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浅一点 宝贝你夹的太紧了H

暖暖 2021-11-26 15:36

唐亦堔的唇角此时几不可见的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转瞬又消失了。

他对白夜道:“你下去吧,我要和程小姐谈谈。”

白夜应:“是,总裁。”

等白夜走了,程安染就用那双漂亮的眸子探究的看着唐亦堔,问:“我现在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了,说好了的,再给我开一张一百万的支票。萧祝两家必定要结亲,你兄弟一看就是个玩咖,结婚了也肯定忍不住去偷腥,萧灵自食恶果。而你在这场闹就中,完完全全是受害者,置身事外不说,两家都对你有愧疚,以后在生意场上也都会避唐氏的锋芒,真是一箭双雕,仇也报了,恩也捡了。”

唐亦堔:“一切多亏夫人相助。”

程安染:“……”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窜上来,程安染被这一声‘夫人’吓到了,她向沙发靠了靠,双手把包臀裙向下推了推,警惕的看着他。

程安染:“你怎么、你怎么——”

唐亦堔端坐,西装革履,俊逸非凡,有着天人之姿与贵族气质,微微仰了下下巴:“我怎么?”

程安染:“你叫我什么?”

唐亦堔:“夫人。要是这个称呼你不喜欢,就换成老婆。”

程安染心里更慌了,忽然开始对她这么好,是有什么阴谋阳谋?

程安染深吸一口气,努力维持镇定,切了主题:“现在,关于我们两个人要结婚的事,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唐总裁,我认为既然是协议,还是把彼此的条件,诉求都写下来,签个字更好。”

唐亦堔没意见:“可以,你想从我这里要什么?钱?名利?”

程安染:“我要一场婚礼,足够盛大,足够轰动。尤其是婚纱,由我亲手操刀设计,独一无二的婚纱,唐总裁只要给足这件婚纱的制作费用就行,其他我都不需要。”

唐亦堔打量了她一下:“你是婚纱设计师?”

程安染微微一笑:“是,唐总裁想知道我的故事?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唐亦堔:“不需要。比起这个,协议你看一下。你提的要求我可以答应,你不放心的话,就写在协议最后,如果觉得合适就签合同。”

程安染看向推到面前的笔记本,刚要动却被喝住了:“别动,就这么看,一共就这几条。”

对这人洁癖的程度她实在无言,只好不碰,凑近了看。

协议上的确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十分简单。

【第一,婚前财产公证】

说白了,就是将来两个人离婚时,程安染分不到唐家的半分财产。这一点程安染毫异议,她本来也没有贪图过唐家什么,重点是第二条。

程安染不自觉的念了出来:“除私下里彼此相处的时间外,在其他所有人眼里,我们都必须是名义上与实际上的夫妻……”

唐亦堔为其解读道:“意思是,在所有人看来我们都要是真正的合法夫妻,这份协议的存在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程安染傻了几秒,一下子回过味儿来了:“合法?你说的合法该不会是是要和我领证吧?”

唐亦堔却是云淡风轻道:“我的确是这个意思。”

程安染沉默了几秒,定定的看着唐亦堔:“为什么非要领证?到时候办离婚岂不是很麻烦?”

唐亦堔:“婚还没结,就想好离婚时间了?程小姐诸多计算,想没想过事情也不全然都在你掌握之中。”

程安染抿着薄唇:“我没想到那么多,但应该会有这一天,你和我不可能守着一份假婚姻白头偕老吧。”

她是不奢望爱情了,却也没想要一直做唐亦堔的傀儡。她又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唐亦堔肯同意契约婚姻,也是因为自己有可利用的地方。

唐亦堔薄唇轻启,带着上位者不容质疑的霸道:“你不用问为什么,只说答应不答应。不领证。这婚结不了。你有考量,我也有。”

程安染从沾上他开始就知道他是硬茬。

谁人不知唐氏集团唐亦堔不好惹?

自己挑的硬骨头,咬着牙也得啃下去。

结婚证这东西,在相爱的人那里,是恋爱修成正果的证明。在不相爱的人那里,是合法的牢笼。但在她程安染和唐亦堔这里,不过是一张9块钱的纸。

程安染:“好,可以领证。”

唐亦堔点头:“你答应下来,我们这婚事就算成了,一星期之内哪天有时间你安排一下,我去你家提亲。”

程安染听到这话比听到要跟着唐亦堔领证还要激动:“提亲?这就不用了吧,我们两个人的事,我们两个人解决就好。提什么亲,我家不收彩礼。”

唐亦堔端坐在那里,微微蹙眉有些不满:“不提亲等你父母来我们唐家闹事,说我拐了你结婚?”

程安染也知自己失态,又缓缓坐下,尴尬地笑了笑,尽量显得温和道:“唐总裁,我家里的情况有些复杂。”

唐亦堔:“有多复杂?”

