糙汉与少女 挤地铁被别人做了的感受

暖暖 2021-12-24 13:51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朱倩倩忙不迭的伸出手,单怕荣景熠在收回去,那花痴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荣景熠。夏伊洛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这朱倩倩也太热情了。

“你今天来陪洛洛面试?”荣景熠完全不认生,好像和朱倩倩已经认识很久似的。

“当然,我可是洛洛最好的朋友呢!”

荣景熠听到这话,思索了一会儿,勾起唇角一笑:“那最好不过,最好不过。不知,今晚能不能有幸请两位美丽的小姐,共进晚餐?”

“不能。”夏伊洛毫不犹豫拒绝。

与此同时,朱倩倩却是笑颜如花,忙抢过话题:“当然能,荣总裁邀请,我们怎么可以拒绝,我们家洛洛的意思是我们不能穿成这样去,应该先回家换件衣服,也好显示对荣总裁的尊敬,您说是不是?”

夏伊洛听着朱倩倩的话,快要哭了,她没想到朱倩倩会这么不择手段的花痴,原本吃饭什么的,对于吃货的她倒也是非常乐意的,可是现在这人是荣景熠啊!

谁知道他安的是什么心,对了,现在她还得愁明天该怎么办呢!荣景熠已经都发话了,不许逃。不许耍花招,否则他有她家的地址,想想都觉得头疼。

天哪!她最近这是怎么了?命这么背,刚刚回国竟然在机场遇见荣景熠被调戏,去和朱倩倩怀念青葱岁月,捡了条项链,只是想做好人去送项链,谁知道项链的主人还是荣景熠。今天就连面试官也是荣景熠,这也太逆天了。

“倩倩小姐说的是,那晚上我去蓝苑小区接你们!”荣景熠脸上始终都礼貌的带着淡淡地笑意,那样子太绅士了。

夏伊洛的小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恨的牙痒痒,这个狡诈的家伙……

“嗯,嗯,嗯,没问题,到时候,我一定和洛洛准时恭候大驾。”朱倩倩的头点的鸡啄米一样,荣景熠看着气鼓鼓的夏伊洛,心情更加好了起来。

“那就不打扰了,来人,送二位小姐回蓝苑小区。”荣景熠吩咐着,他话音刚落,司机就颠颠的赶过来,站在夏伊洛和朱倩倩旁边。

夏伊洛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可最后一想还是算了,好不容易荣景熠不在神经质了,先逃走再说吧!于是拉着朱倩倩,不管三七二十一,准备先逃出荣氏企业。

走了几步,朱倩倩就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停在原地,夏伊洛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可谁知道朱倩倩却说了句,让人喷饭的话:“洛洛,你不是要上厕所吗?”

朱倩倩的一句话,让荣氏大楼的人的目光都投向她们,夏伊洛现在恨不得去死,她不明白她怎么能有朱倩倩这样的朋友啊!

以前,她不是挺善解人意的嘛!怎么遇到荣景熠,就成了这样?变的方寸大乱,她倒是把她的兵哥哥至于何地!

夏伊洛没有机会朱倩倩的话,而是拉着朱倩倩的胳膊,两人这才离开荣氏。

荣景熠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夏伊洛和朱倩倩上了车子才离开,到办公室的时候,他给欧帆去了电话。

“喂!欧帆,晚上请你共度晚餐,准时到。”

欧帆听到共度晚餐,心里直接就发毛,这荣景熠没那么好心吧!无缘无故请他共度晚餐?再说共度晚餐什么的,也应该找美女吧!

不会是报复他捅破了,他的地下秘密恋情吧!这也太小心眼了,再说他有没告诉别人,还给他推荐了威廉英利的得意门生,要知道威廉英利的门徒,那可是多少企业争先恐后抢着挖的啊!

“阿景,晚上我家里有事,还是不去了吧!”欧帆试探,这种诡异的共度晚餐,能逃还是逃吧!

