想要逃离你,你就把我关起来,只能看到你,怎么样?”

江清沂没有害怕,反而接着在作死的边缘反复横跳。

“好啊!”

狄祁巛还真的想试一试,眼神狂热。

江清沂眉头微微一挑,悠然自得的道:“但是我绝对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的。”

“因为这辈子我都不会逃离你!你也不准离开我,否则我就把你关起来!”

想想还真有点小激动呢,把大美人关起来只看她一个人,取悦她,狠狠地欺负他……

不行,鼻血要流出来了!

江清沂舔了舔唇,忽然有些想要试一试。

狄祁巛注意到她的表情,顿时沉默了。

这丫头现在竟然也会有这样危险的想法了,不过他喜欢!

“放心,我不会。”狄祁巛目光沉沉的说道。

“我相信你。”江清沂蓦然在他薄唇上印下一吻。

没有人比她更加了解,狄祁巛对她的深爱,至死不渝。

清晨,江清沂穿着一身浅蓝色长裙,脸上画着淡淡妆容,准备下楼吃早餐。

这时,狄祁巛推门进来。

见他进来,江清沂莞尔一笑,立刻转了个圈:“我好看吗?”

“很美。”狄祁巛毫不犹豫的点头,江清沂的肌肤本就白皙,和浅蓝色的裙摆相互交映,犹如女神一般,诱人视线。

江清沂嘴角微勾:“那就好。”

狄祁巛猛然意识到什么:“你要穿着这身去学校?”

说话间,狄祁巛的目光幽幽的在江清沂裸露的肌肤上游移,不爽在酝酿。

“是啊,不行吗?”江清沂低头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不对劲,为什么他的眼神这么凶狠?

江清沂困惑道:“你刚才不是还说好看吗?”

“穿裙子太危险,换成裤子。”狄祁巛黑着脸说道。

他都恨不得将江清沂包裹着严严实实。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穿成这样啊?”江清沂笑眯眯的问道,觉得新奇。

狄祁巛这样霸道的一面,对她来说恍若隔世。

“我喜欢,但你只有跟我在一起的时候才能这样穿。”狄祁巛目光幽深的说道。

江清沂勾唇一笑:“好,我这就去换掉。”

她很喜欢,狄祁巛对她占有欲爆棚的样子,分外迷人。

江清沂很快换了一身白色的运动装,披散的长发也扎成马尾,清爽利落。

“这样过关了吗?”江清沂挑眉反问。

狄祁巛眼神微沉,这样的江清沂阳光可爱,令人像要把她关起来,看看没有阳光她会不会枯萎。

“嗯,就这样吧。”果然还是只想让江清沂眼里只能看到他一个人。

江清沂又怎么会猜不出来狄祁巛在想什么呢,蹦蹦跳跳的来到了狄祁巛的面前,一把抱住了他的腰身,声音甜软。

“老公,我们现在都已经官宣了,学校的人肯定也都知道我可是有主的,你担心的东西全都不存在。”

狄祁巛被她的答案所取悦,伸手摩挲的她精致的下巴,声音黯哑:“真想把你关在谁都看不到的地方,这样你就不会再离开我了。”

“现在我也不会离开你,晚上你回来就能一直看到我,开心吗?”江清沂笑嘻嘻的说道,狄祁巛这样危险的话语,她也觉得没关系。

是她没能给他足够的安全感,他才会这样想。

这几天江清沂的所作所为,让狄祁巛比较安心,所以也愿意给她一些信任。

“开心,去学校吧。”若是她再不去,他恐怕就更不想让她去了。

江清沂踮起脚尖,吻了一下他的唇,一触即离:“老公,我去学校啦,爱你,晚上见。”

话落,她便拿着包离开了别墅。

刚见了学校大门,她就听见有人在喊她。

“清清,清清……”

熟悉又令人厌恶的声音,让江清沂顿时皱起眉头,眼底划过一抹恶心。

但回头的时候,江清沂的眼底情绪已经回归于平淡,冷冷问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注意到她的表情,梁若凡心里咯噔一声,他怎么感觉江清沂对他的态度变了?是错觉吗?

定了定神,梁若凡一脸真诚的望着江清沂,语气不掩担忧:“清清,你的电话为什么我打不通了?还有之前我联系你的时候被挂了电话,是不是有人威胁你了?”

