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C她上瘾黑暗森林

暖暖 2021-11-26 15:43

清晨初照,阳光和熙。

一夜好梦的江清沂睡醒后,并未在身边看到狄祁巛的躺过的痕迹,她抚着胀痛的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分房睡的要求是她在嫁入狄家第一天就提出来的,狄祁巛也不恼任由她的任性,尽管昨晚她已经重新表露了态度,但也仅仅只能让狄祁巛对自己的误解减轻而已。

当事人江清沂表示:“后悔,非常后悔,特别后悔。”

她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跟狄祁巛解除误会,牢牢抓住老公的心。

简单洗漱过后江清沂下楼到冰箱拿了三明治和牛奶当做早餐。

收拾好家务的李婶正好买完菜回厨房,江清沂咬着三明治问道:“李婶,狄祁巛是去上班了吗?”

“江小姐,少爷一个小时前就去公司了,走之前还特别嘱咐我们别上楼打扰到你。”

李婶看着今天脾气出乎意料温和的江清沂,小心翼翼的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江小姐这个称呼也是因为江清沂不喜佣人叫她太太,这才改变的。

她脾气不好这件事情早已不是一天两天,家里面的佣人看见她巴不得绕道而行,生怕触犯到这位姑奶奶的霉头。

听着这拗口的称呼,江清沂放下了手中的食物摇头:“李婶以后还是叫我狄太太吧,之前的事情我向您道歉是我年轻气盛冲撞了您,对不起。”

李婶先是一愣,当下老泪众横。她跟在狄家已经二十年,可以说狄祁巛是被她看着长大。

少爷这前半生顺风顺水,唯独的变故就是娶了个不爱他的妻子。

现在江清沂愿意改口称呼自己狄太太,何尝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呢?

她深吸一口气,兴奋的语气中还带着哽咽:“江……少奶奶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您能想通好好跟我们家少爷过日子就好。”

江清沂点头,余光瞥见她手上提着的新鲜食材当下来了兴致:“李婶,您这是给狄祁巛做午餐吗?”

她在监狱里本身就因为身形体格的原因被处处针对,为了压榨她,监狱长还将她调到后厨干着最肮脏低贱的清洁活。

耳目渲染,她原先就有做菜的爱好,跟着后厨半年时间也差不多学会了几个菜式。

李婶这才想起来自己是来放食材的,连连点头:“是啊,少爷他吃不惯外面的菜系,每天中午都是我做好管家送去的。”

江清沂闻言来了兴趣,匆匆把手上的三明治吞咽下肚站起身抬步朝着李婶方向走去,边走嘴里还含糊不清的说着:“那您教我怎么做,我也想给他送去。”

李婶看着今天格外娇憨的江清沂欣慰不以:“好好好,少奶奶您慢点吃别噎着。”

掂着打包好的保温盒,江清沂看了眼面前耸立的高楼迈步走了进去。

“你好,请问总裁办公室在几楼?”

说来惭愧,她好歹也是成为狄祁巛夫人2.0了,但还是不知道自家男人的办公室在哪一楼。

不过没关系,她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去了解他。

今天的江清沂选择了简约清雅的过膝裙,高级私人定制的礼服完美的按照她的身形打造,将那双纤细修长的小腿完美的展露。

那张笑颜如花的脸上,带着的是与生俱来的傲气和优雅。

前台小姐看到这么漂亮的女人前来找总裁,还是留了个心眼:“不好意思女士,请问您跟我们狄总是什么关系?”

狄祁巛的身份毕竟摆在那里,G市对他趋之若鹜的女人还少吗?谁知道这个端庄模样的女人会不会是前来搅乱的上位者,前台小姐不敢贸然决定。

江清沂明白她的顾虑,语气平淡:“我是他的妻子。”

前台小姐愣住了,来往的员工们听到她淡然的语气更是纷纷将目光投掷而去。

狄祁巛结婚这件事情因为江清沂的强烈反抗所以并不算盛大,婚礼现场也仅仅只是邀请了亲朋好友连商业伙伴都没有邀请

所以在大部分人的心中狄祁巛还是位黄金单身汉,就算他真的结婚了,也照样有无数人愿意伏低做小。

前台小姐内心是抗拒这个回答的,但在看到女人面容绝艳,气质超凡她还是迟疑了:“小姐不好意思,我先给秘书打个电话确认下消息属实性。”

这秘书两字刚说完,一位身姿妖娆长相艳丽的女人便提着外卖朝着江清沂的方向走了过来:“小星怎么了吗?找我有什么事。”

“欣欣姐!”

