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同桌摁在桌子作爱:小东西才三根手指就哭

暖暖 2021-11-26 15:38

程安染虽然行动上放肆,但她举起双手向天发誓,她绝对不是故意挑衅唐亦堔自己找死。

活的好好的,马上还要吃大餐了,她怎么可能会这么不要命呢?

她这么做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她刚才透过落地窗,看到了门口停着辆熟悉的车子,不就是许念之的车么。

唐亦堔背对着程安染没有看到车子,冷声开口:“放手。”

程安染低声道:“很不巧老板,真的被你言中了,我父母舍掉了万分之九千九的概率,选了万分之一。现在人就在外面,我们至少要表现的亲密一点,才不会露出什么破绽。”

唐亦堔皱眉,他有着想把这女人立刻推开的强烈冲动,但听了她的话勉强忍住了,暗地里吸了口气,唐亦堔道:“怎么,还要去迎接他们吗?”

程安染:“这倒不用,我们就假装恩爱的上楼,留给他们一个背影就好。”

唐亦堔也的确不想应付这件事。

毕竟对他这样位高权重的人来说,亲自迎接这样的礼遇并没有给过几个人,两个人随即上楼。

竹秀坊外,陆凝先下的车。

她一瞥之下只看到程安染挽的一个男人的背影,男人的身子被程安染挡住了大半,看不清楚,且一闪而过就拐上了楼。

陆凝勾了下唇,挽住了许念之,兴高采烈的开口:“念之,我看到姐姐挽着姐夫,两个人亲密的上楼了。看起来关系很好的样子,呼,我有点放心了,好期待看看姐夫长什么样子。哎呀,希望我的身份不会吓到对方。”

陆凝在娱乐圈里,正是上升期的流量小花,她自认为足够有名气,也很为自己的身份骄傲。

许念之微微一笑,附和了女朋友的骄傲:“到时候人家要找你拍照签字的话,你可别不给人家面子,毕竟是你姐姐的未婚夫。”

陆凝故作可爱:“那是自然,我会给他多签几张,让他拿回去带给家里亲戚的。”

陆凝今天穿了一身白色小香风套裙,卷发松松软软的放下来,画了一个温柔可人的妆容,别了一个许念之送的钻石发卡,显得端庄秀丽中又透着青春动人。

许念之为了与她相配,也穿了一身浅色格子西装。

陆高云与杜香伶也穿的十分得体。

从车上下来,陆高云还是冷着张国字脸,也不知道摆脸色给谁看。

几个人去到竹秀坊门前却被门前的门童拦下来了。

门童客气的对四个人道:“四位客人,请问有受邀吗?”

陆凝一愣:“受邀?”

门童道:“对,我们今天只接待受邀请的客人。若只是来吃饭的,十分抱歉,请改日再来。”

陆高云不悦:“搞什么?不让进?确定是这里?”

许念之想了下,试探着开口道:“你所说的邀请是指程小姐的邀请吗?这几位是程小姐的家人。”

门童一听,急忙恭敬起来,俯身道:“原来是唐太太的家人,是我眼拙了。几位请进,祝几位用餐愉快。”

四个人:“……”