“好啊!如果你打算常驻荣氏的话。那我也不介意。”荣景熠优哉游哉地喝了口咖啡,完全一副不在一起的样子。

“什么?阿景,可不带这样开玩笑的,我们都说好的,明年我要带媳妇去度假,这可关系到我们的终生幸福。”

“那你的意思是同意了?记得要带上你女伴——丽丽。”荣景熠说完没给欧帆反应的机会,就直接掐断电话。

欧帆一头雾水,总觉得他又被荣景熠坑害了,不过后来他还定为自己的幸福,博一博,既然荣景熠都说了,让带上丽丽那就带上呗!反正他又不少二斤肉。

与此同时,夏伊洛和朱倩倩已经都在回蓝苑小区的路上了,司机开的是一辆劳斯莱斯,朱倩倩那叫一个嘚瑟。

然而夏伊洛可苦恼了,现在这种状况对她来说太不利了,晚上竟然还要共享晚餐?想着,夏伊洛就浑身一个哆嗦。

这荣景熠该不会这么闲吧!不是说什么总裁的,那都是日理万机的吗?夏伊洛百思不得其解,坐在车子里苦恼地想着。

夏伊洛一路上都是这种状态,朱倩倩却是气质高昂。到蓝苑小区的时候,朱倩倩特热情的要和司机拍照,夏伊洛看到这儿,直接鄙视。

她们回到家,夏妈妈和夏爸爸都去上班了,冰箱里放的是夏妈妈留的早餐,两个姑娘坐在桌子上,就放开毫无形象的大吃。

只是当夏伊洛吃的正嗨皮的时候,却突然朱倩倩大叫出声,然后眼睛直直地盯着夏伊洛。

夏伊洛被盯得浑身不舒服,后来终于招架不住才开口问:“猪大人,您又怎么了?我要是有心脏病,绝对已经见阎王了。”

“说,什么时候的事情?”朱倩倩逼问。

“说什么?猪大人,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夏伊洛一边问着,这边喝了口牛奶。

“你和荣景熠的奸情!”朱倩倩这边话音刚落,夏伊洛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牛奶,直接就喷了出来,好好一桌子美味,硬生生被弄的是狼狈不堪。

“夏伊洛,瞧瞧,你这出息!赶快从实招来。”朱倩倩直接惊呆了,忙从椅子上跳起来,用抹布擦着桌子。

“什么?猪大人,您刚说什么?”夏伊洛以为听错了,又确认着。

“咳咳……你和荣景熠,荣氏总裁什么时候勾搭上的?傍上大款这么好的事,怎么能不告诉我?夏伊洛,你也太不够朋友了吧!还说什么,我是你生生世世的朋友,原来也不过如此。”

“喂,猪大人,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夏伊洛想说清楚来着,可最后却发现怎么也解释不清楚了。

因为没有一个正常人会那么捉弄她,再说那么珍贵的项链,一般人早就急着承认是自己的了,可偏偏荣景熠不是一般人。

朱倩倩以为夏伊洛在害羞,又吹着耳边风道,好奇地磨着夏伊洛:“哎,哎,哎,死洛洛,说说,说说啊!到底怎么回事?看来,荣景熠,他对你真的挺好的,要不然也不会请你吃饭,还有他看起来真的好帅啊!”

“他是请你共度晚餐,我可没答应。”

“夏伊洛,你们在一起了多长时间了,是不是在英国的时候就好上了?他是不是对你特温柔啊!对了,听说他还会吹萨克斯,在你面前有没有吹过?还有,还有……”

