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他的腿上把内裤蹭到一边 晚上在车上吃我的葡萄

暖暖 2021-11-26 09:46

唐小七不解,“葛格——”

“我说不用。”

唐小六难得露出严厉的神色,除了警惕之外,看向面前男人的目光中还多了几分不属于这个年龄孩子的敌意。

“谢谢,我们可以自己买。”

落下这话,唐小六直接拉着妹妹就走,一边走一边教育妹妹,“不可以随便要陌生人的东西,跟你说过好多遍了,就是不记得。”

“可是葛格,那个蜀黍长得那么帅,肯定不是坏人。”

“长得一点都不帅。”

“才没有,就是帅。”

“……”

看着两个孩子走远的身影,顾言霆直起身,一身气场在雨中格外清冷,将伞顺手递给身后跟上来的助理撑着。

“顾总,刚刚那两个孩子……”

“去跟着,别出什么事。”

“是。”

目送助理跟着两个孩子走后,顾言霆回到车里,开着窗点了根烟。

前面不远就是公寓楼的入口,外面还在下雨。

但是雨势不大,车里就剩下他和司机,车里手机震动的声音响了好几次。

“顾总。”司机小心翼翼的提醒道,“叶小姐打了好几个电话了。”

顾言霆出神的看着窗外,清冷的目光中透着些许惑色。

刚刚在药店看到的那两个孩子,女孩长得几乎和唐风月一模一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而那个男孩,他竟觉得有些像自己。

一直在公寓楼下等到助理回来,挡风玻璃前,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身影率先映入顾言霆的眼中,后面紧跟着那个小男孩,一道进了公寓楼。

助理说,“顾总,这俩孩子还挺聪明的,跟药店的人说自己没有爸爸,单亲妈妈多不容易,小姑娘说哭就哭的。”

‘单亲妈妈’四个字落在顾言霆的耳中,他的眉心跳了一下。

也不知到底是真的单亲,还只是拿出来骗人的措辞。

可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他都要好好调查清楚,这两个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顾言霆看了公寓楼顶一眼,目光沉睿冷静,吩咐助理,“把这两个孩子的出生情况的查清楚,明天早上送到我办公室。”

助理愣了一下,尽管错愕却立刻点头,“是,顾总。”

沉默片刻,顾言霆又说,“还有,七年前六月份左右,关于唐风月的所有行踪,我要一份报告,越详细越好。”

提起七年前的往事,顾言霆的眸色又是一痛。

如果生活有地狱,七年前唐风月提出分手,然后光速离开海安市的那段日子对他来说就是人生第一次经历的炼狱。

痛苦到以至于现在想起来,还觉得心脏某个位置脆弱的一碰就碎。

黑色的轿车缓缓驶离小区,顾言霆的目光始终在后视镜上看着身后公寓消失。

唐风月的回国,让他清晰的认识到那些折磨了他整整七年的日日夜夜不会随着时间就此消失。

他要一个交代,而她必须为此负责。

城西公寓往南十公里,是海安市有名的富人别墅区。

‘哐’的一声,一只价值不菲的骨瓷杯子摔在客厅地板上,四分五裂中,溅的茶水到处都是,旁边的佣人都吓了一个激灵。

叶佳音接连打了顾言霆几个电话,都是无人接听的状态,此时看着手机上顾公馆传来的视频,一张脸沉的厉害。

不行,不能再等了,夜长梦多,唐风月绝对不能在海安市待着。

叶佳音阴着脸,“张妈,我听说唐昕这周末生日宴,要在海天酒店举办。”

“是,”佣人张妈自小陪在她身边,是她的亲信。

“你说要是唐昕知道她自小讨厌的姐姐这次还带着两个孩子回来的话,会不会趁着这次机会在唐家亲朋好友面前把她踩在脚底,扬眉吐气一次呢?”

“小姐,您的意思是?”

“去,把保险箱里那份东西拿出来,七年不见,我总该送她一份大礼。”

想到在保险箱里放了七年的那些东西,叶佳音的眼中泛过一道阴冷的寒光,当初就是怕唐风月再回来,她才留了那些东西海安市下了一周的雨,连绵的阴雨天让人心情抑郁,好像一切都在潮湿发霉。

顾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弥漫着咖啡的香气。

顾言霆刚开完会,将签字的文件递给助理,“让财务部重新核对一遍,要是没问题,让法务那边跟对方沟通。”

“是。”

“郝总那边的项目,再往下压三个点,如果他们不愿意就暗示他们浩云集团也在跟我们接触,并且报价更低。”

“是,郝总的项目不出意外是稳拿的,业务部已经在做合同梳理了。”

“嗯,”顾言霆点了一下头,顺手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

“对了,顾总,这是唐昕小姐派人送来的请柬。”

助理从抱着的一堆文件里抽出一张邀请函,搁在办公桌上,“这周六是唐昕小姐的生日,唐家要在海天酒店办生日宴。”

“唐昕?”

“就是集团之前投资的那部电影的女主角,资方饭局上,您见过她的。”

顾言霆自然认识唐昕,除了投资电影之外,他还知道她是唐风月的妹妹。

“这种宴会,我知道顾总您应该没什么兴趣,到时候我准备一份礼送过去,会直接说您工作忙……”

看着请柬,顾言霆的眸色微微收紧,薄唇轻启,“不必,周六我有空。”

助理一愣,半晌才敛了错愕的神色,“是,那我跟他们说一声。”

桌上的请柬,顾言霆动都没动一下,而是顺手拿起手边那份几天前就出现在他桌上的报告,关于那两个孩子出生的资料。

翻开第一页,是准确的出生时间。

算算日子,正好发生在七年前唐风月和他提出分手并解除婚约那段时间。

也就是说,这两个孩子可能是他的?