程安染:“我和父母的关系很差,大学就出来住了,基本上不回家。”

那个家里,也没有人欢迎她回去。

唐亦堔眯了下墨色的桃花眸:“给萧家的彩礼会原封不动的转到你们家,和父母关系差的话,正好,也省的费心思,彩礼归转给你,到时候原封不动还给我。”

程安染皮笑肉不笑:“这个亲是非提不可是吗?”

唐亦堔:“你觉得做我唐亦堔的太太,让你在家人面前丢脸了?如果你真这么想,我倒是要好奇程小姐是哪家的名媛千金。”

程安染见他不肯退让,咬牙:“我要彩礼的百分之十。”

唐亦堔傲慢讥讽:“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我给萧家的彩礼有十亿,你算过百分之十是多少吗?”

程安染倒吸一口气。

太大方了吧!

像她这样潦倒的出身,就算真给她这么多的彩礼,她都没有底气去接。也不知道将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世家才能跟这种豪门攀上亲家。

程安染:“那就一百万,你再多给我一百万,我就去请家里人。”

唐亦堔:“成交。”

唐亦堔心里暗道:果然是财迷。

“最后一条,夫妻之间,不论发现对方有什么样的秘密,都不得向外人言说,否则将承担十亿高额离婚赔偿。”

这是协议的最后一条,程安染完全没意见。

每个人都有秘密,互相守住对方的秘密,对彼此都好。

在双方同意下,程安染和唐亦堔签了合同。

合同签完,唐亦堔连带自己的钢笔都送给了她。

这女人碰过的笔,他不想要了。

程安染捧着合同,心里稍安。

这份协议给程安染带来了一场盛世婚礼,她的事业终于有救了。

而唐亦堔泽会得到一个乖巧的妻子。

嗯……

看看程安染眼里放出来的光,乖巧与否,唐亦堔觉得有待商榷。

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唐亦堔下了逐客令:“时间不早了,你走吧。定好见面时间给我打电话,见面地点我来定。”

程安染也不逗留,站起来说:“好,那再联络吧。”

折腾这么久,程安染肚子也饿了。

这男人显然不会留自己吃饭,程安染干脆的离开。

眼看唐亦堔丝毫没有出来送她的意思,心下吐槽这男人真是没有风度。

走到玄关穿好鞋,程安染出于礼貌还是准备打声招呼再走,却见到唐亦堔优雅的戴上了一双白色清洁手套,之后拿起一壶消毒液开始对着她坐过的地方喷。

程安染:“……”

自己确定要和这个人结婚吗?他看起来只把自己当细菌。

离开唐家,外面竟还站着白夜。

白夜看她出来,周到的开口:“程小姐,这附近没有车,你要去哪里,我送你离开。”

有免费的顺风车没有不搭的道理,程安染坐上车,靠着柔软的车椅,感受着外面的阳光。

这是个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近半年的时间,程安染都在被压力折磨的喘不过气,现在眨眼就拥有了三百万,程安染突然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今日之后,好像一切都能春暖花开了,她虽然相当于把自己卖给了唐亦堔,卖给了唐家,可她却看到了无尽的希望。

程安染挥手道:“去紫罗兰餐厅。”

今天她要好好挥霍一餐!

白夜看了程安染一眼,没说话,开车去往紫罗兰餐厅。

这家餐厅档次不错,菜品味道也很好。之前她事业刚起步,还蒸蒸日上的时候来这里吃过几次,很不错。

她以为以后至少每个月都能靠着自己赚的钱去那里消费几次,却没想到上次去都已经是半年多以前了。

程安染到了紫罗兰与白夜道谢就进了餐厅。

大堂的经理马上就认出她,热情的招呼:“程小姐?好久不见,您还是这么漂亮。”

程安染的漂亮是那种一眼就会惊艳,细看之下又分外精致,百看不厌的女人。

她明艳的像携带着阳光一般,一进来四周都暗淡了下来,只有她身上有光。

程安染自然的与经理打招呼:“张经理,二楼有空位吗?”