这话说的极为笃定,仿佛江清沂受到了天大的欺负似的。

“我和你没那么熟,麻烦你叫我江清沂。”江清沂毫不客气的说道,丝毫面子都不给梁若凡留。

梁若凡脸色骤然僵硬了一瞬,连忙解释道:“清清,你是不是因为我不联系你所以生气了?但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我现在已经是有夫之妇了,我老公不喜欢我跟你离得太近,所以我删了你的联系方式,有问题吗?”江清沂眉头微挑,神情傲然的说道。

她将曾经刻骨的仇恨,全部都深深的隐藏了起来,令人无法窥探出一点玄机。

梁若凡的面色顿时沉了下来,眉头紧蹙:“清清,你别跟我开玩笑了,你根本就不喜欢狄祁巛。”

说到这,梁若凡忽然想起了什么。

“是不是狄祁巛威胁你了?不允许你跟我联系?你爱的明明是我。”

越想越是这么回事,明明前段时间江清沂满心满眼都是对他的依恋,这才过去了躲长时间,她就对自己如此冷淡。

也不知道狄祁巛到底怎么威胁她了?

“他是我老公,怎么会威胁我?要是你耳朵不好使,我可以介绍给你耳科医生,好好为你治治病。”

江清沂冷漠的说道,嗤笑一声:“我要上课了,麻烦你以后别在来找我,省的我老公误会。”

话落,江清沂转身就走进了教室。

教室里现在已经有不少的人了,梁若凡总不能再追进去纠缠,眼中顿时遍布阴沉。

但是他心中坚定的相信,江清沂今天说的这一番话,绝对不会是发自内心的,他还不了解她吗?

梁若凡深深的看了一眼江清沂,不甘心的离开。

回到座位上,江清沂见梁若凡没有追进来,松了口气。

她知道梁若凡十分的好面子,不会在大庭广众下纠缠不休,这样也好。

现在江清沂半点都不想看到梁若凡那张虚伪至极的脸,会让她觉得恶心到想吐。

江清沂无视了周围的目光,淡定的打开了课本,认真的开始学习。

一天的课程,对江清沂来说并不吃力,反而轻轻松松的就能听懂教授讲的课,全部都能够融合起来彻底吸收在脑海中。

记忆里变好,让她心情十分的愉悦。

一天的时间转瞬即逝,江清沂下午只有一节课,下课就可以回家了。

她现在已经跟身边的几个学生打成了一片,关系不错。

下课了几人说说笑笑的离开了教室,快要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江清沂察觉到袖子被人拉了一下,疑惑的望去,同学指着前面:“那人是不是又来找你啊?”

江清沂顺着望去,暗暗翻了个白眼,梁若凡又阴魂不散的出现了。

她早晨不是都已经说得清清楚楚吗?果然梁若凡耳朵不好使,脑子还有病。

“不用管她,我们走。”江清沂无视了梁若凡,跟同学就要绕道走。

梁若凡径直挡在了江清沂的面前,目光诚恳的说道:“清清,我想跟你谈谈,我们之间有误会。”

江清沂这条鱼他上来用了了那么多的时间和心力,怎么能容忍她从他的手掌心溜走?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更没有什么误会。”

江清沂懒得跟他多说什么,扭头就要走。

梁若凡立刻伸手拦住她,看向她身边的同学,目光明媚而忧伤。

“我想跟清清单独谈谈,能麻烦你们先离开吗?”

几个同学迟疑的看向江清沂。

见状,江清沂也知道梁若凡恐怕不会那么容易死心。

她也不想连累同学,便微微一笑。

“你们先回去吧,我跟他说清楚。”

“好吧,拜拜。”

同学们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神情恋恋不舍,她们还没看够八卦了。

江清沂的脸色霎时间变得冷若冰霜,一脸不耐烦:“有什么快说,不要打扰我回家。”

她还要赶紧回家去见大美人呢,哪有时间跟他在这磨磨唧唧,梁若凡真是神烦。

梁若凡一副被她伤了心的样子,满眸苦涩:“清清,是不是我做错了什么事?你才会这样对我?你说出来我一定会改正的。”

江清沂深呼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否则她怕自己会不受控制给梁若凡一巴掌。

“我已经结婚了,我忠于我的爱人和我的家庭,你怎么样跟我无关。”江清沂决定彻底跟梁若凡说清楚:“所以,以后麻烦你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你很烦。”

