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板强行摁到办公H文 好想弄坏你第五

暖暖 2021-11-26 15:34

夜里二十三点多,A市精品商业街早已没了灯光。

程安染从自己的婚纱工作室走出来,抬起手去摸钥匙才想到自己的车已经被卖了。

最近发生了太多事,她现在一贫如洗,还外债加身。

男友背叛,她一夕之间成了小三。

拜狗男女所赐,程安染这个名字被挂到网上,遭受着无休止的网络暴力。

事业也因为那对狗男女受到重创,婚纱店被抹黑成诅咒婚纱店,定婚纱的客人纷纷退款。

她压了一批高定,光是各种材料费就够她头大的,店铺还被闹事者打砸,毁坏了不少东西。

乱七八糟一算,财产全部赔上,她还欠了五百万的债。

现在原料供应商催着她付欠着的材料费,房东也追着她要房租,她已经吃了一个月的便宜泡面了,生活压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名誉受损,债台高筑,她还能……重新来过吗?

“要是能想办法赚点钱就好了……”程安染边走边疲惫的喃喃自语。

尖细的高跟鞋在地上踩出沉重的声音,程安染的影子被昏暗的路灯拉长,浑浑噩噩的从两栋楼的巷子穿过,抄近道去地铁站。

刚穿过巷子,路口一辆豪车车门猛的打开,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伸出来拉住了程安染,下一秒她就被拖进了车里。

昏暗的车内,只有一个男人低沉的喘息声。

“救命——唔唔——”不等程安染尖叫,嘴巴就被一只大手掌捂住,任她怎么挣扎也无法挣脱。

车内空间很大,男人力气更大,禁锢的她无法挣脱,程安染吓得心脏狂跳。

男人捂住她嘴巴的指尖,传来高级的木香。

午夜十二点、没有监控的小巷、豪车、身上有精致香味的男人,程安染慌了。

这不会就是专门虐杀女人的那种有钱变态,斯文败类吧?

无数个恐怖的念头几乎将程安染淹没。

“怎么是个女人。”男人突的开口,声音低沉又沙哑,嫌恶的松了手。

程安染听出了他言语中的嫌弃,怔了一下,又急忙闭上了眼:“我的确是女人,有胸的。规矩我懂,不能看你脸!我现在闭上眼睛了,你放我走吧。”

“算了,女人就女人吧。”男人很勉强的说,似乎在隐忍什么痛苦,声音极度压抑,麻绳一下子塞在了手中:“我给你一百万,把我绑起来。””

程安染蹙眉,以为自己幻听了。

给自己一百万,绑他?

天上掉下个金馅饼吗?新类型诈骗陷阱?

程安染不相信对方,试图逃跑。

她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到身后的车门把手,用尽全身力气一开!

纹丝不动,明显被反锁了!

男人极其敏锐,察觉了她的意图,不耐的一掌壁咚在她身侧,声音冷凝:“老实点。”

程安染被吓得一哆嗦,对上了男人深邃冷漠的双眸。

漆黑如墨深不见底的一双眸好似要将她吞噬一般。

下一刻,男人又满是嫌弃与厌恶的回身靠在座位上,甩手扔了张支票。

“拿了钱快点开始!”

车内光线有点昏暗,隐约能看到男人五官的线条高贵完美,身上穿着者精致的西装,气度不凡,不似普通人。

程安染低头看着面前的支票,看清楚上面有着龙飞凤舞的签名和一百万的数额,倒吸一口凉气。

巨款!

要命还是要钱,这是一个问题!

三秒后,程安染向金钱势力低头,一不做二不休闷声开绑。

对于现在这个贫穷的她来说,没钱等于没命。况且眼前这位男士性别男,爱好也是男,自己相对来说很安全。

她一凑近男人,刹那间一股香味飘散而来,程安染迷离了一秒,下意识的想这男人味道真好闻。男人却是俊眉一皱:“好臭!你离我远一点!”

程安染:“……我不靠近你怎么绑你。”

男人死死攥着拳头,像是极力在隐忍着什么。

“动作快点,别磨蹭。”

程安染无语。

催催催,你阎罗王附体催命啊。

咔哒、咔哒、咔哒——

附近钟楼的钟表声不断响着,不知敲了几下后,整点报时的音乐响起。

程安染下意识的叹气:午夜十二点了,赶不上最后一班地铁了,又得打车。

男人的身体却在欢乐的音乐声中,像断电一般,笔直地栽倒在真皮车座上。

程安染吓了一跳,试着推了他一下:“先生?”