顾言霆脸色沉下,仿佛可以滴出墨来。

……

周六是个晴天,万里无云。

按照邀请函的地址,唐风月早早到了酒店。

刚收到唐昕寄来的邀请函时,她还以为是发错地址了,但姓名电话都没错,的确是邀请的自己。

唐风月也不是没想过,唐昕邀请她肯定别有用心。

但生日宴是她能见到父亲的唯一机会,不管怎么样她都得来。

“姐?”一进门,便看到唐昕在远处和她招手,“这边儿。”

远远的看到唐昕身后的熟悉身影,唐风月心中一紧,连走路都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比起七年前,父亲明显苍老了许多,脊背不再笔直,鬓角也生了白发,隔着这么远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看到唐风月,唐父前一秒还笑着的面容陡然冷了下来。

“爸。”唐风月走到跟前,却不敢再往前走一步了。

愧疚,自责堆满了胸腔。

“风月?”旁边的亲戚一下子认出唐风月来,“还真是风月啊,打进门我就打量半天了,差点没认出来。”

“可不,好几年没见了,二叔说表姐当年出国读书,读了七年了都。”

亲戚们七嘴八舌,没人发现唐家父女之间那微妙的气氛。

唐昕娉娉婷婷的站在人群中,笑吟吟道,“五婶,您可不知道,我姐啊,现在是外科主治大夫,可是回国的权威医生,就在咱们市医院,打听打听就知道了。”

唐风月错愕的看向唐昕,没想到她会在亲戚面前帮自己说话。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唐昕的话一落下,惊起四座。

五婶拉着唐风月的手由衷的赞叹,“真的啊,在市医院?三甲医院的主治大夫,那可不容易,什么时候的事情。”

唐风月一边打量父亲的脸色一边小心点头,“刚回来没多久。”

“二哥,你看你闺女一个比一个有出息,风月是学医的,学医可不容易,把风月培养出来,你也是对得起她妈了。”

“……”

知道唐风月这些年没荒废学业,工作也落定了之后,唐父原先沉着的一张脸这才逐渐缓和下来。

唐父看着唐风月,虽然依旧板着脸,却没了先前的阴沉,一板一眼道,“现在医患关系也紧张,当医生的要时刻注意自己言行。”

唐风月几乎受宠若惊,忙小心的点头,“爸,我知道的,我会注意。”

“看看,这么大姑娘了,还这么听家里话。”

“就是,有风月这样的女儿那是福气,打小我就喜欢这孩子。”

一旁的唐昕跟亲戚们打趣,“我姐这么优秀到现在还是单身,五婶,七叔,你们认识的人那么多,帮着我姐牵牵线呀。”

五婶最是个热情人,“是,当医生的单身率高,不过风月这么优秀,配什么样的男人配不上啊,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谁也没注意到,提到这事儿,唐风月的脸色有些尴尬,唐父也皱了皱眉。

正热闹着,人群外围忽然传来一道奶糯的声音,穿透力十足,“妈咪!”

在众人惊异的目光中,粉色的小小身影一下子穿过人群,蹬蹬蹬小跑过来,直接扑进了唐风月的怀里,一张脸红扑扑的喘着气,“妈咪,可找到你了!”

唐风月抱着唐小七,脸色一变。

小七怎么会在这儿?

一声‘妈咪’惊的周围人均是一愣,面面相觑。

“这孩子谁啊?哪儿冒出来的?”

“风月的吧,哎?风月不是没谈恋爱么?”

“孩子父亲是谁啊?”

“……”

唐风月的第一反应就是回头看父亲,当看到父亲冷凝下去阴沉脸色,一瞬间犹如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凉水,手都凉了。

当初她跟父亲断绝父女关系,被唐家扫地出门,就是因为她未婚先孕,执意要生下孩子,才气的父亲一病不起。

“姐,这就是你跟我说的,你给我准备的生日礼物?”

一旁,唐昕不悦的声音传来,故作出的恼怒神色落在唐风月眼中,她一下子明白了,唐昕怎么会这么好心给她机会跟父亲和好?

她没想到自己这个妹妹恨自己到这个程度,非要让自己在亲朋好友面前颜面尽扫,拉上整个唐家的名誉也在所不惜。

可她无暇多想,一道陌生的男声自人群中穿透,“唐风月小姐是吗?”

说话间,那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中等身材,穿着绿色马甲,同城快递公司快递员的打扮,鸭舌帽下是一张丢进人群就找不出来的平凡长相。

唐风月微微一愣,众人都看着自己,她只能放下小七直起身子来,“我是。”

“找到您就好了,这儿有一份您的邮件,请您签收一下。”

说着,那快递员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个厚重的信封递给唐风月。

没等唐风月接手,旁边忽然伸出一双手来,劈手夺过,“什么邮件要送到这儿来?我看看呢!”

唐昕已经眼疾手快将信封抢了过去,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撕开了封口。

‘哗啦’一声,伴随着唐昕错愕的神色,信封里一沓照片宛如雪花一样纷纷扬扬洒了出来。

她显然也没想到这信封这么脆弱,愣住了。

那洒落的照片中,有两张刚好掉在唐风月的面前,看到照片的一角,她的瞳孔骤然放大,一张脸霎时间褪去了所有颜色。

下一篇: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的说 服软(校园)甜柚子
上一篇:疯狂的肥岳全文阅读 对着岳的大白屁股就是猛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