一时间,几个人心思各异,都有些难以置信他们真的是因为受程安染的邀请才得以进来的。

陆凝的眼皮子不知为何跳了一下。

这竹秀坊不是一般的地方,程安染不可能有能力包下这里,那她要嫁的到底是什么人,才能有这种能力。

陆凝开始有点不舒服了。

至于许念之更是心里‘咯噔’一下,‘唐’这个姓氏是在是不陌生。

不过不论如何,答案近在眼前了。

四个人一直到了三楼。

一上三楼,便见这里如琼楼玉宇,四处雕栏画壁,好像到了月宫之中,又似去了大唐盛世。

而在这其中,只有一张招待客人的餐桌,此时那里已经坐了两位贵客。

男人高冷俊逸,女人美丽迷人,两个人此时坐在一起仿佛是画一般。

杜香伶的心情又复杂了,程安染是她的亲生女儿,面容有和她相似之处,生的这般漂亮,若是性子好她怎么能不喜欢。毁就毁在她心太坏,处处欺负凝儿,自己真的完全喜欢不起来。

陆凝脸上的笑在见到唐亦堔的时候就挂不住了。

这男人帅到从上到下头透着高贵不凡,就算她再不想承认,也必须得承认他肉眼可见的优质,以至于她心跳不可控制的跳乱了起来。

她还从未见过这样的男人,许念之和他比起来,简直黯淡无光。

而许念之的震惊则是瞳孔都要扩散了。

“怎、怎么会这样?”许念之震惊的呢喃出声。

陆凝急忙从震惊中回神,告诉自己要冷静,一定要冷静,怎么能被一个男人的长相震慑到这种地步。

颤抖的挽着许念之,陆凝仰起小脸努力微笑:“念之,你在说什么呀,我们快点过去吧。”

许念之脸色有点不好,脑子一团浆糊,他莫名的想要逃离这个地方。

还是年长的陆高云和杜香伶先反应过来走向餐桌,陆凝这才拖着许念之过去。

那边唐亦堔和程安染站了起来。

两个人都拿出了最好的演技,程安染挂出了礼貌营业式微笑,等人走近了对唐亦堔道:“亦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父亲,这位是我母亲。”

唐亦堔得体的颔首:“伯父,伯母,你们好。我叫唐亦堔,是安染的未婚夫。”

“嗯,你、你好。”二人不尴不尬的回应。

陆高云和杜香伶也猜想过程安染的未婚夫会是什么样子的。

要么是与自己同龄的人,名义上是结婚,其实和花钱包养年轻女孩儿没什么区别。也有可能夫家只是想找个脸蛋不错的儿媳妇,又恰巧有点小钱,替她还债,从此以后她要在夫家做牛做马。

这对父母真奇怪,他们心里虽然明知道自己的女儿有可能走到这个地步,但转念又想到了她无数的坏和冷漠,觉得她不听话,一切都是自找,她该受到惩罚。

对,是惩罚,哪怕是搭上她自己的一生。

此时看到程安染没按照他们脑内的剧本去走,就十分无措。

这位仪表堂堂,气度不凡的男子才是程安染的未婚夫?

她怎么会找到这么好的未婚夫?看起来竟是比凝儿的男朋友还要优秀。

程安染那边已经开始向唐亦堔介绍陆凝和许念之了,她大方道:“亦堔,这是我妹妹和妹夫。”

唐亦堔点头,态度淡淡的。

许念之此时却艰涩的开口道:“表舅,久疏问候,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见面。”

陆凝难以置信的看着许念之,错愕的喃喃:“表舅?念之你不是说你表舅是唐氏集团的总裁唐……”

后面的话陆凝一个字无法说出来,难以置信的看着唐亦堔。

唐氏集团总裁的确是叫唐亦堔。

他就是那个唐亦堔?!程安染竟是要做唐氏集团的总裁夫人?!

陆凝震惊,程安染也挺震惊的。

哦呼,前男友变外甥啊!

真刺激~~

许念之一声‘表舅’把所有人都叫懵了。

唐亦堔看了眼许念之,对他并无印象,淡漠的直言:“我们认识?”

他并不擅长记住不重要的人。

许念之尴尬,下意识的对这位唐家的家主有些敬畏,语气都带了恭顺:“家父许盛强,我家经营许氏木业。”

他一说企业,唐亦堔倒有点印象。

的确不是什么重要的人,只是旁系远亲。

唐亦堔点头:“原来是许叔叔的儿子,没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见面,倒是叫人意外。”

程安染简直想笑出声来。

天啊,还真是前男友变大侄子啊。

之前网上有个段子叫:你若负我,我就去勾搭你爸,做不成你老婆就当你后妈。

现在她倒是以舅妈的身份替天下女性实现了复仇梦。

程安染顿时觉得自己真是捡到宝了。

看看!她还没嫁入婆家门呢,老公已经无形中帮她报复前男友了,这以后不管怎么样,她在前男友面前都高一截。

程安染不含糊,立刻端起了舅妈的架势,温柔又慈爱的说道:“真是缘分,这也不知道以后该唤许先生妹夫还是侄儿。”她说着,征求未婚夫的意见:“亦堔,你觉得该怎么称呼好?”