男人毫无反应。

程安染:“……”

别是死了吧!

“先生?先生你怎么了?先生你别吓我!”

程安染急了,伸手探鼻息。

月光洒下来,歪在车上的男人西装敞开,酒红色的衬衣最上方扣子被扯开了两颗,露出白皙的锁骨,黑发凌乱的铺在额头与耳边,上面沾着还沾着濡湿的汗水。

画面莫名的一股凌乱禁忌的感觉,程安染她指尖探在男人鼻子咫尺距离时——手猛的被抓住。

程安染浑身一颤,下一秒位置颠倒,男人反扑上来一下子将她压倒,程安染纤细的手腕被他的大手紧攥在手里,疼的她微微蹙眉。

幽黑的眸色眸子透着危险的光,男人男人勾唇一笑,鼻尖几乎与她的鼻尖碰触在一起。

“就是你吗?”

极亲密的距离,程安染彻底看清楚了男人的容貌。

极尽邪魅的容颜精致深邃,飞扬的桃花眸里仿若有星河一般深邃迷人,高挺的鼻梁,艳红的唇此时微微翘着,漫不经心、勾人慑魄。

男人定神看她容貌,也微微闪神,似乎是没料到她长得如此惊艳。

程安染长得极美,一双漂亮水润的眸子顾盼生姿,眼下一颗泪痣勾人慑魄,朱唇小巧性感,是一张漂亮妖娆的脸,被他握着的手腕纤细柔软,月光一照透着盈白。被他压着的身体穿着深蓝色职业套裙,前凸后翘,从上到下都足够完美。

男人桃花眸飞扬,唇角微勾起一抹激荡人心的惑人笑意:“真美。”

程安染身子一颤,这才回过神来,想到要挣扎。

“你做什么!放开我!”

男人扫到她手里握着的绳子,意味深长地笑:“喜欢捆绑?真巧,这方面我也挺擅长的。”

程安染懵了一下:“?你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男人凑近了她闻了一笑,答非所问的轻笑:“也很香。”

程安染吓的几乎窒息:“不香!你刚才还说我臭!一百万我不要了,还你,你放我走!”

渣男!说香的是你,说臭的也是你!

男人眼神微微一暗:“收了我的钱,人就是我的了。现在反悔?晚了。”

程安染气结!

她实在觉得自己这一百万,和这男人口中的一百万,有完全两种不同的含义!

这是什么新型拐骗?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十分钟后,程安染被绑在后座上,男人一边开车,一边将音乐声调大。

程安染咬牙,漂亮的脸蛋上满是怒意:“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是谁,要带我去哪儿!”

“唐亦堔。”男人悠然道:“至于去哪儿,你家也行我家也行,只要床够大就行。”

程安染沉默几秒,大声喊了起来:“救命!救命!有人绑架!”

唐亦堔从后视镜里淡淡地扫了她一眼,眉目勾魂:“省省力气,这车是私人订制,隔音效果非常好。”

程安染被气的呼吸急促,却毫无办法。

唐亦堔心情显然很好,修长的指尖在方向盘上随着车载音乐一下一下敲着,唇角飞扬。

很快,程安染被带到了一处高层小区,车子直接进了小区的地下车库。

停好车,唐亦堔一个公主抱轻松将程安染抱了起来,刚走出地下停车场,程安染就大叫:“救命!绑架了!救命!”

唐亦堔桃花眸子弯了弯,好笑的看着她:“还是留着力气去床上用吧。这一整栋楼都是我的,没有人会来救你。”

程安染气成了一条咸鱼,难道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男人用自己的实力告诉她:是,有钱就是能为所欲为。

像她这种咸鱼,只有躺平任蹂躏的份儿。

电梯一直到了顶楼,才‘叮’的一声打开。

唐亦堔抱着程安染,轻车熟路地开了门,屋内巨大的落地窗映射着外面灯火辉煌的A市。

唐亦堔没有开灯,程安染在黑暗里被放在了床上,她身子紧绷的不行。

唐亦堔感觉到怀中人的不自然,低头看她,双眸幽深:“你很怕?”

程安染嗑上水眸,冷脸认命道:“一百万的交易我接了,你别杀我灭口。”

唐亦堔轻笑,声音低沉沙哑,带着一点魅惑:“我看起来像杀人犯吗?”

