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 坐在叔叔棍子上写作业

暖暖 2021-11-26 15:41

程安染强忍着没心虚到把手机给抛了,接电话的瞬间又想,自己慌个什么劲儿。

换不换老公的,主动权在她这里吗?

分明在金主爸爸唐总裁手里。

这不,午夜零点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在睡觉,就给人家打骚扰电话。

深吸一口气,程安染好脾气的接起了电话:“喂,唐总裁,你——”

那头的男人笑了下,笑声里透着慵懒散漫。

他开口语气,声音低沉带着笑意:“染染,你叫我什么?”

程安染沉默了几秒,艰涩的开口:“亦堔?”

唐亦堔轻笑:“染染真乖。”

程安染:“……”

转头她看着窗外的明月,是了,窗外的月亮都圆了,狼人也该变身了。

有一就有二之后,程安染感觉这次也没那么难以接受,心里升起了异样的平静感。

深吸一口气,程安染知道,自己该开始营业了。

想嫁入豪门躺赢本就是一种妄想,拿到了唐太太这个身份,不付出点什么那能行吗?

陪精分总裁演戏,那也是一种付出。

程安染摆出了该有的温和态度:“亦堔,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唐亦堔:“染染,下楼,我在你家小区楼下,我们去看日出。”

程安染难以置信:“看日出?现在半夜,看什么日出?”

唐亦堔:“看明天早晨的日出,现在开车去海边能在四个小时以后到达海边,我们直接等着看日出。记得穿的漂亮点,海边风大套个外套,我等你,不着急。”

电话说完挂断了,程安染拿着手机有点崩溃。

这人也太霸道了吧,都不给她反驳的机会。

大半夜的简直疯了,但程安染敢怒不敢言。

起身,她换了衣服慢吞吞的下楼。

她不知道开门的时候,楼上的房东李新听到声响也开了门。

从楼上悄然探头向下看,他就见程安染穿着好看的裙子,裹了件漂亮的风衣离开了家。

李新脸色一沉。

这么晚了,这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肯定又是去勾搭男人的!

程安染下楼十几分钟,李新确认楼下没人之后,一个大胆的想法冒了出来。

他拿着钥匙下楼,试图去开程安染的门。

门锁已经换过了,钥匙打不开门,李新咬牙切齿,骂了一声:“贱女人!”

不甘心的上楼,李新在电脑前走了几个来回,打开了搜索引擎输入:“开锁——”

程安染完全不知道自己离开后发生的事,她住的小区没有楼道监控,她也不可能事后再去查这些事。

此时她坐在唐亦堔的车上,侧目看着身边穿着一身休闲装,惬意自得开着车的人。

她现在人被安顿在副驾驶,这让程安染如坐针毡。

忍了忍还是没忍住,她开口:“我能坐副驾驶吗?要不然我还是坐后面吧。”

她不贪恋副驾驶,要是因为自己在他身边,引起他洁癖不适,导致安全出问题,那可真是亲人两行泪了。

唐亦堔桃花眸抛过来一个有些邪魅的眼神:“染染觉得我这副驾驶除了你,还有谁有资格坐?或者你想去坐谁的副驾驶?”

程安染尬笑:“我只是怕我坐在这里,你会不舒服。”

“怎么会。”唐亦堔莞尔:“染染很香,我喜欢你的味道。”

程安染:“……”

行叭,反正是香是臭都是你说了算,你开心就好。

车内放着舒缓的音乐,温度正合适,程安染有些昏昏沉沉想睡,但她想到自己的婚纱设计稿,她勉强打起精神:“我的婚纱稿子设计好了,明天可以正式开始做,需要的材料和需要的人手,我明天打份名单给你,我要提前说一下,这件婚纱不便宜,你放心,这婚纱我只穿不要,等我……”

“多少钱都没关系。”唐亦堔打断她,轻笑一声:“你穿上会是最美的新娘吗?”