唐亦堔:“……”

什么称呼都无所谓,反正不会来往。

许念之一口血差点没呛出来,脸色陡然有些涨红。

他身子紧绷的不行,恨不得现在就从这里逃走。

程安染悲惨的时候,他是有愧疚的,他甚至于怜悯程安染,私下里还想过帮帮她。但也怕她会纠缠自己,希望她赶紧找一个男朋友。

可现在呢……

当他看到程安染身边真的站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还如此优秀,他非但没有祝福的心思,反而只觉得颜面无存,无地自容。

她是否在唐亦堔面前,挖苦过他,讽刺过他,嘲笑过他,甚至于唾弃过他?

这些让他的脑子变乱了,心也慌了,更难受的是他不明白为什么。

为什么程安染能找到比他好的男人?

她怎么能在离开自己之后找到幸福呢?

这个世界上,有个道理是一定的,没有一个人会真的希望自己的前男友或者前女友过的幸福。

他(她)当然也可以幸福,但不能比我更幸福。

唐亦堔开口,把心情复杂的人的心绪都拉了回来。

“大家先入座吧。。”

几个人这才入座,一直安静的服务生这时推着茶进来。

瞬间,雀舌与花茶混杂的香味,让紧张的氛围变得轻松了不少。

为男性备了雀舌,为女性备了花茶,就这一点细节,足以体现竹秀坊的待客精细。

服务生:“唐总裁,是否现在开始传菜?”

唐亦堔表现的像个得体的准女婿,问对面的陆高云和杜香伶:“伯父伯母意下如何?”

陆高云忽然有些局促:“先等下吧,我们先聊一会儿再传菜吧。”

唐亦堔用眼神示意服务生,服务生转身离开。

陆高云从刚才心里就直打鼓。

他从陆家来一路上都憋着一股子气,想着见了程安染的未婚夫,不论如何都要劈头盖脸一顿挑刺,但现在他是一句话狠话都说不出来了。

唐亦堔气度不凡,他颇有压力,不过陆高云在心里却安慰自己,这都是因为他是许念之的亲戚,念之是凝儿的未婚夫,自己不能不给他面子。

杜香伶看着唐亦堔,实在觉得不可思议,便开口道:“唐总裁是吧,我冒昧的问一句,你你不会就是最近网上传的那个唐氏集团的总裁吧。”

唐亦堔薄唇轻启:“让您见笑,就是我,因为媒体总是关注我的私事,所以我与安染结婚的事情在未与你们说之前就已经被媒体曝光了。”

陆高云也是商业场上的人,陆家不是顶级豪门,企业却也是做到了让他们自己能昂起头来了,所以对唐氏集团,他们是知道的。

这可是A市最顶级的豪门,像这样的人家,怎么会娶程安染?

陆高云几乎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唐总裁,像您这样的家室,程安染怎么配得上啊。”

他话刚出口,就被杜香伶拉了一下,陆高云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口不择言。

杜香伶心虚的去看程安染,只见程安染似笑非笑的望着他们这边,导致杜香伶心里更是一阵慌乱。

这话,自己丈夫不该说的。

即使他们再怎么看不上程安染,唐总裁要去娶她,她以后都是唐氏集团的总裁夫人,现在得罪她没好处。

程安染眸子一掀看向了唐亦堔,笑着埋怨道:“你瞧你的身份,都把我父母吓到了。在我父母眼里,我怎么能配上你这么优秀的男人。”

唐亦堔蹙眉,有点不悦。

不管程安染以前如何,现在她的身份地位都与唐家挂钩,陆家人未免太给脸不要脸了。

面色微沉,唐亦堔看向陆家父母:“伯母,伯母,虽然你们是安染的父母,但也请尊重她,她现在除了是你们的女儿,也是我重要的未婚妻。我既选了她就证明她配得上我,请你们不要说这些贬低她的话,我会不高兴。”