程安染:“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像。”

大半夜在马路上公然绑架,你像不像自己不知道吗?

唐亦堔的手掌温柔的覆在她发丝上,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别怕,我会是你一夜的温柔情人,会给你最好的体验。今晚的事,只有你知我知,放轻松一点。”

男人声音低沉,如恶魔轻语,迷惑人心,掌心的温度却很灼热,他俯身吻上了她的唇,威士忌浓烈的味道流入口中,五脏六腑接着开始烧了起来。

程安染酒量差,男人故意渡酒给她放松,来回几次后,人迷糊了,身子也软了。

她想到自己最近的糟心事。

一连串的背叛、栽赃,网上的谩骂、侮辱——

自己那个人渣前男友和自己那个绿茶妹妹能搞在一起,自己为什么不能一夜风流?

程安染想着,借着酒意一把勾住了男人的脖子,醉眼迷离:“别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要为所欲为的是我!”

下一秒唐亦堔反而被她按倒了。

一直到凌晨四点,程安染浑身疲惫,又从噩梦中惊醒。

睁开眼,四周还黑着,程安染却浑身都是冷汗。

梦里,养母又给她跪下了。

养母哭着说自己不是她亲生女儿,说她是为了叫自己的女儿过上好日子,才干了狸猫换太子的缺德事,她才是真正的陆家的女儿。

那是她一切压抑噩梦的开始。

急忙摇头甩掉那些让她不眠的噩梦,程安染一动只觉得腰酸背痛,再一侧目,罪魁祸首正睡的岁月静好。

程安染盯着枕边安睡的男人,犹豫了三秒,放弃了去厨房拿刀的冲动。

她悄然起身下床,找到男人的裤子,翻出手机和证件确定名字没有错,悄悄的搜索了一下。

总觉得唐亦堔这个名字很熟悉。

很快,百科页面从手机上跳出来。

程安染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怪不得熟悉。

唐亦堔——A市最厉害,涉猎行业最广的唐氏集团的总裁唐亦堔!

这男人怎么会这里!

今天整个A市大街小巷都在疯狂传播他结婚的事。

这个男人该是今天结婚,今晚该与新娘子入洞房才对!

第二天的清晨,阳光挥洒在床上,程安染穿上烘干过的舒适衣服端坐在床边,点开了手机闹钟。

刺耳的闹钟声刺穿了唐亦堔的耳膜,男人豁然起身。

程安染微微一笑:“早安,唐先生。”

唐亦堔扶住额头,被子滑落露出完美的腹肌与人鱼线。

他侧目,一双寒冰一样的墨眸锐利的看向程安染。

程安染底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刚要开口说话,唐亦堔先发难了:“你碰我了?”

程安染:“……”

这叫人话?谁碰谁?别搞的她好像把他给玷污了一样。

见程安染不答,唐亦堔也似乎等不了答案,咬着牙一把掀开被子抓起衣服大步流星的去了浴室。

程安染准备了一套说辞,半点都没用上,堵的心口都有点疼。

唐亦堔花了半个小时洗漱,在穿衣服的时候,唐亦堔发现自己背后的抓痕,如芒在刺,咬牙又去洗了一遍。

这样折腾了近一个小时,程安染都等急了。唐亦堔才好整以暇的走了出来。

衬衣的扣子扣在最上方,西装熨帖得体,此时,他已经恢复了往日的贵气,漠然的拿起床边的手机。

程安染紧张地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却见他竟抽了张消毒纸巾在擦手机。

程安染:“……”

洁癖,绝对的洁癖,程安染鉴定完毕。

唐亦堔不看程安染,声音冷漠:“昨晚的支票归你了,拿着钱走——”

程安染凝神,抢先了他一步开口,气势汹汹:“唐总裁,我手机里有许多昨天晚上的照片,我想和唐总裁谈一笔交易。”

唐亦堔如墨的眸色暗了下。

这女人想和他谈交易?

拿什么谈?

命?