他声音磁性低沉,带着丝丝笑意,惹得程安染撩耳朵痒了下。

她不得不承认,唐亦堔是个有资格做千人斩渣男和鱼塘主的男人,有钱、有颜、声音还苏。

程安染不自觉的瞄他。

车内是暗的,偶尔昏黄的路灯照出一点微光打在男人高贵精致的容颜上,他不笑的时候面容冷峻,高不可攀。但像现在这样笑着的时候,又给人一种邪魅的感觉。

眸中似有星河亮,红唇若有飞花染。

总结:一般女人扛不住,幸亏姐姐我不一般。

眨了眨眼睛,程安染不太客气道:“以我的容貌,就算在身上套块白窗帘,都会是美的新娘的,没办法衡量。”

唐亦堔似是被她逗弄到了,低低的笑:“嗯,我赞同。”

程安染抿着唇,觉得自己皮过头了。

金主面前太放肆可不太好,于是她又认真的回答了一遍:“我保证这件婚纱会惊艳所有人,我有自信。”

唐亦堔:“嗯,我们染染一定没问题,放手去做吧。”

一句‘我们染染’亲昵无边。

程安染的耳根子不自觉的红了,饶是知道这个人戏多的不行,但这样宠溺一样亲昵的称呼,对程安染来说还是有一定的攻击力的。

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她。

养母大概是对她心里有愧,从小对她好是好,但要说亲昵,却真的也没多亲昵。

亲生父母对她的态度,肉眼可见的差,怎么会说这样的词汇。

至于许念之——

她的坚强,她的倔强,她的永不服输在许念之眼里只有两个字——强势。

许念之认为她不会喜欢自己那些亲昵温柔的称呼,所以他自顾自的都不给她,那她也不会去摇尾乞怜,毕竟对许念之,她是抱着试探的感情在交往。

一个人太长时间缺乏爱,好像自己本身无法去相信爱,去接纳别人的爱了。

像唐亦堔这样自然的亲昵,反倒一下子戳中了程安染的心。

程安染看向窗外闭上眼睛,不愿受他撩拨。

都是假的,她才不信。

迷迷糊糊中,程安染睡了过去。

等程安染再醒来的时候,耳边有徐徐的海浪声,木质的冷香混着海水的湿润窜入鼻子中。

黑暗中,一丝明亮的光线似乎照射了过来,她茫然的睁开,目光中映射出演出一轮刚刚冒头的太阳,海面被染上了一层动人的金色。

是——日出。

她一下子清醒过来,抬头看去,望入了染着点点金色光芒的眸眸:“早安,染染,日出美吗?”

程安染下意识的点头:“美。”

下一秒她才惊觉自己是在这个男人怀里,慌乱的要挣扎,唐亦堔却手臂紧紧的禁锢着她,莞尔一笑:“不及你美,被阳光照耀的你的面容在我眼里才是最美的。”

海风吹拂而过,吹乱了程安染的长发,程安染心脏狂跳的同时,十分崩溃。

这位哥哥,你哪儿来的这么多土味情话!

最可怕的是,她为什么被土味情话撩到了。

长得帅,声音苏,真是可怕的了不起!

浪漫的海边,动人的日出,英俊的男人抱着美丽的女人。

若说这场景不美不浪漫,那纯属瞎掰,只不过作为当事人的女主角程安染,真的觉得大可不必!

“亦堔我自己能走了,你放我下来吧。”程安染挣扎着从唐亦堔怀里下来,还下意识的帮他拍了拍衣服。

你说说这人为了演戏,都把自己糟蹋成什么样了。

这么抗拒亲密接触的洁癖硬生生把她从车里一路公主抱到了海边。

程安染真的怕他有什么应激反应,还在心里安慰自己,洁癖是可以进行脱敏治疗的,这也算是自己帮他治病了。

唐亦堔看着她,唇角勾起,温柔的帮她整理发丝。

程安染仰头看他,开口问:“有人偷拍吗?”

唐亦堔一怔,随即含糊的应了一声:“嗯。”

程安染真的好奇这戏到底是演给谁看的,但她是契约妻子,两个人也说过不探究彼此,所以她只能憋着,不能多问。

唐亦堔为她理好了发后,又道:“口红给我。”

程安染眨了眨眼睛,从风衣口袋里摸出来一支:“你怎么知道我带了?”