朱倩倩根本不理会夏伊洛,她已经确定了夏伊洛和荣景熠有奸情了,可是夏伊洛多冤呐!他们明明才刚刚认识。

“倩倩,我们昨天才刚刚正式认识。你说的,我算都不知道”夏伊洛揉揉太阳穴,可是看着朱倩倩,她还是头痛。

朱倩倩根本不听夏伊洛的解释,而且还兴高采烈的帮着挑选衣服,完全把晚上的约会当成是夏伊洛的相亲大会。

夏伊洛直接汗颜,她已经把所有能解释的全都说过了,甚至连细节都说过了,可还是没有任何作用。

然后夏伊洛就没办法了,只能像个木偶人一样,等着朱倩倩的包装。

转眼的功夫就到了晚上六点钟,夏伊洛直接就郁闷了,女人真是可怕的生物,朱倩倩帮她挑完衣服后,整整好几个小时都好奇心特强的问她和荣景熠到什么程度了,有没有上过床!

夏伊洛听到这话,刚喝进口中的水就又喷了出来,这朱倩倩也太重口味了。

可是,她真的和荣景熠才刚刚认识,算起来加上机场那次,他们才见第四次,天知道她有多冤枉啊!

荣景熠的车子是在六点半左右停在楼下的,本以为就这样太平了,可谁知道夏伊洛好不容易偷偷摸摸的下了楼,却偏偏又遇见刘婶.

这次不止刘婶一个人,还有其他几个邻居,见到夏伊洛就热情的问什么时候和荣景熠结婚,还说让夏伊洛以后要常带荣景熠来小区,她们早上才见过一次。

朱倩倩这才听明白,感情连邻居大妈都见过荣景熠了,偏偏就只有她不知道,朱倩倩开始不满起来,也和刘婶他们一起问夏伊洛什么时候结婚。

夏伊洛那叫一个头痛啊!这朱倩倩简直太没人性了。

不远处的靠在身上的荣景熠听到这话也不解释,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夏伊洛。

夏伊洛怒视荣景熠,可是人家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不止如此荣景熠该走过去,和刘婶她们特绅士的攀谈,夏伊洛完全被无视了。

好一会儿,几个人才上了车子去餐厅,一路上夏伊洛都憋着股气,可是朱倩倩完全一副没事人的样子,反而和荣景熠熟络的聊起来。

夏伊洛气的牙痒痒,和朱倩倩认识二十几年的应该是她吧!荣景熠算哪根葱?

她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希望车子赶快停下来。终于,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如愿了夏伊洛的愿停下。

刚下车,一座外形别致的建筑就出现在她眼前,西式的装修,每一砖每一瓦特别考究,还没进门就闻到一股清新的味道,只是仅仅几秒钟的时间,一位修养很好的男人就恭敬的迎了出来,应该是餐厅的经理。

可介绍过后,夏伊洛才知道原来不是经理,是餐厅的老总。夏伊洛咋舌,荣景熠架子也太逆天了,不就是吃个便饭吗?至于让人家老总来迎接?

然而,老总的态度却是相当恭敬,走在前面领路。

终于,在六楼停了下来,六楼的装修更加奢华,却又不显庸俗,总之能给人眼前一亮,夏伊洛也是学设计的,她知道这装修肯定是设计师匠心独运的。

“荣少,晚餐已经准备好了。”

“好!”荣景熠酷酷的回答,然后走进包厢。

夏伊洛和朱倩倩跟在后面,包厢里有专门的人在现场演奏钢琴曲,长形的餐桌上,所有菜肴果然已经准备好了。

这让夏伊洛又是一惊,这餐厅服务态度也太到位了吧!

银制的刀叉,在灯光的映照下,更加的熠熠生辉。

夏伊洛一句话也不说,而朱倩倩还是聊的很起劲,一路上都没有听过,几乎把她所有的囧事都要抖露出来了。

若不是荣景熠在场,朱倩倩的性命绝对危险了,不过这样也好,她就不用说话了,直接开吃。朱倩倩的帐,回去再找她算。

然而事实上,一切都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夏伊洛刚刚喝了口红酒,包厢的门吱呀一声就响了,走进来的竟然是欧帆,挽着欧帆胳膊的是一位小鸟依人的女人。

