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 把英语课代表做哭了

暖暖 2021-11-26 09:52

傅少,我没那个意思......”

时晴晴有些慌张,她怎么敢嫌弃傅家开出的工资呢!

“那时小姐的意思,就是可以了?”傅九司见缝插针,甚至不给对方反驳的机会。

“傅少,晴晴从小体弱多病,不能去挖煤啊!看在欢欢的面上,放过时家吧!”秦素虽然没见过世面,可是手段却是老练的很。

“那时小姐逞能什么?真扫兴,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傅九司转身上了车。

有保镖开车,他坐在后排,可以和时欢靠的更近。

也许是今天的事情太多,时欢闭目养神,疲惫的按摩太阳。

傅九司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的脑袋放在大腿上,为她按摩。

时欢本来想反抗的,脑袋上却传来他的声音:“累了就睡会儿吧!有我在,没人可以伤害你。”

傅九司的声音,就像是有魔力一样,他身上的味道也令时欢感到安心。

在他的按摩下,时欢的呼吸渐渐变沉,睡的很安逸。

她已经很久没睡的,这么安心了。

......

叶楠非和时晴晴的事情,在网上,掀开了舆论。

包括时家破产的事情,一夜之间,全部炸开了。

叶楠非找到了时晴晴,情绪急躁的厉害:“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的事业不能就这样毁了,我付出那么多,不能什么都收不回来。”

时晴晴坐在床头,只知道哭。

哭的叶楠非心里,越发的烦躁:“能不能不要哭了!想想办法?时欢不是顾家的外孙女吗?你去求她,她一定会帮忙的。”

时晴晴的哭声,戛然而止,拳头不自觉的握紧。

时欢?那个贱人,攀上了傅家,就目中无人,她怎么能轻易放过!

“她是不会帮我们的,但是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帮助我们改变现状......”时晴晴眼底的毒辣,是那般的阴狠。

叶楠非凑近后,时晴晴在他的耳边,小声的说着计划。

叶楠非眼前一亮,让时欢背锅,似乎更不错......

记者发布会上。

朗盛带着一众记者来到了现场。

因为消息惊人,大部分记者,都不愿意错过。

没一会儿的功夫,场地被围堵的,水泄不通。

叶楠非带着时晴晴走入现场的时候。

“咔咔咔!”全是摄像头和摄影机。

时晴晴的表情很憔悴,整个人摇摇欲坠,情况很差。

叶楠非则是一脸的肃静,好别人欠他八百万似的。

“请问时小姐,最近网上曝光时家破产的消息,是否属实?”

“时小姐,你和叶先生保持那种关系多久了?”

.......

面对记者的刁难,时晴晴强压着怒火,拿着帕子娓娓道来:“我那天只是喝了姐姐给我一杯牛奶,之后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了。”

“请注意你们的言辞,我和时小姐,什么事情都不知道,就已经那样了。我们已将在全力寻找线索,一定会归还一个真相给大家。”

叶楠非和时晴晴的话,让在场的记者都听出了端倪,这条新闻可谓是炸了。

“时小姐,你的意思是,你喝了你姐姐给你的牛奶。之后的事情,你什么都不知道?”朗盛犀利的发现,其中的问题。

其他的记者也跟着将目光转向时晴晴。

果然,豪门是非多。

“是的,我喝了姐姐的牛奶后,什么都不记得。时家破产也是真的,因为姐姐.....不是不是,因为我的事情,导致时家破产,我很抱歉!”时晴晴深深的鞠了一躬,态度上让人心疼。

“晴晴,我会对你负责,我也会将害我们的人找到。”叶楠非男人的将时晴晴揽入怀里,安抚着她崩溃的情绪。

叶楠非和时晴晴的这一波操纵,让时欢的成为热搜榜第一的恶魔姐姐。

时欢看着热搜榜,和发布会的内容,嘴角微微上翘。

这么快,就按耐不住了吗?

傅九司拿来了医疗箱,帮时欢解开大腿上的纱布,小心翼翼的为她处理伤。

“嘶......”忽然间的痛感,让时欢猛地倒吸一口气。

傅九司的动作,跟着温柔了下来:“放心,那些人很快就笑不出来了,我向你保证。”

“我可以自己来!”时欢已经想好了对策,她有的是办法,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叮咚!”一个音频,和一张律师函出现在她的邮箱里。

时欢刚点开,就听见,叶楠非和时晴晴的计划。

“你可以自己出手了,傅太太!”傅九司的声音略显戏谑,但是他绑纱布的动作,却极其温柔。

时欢咬着唇,目光阴晴不定的看向傅九司,过了好一会儿才松开。

“谢谢!”她是发自内心的。

傅九司帮她很多,她心里有数。

“傅太太严重了,你要是真心感谢,就叫一声老公。”傅九司可是很期待呢!从她的嘴里叫出来,一定很悦耳吧!