唐亦堔:“抱你的时候试出来的。”

程安染:“……”

唐亦堔唇角飞扬起愉悦的弧度,微微抬起了她的下巴,为她涂口红。

日出时的海边人很少,三三两两都是情侣特意来的。

此时都注意到这一对俊男靓女。

两个人实在太惹眼了,那几对情侣都禁不住多看几眼,当看到唐亦堔为程安染擦口红的时候都傻眼了。

情侣中的男朋友纷纷想:卧槽,这男人真牛逼,给女朋友图口红不怕图花吗?不过要是女朋友这么漂亮,我也想去学画口红!

情侣中的女朋友纷纷想:啊啊啊!这男人好会啊!这是什么完美浪漫男友!我酸了!再看看身边这个,什么鬼,长得没人家帅,撩人的本事也没人家厉害!

几对情侣暗搓搓的骚动,程安染也十分不自在。

她长这么大除了柜姐,还没被这样画过口红呢!

自己的唇被男人灼热的视线盯着,程安染慌乱,急忙想撤退,然而程安染想挣脱他时,却被一声轻笑阻止。

“别动,会画花。”

程安染顿时不动了。

唐亦堔满意的涂完了口红才放开她道:“真漂亮。”

程安染有些不信任他:“你……确定你涂的没问题?”

唐亦堔没回答,他抬起动人的墨眸看了一眼海平面,太阳已经完全升起,碧蓝色的大海完全被如光笼罩上一层金色,景色绝美。

其他几对情侣欣赏完这两个人之后,都开始拍照了。

唐亦堔挑眉对程安染道:“把外套给我,往前走几步,我给你拍照。”

程安染没这个兴趣:“不用了,我不喜欢拍照。”

唐亦堔意味深长道:“不拍照怎么秀恩爱?染染是打算和我谈一场代下恋情吗?”

程安染明白了。

原来如此,看日出是假,想对窥探他生活的人证实和自己的关系是真。

也对,外人不知道之前萧灵的事,唐家内部直系亲属肯定是知道的,新婚妻子一朝换成自己,心里怕是存了不少疑问。

她也的确该配合唐亦堔演一下热恋。

是她不够敬业了。

想通了,程安染利索的脱掉风衣递给唐亦堔:“那就辛苦你了。”

晨风还有些冷,程安染想要速战速决,于是脱下鞋子快跑了几步站定,侧身问:“要背影还是正面?”

‘咔嚓’一声,唐亦堔淡定道:“拍好了,很漂亮,你想再多拍几张吗?”

程安染穿着到脚踝的长碎花裙,虽然长,但质地轻薄风一吹就飘起来了十分不保暖,她才不想继续拍呢。

听到唐亦堔拍完,程安染就赶紧跑了回来,抓过衣服来穿上:“你拍完了就行,不用再拍了。”

唐亦堔点头,等程安染穿好风衣,手机也响了。

她拿出来一看,唐亦堔竟然把照片分享给她了。

照片里,程安染微微侧身,柔光将她笼罩,照片做了下处理,面容看不真切,朦胧美好。

这照片……摄影角度好,构图好,光影运用好,最牛逼的是P过!!!

程安染整个人都有点凌乱,任谁能想到堂堂的唐氏集团总裁还会给人修图啊!

程安染沉默收回手机。

唐氏要是破产了,唐亦堔不想抛头露面当演员,那就当个修图师吧,也能赚不少钱。

她抬头看唐亦堔,男人正在手机上做了一系列的操作,之后把放下手机看向程安染。

刚要开口,忽然之间一阵晕眩感传来,唐亦堔抬头看着程安染。

程安染见他扶额,有些困惑:“亦堔,你怎么了?”

唐亦堔笑又看她一眼:“真遗憾,不能亲吻这由我亲手涂过口红的唇。”

程安染瞪大了水润的眸,惊恐至极。

你还想亲我嘴?你要不要这么肆无忌惮?

