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前两个巨大的兔子蹦出来 在办公室里做

暖暖 2021-11-26 09:58

“舅舅,请让我来,我想亲自拿回来。”时欢如果想让人帮忙,可以直接让傅九司出手,那不更简单。

可是让那些人轻易的解脱,似乎,一点也不和她心意。

毕竟他们折磨她的时候,可是生不如死!

顾延安也发现时欢的转变,他很欣慰,同样也心疼。

可能时欢说的,只是一部分,她所承受的远比他想象中的多。

“好,那你自己来,需要舅舅的地方别客气。”顾延安揉了揉她的碎发,满眼心疼。

时欢还真有事需要他帮忙:“舅舅,请你帮我进娱乐圈。”

“你要做什么?”顾延安可不觉得,她只是喜欢娱乐圈。

娱乐圈就是一个大染缸,她进娱乐圈,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我要叶楠非全部的资源!我饰演不了的,也不能落入他的手里。”时欢要将叶楠非的荣光,一点点的夺走。

那些原本就不属于他。

“一个十八线小明星,直接封杀了不就好了?”顾延安并不觉得,一个十八线明星很麻烦。

更何况是一个劣迹斑斑的人。

时欢却摇头,那样太痛快了,没达成目的。

她和顾延安说了自己的话,还叮嘱了顾延安应该注意什么,简单的聊了一会儿。

她就和顾延安分开了,她回到了傅九司的私人别墅。

一进屋就看见,傅九司坐在沙发上,目光冰冷的盯着她看。

那个眼神,让时欢感到陌生。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去哪儿了?”

傅九司的问题,让时欢感到莫名其妙。

“我只是去见我舅舅了,我不是金丝雀,为什么要向你报备?”时欢不喜欢被监视的感觉。

傅九司起身来到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看的她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傅九司身高近190,站在时欢面前,她还要仰着头看着他。

那双黝黑的眸子,深不可测,看起来很阴郁,和平时有些不一样。

“以后不论去什么地方,见什么人,都必须告诉我。我亲爱的傅太太!”傅九司的口吻,像是在下达命令。

时欢平静的凝视着他:“傅少,你管的太宽了。”

傅九司粗鲁的扣住了她的腰,将她往前一拉,她整个人几乎贴着他。

“傅太太,注意你的言辞,我是你的丈夫。我有权利知道你的一切,懂了吗?”他修长的指尖,挑起了她的下巴。

时欢拍下了他的手,从他的怀里挣脱了出来,她拿起沙发上的平板。

才发现网络上疯传一张,她和陌生男子进入塔顶房的照片,那些人故意在她舅舅的照片上打了马赛克。

这是刻意污蔑。

最近时家频发上热搜,反反复复,叫骂声一片。

“时家还真是无聊!”时欢冷笑一声,看来,还是不够狠。

傅九司目光冰冷的看向她:“傅太太,你不解释吗?”

“解释什么?这是我舅舅,依傅少的能力,应该调查的到。那个地方,是我和舅舅的秘密基地,就那么的简单。”时欢不喜欢被误解,才下意识的解释。

傅九司嘴角弯起一道好看的弧线:“是吗?我也想和傅太太拥有,属于我们的秘密基地。”

“傅少,我只是.....”

时欢还没说完,傅九司的大手扣住了她的后脑勺,撕咬着她的唇。

唇畔的痛,让时欢感到不适,但是傅九司并没有放过她的意思,而是加深那个吻。

像是......在惩罚她。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松开她,他看着她被磨破皮的唇。鲜艳欲滴,惹人沉醉,想更多的拥有。

“听好了,我傅九司的户口本上,不会出现离婚,只会出现丧偶。所以,你要是敢背叛我,我会亲手解决你。”傅九司冰冷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时欢死咬着唇,目光犀利的盯着他的眼睛看:“傅少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做那种恶心的事。”

她最反感的,就是背叛,她嫁给傅九司的时候就想清楚了。

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动情,就算是嫁给傅九司,也只是负责任而已。

离婚他提就行,不提也可以,只要不打扰她就好。

傅九司用拇指摩挲着她的唇:“最好这样,这个你带上。”

他将一部新手机递给了时欢,时欢看着手机,隐约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你想监视我?”这个手机,怎么可能像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并不,这是公司新研发的手机,我只是想让傅太太先试试。”他怎么可能告诉她 ,这个手机深层的技能,他想知道她的一举一动。

他可以不管她做事,但是他想知道,他在干嘛。

时欢想起前世的事情,傅九司研发了一款新型手机,爆款全球。

因为手机的完善,可以解决很多事,还具有高度的保密系统。

因此得到了称赞。

“好,我接受了,过两天外公寿诞。我一个人去就好,我暂时不想公布婚恋。”时欢觉得,一下子公布出来,可能会吓到外公。

傅九司却并不认同,甚至有些不太舒服:“傅太太,我们是具有法律效应的夫妻。”

