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几个闺蜜玩到爽死 你怎么那么美po席铭琛

暖暖 2021-11-26 15:39

总经理是个明白人,听到唐亦堔这话,顿时心下了然。

面前这位漂亮的女士可是唐总裁的夫人,用的东西自然要好,钱不钱的人家不在乎,重点是品质好,够档次。

他马上回身,严肃的对站在后面的一溜儿部门经理道:“都听到了吧,把你们部门所有顶尖品牌的限定版、限量版拿来,珠宝部门,挑今季最流行,品质最好的拿来。化妆品部门不用我多说吧,挑时下最流行,最能凸显唐太太美貌的拿来,快快快行动起来。”

“是,总经理。”

一群人离开了,总经理也识趣的去门外等着,不打扰唐总裁和唐太太的二人时光。

VIP房归于平静,程安染无语的向一旁挪了挪,拉开了她与唐亦堔的距离。

“唐——”话音刚开,她想到什么硬生生改口:“亦堔,我说了我什么都不要。”

唐亦堔桃花眸张扬的一挑,身子前倾凑在她耳边暧昧的低语:“但我想给你,我说了要宠你。”

程安染无端耳朵一热。

一句‘要宠你’,唐亦堔为她刷了八百万。

程安染填写地址的时候,心尖都在颤。

她认为自己那两千块一个月的出租屋,放这些东西十分不安全。

不,说不安全都是抬举,根本就是不配!

珠宝首饰,衣服鞋帽,每一样都是奢侈品,价格昂贵。

这些东西随便卖一卖,自己都能还上外债了。

要是全部原价退回拿到这八百万,她岂不是连再创业的资金都到手了?

大胆且危险的想法在她脑子里过了一遍,被硬生生的按住了。

天上没有平白无故掉下来的馅饼,这些东西搞不好都是唐亦堔这个男人的考验。

他是不是早就调查过自己,知道自己欠着外债,他在试探自己的是不是会拿这些东西去换钱!

如果真换了,等待她的说不准是铁窗泪了。

深吸一口气,程安染签下了唐亦堔所住的那座高层的地址。

唐亦堔窥见了,饶有兴味道:“怎么填这里的地址。”

程安染放下笔,让自己表现的心如止水,视金钱如粪土:“这些东西适合这里。”

她要控制住自己的欲念!

要是放她手里,她怕自己把持不住,真的走上倒卖奢饰品的不归路。

唐亦堔眼里的暗光流转一下,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离开商场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了,A市的夜生活才刚拉开帷幕,牛鬼蛇神夜猫子,都是这个时间出来浪荡的。

两个人出咯商场,车子不等过红绿灯,就被程安染叫停了:“司机停车。”

司机乖乖停车,程安染道了一句要去买洗漱用品就下了车。

她下车,冷风吹来,吹得她有些冷。

程安染皱眉,心下凄凉。第一次去男人家住宿还要自备洗漱用品。

渣男,毁我青春。

下一秒唐亦堔已经跟了出来,在她身后为她披上了西装。

木质冷香一下子将她席卷包围,程安染侧目,望入他的深不见底的眸。

唐亦堔:“夜里风大,你若是感冒了,我会心疼。”

程安染:“……”

莫名其妙真有点被宠溺的感觉,渣男还挺会疼人,只不过太假。

奥赛卡欠他一座小金人。

这演技只做唐氏集团的总裁未免太屈才了。

程安染心里吐槽,面上不显,乖巧的穿着‘男朋友西装’去买东西去了。

唐亦堔也没回车里,百无聊赖的站在路边等她。

路边的行人道连着一侧的酒吧街,三三两两的人从他身边路过。

他俊逸非凡的外表,与停靠在路边的林肯幻影,引得男男女女侧目,尤其女人,都禁不住多看他几眼。

要是在白天,他大概已经开始身体不适了,但现在他却很好,唇角甚至挂着淡淡的笑。

夜风里忽然传来浓烈的香水味,刺鼻粘人,唐亦堔眉头微微一簇,香味的主人忽然前倾,似是高跟鞋没踩稳崴了一下一般,‘哎呦’一声扑在了他身上。

唐亦堔抬手稳稳扶住人,原本披在眼前人身上的的西装外套滑落,露出女人白皙的皮肤,紧身的包臀裙将她裹着娇俏窈窕的身影。

唐亦堔微微挑眉,意味深长的一笑:“小姐,你没事吧。”