下一秒,唐亦堔忽然软倒在沙滩上。

程安染眼皮一跳:“亦堔?唐总裁?唐亦堔?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别吓我。”

大佬,你别搞我,你上一秒还好好的,这怎么就倒下了。

程安染有点慌,忍不住去拍他脸。

因为慌乱,她也没控制力度,还生怕他不醒,所以用力拍。

“醒醒!喂!”程安染俯身听听心跳,确定唐亦堔心脏还是跳动的。

难道说是自己打的力度小了?要不然掐人中试试?

这是忽然昏厥!掐人中应该有用!

程安染顾不得多思考,面容凝重的伸手狠狠的掐唐亦堔的人中。

唐亦堔你别死啊!我还没过门,你要死也等我过门,给你当寡妇都行!

唐亦堔是生生被疼醒的。

一睁眼,一张女人的面容就出现在眼前。

唐亦堔几乎是条件发射一般,一把推开了程安染。

程安染猝不及防,整个人向后仰摔在了沙滩上。

唐亦堔脸色难看的起身,用力拍扫自己身上,声音更是又怒又冷:“你在做什么!”

他脸上火辣辣的,人中处酸疼酸疼的。

这女人,是不是趁他睡着打他了?!

胆大包天!令人发指!

程安染被唐亦堔推在沙滩上也摔的不轻,要不是她眼疾手快,好好一张漂亮脸蛋就要怼到沙坑里了。

程安染气:“你对我有什么误解?你突然倒下,我只是担心你。”

程安染表面还能维持平静,内心里却已经咆哮了:我还不是怕你死了!怕婚还没结我连寡妇都做不成吗!

行,这还没结婚呢,家暴就安排的明明白白了,算你狠!

程安染觉得这幸亏是契约结婚,要是真结婚,未婚夫却敢这么对她,她非扒了对方一层皮不可。

程安染这想法其实有歧义,毕竟站在唐亦堔的角度来看,怎么也不算他单方面对程安染粗鲁,顶多两个人算是互相伤害。

他现在脸上还火辣辣的,鼻子下方还被她指甲掐的已经有些红肿。

唐亦堔天之骄子,豪门贵胄,从小到大还真没有人敢对他的脸如此放肆撒野,他是真有些动怒了。

而且想到刚才脸被程安染碰触过,唐亦堔就难受的不行。

消毒液!他要去车上拿消毒液!

他说动就动,转身就往车那边走。

程安染挣扎起身之后不得不赶紧跟上,脸色也有些差。

这人怎么这么奇怪?

忽然晕倒,之后整个人都变了。

大概偷拍的人走了?所以他又恢复成了洁癖大魔王?

程安染眉头紧锁。

唐亦堔回到车内就开始喷消毒液,程安染站在车外犹豫不决。

她看到唐亦堔在喷消毒液就压力山大。

一起看日出秀恩爱的戏码看来到此结束了,所以接下来她该做什么?

几分钟之后,车上的男人终于缓过来了,冷静的摇下车窗。

程安染俯身与他对视。

唐亦堔:“我有个股东会议,要赶回去换衣服,你自己回去。”

程安染:“???”

先生你有事吗!从我家开车到这里四五个小时,你他妈让我自己回去?

程安染被气笑了,眼角眉梢都染着愠怒,泪痣都透着凶:“唐总裁,大半夜把我拉到这里,现在用完就扔下,这个行为怎么看都很渣男吧?”

渣男!演戏的时候就‘我们染染想怎样都行’,不演戏了就‘你自己回去’,当我好欺负是吧!