唐亦堔正想怼回这女人的异想天开,手机屏幕亮起,跳出了秘书白夜的微信消息:【总裁,您逃婚的事闹到各大股东面前,股东们正在商议这件事的影响以及准备随时向您发难。老爷子也让我通知您,萧家亲属也正准备上门讨要说法。】

唐亦堔微微蹙眉。

一群不安分的麻烦精。

垂眸看向床边的程安染,唐亦堔略一打量,薄唇微抿,突然有了一个想法,这群人需要他有个妻子,不管是谁都好,既然这样……

那他可以有一个妻子,即使不是之前那一个。

“什么交易,说说看。”唐亦堔转了转手腕,靠着桌子说道。

程安染忍着胆寒,坚定的点头:“对,交易,我想我们可以合作,我想唐总裁你现在缺一个妻子,我自荐我自己。契约假婚,不要财产;不住你家,不花你钱;婚后自由,互不牵扯;我只想要一个婚礼。这个婚礼过后,唐总裁可以把我当成空气,还有——”

“好。”唐亦堔说了一个字,掷地有声。

程安染还想要尽量把好处都说尽了,想方设法叫这个人心动,谁想对方却扔了这么一个字。

程安染傻了:“什么?”

唐亦堔:“我说好。”

突如其来的答应让程安染更是慌了神了,喃喃道:“你怎么就答应了?”

唐亦堔轻描淡写:“你难道还希望我不答应。”

程安染眨了眨漂亮的水眸,略有些尴尬:“当然不是。只不过我觉得你肯定不能答应,所以我叫了一群记者来,现在人大概都围在停车场,准备……”

准备利诱不成就胁迫威逼——程安染最后这句没敢出口。

谁能想到堂堂一个集团总裁,这么好说话?

事实是——唐亦堔就真的这么‘好说话’。

唐亦堔:“既然媒体都在,那就直接公布婚事。”

程安染:“???”

公布婚事?你不是昨天才结的婚?

秒结秒离再秒结?太秒了吧。

十分钟之后,程安染一脑子马蜂窝的站在唐亦堔身边。

闪光灯不断‘咔嚓’‘咔嚓’的拍,话筒更是簇拥在两个人面前。

“唐总裁,请问这位是您妻子还是情人?”

唐亦堔:“这位就是我妻子,说情人的你眼睛瞎了?”

“请问唐总裁,您和您夫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唐亦堔:“我在哪里需要向你报告?”

“请问唐总裁,昨天全网都爆料您在小岛秘密结婚,您却在这里,是不是其实您根本没结婚,因为您常年被传是GAY,所以形婚骗人?”

四周一下子安静了,程安染特别想知道哪位记者这么有种,敢说这样的话,新来的吧。

唐亦堔俊颜如修罗,目光锐利如刀,在记者群中开始扫射。

程安染心中一惊,在可能发生命案的前一秒,揽过了话语权道:“各位记者,是消息有误,昨天是家宴婚礼,家里老人传统,所以按照老人们想要的习俗举办了一次。真正的婚礼在两个月后,届时我会穿着世界最美的婚纱,嫁给这个全世界最好的男人。还有,我自己的男人我验过,功能齐全,不是gay。”

程安染说完,全体记者鸦雀无声:“……”

程安染后知后觉自己说错了话,尴尬至极:“最后一句,不要播……”

唐亦堔面无表情,恨不得剁掉了她碰自己的手。

蠢女人,蠢死了。

等记者一走,唐亦堔立刻甩开了程安染,大步流星走到车前,从车里拿出了一壶巨大的消毒液开始在身上,在车上一顿喷。

那架势活像是碰过什么恐怖的脏东西。

程安染用脚指头想也知道,那脏东西多半就是自己。

等处理完一切之后,唐总裁的情绪稍微缓和了一些,回身看着程安染。

手机震动了好几下,唐亦堔不耐的拿出来一看,都是秘书白夜急切的消息。

他抿着薄唇终于回复:【约双方长辈在唐家老宅见面,至于股东那边的,告诉他们我明天会召开股东大会,解释清楚这件事。】

秘书似乎也松了一口气,接到命令马上执行:【是,总裁。】

程安染站在那里,略有点尴尬,有点怕记者把之前的话发出去。

唐亦堔桃花寒眸深深看她,冷声道:“不是想做唐太太吗,你的第一个任务来了,上车。”

程安染暗地里吸了一口气,豪门诡谲,她就知道没那么容易,原来是在这里等着她呢,她走过去要拉副驾驶的门。

唐亦堔寒着脸:“坐后面。”

程安染:“……”

坐后面就坐后面,反正她坐后面只会显得唐亦琛像个司机,自己又不吃亏。

车子开起来之后,唐亦堔那冷淡低沉的声音就从前面传来:“程小姐不妨猜猜我昨天的婚为什么没结成。”

程安染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懒懒地倚在座位上,意味深长道:“我怕我敢说,你都不敢听。”