被称为小星的前台松了口气,伸手为江清沂介绍:“小姐这是我们总裁的秘书,你可以跟她详说。”

江清沂也不嫌麻烦,只是她刚转过身便看到了庄欣欣手里拿着的外卖,细细的柳眉皱起却并未多言。

这么年轻能做到总裁秘书这个位置,庄欣欣自然也有不小的阅人实力,看到江清沂全身名牌定制,原本高傲的语气也跟着好了不少:“这位小姐,您有什么事吗?”

江清沂扬了扬手中拿着的保温盒,嘴角始终勾着淡雅笑容:“我是来给狄祁巛送午餐的。”

她的一举一动之间充斥着大家闺秀的教养规范,完美的叫人挑不出半点瑕疵。

“不好意思小姐,平常都是狄总管家前来送餐的,今天他已经打过电话说中午不会来送餐,我无法确认您的身份,为了总裁的隐私很抱歉您不能上去。”庄欣欣这话虽然说的客气,但脸上的表情已经带了几分显而易见的厌恶。

她还以为是什么强敌,原来又是一个想要单靠美貌上位的俗人罢了。

说完,便提着她的外卖朝着电梯而去。

江清沂站在原地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原本极力忍耐的好脾气差点喷涌而出,要不是为了在自家老公员工的人面前营造出一个贤惠妻子的形象,她能受这气?

眼看着电梯门关闭,江清沂就要掏出手机拨打狄祁巛的电话,这时一道男音却阻止了她接下来的动作。

“卧槽,江清沂?”

江清沂扭头看去,一副骚包打扮的单柏笙正瞠目结舌的叼着棒棒糖看着她。

那模样,仿佛像是看到了什么毒蛇猛兽。

江清沂在看到熟人的下一秒脸上的笑容便扬了起来,这下事情就好办多了。

“单柏笙好巧啊,既然你在这我就不需要给祁巛打电话了。”

江清沂说着就要往前走,单柏笙就这么呆滞的看着她朝自己走了过来,直到女人站在他面前这才作弹射状的往后面连连后腿了好几步。

他伸出手慌乱的摆了摆:“别,你可别离小爷我太近,你家那位发起疯来我可吃不消。”

能敢在狄氏集团这么光明正大的说狄祁巛发疯的估计也就只有单泊笙有这个胆子了。

作为十几年的好兄弟,单泊笙表示,狄祁巛下起手来简直不是人!

还记得当初婚礼上的时候他不小心摔倒导致没留神抓了一下江清沂的手腕,那个不是人的家伙居然忍心给他插了一部在大漠孤烟拍的戏,还是由大牌导演亲自下场拍摄,不能拒绝!

于是就出现了一下单泊笙和狄祁巛打电话对话时的名场面。

单泊笙:“你个挨千刀的怎么给我安排这种戏?老子英俊的脸在地上爬的都磨出血了!!”

狄祁巛:“哦。”

单泊笙:“老子……我这几个月乖巧跟行程走,没有勾搭女明星也没有闹绯闻,究竟哪里做错了!你不给我一个合理解释老子回去就在集团大门口哭诉你下狠手,到时候热搜见!”

狄祁巛:“她手腕红了。”

通话结束。

单泊笙:“???”

天知道他在粗粝的沙子里面摸爬滚打,每天饱受风吹日晒了几个月是怎么过来的,打死他也不敢想到居然是因为自己当初无意之间抓了一下江清沂?

单柏笙想哭,他简直比窦娥还要冤啊!

“说正经的,带我上去。”江清沂也知道当初因为自己狄祁巛给他强加新戏那件事,不过现在这部戏已经受到了电影届知名奖项的提名,狄祁巛也算是间接帮助单柏笙成功从小鲜肉转型了。

别看他这个人蛮不正经,但面对工作的时候却是百分之二百的认真,这也是他在接到剧本后尽管吐槽连连却依旧坚持拍完整部戏的原因。

江清沂记得,前世的单泊笙在即将成为影帝的前夕,陷入周颖之的圈套落入裸照丑闻,被全网讨伐被迫退圈。

他事业尽毁,家族又已经被新培养的继承人拿下,于是单泊笙在卖掉股份后便不知所踪,当初的坠桥事件却是远在异国的他派人打点照顾,这么多年了江清沂还一直记得他的恩情。

既然老天让她重活一世,她江清沂便断然不会再让朋友陷入前世的悲剧!

“噗嗤。”单泊笙没忍住笑出了声:“不是吧不是吧,居然有人敢拦你江大小姐?真不怕你家那位把她活撕了。”

他说着也不再拘谨,但却始终和江清沂保持着一定距离。

江清沂提着保温盒瞥了眼装鸵鸟的前台小姐,嘴角再次上扬起标准敷衍微笑:“请问现在我可以进去了吗?”