女人被扶起,看着他又惊又喜道:“唐总裁,真意外,竟然能在这里遇见您。”

唐亦堔抬头看她,完全不知道是谁,但他还是不动声色的微微一笑,含糊的应了一声:“嗯。”

女人很漂亮,但一眼便看得出来是整过了。

她见唐亦堔没有直接推开她,心下暗喜。

按住自己的太阳穴,女人向他身上柔弱的靠了靠:“抱歉唐总裁,我喝的有些多。不知道唐总裁能不能送我一程?”

她是真的喝多了,竟然敢提出这种放肆的要求。

如果换了平时,她也是不敢,但今晚的唐总裁不知怎么,透出一股好亲近的感觉,她又喝了点酒,就恶向胆边生凑了过来。

成不成,他也不能打女人吧?

唐亦堔深深的看她一眼,从地上捡起外套给她披上:“我未婚妻马上就回来了,要不然你问问她我能不能送送你?”

女人:“……”

程安染出了便利店就看到一个女人从唐亦堔怀里脱身离开。

程安染咋舌。

这位招蜂引蝶的速度也是够快的。

唐亦堔一回头看到她,笑一笑解释:“别误会,她只是问路。”

程安染也笑:“看的出来。”

唐亦堔俊逸的容貌上露出无奈的表情:“你生气了?吃醋了?”

程安染就差用关爱智障的眼神看他了,但想到这位是自己的金主,她还是忍下了,礼貌的说:“我真没有。”

我吃个屁醋啊,咱俩什么关系你不清楚?你今晚到底为何一定要跟我演这些恋爱戏码,你放过我行不行?

好在唐亦堔没打算继续纠缠这个问题。

一整晚的折腾过后,程安染庆幸唐亦堔没骚包到要和她睡一个房间。

门前告别时,他望着程安染,声音低沉,温柔缱绻的说:“染染晚安,我们明天见。”

他真的长了张祸国殃民的好看脸蛋,又有一副迷人的好嗓音,所以即便知道他精分、他在玩花样,但视觉与耳朵的双重享受,还是撩了她一把。

程安染也乖,回了一句:“亦堔,晚安。”

第二天一早,唐亦堔伴随着晨光起床,习惯性的看了一眼床头柜,空杯子下压着一张纸条。

上面属于他自己的笔迹写着:愿意为女人花钱的男人,才能俘获美女的芳心。

唐亦堔一愣,脸色骤然一沉,抓起手机查看短信。

八百万的刷卡记录安静的躺在那里。

唐亦堔俊脸上顿时乌云密布,薄唇紧拧成线,微向下唇。

该死。

程安染昨天晚上一通折腾到后半夜了,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半了,她扶额赶紧起床洗漱。

一开门,只见唐亦堔已经西装笔挺的坐在客厅了,空气里充满了消毒液的味道,在他身边站了个秀气的男性,正俯身和他说话:“总裁,该消毒的地方已经消过毒了,只差程小姐的房间。”

程小姐站在门前,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我这边刚好,要不然你进来消毒?”

在心里,程安染叹气。

得,到了白天,夜晚的狼人收起自己的利爪又变回了普通人的样子。

程安染被安排在沙发座位上,一如她之前来时那样,规规矩矩坐着,不能碰旁边一切东西,且面前连杯咖啡都没有!