结婚当天悔婚,无非就几点:老婆跑了,初恋来了,彩礼少了,绿帽多了。

这哪一点说出来她都怕伤害轻世傲物的唐总裁的自尊。

唐亦堔冷嗤一声:“有什么不敢听的。”

唐亦堔说着从副驾驶的储物柜里拿出一个手机,随手扔向了后面,程安染紧忙接住。

唐亦堔:“密码四个1,相册的第一个视频点开。”

程安染听话的照做。

一点开——

一男一女在酒吧里接吻的画面伴随着震耳欲聋的DJ打碟声,差点吓死程安染,程安染赶紧把声音关小一点,蹙眉:“这是什么?”

唐亦堔:“视频里的女主角就是我原本的新婚妻子萧灵,男主角是我的好朋友祝子期,这就是我为什么没结婚的原因。”

程安染:“……”

仿佛看到俊美的唐总裁头顶升起了一层绿光。

还真是绿帽多了。

唐总裁,你惨就一个字。

程安染不敢情绪外漏,安静的看视频。

看了一阵儿只觉得视频男主还不如唐亦堔长得帅,不懂这未婚妻怎么想的。

程安染关掉手机,抬起水眸:“你想要我做什么?”

唐亦堔深平静又冷淡:“一个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一个是我朋友,我很伤心。”

程安染:“……”

他伤心吗?她怎么半分也看不出来?只觉得他下一秒就会开个香槟,点一首《分手快乐》,连他身上的冷漠,都如有实质。

唐亦堔:“现在两方长辈应该已经在唐家大宅里等着了。我因为无法面对自己好兄弟和未婚妻同时背叛自己,所以难掩伤心,无法面对此事。就由你代替我去向她解除婚约,我有两点要求:一,不能让我家人诟病我,我要是绝对的受害者;二,萧家有块地,之前是两家共同开发的,让他们为这次的婚姻失败负担责任,让出那块地。”

程安染:“那我便要问,我是以什么身份去替你谈这件事?”

唐亦堔:“自然是以唐太太的身份。”

程安染纤白的食指下意识的在手机上画了两个圈,思考了一会儿,程安染问唐亦堔:“只要达成你的要求,怎么做由我是吗?”

唐亦堔:“自然。”

车子很快就到了气派豪华的唐宅,唐亦堔却停下车,不打算进去。

从前面的一辆停着的车上下来一个清俊戴着眼镜的男子,正是唐亦堔的秘书长白夜。

唐亦堔墨眸看了一眼程安染:“事成,白夜会送你来见我。事情搞砸了的话,白夜会送你该回的地方。”

程安染微微一笑,水眸以及那泪痣妩媚尽显,追问道:“你对你兄弟是怎么想的?你希望他如何?”

唐亦堔:“我自然是无怨恨,兄弟一场,我对他只有情谊。”

程安染吃了一惊。

霸道总裁也有想当圣父的时候?

然而下一秒,程安染就知道自己想多了,只见他的桃花眸透过后视镜,意味深长的说:“怨恨他的是我妻子。”

程安染水眸一转,说出了自己的条件:“如果我能让你痛痛快快地了结恩怨,让对不起你的人自食其果,能不能给点额外的奖励?比如,再给我一百万?”

“那要看这结果到底合不合我的心意。”唐亦堔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给这位唐太太做了一个评价——财迷。

程安染有钱便是爷,立刻笑逐颜开:“老板,我办事你放心!保证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唐亦堔:“……”

谁是你老板?

下车,程安染跟着白夜一同进入了唐家大宅。

程安染进去的时候,白夜手机上收到了一条短信:【给我全程直播,在旁边看紧她别叫她真的坏事。】

白夜:【是,总裁。】

白夜的目光忍不住去看程安染,只见她在自己的脖子上狠狠的掐了好几下,疼的眼泪几乎出来了。

白夜:“——”

总裁,您找的这位夫人漂亮是倾国倾城的漂亮,但您确定她的脑袋正常吗?