这也没什么,欧帆本来和荣景熠是朋友,欧帆带了女朋友什么的,也很正常。这是夏伊洛的认知,然而让她奇怪的是欧帆却定在了门口。

在看朱倩倩,手里的叉子直接就清脆的落在了盘子里,瞪大眼睛盯着欧帆。

“欧帆,你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背着我找姑娘?”好一会儿,朱倩倩终于爆发了,这时夏伊洛才明白,原来欧帆就是朱倩倩的男朋友。

“不,不,不,媳妇,你听我解释,听我解释……”欧帆忙触电似的甩开身边的女子,几步串到朱倩倩身边,一脸讨好的说。

“她叫什么名字?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忽然间,朱倩倩就改变了态度,委屈的盯着欧帆。

“媳妇,不是你想的那样,她是丽丽,只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欧帆,我看你真是胆大包天!”朱倩倩哪里还有心情吃饭啊!直接气鼓鼓地走出包厢,两个人风风火火的消失,门口的丽丽脸一阵青一阵白的。

“对不起,我要去看我朋友。”夏伊洛也坐不住了,霍地站起来就要往出走。

只是刚站起来,荣景熠就开口:“我想,现在他们,应该单独待在一起,比较好。”

夏伊洛愣在原地,不过她不得不承认荣景熠说的还是有道理的,她这六年都在英国,根本不知道朱倩倩和欧帆是怎么回事,如果这么样冒冒然然的追出去,反而不好。

可是她现在很担心,非常担心,到底该怎么办?吃饭什么的肯定是没心情了。

于是对荣景熠说她要去趟洗手间,荣景熠到也没说什么,当夏伊洛再次回头的时候,门口的丽丽早就没了踪迹。

夏伊洛并没有去洗手间,她始终还是不放心朱倩倩,出了餐厅她一眼就看到朱倩倩粉拳砸在欧帆的胸膛,这才放心。

于是,她才转身进了餐厅,包厢里有荣景熠在,而她又不想和荣景熠单独在一起,所以就去了洗手间。

只是却没想到在洗手间里,却碰到了她这辈子最不想遇到的两个人,夏云和季佑宇。

那时,夏伊洛刚从洗手间里出来,刚准备大步离开的时候,在抬眼的瞬间就看到了一男一女的背影,尽管只是背影,可是夏伊洛还是能确定那就是季佑宇和夏云。

这两个人化成灰她都认识,夏伊洛愣了一会,就转身离开了,她从不会为不想干的人伤神。

当她回到包厢的时候,说她想回去了,荣景熠也没说什么,就开车送夏伊洛回家。

这是夏伊洛第一次觉得荣景熠是善解人意的,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给朱倩倩去了电话,朱倩倩说她已经成功的斗倒小三了。

然后夏伊洛才正经的把她是怎么和荣景熠认识的,还有怎么碰上欧帆的,每一个细节都告诉朱倩倩,朱倩倩直接来句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夏伊洛不明白什么结果,朱倩倩又说当然是和荣景熠的奸情啊!夏伊洛就无语了,这朱倩倩还真是无节操。

两个人又是一阵狂侃,要挂电话的时候,朱倩倩突然就认真起来:“死洛洛,荣大总裁真的不错,而且我听欧帆说对你也听特别的,还送你项链来着,你要认真考虑。”

“我有小包子就够了。”

“白痴!记得好好考虑啊!”朱倩倩挂了电话,才把夏伊洛和荣景熠的事情重新给欧帆叙述了一遍,谁知道欧帆突然间就兴奋的不得了,抱着朱倩倩就猛亲:“媳妇,没事,阿景的女朋友绝对是夏伊洛!这事十拿九稳了。”

朱倩倩一头雾水,可还是相信欧帆,欧帆从来没对她撒过谎,关于丽丽,欧帆早就说过的。她不喜欢出入那种上流社会无谓的应酬场合,欧帆也是没办法才找了一个固定的女伴!只是今天看到丽丽挽着欧帆的样子。她还是惊呆了。

“媳妇,还在为丽丽的事生气?”