唐亦堔冷着俊脸看她:“程小姐,我昨晚为你花了不少钱。”

程安染眼皮跳了一下,她就知道那些东西收不得。

昨天晚上撩她的时候就叫她染染,今天翻脸不认人了就叫程小姐。

还好她早就知道这精分什么路数,她莞尔一笑,明艳从容:“唐总裁,我也说过了我没打算要那些东西,您今天可以退回去。”

唐亦堔脸色难看。

八百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他也不可能说什么退货。

他不悦的只是这些东西偏偏是买给她的。

契约婚姻的界限一旦模糊,带来的绝对是坏处。

况且,关于他的秘密,他并不想主动说出来,毕竟影响颇多。

抿了下薄唇,唐亦堔艳色的薄唇掀了掀,淡漠道:“昨晚是演给人看的。我们既是契约婚姻,就要财政分明。所以这些东西给你,却并不属于你。”

程安染眨了下水眸,若有所思的想了下,明白了。

她莞尔:“唐总裁的意思也就是说这些东西相当于借给我装门面的,我作为唐太太衣着要得体,不能寒酸,我可以随便用,但这些东西的归属权还是您的。”

唐亦堔桃花眸深望着她:“嗯。”

这女人已经替自己找了合理的借口,倒是省事。

比起乖巧的萧灵,唐亦堔更满意聪慧的程安染。

程安染水眸扑闪,更确定这是一种考验了。

看吧,就是让她享受这种纸醉金迷,又让她得不到。

她挑眉道:“既然唐总裁这么说了,那我便不客气,如果再演戏的话,我也还是会配合,只不过下次你要开演的时候通知我一下,免得我误会。”

唐亦堔蹙眉,面色沉冷:“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吗?”

程安染一愣。

这要说有吧……处处都挺让人误会的吧,不管是亲昵还是撩拨。可真要说做什么,倒也没有。

见唐亦堔脸色不好,她以为他在生气,急忙开口:“没有没有,当然没有。”

唐亦堔起身:“那便好。”

正在这时候门外响起了门铃声,给客房消完毒的清秀男人走出来,听到声音自觉道:“总裁,我去开门。”

闻到男人带出来的消毒水味道,程安染一时间闹不明白了。

昨天是他演戏,那洁癖就是真的吗?

他为什么要隐瞒自己洁癖的事情,难道是怕有人在他饭菜里下……灰尘?

程安染被自己的脑回路给乐到了,然而她不敢笑,怕被唐亦堔看出端倪,只好端着。

这时,门外的人道:“总裁,是帝豪国际的人,来送您买的东西。”

唐亦堔一听这个脸色更不好了,蹙眉看着程安染,有点厌恶:“改地址,让他们送到你家。”

程安染这次不推辞了,忙不迭的去到门前填写了自己家地址,想想自己就一个人住,还得回去签收,便打了个招呼要走。

唐亦堔看了一眼门前的男人,那男人心领神会,对程安染微笑:“夫人,我是总裁的秘书陈峰,我送您回去吧。”

程安染点头,一边换了鞋出门,一边诧异:“你也是秘书?那之前白夜……”

陈峰:“那是我们秘书长,我只是秘书团其中的一员。”

程安染显然对这种大企业的构造不是很了解,随口道:“还有秘书团啊,搞的像偶像组合一样。”想想白夜长得英俊,这位也十分清秀,她不禁打趣道:“那你们团一共多少人?是男子天团,还是男女混合天团?”

陈峰微笑,彬彬有礼道:“唐氏集团秘书团队有七人,全部都是男人。”

程安染瞪大了眼睛。

还真是男子天团组合啊。

七人组合……

偶像少年团???

不,这应该叫偶像秘书团。

程安染一直坐到车上,还在想关于唐亦堔的事儿。真是窥见的越多,反而觉得这人越发神秘。

程安染住在偏僻的区域,去那里需要一个小时,她只好百无聊赖的打开微博,刷刷微博,刚点进热搜,程安染就被吸引住了。

热搜123排着,竟然都与她现在最熟悉的人与关。

#唐氏集团总裁恋情曝光#

#宁菲儿成为唐氏少奶奶?#

#唐氏集团总裁街头与美女亲昵相拥#

程安染:“……”

昨天晚上唐亦堔不是和自己在一起吗?这个宁菲儿是谁?