程安染掐完自己,补了个口红,正好就到了主宅门口,鼓足了士气推门而入。

一进门,入目就是几张古朴的紫檀八仙椅。

在正厅堂正对着门口,有两个座位,其中一个座位坐了一位老者,应当是唐亦堔说的爷爷,唐老爷子唐正国。

左侧坐了一个妆容精致,富贵漂亮的女人,眼神里都带着精明,想必是唐亦堔的继母——许晴芸。

在女人身边坐着一个与唐亦堔有四五分像的英俊男子,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友好,面容温和,是唐亦堔同父异母的弟弟唐逸风。

在右侧,就是未婚妻一家。

这位双眼泛红,还挂着泪的,正是唐总的未婚妻——萧灵。一个名门闺秀委委屈屈坐在那里,真是我见犹怜。

她身侧坐着的,显然就是她的父母。此刻,萧父表情十分严肃、萧母温婉的脸上也带满愁绪。两个人眼里都带着隐忍的怨气与压抑的恼火。所有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走进来的白夜和程安染。

几秒的寂静后,未婚妻的父母开口了。

萧父:“人呢?唐亦堔人呢?不是说好了解决问题吗,怎么人没出现?”

萧母矛头则直向了唐老爷子:“唐老爷子,亦堔到底什么意思,婚礼不出现!现在还不出现,是非要活活逼死我们家灵儿吗!”

唐亦堔的继母许晴芸这时候佯装好人:“亲家,亦堔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您先别激动。”说完她马上对着走进来的两人质问道:“白夜!亦堔人呢?你怎么带了个女人过来,你不知道这是个什么场合吗!新婚妻子没过门,情人就带家里来了,他怎么回事?”

“晴芸!你乱说什么。” 唐老爷子脸色阴沉的呵了一声。

许晴芸急忙尴尬坐下,但心里却是高兴的。

唐亦琛闹出这样的事情,和萧家本就已经伤了情分,她巴不得这趟水能搅得再浑一些。

白夜不慌不忙的对唐老爷子道:“唐爷爷,这位是总裁夫人程小姐。”

他话说的不多,却引得所有人心中一惊。

总裁夫人?

萧灵踉跄着起身,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一眨,两颗珍珠一般的泪就滚落了下来,凄然的喃喃:“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是总裁夫人?那我呢?我算什么?”

程安染微微一笑,妩媚迷人,颇带了一点妖气:“萧小姐你好,以前多谢你照顾亦堔了,从今往后这份重任我接过来,萧小姐便轻松了。”

“你!”萧灵气结,差点站不稳。

萧父更是怒发冲冠:“你是什么东西!敢在这里耀武扬威!叫唐亦堔出来!今日不给我灵儿一个说话,我豁出去我萧氏企业,也和你们唐家撕到底!”

唐老爷子见势不对,打算说两句缓和局面,继母许晴芸却先一步落井下石:“亲家,先别生气,亦堔向来不是不懂事的孩子,我猜他忽然另娶,问题是不是出在您女儿身上。”

萧母顿怒:“唐夫人,你说的叫人话?结婚当日逃婚的是他唐亦堔!你看我们家灵儿做什么!你们唐家、你们唐家就是铁了心要欺辱我们萧家!”

萧灵哭道:“妈,唐亦堔这么侮辱我,我没法活了,我死了算了!”

萧母:“你死什么!他对不起你,该死的是他唐亦堔!”

萧父:“叫唐亦堔出来,我和他拼了。”

现场一片嘈乱,这时候还是唐老爷子一拍桌子,威震四方:“都别说了!”

老人家气势如虹,顿时让一群人全都安静的看向他。

唐老爷子指着程安染,沉声开口:“你来说!”

程安染任由一群人吵,把一众人等对这件事的态度都看了个明白。

老爷子是不知情的。

继母应当也是不知情,但不妨碍她想把水搅浑,不让唐亦堔好过。

弟弟事不关己,看不出什么心思,刚才还私底下偷偷聊微信呢。

萧家这边,更有意思。

萧家父母显然不知道女儿的丑事,这女儿也端的像自己没做过一般,装成受害者。

一场大戏啊,还是得由她这个唯一知道真相的人来主导。

程安染礼貌的颔首,站的笔直,端庄的开口:“爷爷,母亲,弟弟,你们放心,我会代亦堔处理好这件事的。”

唐老爷子、继母:“……”

程安染走到萧灵面前,真挚的拉着她的手,像个温柔大姐姐:“萧小姐,只要你开口说你本就不愿意嫁,一切就能迎刃而解了。”

萧父和萧母气的差点当场去世。

逃婚不说,还想把锅甩在他们头上,当他们萧家是什么!

下一篇:疼...浅一点 宝贝你夹的太紧了H
上一篇:男主用药让女主离不开他 强迫臣服霍莽蓝晚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