张经理道:“有的,程小姐这边请。”

二楼更佳雅致,都是实木装修,很漂亮。

程安染点了几个菜,想了想还是没敢太放肆,他们店里特色的低度数酒没敢要,合上菜单对经理说道:“我一个人,下午还有事情不喝酒,就这些吧。”

“好的程小姐,我这就去安排。”经理转身离开后,程安染就望着窗外发呆。

不一会儿,一道不算陌生的声音响起。

男人的声音温柔又无奈:“凝儿,我们还是去保密性更好的餐厅吧,万一被人认出来你会被拍照的。”

女人的声音含娇带嗔:“可我就爱吃这家的菜嘛。没事的,被发现又怎么了,我的合同里又没规定不能交男朋友?况且我们的关系大家又不是不知道,顶多被说你许大少宠女友。”

程安染在心里‘啧’了一声。

真是的,怎么碰到这对狗男女了,倒胃口。

正想着,狗男女其中的女人发现了她,惊讶的叫道:“咦,姐姐?怎么这么巧,在这里碰到你?念之,正好我们也不用找座位了,就和姐姐坐一起吧。”

程安染知道,沾染上这位,她是别想好好吃顿饭了。可眼下她单都点了,菜还没上,转身就走未免太亏。只好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一句:“是挺巧。”

面前的情侣亲密地依偎着,让程安染像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这个戴着金边眼镜,一副世家公子模样的男人,正是她的前男友许念之,而旁边面容姣好、气质清雅的小白花,就是把程安染这个陆家亲生女儿都比下去的陆家养女,陆凝。

陆凝见到程安染是真的高兴。

她可是关注着程安染的一举一动,知道程安染现在过的不好,她就放心了。

不过她怎么还有钱来紫罗兰这种地方吃饭?

许念之看着程安染,心情复杂。他对她多少都是有些愧疚的,尤其是当程安染那双闪烁着光的眸子望向他时,他心里每每都心虚不已,只想躲开。

许念之开口,想带陆凝走:“凝儿,安染应该只点了一人份,我们还是自己去其他桌吃吧。”

陆凝哪肯,坐下来还不忘冲他撒娇:“念之,好不容易见姐姐一次,我有好多话要跟姐姐说,我就要在这里吃。”

程安染似笑非笑,一言不发。

果然撒娇女人最好命,这个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妹妹,命就是比自己好。

许念之只好坐下,客客气气的对程安染说:“打扰你用餐了吧。”

程安染冷淡道:“也不算打扰,陆凝说有很多话要对我说,是要说什么?”

陆凝摘掉墨镜,轻蹙着眉头,一脸哀伤的表情。她是瓜子脸,丹凤眼,双眸如蒙了层雾,自带楚楚可怜的效果,和程安染这样眼里有光的眸不同,她是眼里有泪。

陆凝:“姐姐,你好久没回家了,也该回家看看了。”

程安染沉默着,态度疏离道:“我很忙,没时间。”

陆凝眼神黯淡了下去:“你是……还在怪我吗?姐姐,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媒体会乱写,经纪人不准许我出来澄清,说会影响我的人气,我每天看着那些不明真相的人在网上攻击你,真的好难过。对不起姐姐,让你受苦了。我也没想到爸妈会误会你。”

许念之听到陆凝自责,急忙开口:“安染,你别怪凝儿,都是我的错,是我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是我对不起你。对了,你的工作室现在还好吗?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吗,你……”

程安染开口,打断了许念之的话:“店面关掉了,没有人来找我设计婚纱了,房东赶我走,说店面租给我晦气,我在圈内,也变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许少爷打算怎么帮我?给我换张脸,还是换张身份证,亦或者想陪我东山再起?”

许念之被几句话怼的哑口无言。

陆凝这时候泪都下来了,痛苦不已:“姐姐,我就知道你还是不肯原谅。可是这一切都不关念之的事,我不知道当初他在追姐姐你,都怪我没有藏好自己暗恋的心思。你要惩罚就惩罚我,我什么都愿意接受。”

程安染心里感慨。

不愧是当明星的,戏来的真快!

程安染漫不经心地笑了笑,开口说道:“妹妹,你愿意接受惩罚就开个发布会,澄清你才是第三者插足,你——”

“够了!”许念之这时候激动的开口,一把搂住了陆凝,他那斯文的面容此时带着怒意,镜片下的眸子甚至闪着寒光,死盯着程安染:“程安染,你明知道凝儿有过度换气综合征,受不得刺激,还要提那些事!我说了,她不是第三者,我是追过你,可那时候我心里真正爱的就是凝儿。”

程安染看着许念之,依然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她知道许念之为何这么激动。

激动就是心虚。

因为许念之认为,陆凝不知道两个人曾经交往过。

他真当陆凝一直暗恋着他。但其实,如果不是自己和他交往了,陆凝又怎么会去追他?

她的这个好妹妹,想要什么都会不择手段去得到。只要是她程安染拥有的,陆凝就一定要夺走。

也就许念之把她当纯真女孩。

原本程安染答应和许念之交往,心里也存了一份试探,想看看他是不是也会被抢走。

她也曾有一瞬想过,如果他不会动摇,这一生就是他了。但可惜,他没经受住考验。

看着眼前情深款款的一双璧人,程安染只觉得可笑。

陆凝还在嘤嘤哭泣,抽噎着说:“姐姐,我知道你心里还怪我恨我,念之,念之你不要对姐姐大吼,都是我的错,都我的错呀。”

程安染受不了了。

“我要结婚了。”程安染不和他们废话,直接扔出这个炸弹来。

这句话真是平地一声惊雷,炸的陆凝和许念之都是一愣。

许念之看着程安染,仿佛以为自己幻听了一般,喃喃:“你要……结婚了?”