时欢将音频发在了微博上,再配上律师函,全网再一次的炸裂了。

更多是声讨时晴晴和叶楠非,有甚者,更是将绿茶的标签贴在时晴晴的身上。

时晴晴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屏幕:“贱人!她怎么可以这样,她就应该背锅!她就应该去死!”

时欢那个贱人,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是傅九司!

一定是傅九司!

时晴晴不甘心啊!为什么,为什么时欢会得到傅九司的青睐?

秦素看着女儿满眼心疼,一把抱住了她:“晴晴冷静,我有办法解决时欢,将你推去傅九司的床上。”

“妈,你真的有办法?”时晴晴眼底阴暗,她要是能爬上傅九司的床,以后将一片光明。

时欢又算什么?

“我有,你相信我,不然我怎么能坐到时太太的位置呢?”秦素最不缺的,就是足智多谋。

只有她的女儿,才能配的上傅九司。

夜晚的时候,时欢接到了时忠的电话,他说,他的手里有时欢母亲的东西。

要求时欢一个人回去一趟,不然就将时欢母亲的东西,彻底的毁掉。

并且,不能让傅九司发现。很显然,这是一个全套,可是时欢怕吗?

有人跑来送死,她自然要送一程。

.......

前去时家的路上,天空下着小雨,就像预示着会发生点什么。

进入客厅,就看见秦素在热情布菜,见时欢来,更是笑的合不拢嘴。

“欢欢啊,今天弄的,都是你喜欢吃的。一会儿好好和你爸爸说话,说不定他会消气,原谅你了。父女可没有隔夜仇的,莫要叫外人看了笑话。”秦素语调温和,平易近人的很,仿佛做错事的是时欢。

要是搁在以前,时欢还真会检讨自己,可是重生而来的她却不会。

她找个地方坐了下来,不屑一笑:“我为什么要道歉?我做错了什么?秦阿姨的话,好生奇怪啊!对了,我妈妈的东西呢?给我吧,拿到东西,我就走。”

秦素慌张,生怕时欢离开,连忙说:“不着急,一会儿吃完饭,再说。”

“好,那我去上个卫生间。”时欢起身走向卫生间的方向,秦素才吐了口气,同样,她心里在抱怨时欢的不懂事。

等事情都解决了,她一定要时欢好看。

卫生间里的时欢,从袖子里拿出了另外一个手机,手机的主人自然是秦素。

上一世,她撞破过秦素和小模特的丑事,她一度很难接受那件事。

在秦素和时晴晴的软磨硬泡下,她帮着秦素隐瞒,秦素也不避讳的将那男人的事情告诉她。

她这次倒是要看看,事情曝光后,秦素如何收场。

时欢轻松的打开了秦素的手机,找到了联系人。

手发消息:来我家,我老公不在,记得走大门。

那个男人瞬间秒回:真的吗?宝贝,我也想你,马上到。

宝贝?

时欢不屑冷笑,原来秦素喜欢这一款的,有意思。

她将消息删除后,从卫生间里出来,淡定的将手机归还原处。

吃饭的时候,四个人坐的距离都有些远,其中时欢最为淡定。

时晴晴则是咬着唇,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姐姐,你要是看我不顺眼,可以直接说。你为什么要在网上那样说,还发出那种东西,你这不是害我吗?”

“害?你有什么值得我害的?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你颠倒是非的时候,可不曾拿我当姐姐。我也想问问,你居心何在啊!我好‘妹妹’。”时欢端着手臂,神情冷漠至极。

时晴晴心间一抖,猛地发现,她真的变了......

“混账!晴晴是你的妹妹,你为什么不能让着她?还有傅少的事情,你不该给一个解释吗?”时忠的脸色铁青,时家破产了,他心里是最不爽的。

他的老友告诉他,傅九司已经下达命令,哪个家族帮忙,就可以在华国消失了。

时忠就算是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拿傅九司开涮,只能拿时欢开刀。

到时候按着计划,将时晴晴送去傅九司的身边就好,同样是时家的女儿,一定能拉拢傅九司的心。

“噗”时欢忍不住笑了出声,脸上的梨涡笑的绚丽。忽然,笑容忽然戛然而止,冷漠的说:“让?我为什么要让?真是可笑,交出我妈的东西,我和时家没任何关系。”

时晴晴气的不行,但是只能忍着:“姐姐,我们可是亲姐妹,你这样害我,真的好吗?”

