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的说 服软(校园)甜柚子

暖暖 2021-11-26 09:48

唐昕比谁都清楚,父亲对于家族声誉是有多看重。

从小到大谁不知道唐风月最受父亲的喜爱,可七年前为了家族声誉还不是和这个最宝贝的女儿一刀两断,整整七年都没联系过。

看着父亲骤然冷下来的目光,唐昕的心也跟着沉了下去,“爸,照片真的跟我没关系,我只是……”

一旁有亲戚来敬酒,唐父警告的看了唐昕一眼,她忙闭上嘴不敢再多说一句话,跟在一旁胆战心惊的陪笑脸。

顾言霆敛了目光中的寒意,转身想要找唐风月的时候,却发现一个不注意的功夫,她已经带着两个孩子溜了,纤瘦的身影即将消失在宴会厅门口。

顾言霆眸色一沉,跟了上去。

头顶烈日灼灼,七月的太阳仿佛能将地面晒化。

唐风月一手抱着妹妹,另一只牵着哥哥,站在街边招手打车,半天也不见一辆空车停下。

等了好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停在她跟前摇下车窗,露出一张冷峻的脸,墨色的眸子平静的让人心慌,“你落跑的本事倒是比七年前更精进了。”

唐风月面色一讪,脖子都有些僵硬。

“上车,”言简意赅的两个字落下,听不出任何情绪。

唐风月正要拒绝,妹妹已经从她怀里挣脱下来,屁颠颠的跑过去扒着车窗,甜甜的喊道,“爹地——”

一声‘爹地’,唐风月脸色都白了,“小七,乱喊什么?”

唐小七转过头,一双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冲着明歌眨了又眨,“葛格叫他爹地,我不是也应该叫爹地吗?难道我和葛格不是一个爹地吗?”

唐风月的脸色更僵了。

事情发生的突然,她到现在也没来得及问唐小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等唐风月想到应对的办法,那边顾言霆已经拉开车门,唐小七半点不认生,手脚并用爬上了人家的车。

唐风月还愣着,一旁,唐小六拉了拉她的手,一如既往的淡定,“妈咪,上车吧,好热。”

热吗?

唐风月一点都不觉得热,看着车里顾言霆那张冰山脸,她觉得自己血管都是凉的。

车子驶入街道汇入车流当中,车厢里相当安静。

两个孩子坐在两个大人中间,唐小七先上的车,挨着顾言霆。

见没人说话,唐小七左右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顾言霆的脸上,端详了半天忽然发现新大陆似的,瞪大了眼睛,“爹地,我见过你的。”

顾言霆静静地看着她,既没纠正她的称呼也没应她的话。

唐小七回过头,问道,“哥哥,是上次给我们药的蜀黍!”

“什么药?”唐风月一头雾水。

唐小六淡淡道,“你发烧的时候,在楼下药店遇到过。”

“才不是遇到,”唐小七立马打断,一双眼睛晶亮晶亮的,“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啊,肯定是爹地专门跑过来买的呀!”

唐风月并不知道这回事,唐小七说了半天她才听明白自己发烧的那晚,两个孩子在楼下药店遇到顾言霆了。

是遇到了么?她不敢确定,抬头看向顾言霆想要寻求一个答案。

顾言霆却撇过脸去看向了窗外。

她攥了攥手指,自嘲的牵了一下嘴角。

自己在期待什么呢?

唐小七从哥哥那儿确认自己没认错人之后,一脸的兴奋,扒拉着顾言霆的西装袖子,问道,“爹地,那你那天为什么不把药送给妈咪呢?我和葛格后来找了好久的药店哦。”

顾言霆眸色敛紧了一些。

唐风月忙呵斥,“唐小七,别闹了,安静一点。”

唐小七缩了缩脖子,因为打小惹祸惹得太多,就算十次有九次哥哥替她背黑锅了,可挨罚都是一块儿,某些时候她还是有些怕唐风月的,尤其是在唐风月喊她全名的时候。

车厢里一下子安静下来。

“你给孩子取名字,是不是随意了点儿?”

顾言霆的声音在车厢里响起,打破了凝固的空气。

唐风月愣了一下,抬头对上一双墨色的眸子,不像之前见到的那么冰冷,此时看向她的目光中夹杂着几分探究。

“小六?小七?”顾言霆若有所思,“有什么特殊含义么?”

唐风月抿了抿唇,“没什么含义。”

“有啊,”唐小七忽然插嘴,“妈咪你明明说过的,有含义。”

唐风月脸色一紧,“小七。”

看她这副紧张的样子,顾言霆的眉头微微蹙起,正色看着唐小七,追问道,“小七,什么含义?”

“妈咪说哥哥的名字是六六大顺!”