江清沂一丝情面都不给梁若凡留,既然断就断的干干净净。

她现在想的人,只有她家的大美人。

报复是迟早的事情,只不过她现在有比这更重要的事要做,那就是让大美人真正敞开心扉,相信她,爱他。

梁若凡瞬间石化,震惊的看着江清沂,无法置信这话是从她的口中说出来的。

江清沂对他那么迷恋,怎么会爱上狄祁巛?她明明是想要逃离他才对。

“清清,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快忘掉我们的感情。”梁若凡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误会了什么,但我可以解释。”

“神经!我跟你可没有什么感情,更没有误会,拜托你别乱说,我可担心我老公会误会。”江清沂发现她怎么都跟梁若凡说不通,不然干脆狠揍一顿吧,也许他就能听懂人话了。

“老婆,你们在做什么?”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忽然响起。

江清沂眸光骤然一亮,猛然回眸望去,看到狄祁巛的一瞬间,她露出了灿烂笑容,飞快的飞扑像他。

看到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的样子,狄祁巛几乎要控制不住心中的戾气。

但他没想到,江清沂会做出这样的动作,下意识将她接个满怀。

江清沂抬眸看向他,声音软软的问道:“老公,你是不是来接我的?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啊。”

语气虽然夹杂着一丝埋怨,但谁都能看出来,江清沂的心情特别好。

“我如果不来,又怎么会看到这一幕?”狄祁巛幽幽的说道,眼中似乎酝酿着风暴。

江清沂立马站直身体,指天发誓:“老公我保证,我跟他什么都没有。”

话落,江清沂有些苦恼的告状:“我都跟他说的清清楚楚,我们两个已经结婚了,感情也很好,可是梁若凡却依依不饶。”

狄祁巛微微一怔,他之所有点生气,也是因为之前江清沂对待梁若凡的态度不一样。

可现在似乎,是他想错了。

江清沂的眼神并未透露出丝毫对梁若凡的迷恋,反而是真的苦恼被梁若凡纠缠。

心底的气瞬间消散,狄祁巛嘴角微微勾起,自然的揽住了她的腰肢:“好了,我带你回家,不要管不相干的人。”

“好。”江清沂乖乖应道,跟着狄祁巛要离开。

至于梁若凡,那是谁?她不认识。

看着狄祁巛和江清沂之间的互动,梁若凡彻底傻了,江清沂不是非常讨厌狄祁巛吗?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他不仅看不出来狄祁巛被讨厌,甚至江清沂看向他的目光,充满了爱意。

瞬间,嫉妒从心口迸发,犹如自己的东西被抢走了一样。

“清清!你告诉我,就是狄祁巛威胁你,所以你才会拒绝我对不对?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会想办法救你!”

梁若凡大吼一声,一脸不甘心。

江清沂简直无法忍受,气呼呼的告状:“老公,我觉得梁若凡可能脑子坏掉了,不然给他找个医生治一治算了。”

狄祁巛轻笑一声,现在他已经彻底确认了,江清沂的确很反感梁若凡。

不管因为什么,他很满意。

“你说得对。”狄祁巛眸色淡漠的扫了一眼身边的保镖,沉声吩咐道:“给他治治脑子。”

“是,少爷。”保镖应了一声,立刻走向梁若凡。

人高马壮的保镖径直走向梁若凡,他顿时怂了,扭头就想跑,口中还大呼小叫:“清清,你等我……啊!”

话音未落,他就被保镖一拳打到在地,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

保镖拳拳到肉,把梁若凡一顿狠揍,但是表面却看不出来任何的伤痕,却能让他痛的死去活来。

听着身后的惨叫,江清沂好心情的勾起嘴角,忍不住回眸扫了一眼,忍俊不禁。

现在梁若凡已经成了一个熊猫眼。

“怎么?心疼了?”狄祁巛戏谑的开玩笑。

“怎么可能?”江清沂不假思索的反驳道:“能让我心疼的只有你,我就是觉得揍得不够狠。”

说完,江清沂亲昵的挽着狄祁巛的手臂,哼着小曲离开了学校。

时间转瞬,江清沂已经回到学校一周了,跟班里同学的关系也越来越好。

学习的时候格外认真,江清沂已经开始打算起未来了。

只不过脑海中只有一个初步的雏形,还需要细致的构思。

今天,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

江清沂跟狄祁巛的关系越来越亲密无间,这让她心里美滋滋的,做起什么事情都变得很有干劲。

江清沂刚下课,准备跟任云梦一起去食堂用午餐,就看见了一个不想看见的人。

下一篇:熟妇好大好深好满好爽 好大好硬我要喷水了免费视频
上一篇:师傅两个一起我会坏掉的 学长我错了POP跷跷板笔趣阁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