程安染愣了愣。

心脏跳错了一拍。

真稀奇,在这样的场合里,帮她说话的竟是他。

这一桌人里,许念之最是知道唐亦堔恐怖的人,见他如此维护程安染,许念之急忙出来圆场:“表舅你别误会,伯父,伯母只是被您的身份震慑住了,一时间说错话了。”

陆高云也被震慑住了,急忙改口:“对对对,唐总裁你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安、安染很好,她是我们的女儿,我们一直都知道她很优秀,很好。”

杜香伶也笑:“对对对,是这样没错。”

程安染看着他们紧张的样子,‘噗’的一声笑了出来,所有人都看向他,甚至于陆高云眼里都要喷火了。

这臭丫头,仗着自己嫁入豪门就嚣张了起来了是吧!

程安染心情真是大悦,故作深情的看向唐亦堔,口气里满满的撒娇:“亦堔,你真是的,吓到我爸妈了。我就说我平日里不怎么回家,早就一人独立出来了。现在我完全是个独立的个体,他们对我的婚事不会反对,彩礼也不会收。所以你那十亿的彩礼,直接打到我账户上就好啦。”

对面四个人,全部呼吸一窒。

多、多少彩礼?

十亿彩礼就像一个重磅炸弹一样。

‘砰’的一声在陆家人脑海里炸开了锅。

陆凝被唐亦堔的高冷俊逸与身份地位打击到了。

她这沾沾自喜,还觉得人家肯定认识她这个明星,还会要签名拍照,到时候程安染怕是要下不来台,但现在她哪儿还有脸去炫耀自己是明星,这样只会自取其辱。

她无法接受程安染要高嫁,还是车头彻底的高嫁,正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呢,这马上又来一个重磅炸弹。

陆凝几乎要晕过去去了。她告诉自己冷静,一定要冷静!

陆家也不是小门小户,不至于!自己不至于!

但她还是忍不住去看许念之。

自己若是和许念之结婚,许念之会拿十亿彩礼吗?

此时陆凝眼中,平日里清俊温柔的许念之,完全失去了光芒感,变得黯淡无光。

她费尽心思挖程安染墙角,以为挖到了一个好男人,结果一转头程安染就找到了更好的男人!

妒忌之火几乎把心思深重的陆凝烧灼殆尽,她能么能心甘情愿忍受这一切。

攥着手,陆凝在父母还未能反应过来之前,故作惊讶的开口:“唐总裁出手真阔绰,真羡慕姐姐,只不过彩礼这么高昂,姐姐你却没有回家与爸妈商量。这嫁妆,该叫爸妈如何拿呀。”

陆高云和杜香伶这时候才反应过来。

这十亿的彩礼是拿来了,可是门当户对的嫁妆他们却拿不出。

且从一开始,他们就没打算给程安染准备什么嫁妆。但这十亿彩礼,就这么不要?不,凭什么不要。

陆高云心思转了转,盘算着怎么开口既不拿嫁妆,也要了这彩礼。

唐家这样的顶级豪门,若真有心娶,嫁妆根本无所谓吧。

可惜不等陆高云说什么,程安染先开了口。

“妹妹你这话说的,我连事业失败欠下外债都没让家里替我还债,又怎么会要家里给我准备嫁妆。本来这彩礼我也不打算要,我与亦堔只要相爱就够了,其他都是身外之物,但他非说什么我嫁给他不能受委屈,我可以没有嫁妆,但他一定要给我彩礼,我这才没办法,答收下的。”

唐亦堔:“……”

在心里,他给程安染又填了一条印象:编瞎话水平一流。

陆凝被怼了回去,说不出话来。

本来还打这十亿主意的陆高云,此时也张不开口说什么了。

他就只能眼见着唐亦堔对他说:“那么伯父,我们就定下吧,彩礼我全部给安染。婚礼由我来安排,二位不需要操心。”

陆高云心里不满。

明明一场豪门联姻能带来的利益不计其数,可是因为嫁到豪门里的是程安染,所以从彩礼这一步,他们就半分便宜没占到。而且这之后有可能后续带来的,将是无穷无尽的坏事。

至于陆凝和许念之,一个妒恨的厉害,一个心情复杂。

一桌人,真是各怀心思。

谈完正事,饭菜就上来了。

唐亦堔没有动筷子,等菜上来之后,便起身道:“我与安染还有一些事,就先走一步了,几位慢用。”

许念之马上站起身来:“表舅,您这就走了吗?”