这个含义……

素来淡定的唐小六脸都跟着僵了一下。

唐风月低垂着头,尴尬的根本不敢抬起头来。

真是要命,当初生孩子的时候胎位不正,她想尽量顺产,所以一直默念着六六大顺,先出来的孩子就叫小六,后面那个自然就叫小七了。

名字嘛,一个代号而已,小六小七朗朗上口,她根本没多想过,尽管莫子谦没少因为这个事情嘲讽她懒到家了。

车厢里忽然响起一道轻笑的声音。

唐风月抬头看到顾言霆难得染着笑意的眼睛,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忽然就被窗外的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温和明朗。

有一瞬间,唐风月以为自己回到了七年前。

“爹地,你笑起来好好看啊,”唐小七仰脸冲着顾言霆眨眼,满是天真无邪,“你应该多笑一笑哎。”

闻言,顾言霆神色一滞,移开了看向唐风月的目光,眼中的笑意几乎一瞬间消失殆尽,又重新恢复了冷淡的模样。

唐小七还想说什么,被唐风月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

小丫头默默的抿着嘴,却偷偷攥着顾言霆的袖子不撒手。

“咕咕——”一声。

唐小七立马看向唐风月,指着自己的肚子认真辩解道,“妈咪,我没说话,是它说的!”

唐风月无语了,小心翼翼的打量顾言霆一眼,压低声音道,“我又没怪你。”

“可我饿了。”

“过会儿就到家了。”

宴会上闹成那样,两个孩子都还没吃午饭呢,她也知道的。

唐小七委屈巴巴的摸着肚子,另外一只手却还不忘攥着顾言霆的袖子。

顾言霆的目光好一会儿都没从那只小手上离开,沉默了几秒,抬起头吩咐司机道,“找个吃饭的地方停车。”

唐风月错愕的看向他,“不用麻烦了。”

顾言霆看了她一眼,眸色冷淡平静,薄唇翻出吝啬的四个字,“不是为你

车子停在一家简餐餐厅门口。

已经过了中午吃饭的时间,餐厅里没什么人。

女服务生十分热情,“先生,给您和太太安排那边里面的位置吧,正好靠近儿童休闲区。”

‘太太’两个字落在唐风月耳中,她面色一僵,“我们不是……”

“就那边吧,”顾言霆神色淡淡,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打断了她的话。

唐风月转头看他的时候,他已经抱着小七往用餐区去了。

卡座靠餐厅的儿童休闲区,旁边就是滑滑梯和海洋球,五彩斑斓煞是好看。

唐小七碍着顾言霆坐,一张肉嘟嘟的脸搁在他的胳膊上,眨眼看着他手里的菜单,“爹地,我想吃炸鸡翅和薯条。”

“不可以,”唐风月立马看向她,眼角的余光触及顾言霆微微蹙起的眉头后,不自觉的压低了些声音,“这一周你吃了很多了,不可以再吃了。”

医生的职业习惯让她很少愿意点这些油炸食品给两个孩子吃。

唐小七缩了缩脖子,小声说,“那我想吃一个冰淇淋。”

“一天只可以吃一个。”

“可我今天还没有吃。”

“你昨天吃了两个。”

闻言,唐小七愤愤地看向唐小六,“葛格,你出卖我!”

唐小六从菜单上抬起头,无奈道,“我没有。”

“那妈咪怎么会知道我吃了你的冰淇淋!”

说完这话,唐小七忽然意识到了点什么,猛地捂住嘴,眨着眼睛一脸紧张。

唐风月眉头一皱,“你还吃了哥哥的?那就是三个!明天也不准吃了。”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唐小七扁着嘴,一脸委屈。

对面的哥哥无奈的摇摇头,就唐小七这个说话不过脑子的性格以及顾前不顾后的智商,也不知道是遗传的谁的。

说话的功夫,顾言霆已经点好了菜,将菜单递给服务生。

没了炸鸡薯条和冰淇淋,唐小七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沙发椅上,一点儿精气神都没有,小脸都快掉到地上去了。

顾言霆好笑的看着她,“这么喜欢吃冰淇淋么?”

“嗯。”

“喜欢什么口味的?”

唐小七垂着头,神色怏怏的吐出两个字,“草莓。”

“但这家餐厅的蓝莓果酱味道更好一些,不想尝尝么?”

唐小七一愣,抬起头便看到服务生端着餐盘朝着他们这桌走来,笑吟吟的看着唐小七,“您好,你们的蓝莓冰淇淋,还有炸鸡薯条小时套餐。”

巨大的两份杯装冰淇淋,上面铺满了蓝莓果酱和核桃仁。

“冰淇淋!”唐小七立马惊呼一声,从沙发上弹起来抱住了顾言霆的脖子。

“吧唧”一口,狠狠地亲在了他的脸上,声音软糯的像一团棉花糖,“爹地你太好了吧,我喜欢你!”

唐风月一脸的错愕,她都不知道顾言霆什么时候点的这些。

看着对面唐小七抱着顾言霆不撒手的开心样子,唐风月心里面五味杂陈,看向顾言霆的眼神也有些发怔。

男人墨色的眸中浮动着几分暖色,在触及对面唐风月复杂的目光时,原本就淡的笑意敛了几分,轻描淡写道,“偶尔吃一点也没什么关系。”

唐风月回过神,讪讪道,“不是我不给他们吃,是确实吃这些不太好。”

“是么?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你以前吃这些吃的也不少。”

唐风月面色一僵,太阳穴都跟着跳了两下。

顾言霆却一脸平静,若无其事的将另外一杯冰淇淋推到对面唐小六跟前。

唐小六看了他一眼,琥珀色的眼睛里有着超乎这个年龄孩子的冷静,“我不爱吃冰淇淋。”

下一篇:肚子里撑出他的形状 把英语课代表做哭了
上一篇: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晚上在车上吃我的葡萄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