“我知道。”时欢有种入狼群的感觉。

接下的两天。

时欢想着选礼物。

傅九司给了她一张黑卡,那是一张SVIP全球不限额的贵宾卡,时欢想拒绝都没办法。

经过相处,时欢发现,傅九司是一个具有偏执型人格障碍的人。

偏执起来的时候,就会像上次一样,不讲道理。

她只能接受。

网上关于她的黑料,则是被顾延安解决了,甚至揪出了抓拍的狗仔,交给了警察部门。

这件事才被压下去。

她让私人别墅的管家,将她送到商场,华国最大的商场莫过于亚隆。

亚隆是商业基地,奢侈品基地,这里的商品没有百万,也有千万。

是富豪的聚集地。

时欢刚走进去,就被保安拦了下来:“小姐,这里不是普通人能进的,请小姐离开。”

时欢愣住了,她今天穿着朴素,简单的一条白色连衣裙。

所以被当成了穷人?

时欢将黑卡晾了出来:“我买的起。”

保安有些尴尬,最终还是时欢进去,只是背后忍不住嘀咕:“穿的那么俗,一看就是傍大款。”

时欢回头冷漠的看向保安,保安吓的有些不敢说话,因为那个眼神太可怕了。

她穿什么,似乎是个人意愿,一个保安都开始嘲讽了?

懒得理会保安,她往大厦里面走,里面的富太都是穿着貂皮大衣或者钻石宝器。

她来到一个柜台前,看着一串稀有佛珠,标价是三千万。

这时售货员走了过去,冲她温和一笑:“女士,你要是喜欢的话,我可以取出来给你看看。”

“好的,谢谢。”时欢很中意这款佛珠,外公就喜欢这些东西。

她之前在网上看的那些,都没有这款的好。

售货员将佛珠拿出来后,时欢拿在手里观赏,佛珠很柔滑,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她的手里,将佛珠夺了过去。

“这么好的佛珠,可惜了,你配不上啊!”纤细的声音,略带不屑,是那般的熟悉。

时欢一回头,就对上了顾暖,也就是她的表姐。

实际上她们只是相差几个月而已,但是顾暖很讨厌时欢,因为时欢抢走了她的父爱。

顾延安的心里,外甥女都比她这个亲生女儿有价值。

上一世,也是顾暖串通外人,加速了顾延安的抑郁。

没想到,她们会在这个地上再相见。

“给我!”时欢伸出了手,神情冷漠的很,她不喜欢顾暖。

也不会给机会顾暖,让上一世的悲剧上演。

“我不!时欢,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但是被我看上,或者是我的东西,我就不会给你。”言下之意,就是她也看上这个佛珠。

“是吗?顾暖,你要是喜欢,我让给你。”时欢转身去看其他的商品。

顾暖却不依不饶的跟上她:“时欢,什么叫你让给我?这是我凭本事抢来的,你给我说清楚,时欢!”

“字面意思!”时欢让售货员将另外一款佛珠给她。

虽然比之前的哪一款贵一些,但是手感,却没那么好。

顾暖一把将佛珠夺了过去:“时欢,你和你妈一样,不是什么好东西,只会抢别人的东西。”

“啪!”的一声,时欢一巴掌甩她脸上。

冷漠的从顾暖手里将两串佛珠拿走。

“你居然敢打我!时欢,你个贱人!”顾暖扬起手,就想还击。

时欢却快速的将她的手,紧攥在手心里,她的力道不是很重,却能让顾暖吃些苦。

“放开我!时欢,我可是你表姐,不然我告诉爷爷,说你欺负我。”顾暖吃痛的眉头紧蹙,顾老爷子虽然不疼她,但是不会不管她。

时欢猛地推来了顾暖,她只是不想给外公带来烦心事,仅此而已。

“顾暖,我警告你,你看我不顺眼,我不管。但凡你说我妈一句,你试试!”时欢指着顾暖,冰冷的警告。

售货员也惊住了,她还以为吃亏的会是,那个穿着朴素的女孩子呢!

毕竟,后来的女孩子看起来很跋扈。

时欢将两串佛珠放在售货员的面前,冷漠的开口:“都给我包起来,刷卡。”

“SVIP......”售货员再一次傻眼了,这个女孩子到底是谁啊!