前台小姐瑟瑟发抖,连连点头:“当然可以,总裁夫人……”

她原本还以为这女人是信口胡诌,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消息要是传出去,多少公司女员工会暗自垂泪啊。

江清沂在听到前台小姐的称呼后,嘴角的笑容好心情的勾起,比那夜间盛开的昙花都要迷人。

总裁夫人?

这个称呼她喜欢!

成功登上电梯,江清沂和单泊笙在31楼分道扬镳。

“喏,他就在32楼总裁办公室电梯开门就能看到入口。”单泊笙顺手帮她摁下。

江清沂默记,接着抬头看向头发染成骚粉打扮异常男团风的单泊笙问道:“公司给你安排了新任务,该不会要让你组合带新人吧。”

提到这个,单泊笙脸上的表情瞬间傲娇了起来:“NONONO,我被金鸡奖提名最佳男配角了,来找那个二货炫耀炫耀。”

他这傲娇的小表情再配上头上的粉毛,活脱脱的像是只斗胜的趾高气昂的大公鸡。

单泊笙口中的二货名叫玉丞绮,是公司的副总。也是狄祁巛身边的二把手,出身贫寒却凭借自己的努力考上夏国第一学府,狄祁巛在他就读时看中了这个年轻人的野心和能力,破格提拔到今天。

也不知为何,骚包纯直的单泊笙偏偏跟清冷孤傲的玉丞绮过不去,每每见面都要挑刺找茬,两人你来我往最后居然成为了好朋友。

而且还是那种关系密切没事就一起喝点小酒的好朋友?!

男人的友谊可真奇怪。

31楼到后,江清沂目送着单泊笙一路大呼小叫着玉丞绮的名字并朝着他的办公室跑去。

……

她叹了口气。

这二货,智商没救了。

到达楼层,她提着带有余热的保温盒朝着总裁办公室轻手轻脚的迈起步子。

总裁办公室的门并没有合拢,留着一条不大的缝隙。

江清沂还未推门便听见了里面传来的熟悉妖艳女音:“狄总,你怎么不吃呀?是菜味道不合胃口吗?”

庄欣欣将自己买来的外卖在桌上一字排开,不同香味融织在一起的油腻感让狄祁巛不喜的皱起了眉。

他本人的性子极能忍耐,尽管讨厌这些外卖的气味,却也并未声张。

修长的的手在粗制的一字型筷子上烦躁的缓慢摩擦,迟迟未动筷。

江清沂看着他停歇的动作,仿佛像是忆起什么。

她记得,狄祁巛对口味很挑剔,也绝对不会吃市井不知名的小作坊。

这秘书专门挑的都是她自己认为不错的菜却丝毫没有想到坐在她面前的男人又是拥有何等的洁癖和原则?

这是想上位刷好感但举止失当了啊!

庄欣欣还以为是自己服务没有到位,于是斗着胆子夹了筷辣子鸡放到了狄祁巛面前的白米饭上:“您尝尝,这个味道很好吃。”

狄祁巛忍无可忍终于发作,他猛地抬起头却正好和站在门外观望的江清沂四目相对。

“看来我来得不巧……”

江清沂提着保温盒,露出几分歉意的浅笑,作势要离开。

她方才转过身子,就听见椅子拖动地面的声音。

“江清沂,不许逃!”

男人清冷的面容染上一抹慌张,黑眸幽深,带着极深的偏执,将江清沂死死地抱住。

江清沂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用眼神示意着手下败将赶紧离开,别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庄欣欣脸色发青,不敢置信地望着两人亲密的模样。

难道狄总真的结婚了?

不可能,他从来都没有说过!

这一定是他的情人,她还有机会的!

然而,江清沂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想法,似笑非笑地望了她一眼。

“叫老婆!”

她转过脑袋,不满地翘起了红唇,对着狄祁巛撒娇道。

“狄总,这是怎么回事?这位小姐她真的……”

庄欣欣脸色转黑,目光如同锐利的刀锋往江清沂身上戳去。

不可能,狄总这么冷傲,怎么可能轻易看中凡夫俗子?

只有她才配得上他!

然而,狄祁巛下一句话打破了她的幻想。

“老婆,你叫声老公听听。”

江清沂见美人的耳朵尖又红了,一下忘记了现场还有一个大活人,忍不住亲吻了一下他的耳垂。

“老公!”

只见大美人那抹红晕爬到了脸上,他冷清的眸子也染上一份火热,让江清沂也看得眼馋起来。

想吃!

“老婆。”

狄祁巛再次唤了一声,声音极轻,带着几分不甘置信。

仿佛沉浸在甜美的梦中,不愿意醒来。

“嗯,老公老公老公!”