我可没你这样的妹妹,少攀关系,你只不过是个私生女。”时欢发出音频和律师函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撕破脸。

所以她现在做的,只不过是撇清关系,正面开始进攻。

“逆女!看我不打死你!”时忠气的瑟瑟发抖,时欢敢挑战他的权威,他怎能容忍。

时忠抄着高尔夫球杆,就准备往时欢身上打。

时欢非常淡定的看向时忠,冷漠的开口:“你敢!你动我一下,你试试!别说傅少了,顾家都不会放过你!别忘了,顾家之所以不铲除时家,是因为我!”

当年的顾家,对时家动了铲除的心。只是碍于时欢刚失去了母亲,不能再失去父亲,所以没动手。

现在的时家,本就风雨交加,顾家想弄死时忠,轻而易举。

时忠的高尔夫球杆停在空中,愣是不敢打下去。

时晴晴内心失落极了,她迫不及待,想看见时欢毁容。

“叮咚!叮咚!叮咚!”这个时候,秦素的手机响了起来。

秦素连忙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的消息,整个人都慌张了。

他怎么来了?

“是有重要的事情吗?刚好,我也很忙,要是你们没有我妈的东西,我就回去了。”时欢说着就起身,准备离开。

秦素一把拦住了她,笑着说:“欢欢,你说什么呢!自然是有你妈的东西,我去仓库帮你拿。”

“好啊!我陪你去。”时欢嘴角扯出一抹笑,诚意满满。

相比较之下,秦素的笑容,略显僵硬。

“没事儿,我一个人去就好。”秦素撒腿就往外面跑,动作很慌张的样子。

时晴晴也有些懵,她知道那些都是假话,只是她妈去干呢?

时欢看向外面,嘴角抑制不住的上扬,好戏才刚刚上场。

屋外。

秦素刚跑出去,就碰上了那个男模,他叫林羽。

模样长的挺好,看见秦素的时候,一把搂住了她的腰,含住了她的唇。

弄的秦素浑身颤栗。

“该死的,你怎么跑过来了。”秦素在林羽的怀里,大口的喘气。

林羽以为是她的情趣,笑着说:“当然是想你了,宝贝~”

“死鬼!”秦素在他的胸脯拍了一下,甜蜜的都忘了正事儿。

久久不见秦素回来,时欢便往门口的方向走:“该不会是东西太多吧!我去帮帮忙。”

时忠担心人跑了,连忙跟上了上去:“就几件破玩意儿,不用帮忙。”

“东西不多,为什么秦阿姨还不回来?还是去看看吧!”时欢一副天真无害的表情,让时忠以为,他那个天真的傻女儿回来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控制住了时欢,不就直接联系上了傅九司吗?

反正都是他的女儿。

不远处两个人影在亲密,还真不辜负时欢的期待,秦素的胆子真大。

“啊——什么人在哪儿?”时欢的手机灯光,映照在他们脸上。

时忠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先是一愣,随后怒火中烧:“秦素——你敢背着老子偷男人!”

“老公.....”秦素吓的连忙推来了林羽。

林羽从未被抓到过,吓的有些不敢动,还是秦素掐了他一把!他才知道跑,不跑就完了。

“啪!”的一声。

时忠一巴掌甩在秦素的脸上,力道很重,秦素一个没站稳直接摔在地上。

时欢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这出‘好戏’。

“你居然打我?时忠,我跟着你这么多年,你居然说敢对我动手?”

秦素龇牙咧嘴,神情歹毒,她跟着时忠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打呢!

心高气傲的秦素,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贱人,你背着老子偷人,一巴掌算是轻的。”时忠恼怒的连续踹了好几脚。

听见动静的时晴晴跑了出来,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爸爸,你打妈妈做什么?妈妈又没做错什么!”

听见时晴晴的声音,时忠气的额头青筋暴跳:“你是不是也知道,你妈在外面偷人?”

偷人?

时晴晴惊慌失措了,她的确是知道,但是时忠怎么知道的呢?

一旁的时欢忍一脸天真的开口:“爸爸,我怎么感觉,她长的不太像你呢?”

也正是这句话,让时忠失去了理智,一巴掌甩在了时晴晴的脸上:“贱人!你们母女给老子滚,滚出去时家!”

时晴晴被踹懵了,听见时忠的话,更是难以接受。

滚出时家?

时晴晴现在身败名裂,如果再离开时家,后果不堪设想。

她将一转头,就对上了一脸天真的时欢,眼底的恨意愈发明显。

下一篇:胸前两个巨大的兔子蹦出来 在办公室里做
上一篇: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的说 服软(校园)甜柚子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