唐亦堔点头。

许念之:“我送送您。”

唐亦堔冷漠拒绝:“不用。”

程安染不情不愿的起身,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心在滴血。

期待已久的大餐,她一筷子都没有动过啊。

这个洁癖男自己不吃,还不让她吃。

程安染恋恋不舍,转身的时候一个踉跄一下子摔在了唐亦堔的身上。

唐亦堔下意识的伸出手搂住了她的腰。

在其他人眼里,两个人抱在一起,气氛暧昧的不行。

只有程安染知道,唐亦堔现在手都要抖了。

完了,他肯定是洁癖发作了。

不等唐亦堔动作,程安染就急忙离开他,有些慌乱的低头:“我们走吧。”

许念之看着这一幕,心理忽然好像被人刺了一下一般的。

程安染这是害羞了吗?

她在自己面前,明明总是显得心不在焉,没有向他展露过一点点的——娇羞。

没错,在许念之眼里,站在唐亦堔身边的程安染是娇羞的。

这可真是冤枉了程安染,程安染那才不是娇羞,是有点怕。

她担心洁癖大魔王会忍不住当场把她推开。

好不容易两个人下到一楼,唐亦堔就忍无可忍的对大堂经理道:“给我消毒液!”

大堂经理慌了,连声应着好好好之后,转身拿了消毒液。

唐亦堔拿到消毒液对着自己身上猛喷一通之后才稍微平复了一点,眼神如能杀人的刀锋一样锐利的瞪向程安染。

程安染倒吸一口凉气,压低声音道:“你也不想传出夫妻不和的传闻吧,有什么脾气,都先忍着。”

唐亦堔的确是有脾气,他冷冷的说出四个字:“跟我回家!”

程安染不敢有意见:“是。”

说完之后程安染:???

跟你回家是什么意思?

一个小时之后,程安染进了唐亦堔所谓的家——两个人上次发生关系的高级公寓。

程安染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她警惕的看着唐亦堔:“老板,这好像不是你家。”

唐亦堔:“房产证要给你看吗?”

程安染尴尬:“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觉得……算了,您找我来是不是有事要谈?”

唐亦堔明显还是不爱和她接触,一进门唐亦堔就让程安染坐在沙发那边不准动,而他自己则换了一双拖鞋,顺便又消毒。

很快,唐亦堔倒了两杯酒过来,其中一杯推到了程安染面前,程安染马上拒绝:“谢谢,我晚饭都没吃,不喝。”她这么一说就觉得肚子饿了,有些委屈的抱怨唐亦堔:“点了那么一桌子菜,一口不吃就走了,你都不觉得钱花的亏了吗?”

唐亦堔眉头蹙起,墨眸盯着她:“你吃的下去?”

程安染扑闪了下水眸,莫名其妙:“怎么吃不下去?菜看起来都很可口美味,我憧憬那家餐厅很久了。”

唐亦堔傲慢的讥讽:“我是该夸你淡定从容,还是该笑你自甘卑微,你的家人明显不喜欢你,你还能甘愿与他们同桌而食。”

程安染红唇淡淡的扬起:“他们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们,所以凭什么要为了外人影响自己。况且我这一走,也没得到什么好处,饿的还是自己的肚子。”

为了别人饿肚子,根本不值得。

唐亦堔看着她沉默几秒,忽然开口:“你姓程,你家人姓陆,所以你是捡来的?”

程安染似笑非笑的勾了下唇:“不,我是亲生的,但胜似捡来的。”

下一篇:我被几个闺蜜玩到爽死 你怎么那么美po席铭琛
上一篇:疼...浅一点 宝贝你夹的太紧了H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