唐亦堔薄唇微抿,脸色也不是很好,但这事的确是他更理亏,想着拿出手机转账。

几秒后程安染手机响了,她拿出来看了一下,微信转来了两万块。

程安染:“……”

唐亦堔:“是要在这里玩一下,还是租车回去你随便,这是给你的补偿的。”

程安染拿钱办事,立刻笑逐颜开,开始了唐太太的营业:“唐总裁您慢走,不用担心我。啊对了,别忘记昨天晚上我们说过的关于婚纱的事。”

唐亦堔身子一僵。

他沉沉的看着程安染。

程安染眨了眨水眸:“怎么了?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唐亦堔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只道:“婚纱的事你和白夜接洽就好,需要什么他都会去安排。”

程安染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刚才她总觉得唐亦堔透着一股子翻脸不认人的渣男气质,她真怕他一开口就说不记得昨天晚上的话了。

好在只是错觉。

很快,唐亦堔开车走了,剩下程安染一个人。

有这两万块她也不着急了,吃个早餐又欣赏了海景才租车回去。

回去的路上,程安染刷微博,忽然发现热搜又爆了。

今天还是跟那位把自己抛下的未婚夫有关。

#唐氏集团总裁晒妻#

#唐总裁微博秀恩爱#

#唐亦堔强势澄清与宁菲儿绯闻#

#唐总裁的神仙未婚妻#

#日出大海都不及你美#

程安染瞪大了眼睛,反应了一会儿急忙点进热搜,然后就发现了唐亦堔用自己的号发的一条微博:“日出、大海都很美丽,却又都不及你美。【图片.JIP】。”

配图就是刚才唐亦堔给她发的照片,程安染的心脏猛然跳漏了一拍。

她知道这些都是演的,都是假的,只不过是为了澄清昨天他与宁菲儿的事而秀的假恩爱,可她还是怔愣着觉得自己仿佛掉入了什么甜美的陷阱中。

一种全世界都知道自己被宠爱的错觉悄然盘踞在了她心底。

吸了口气,程安染让自己冷静点,却耳根子发红。

唐亦堔是什么魔鬼,就这种撩法,谁遭的住啊!

咬唇,程安染鬼使神差的点开了评论。

我也想要甜甜的恋爱:‘妈了个鸡,一大早就吃了这么大一口狗粮,我还是吃的特别舒爽是怎么一回事!唔唔,我也想要甜甜的恋爱!’

橙子怪:‘我酸了,柠檬树上柠檬果,柠檬树下你和我,单身狗抱紧自己瑟瑟发抖。’

一分钟800次:‘呵呵,宁菲儿出来挨打,你看看人家未婚妻那气质,仅仅一个侧脸就能看出来倾国倾城,你拿什么和人家比,还去勾引人家未婚夫?’

人生分析帝:‘重点难道不是这是唐亦堔在微博上第一次发私生活消息吗!竟然是为了未婚妻!也太甜了!我甜的要死了!’

我恰柠檬:‘我心情太复杂了!昨天晚上我骂宁菲儿的时候觉得没有人能配的上这么霸道这么A的唐总裁,今天我看到人家晒出来的未婚妻,我真想说,虽然故意模糊了一下,但还是能看出来是个人间绝色!霸总的小娇妻果然不一般。’

程安染一下子笑了出来,特别皮的想:原来她还是霸总的小娇妻,可她性格不太娇啊,以后是不是得学的娇一点。

热搜对程安染的身份十分好奇,不停的在追问她是谁,是明星还是哪儿的千金名媛。

程安染没打算转发这条微博,虽然她知道,只要转发承认这个人是自己,那么或许她能瞬间洗白,但这样的热度还不够,也不能保证真的达到自己重新支撑起自己事业的目的。

好刚要用在刀刃上,她不能转发。

不过……

笑一笑,程安染截图,在朋友圈里特意发了一条仅许念之可见的朋友圈:【对我来说,你便是我人生的光。】

许念之一大清早被这样一条朋友圈给秀的起床气都出来了。

他那个表舅高冷如天上月,从来就没在微博发任何私人的事,第一条私人的事就是为了程安染。

她完全被自己那个高高在上的表舅宠爱着,这个认知让许念之特别难受,说不上来的酸和苦闹的他抓头发。

下一篇: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C她上瘾黑暗森林
上一篇:我被几个闺蜜玩到爽死 你怎么那么美po席铭琛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