怎么有SVIP黑卡的。

顾暖的眼中闪过一丝妒忌:“爸爸还真不公平,居然把那张卡给你了。”

“顾暖,你听好了,这张卡和舅舅没有关系。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会感到恶心。”

时欢拎着她的东西,准备离开,身后却再一次的传来顾暖的声音。

“除了他,还有谁给你黑卡?时欢,你该不会是被包养了吧!依照时家的现状,是不会给你黑卡的。”顾暖说的是,时家现在的情况风雨交加,怎么可能给她黑卡呢!

在场的其他名媛投来了异样的眼光,‘被包养’是所有富太敏感的,她们都有会偷腥的老公。

但是无可奈何,只能将责任推到小三的头上,从而厌弃‘被包养’的小三。

时欢原本不想正面和顾暖杠,但是顾暖的行为,她无法接受。

“你到底想怎样?”她眸光胃寒的看向顾暖。

顾暖嘴角微微上翘:“把黑卡给我,你不配!”

“给你?笑话。”傅九司给她的黑卡,怎么可能配不上她?

“给我!”顾暖的目光阴沉了下去,咬牙切齿的看向时欢,黑卡是她的,她势在必得。

“砰!”的一声。

顾暖重摔在地上,痛的喘不过气,吃痛的下意识捂着小腹。

时欢的力道实在是太狠了。

那一脚是往死里踹啊!

时欢淡定的掸着落灰:“别丢顾家的人,黑卡是我的,冤枉自己的表妹被包养。你也不嫌丢人,顾暖,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别惹我。”

顾暖上一世间接性害死了顾延安,她不介意新仇旧账一起算。

但现在不是时候,她不想外公和舅舅难做,但并不代表她会放过。

时欢离开前的那个眼神,冰冷的如同地狱中的魔鬼,吓人的很。

她离开了亚隆后,回了傅九司的住宅。

傅九司白天并不在家,他书房的电脑,基本是她在用。

她看着商业排序,顾家排在全华国第十。

傅家在榜首,仅此傅家之下的家族,相差甚远。

时欢得想个办法,帮助顾家起来了。

就在这时,一只修长的手指,握住了她手中的鼠标。

她心中微微一惊,下意识的侧过脸,唇瓣擦过傅九司的脸颊。

“你怎么回来了!”而且是不动声色的回来。

时欢想起身,傅九司却按住了她的肩膀,他的目光并未凝视她,而是盯着电脑屏幕。

“下个月有一个竞标,竞标的地盘,未来十年发展都还可以。”傅九司的声音略微严肃,他在告诉她商业......

上一世,她虽然没关注这件事。但是也知道那一块地皮,被傅九司以最低的价格拍了下来。

而且那块地皮如同傅九司说的,成了一块商业宝地,发展迅速的很。

可是,他为什么要告诉她?

“傅少,将商业的东西,告诉外人。就不怕被反将一军,被人出卖吗?我可不认为,我是个守口如瓶的人。”时欢端着手臂,目光冷漠的注视着他。

傅九司的嘴角,弯起一道好看的曲线。从某种角度上看,傅九司的容颜无可挑剔。性感的薄唇,出色的样貌,配上顶级的西装,魅惑中带着禁欲性感。

这样的一个男人,一眼便可以让女人沦陷。

而且他是那样顶级的人物,怎么就对她,那般与众不同呢!

“傅太太,你是太小瞧傅某了吧!一块地皮而已,我送给顾家了又怎样?就当做是彩礼。”傅九司魅惑的笑容,让时欢越发的琢磨不透。

他深邃的眸子,仿佛洞察了她的内心。

她的想法,他尽在掌握的感觉,这让时欢感到一丝不爽。

“傅少,你太自负了。”时欢从他的旁边经过时,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轻轻一拉便将她带入怀中。

时欢想挣扎,却被禁锢死了。

他的目光静落在她的脸上,眼神中的神情有些复杂,最终归于平淡。

“傅太太,自负的人是你。”他将时欢横着抱起,走向了房间。

时欢在傅九司的热情中,爱恨交织,她内心居然并不排斥!

可恶!

......

转眼之间。

顾老爷子的寿诞那天到了。

时欢清早起来,洗漱,请了化妆师为她化了一个简单的妆容。

傅九司送来星空礼服,是华国著名设计师的作品,并不是谁都可以穿上的。

她穿上礼服,从试衣间出来时,傅九司有被惊艳到。

时欢本身长的就很美,肌肤雪白,身材纤细,配上星空礼服美的不可方物。

比星辰还要耀眼几分。

傅九司很自然的揽上她的腰肢:“怎么办,我都有些不忍心让傅太太一个人去了!”

时欢眉头微蹙:“我现在还不想公布,我怕吓到外公。”

她闪婚的那么快,她都没反应过来,要是吓到外公了怎么办?

时欢不想那么自私。

下一篇:两个学长带我到房间里 男朋友器大活好不想分手
上一篇: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 把英语课代表做哭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