谁来告诉她,她是不是要准备准备退位让贤,把新总裁夫人这个位子让给新新总裁夫人?

程安染点进第一个热搜,一眼就看到了偷拍的照片。

照片里一个女人依偎在唐亦堔怀里,程安染一怔,一下子想到昨天晚上唐亦堔在街边时,的确和一个女人拉拉扯扯来着。

也就自己进便利店以后的事,自己进去没有十分钟,就这么一点事情,这位爷就闹上了热搜。

宁菲儿这名字,程安染还的确有点印象。

她比陆凝要红的多,虽然不算特别一线的电影咖,但在电视剧圈子里,很有些知名度。

早几年比现在红,整过容,但整的不算失败,但有些网红脸,隐约中她记得宁菲儿好像还和唐氏合作过。

往下滑,评论里可谓精彩至极。

热评第一是:不近女色的唐亦堔也逃不过网红脸的诅咒?我心态崩了,堔堔啊,妈妈不同意这门亲事!你仔细看看宁菲儿的脸,你就不怕晚上同床共枕时被她的尖下巴给戳死吗!

程安染‘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堔堔,我也不同意。

程安染没对自己未婚夫和别的女人‘恋情’曝光上热搜起什么特别大的兴趣,倒是对网友的各种评论十分有兴趣。

暴击小兔子:‘宁菲儿胆儿挺肥啊,敢和老娘抢老公,拔刀吧!’

一滩死库水:‘宁菲儿整容脸丑的一逼,唐亦堔有什么想不开的非找她?换了谁我都能接受。宁菲儿?我不可!她凭什么,要脸没脸,演技只会瞪眼,哭起来五官扭曲,实在受不了!’

我是你大爷:‘我作为男人也觉得他是有点想不开。有钱、有权、有脸有身材,他什么都不缺,追他的女人可能都排到太平洋了吧,名媛淑女就不说了,任由他挑。娱乐圈漂亮的女明星?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去年还爆出来影后白露露苦恋他无果深夜买醉吧。白露露天然美女,不比宁菲儿的好看多了?宁菲儿没家世没背景,没脸蛋,之前还爆出耍大牌,脾气差吧,我实在不懂他。’

妈妈粉、老婆粉、女友粉,甚至还有男粉。

程安染感慨,真没想到,唐总裁明明是个霸道总裁,却在网上也受到了男明星的待遇。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奇怪,他和是真实存在的豪门贵公子,真正的霸道总裁,对他抱有幻想也很正常。

放下手机,程安染从理智上来想,此时唐亦堔应该不会好过。

这还真被她猜对了。

此时的唐亦堔正在挨训。

唐老爷子从电话一通,劈头盖脸的训斥就没停下过。

唐亦堔一听说与热搜有关,就看了一下。

这一看便沉下脸来了。

唐老爷子:“你到底怎么回事,昨天晚上你才见了安染的家长,当天晚上就搞这种破事,人家怎么放心把女儿嫁给你?”

唐亦堔蹙眉,声音低沉:“爷爷,你该知道我做不出这种事。”

唐老爷子怒:“我知不知道有什么用,人家不知道!人家只看到热搜,只看到你和别的女人胡搞被媒体拍下来了!我不管,你马上去跟安染的家人解释,也要对媒体澄清这事,还有最重要的,你得哄好安染!否则,我就和你登报断绝关系!”

唐老爷子扔下最后一句惯性威胁,挂断了电话。

唐亦堔:“……”

向程安染的家人登门解释没有必要,向程安染解释也没有必要,但媒体和这个宁菲儿。

他眸色晦暗。

信息化时代让某些人越来越放肆了。

敢编排他,看来已经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

—————————

上午九点多,因为录制综艺而不得不一早起来的陆凝本不来心情差的很,但当她听到助理说到热搜的时候,眼睛却亮了起来。

“你说宁菲儿和谁?”陆凝追问。

助理道:“唐亦堔啊,热搜上挂着照片呢。当街拥抱,石锤。前阵子唐亦堔不是刚爆出来要结婚吗?这又爆出这种照片,我看宁菲儿这次是真的要嫁入豪门了,命也太好了。”

助理说的酸意十足,陆凝却心花怒放。

昨天晚上程安染才拉着的唐亦堔结婚,今天早晨就爆出唐亦堔和别的女人乱搞???