程安染笑的灿烂,阳光洒在她精致美丽,明艳动人的面容上,竟是比当明星的陆凝还要美上几分。

“是,你们没听错,我要结婚了。”

许念之的心脏,忽然刺痛了一下。

他一时间竟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程安染要结婚了,自己蹭蹭苦苦追求两年,却又在短短三个月内甩掉的程安染,要结婚了。

“是谁?”许念之下意识开口追问:“你要嫁给谁?”

是哪个男人比我更有资格娶你?你有过我之后,还能找到更好的男人吗?

许念之的心里,竟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他自己心里都“咯噔”一下。

自己怎么回事,已经有了凝儿,怎么还会有这种想法。

陆凝也吃惊的不行,但她才不信程安染会有什么好婚事,于是一边擦泪一边说:“姐姐,我知道你现在过的难,只要你回家,跪在爸妈面前认错,求求他们,他们还是会帮你的,你万万不能为了事业,随便找个老男人嫁了,委屈自己一生。”

程安染毫不介意陆凝的话,说道:“你放心,我这辈子委屈谁也不会委屈自己。我要嫁的男人,是全世界独一无二,最好的男人。”

程安染说这话的时候,连看也不看许念之一眼。

许念之倒是从她说要嫁人时,就开始有点不对劲,目光一直挂在程安染身上。

陆凝稍有觉察,心里不满,伸出手握住许念之,柔情的看他:“念之,太好了,看来姐姐现在很幸福,姐姐应该不会生我们的气了,太好了。”

程安染是真的很想安安静静享受美食,直接下了逐客令:“该说的事都说完了,你们该二人世界就去二人世界,我要吃饭了,菜点的不多,不和你们一起吃了。”

理亏的又不是她,她肯定是不会走的,但也不愿意再看到这两个恶心人的玩儿。

许念之现在也不想吃了,拉着陆凝低声道:“凝儿,我们还是去别的地方吃吧。”

陆凝心里其实还惦记着程安染结婚对象的事。

她笃定程安染的结婚对象不是个五十岁的煤老板,就是个穷光蛋,凤凰男。

总之,她才不信程安染能找到比许念之更好的男人。

陆凝故意好奇地问:“姐姐,姐夫是做什么的?你们快要结婚了,他要来下聘礼了吧,什么时候来?要不然,今晚叫出来,一起吃个饭吧,我请他吃饭,谢谢他照顾你。”

程安染好笑的看着陆凝:“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没好到需要你来谢吧。你们呢,心里愿意猜我是恨你们,讨厌你们,还是原谅你们了,都随便你们。我现在只想清静的吃个饭。”

陆凝一脸的委屈,许念之这次稍微有点强势了,拉着她的手道:“凝儿,她不会领你情的,我们走。”

程安染望着两个人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红唇轻喃:“When I look out into the sun, it's time for you to fall into hell。”

【当我望向阳光那一刻,必是你们坠入地狱之时。】

程安染之后,她和陆凝之间的恩怨不会就此结束。

陆凝不是抢走她一个男人这么简单,她一开始就是奔着毁掉她一切来的。

陆凝有明星光环,有公司维护,有许念之这个富二代当靠山。

对,还有陆家。

自己的亲生父母去给别人当爹妈,还当的尽心尽责,对她这个亲生女儿不闻不问,甚至于落井下石。

这些事,一桩桩一件件,她记着,都记着。

她会讨回来的,统统讨回来。

“程小姐,您的菜好了。”这时候经理亲自来传菜了,不管在什么地方,美人都是要受到优待的。

程安染的闻到饭菜的香味,心情好了许多。

吃完饭,程安染打车回家,路上,自己工作室那边的房东打电话来,四十多岁的女人口气不善道:“程安染,你什么时候把店铺给我腾出来?我也不要你赔偿坏我风水的费用了,你赶紧走搬走,你别惹我晦气,你都害多少人了,能不能积点德,放我一条生路?”

程安染听着这话,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也想到了房东没有强制赶走她,便客气的开口:“今天下午,我就伴奏。这段时间给您添麻烦了,房租钱我会多转您三个月的,今晚八点,我在店门前等您把钥匙还您。”

结束吧,结束了,才能重新开始,向阳而生。

下一篇:我被同桌摁在桌子作爱:小东西才三根手指就哭
上一篇:被老板强行摁到办公H文 好想弄坏你第五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