“没有。”

“还说没有,还说没有。看你嘴撅的那么高。”欧帆说着长臂一挥,就将朱倩倩搂在怀里,朱倩倩也不挣扎,只是她偷偷的做了一个决定,以后站在欧帆身边的就只能是她,不管什么场合。

而此刻,蓝苑小区。

夏伊洛挂了电话,就躺在床上可是怎么也睡不着,她的脑海里一直浮现着夏云和季佑宇的身影,都过了六年了,可是夏伊洛仍能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她在季佑宇的公寓里看到的那刺激惊艳的一幕。

还有夏云骂她的那些话,夏云是她的堂姐,人长的又漂亮,对谁都很好,对她更加好,每次来家里的时候,总是连洗脚水都争着帮夏伊洛到,他们三个人出去逛街的时候,夏云总是脸上带着笑意,叫夏伊洛总是一口一个妹妹的……

只是,夏伊洛怎么也没想到,这样温柔善解人意的堂姐竟然挖了她的墙角,而且还是早有预谋,这到底有多讽刺,可是即使如此,那性格应该是不会变的吧!

夏伊洛直到现在还记得,有一次他们出去逛街的时候,一个男生只是不小心碰到了夏云,其实在夏伊洛看来这完全没什么,可是夏云却脸红了,而当时的夏伊洛的手是挽着季佑宇的,连头都看在季佑宇胸前。

夏伊洛看到夏云的反应,忙站直身体。

可是,六年前的那天,她竟然在卧室外面听到夏云和季佑宇那么露骨的对话,当年很长一段时间,夏伊洛都以为,自己只是做了一场梦而已。

梦醒了,夏云还是她温柔的堂姐,而季佑宇还是准备个她去领结婚证的少年。

荣景熠送夏伊洛回到蓝苑小区,就给秘书部去了电话,脸色阴沉的吩咐:“查一下,这张照片上的一男一女。”

“好,总裁,请稍等。”

秘书部的办事效率很快,不一会儿就有了结果:“总裁。男的叫季佑宇,女的叫夏云。”

“他们和夏伊洛什么关系?”刚刚在西餐厅的时候,荣景熠不放心夏伊洛,所以就偷偷地跟在夏伊洛身后,所以就看到了夏云和季佑宇。

其实这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是这两个陌生人竟然让夏伊洛的情绪走了那么大的起伏。

“夏云是夏伊洛的堂姐,而季佑宇是夏伊洛的前男友。”

前男友?荣景熠摸着下巴,有那么一阵子的愣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挂了电话,然后驱车回了荣家别墅。

一路上,荣景熠都在前男友几个字,不知怎么的,越想心里就越觉得不舒服起来。

可是后来他也想通了,这丫头都二十四了,谈男朋友也很正常,不过幸好只是前男友。

想到这里,荣景熠的嘴角就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笑。

他注意的小东西,当然不允许别人染指,所以还是先把她留在身边的好。

荣家别墅坐落在C市郊区的半山腰上,空气清新,环境宜人,尤其是在这样的夜晚,神秘的夜空里还闪着几颗星星。

荣景熠刚进门,就看见荣父和荣奶奶坐在沙发上,显然是在等荣景熠。

“什么事?没事的话,我要去休息了。”荣景熠说完没有什么停留,就朝卧室走。

“荣景熠!你这是什么态度?”忽然,荣父的声音就打破了奢华的大厅的寂静。

“尊敬的父亲大人,我是什么态度,您还不知道吗?对了,忘记告诉你,说话的时候声音小一点儿。”荣景熠脸色臭的要死,就那样目光直视着荣父。

下一篇:男主他器大活好疯甜的小说 办公室高潮的小莹
上一篇:你是不是好久没有被C了 学长帮帮忙(H)鸭知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