本来对程安染十分嫉妒痛恨的陆凝,此时更是异常兴奋。

她浑身细胞仿佛都被调动起来了,叫嚣着:程安染,天要亡你。

把热搜仔细看了一遍,陆凝眼睛一转,起身对导演说:“导演,我有点急事,去打个电话,等下再拍可以吗?”

她端的清纯有礼,导演哪儿能不让,忙说:“好的好的,我们不着急,你慢慢打。”

陆凝回到休息室先给杜香伶打电话,电话一通陆凝就装作又急又气的样子道:“妈妈,你看今天早晨的娱乐新闻了吗?太气人了!”

杜香伶当然没看,她好歹一个贵妇,哪儿能整天去热搜看八卦,茫然的摇摇头。

她下意识的以为新闻编排陆凝了,紧张的问:“凝儿怎么了?是不是媒体胡乱说了你什么?你告诉妈妈,妈妈让你爸爸去找他们。”

陆凝见杜香伶第一时间关心自己,十分畅快,继续道:“妈妈,不是我的事,是姐姐出事了,昨天晚上唐总裁才见了我们,当晚就出轨与女明星在一起了,还被拍了照片上了热搜。姐姐太可怜了,唐亦堔就是个渣男,他怎么能这么欺负姐姐。”

杜香伶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沉默了几秒,她心里一时间说不上来什么滋味。

程安染当小三想抢陆凝的男朋友。然而现在她要嫁人,也有人出来抢她未婚夫。

因果轮回,这是报应。

她低头咬了咬唇,有些忧伤的对陆凝道:“凝儿,这事你别管。这是你姐姐自己的报应。她若之前不那么对你,现在也不会被同样的事报应在身上,这都是有因果的。”

陆凝就知道杜香伶根本不会管,她不过就是想在杜香伶面前再埋汰埋汰程安染,拉低她的好感度罢了。

而且这事杜香伶会跟陆高云说,程安染在他们眼里就更加什么都不是了。

陆凝故意沉默了一会儿,才又小声说:“可是妈妈,我好难受,不管她做了怎样的事,她才是您的亲生女儿,是我的姐姐,我希望她幸福快乐,不希望她被伤害。”

杜香伶被这个刺激道,有点严肃道:“你在说什么傻话,在妈妈心里只有你一个亲生女儿。”

陆凝听到这个满意了,又故作为难的扯了几句才挂断电话,白莲花的人设稳的根深蒂固,完全没引起什么怀疑。

挑眉,她意犹未尽的又看了一眼热搜,程安染,看来你也不怎么受唐总裁的宠,也是,这种故事结局才比较适合你。

想着,她视线又落在唐亦堔身上,目光不自觉的顿住了。

照片里的男人俊逸非凡,昨晚和他们见面的时候他没怎么笑,看起来很高冷,桃花寒眸深邃神秘,薄唇拧成淡漠薄情的线条,虽冷却叫人心跳。

然而照片里,他唇角带着一点点笑,俊颜极尽邪魅,精致深邃,艳红的唇此时微微翘着,漫不经心、勾人慑魄。

他真的太有魅力了,不管哪一面都很迷人。

只可惜……眼光不怎么样,先是程安染再是这个宁菲儿,都是上不得台面的货色。

深吸一口气,她喃喃:“可惜我只能被好男人宠成公主,不想被渣男伤害。否则你这么帅,我还真有些心动。”

陆凝说的好像只要她想,唐亦堔就会被她迷住一般。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

如果程安染此时就在这里,大概真的会忍不住大笑着把唐亦堔推到她面前来,让唐亦堔教她重新认识自己。

下一篇: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 坐在叔叔棍子上写作业
上一篇:我被同桌摁在桌子作爱:小东西才三根手指就哭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