江清沂一连叫了三声,笑容满面,将情敌打击得体无完肤。

庄欣欣震惊地往后退了几步,神情崩溃,声音都快哭出来似的。

“狄总,你们……你们……”

狄祁巛冷冷瞥了她一眼,哪里不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只不过看着她工作能力不错,懒得和她计较。

但她若是敢做什么蠢事,他也不会手软。

“这是我的夫人——江清沂。”

庄欣欣已经傻掉了,精致的妆容敷在脸上,好似一张裂开的面具。

江清沂露出生疏而礼貌的浅笑,以女主人的姿态招呼着庄欣欣。

“这是庄秘书吧?承蒙你照顾我老公,连大门都不让我进。”

“原来是庄秘书早就订好了大餐,看来我是白来一趟。”

江清沂的目光落在黑色的大理石办公桌上,神情带着一丝讥讽。

她家老公可是很挑食的,作为秘书,却给他点这些油腻腻的食物,一点都不贴心!

哪有她这个小天使亲手做饭来得贴心?

“狄总,我……我以为……”

庄欣欣的笑容苦涩极了,脸都被打痛了,火辣辣的羞耻感逼着她接受现实。

狄总真的已经结婚了,新娘还不是她!

“你来送给我送饭?”

狄祁巛神情满是震惊,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错了,完全将庄欣欣给忽视了。

不对,江清沂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娇贵小姐,怎么可能给他做饭?

不过,哪怕是李婶做的,她送过来,也证明她对自己有心了。

难道她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心的?

狄祁巛的眼神柔软起来,握住她的手,往办公桌走去。

“是啊,这可是我亲手做的,李婶教的。”

江清沂唇角泛起甜甜的笑容,见某人还雕塑一般站在办公桌前,不由轻蔑地望了她一眼,直接无视了她。

“老公,你尝尝。我第一次做,不知道好不好吃。”

“老婆做的,当然好吃。”

狄祁巛眼神柔软起来,好似沉醉在一个美梦之中。

庄秘书再次傻掉,怀疑自己已经出现了幻觉。

狄总什么时候这么温柔地说过话?

他一向是冷酷的代名词,作风也是一等一的狠辣,让人又敬又怕。

“庄秘书,你还不去工作?”

一个冷冰冰的眼神过来,庄秘书犹如寒风扑面,瞬间被冻醒了。

还是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果然还是心黑手辣的狄总!

她张了张唇,一时觉得有些悲哀。

祁总的温柔不是对她的,而是对另一个女人。

但她仍然有些不甘心,露出最为妩媚的笑容,企图在江清沂面前挽回几分面子。

“祁总,我给你定了饭菜,你尝一口吧!”

狄祁巛的目光落在桌上油腻的饭菜上,眼神带着几分嫌弃。

“庄秘书,你怕不知道我家祁巛的口味,我家老公只喜欢吃我做的饭菜。”

江清沂将外卖的饭盒推开,从保温盒取出精致的饭菜,摆放在大理石桌面上,对着庄秘书歉意一笑。

庄秘书气得心脏病发,死死地盯着江清沂,鲜红的指甲刺入掌心。

然而,更令她气绝的是祁总应了一声。

“是,我只吃我老婆做的饭菜。”

庄欣欣只觉得受到了一记暴击,整个人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原地去世了。

“庄秘书怎么还在这里?一起吃吗?”

江清沂露出客气的笑容,眼神分明在赶人。

狄祁巛冰冷的目光扫了过去,眼神带着几分不耐烦。

“你怎么还在这里?”

“呜呜……”

庄秘书捂着脸,跑了出去,输的一败涂地。

江清沂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心情愉快极了。

区区小小的情敌,她分分钟解决了!

下一刻,她都被人楼在怀中,坐在狄祁巛的大腿上。

“老婆,你吃醋了?”

“祁总结婚了还沾花惹草,大家还以为你是没主的,都想跟我抢男人,可恶!”

江清沂瞥了狄祁巛一眼,眼神带着几分埋怨。

都怪某人到处公布自己是黄金单身汉,还隐瞒他们结婚的消息。

显然,她已经忘了是她自己闹死闹活不肯让狄祁巛公布,非要隐婚,不然就不嫁给狄祁巛。

狄祁巛冷清的眸子染上一丝笑意,忍不住吻了她的面颊。

“我要发个新闻公布会,向全世界介绍一下我的老婆。”

“好啊!”

江清沂抱住狄祁巛的脖子,笑得花枝摇曳。

狄祁巛被花枝挠得心痒痒,凝视着他心爱的女孩,忍不住想吻她的唇。

江清沂主动将唇送了上去,两人吻作一团,好似电光火石,点燃了彼此。

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骚包的单柏笙闯了进来。

接着,他惊吓般地退了出去,撞在玉丞绮的怀中。

“哎哟!你们亲热都不关门吗?”

下一篇:师傅两个一起我会坏掉的 学长我错了POP跷跷板笔趣阁
上一篇: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 坐在叔叔棍子上写作业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