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少辰把童若放在钢琴上 舌头伸进我下面我很爽的文字

暖暖 2021-10-16 09:58

一直到楚逸下令五分钟,陈立这才缓缓上来。

对于沈凌突然的激动,现在楚逸的脸色黑的可以!他是不清楚,沈凌到底想要做什么,在这件事情上面,自己让足了退路。

如果让她抓到沈凌,她死定了。

楚逸慢悠悠的说道:“这洛城虽然大,她能去的地方也只有那么一个?”

她是回家挨打,还是回到唐思明身边找耻辱去了,一开始楚逸还没明白,陈立这才低头,由于自己老板的情绪,显得小心翼翼:“老板,她人在她小姐妹家,而且您要找她,现在还有这个。”

陈立把平板递给了楚逸,楚逸这才眼前一亮。

“可能,经历那么大的事情,沈小姐始终需要习惯的。”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楚逸更加在意的,是自己看到的东西。

“这个是上半年我们校园招募的时候,沈小姐和她朋友留下的资料,现在马上开学筛选实习了,这么简单的事情原本不用楚总亲自出马,沈小姐的成绩,确实可以。”

“嗯!”

楚逸就像是在计划什么,眸子之中深不见底。陈立明白,这原本是一场交易,不过接触两次,他倒是有点同情这沈小姐如今处境的难堪了。

沈凌剩下两天,只能窝在陈瑶瑶那边!

下午的时候,陈瑶瑶的邮箱里面发现了华辰公司的工作邀请,自己查了一下,她也是有的!华辰可是业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当时沈凌没自信,也是陈瑶瑶说的海投一下试试。

不是面试邀请,而是入职,这也让沈凌看到希望,再三确定不是骗子短信之后,终于不必担心生计问题了。

还有两天,开学之后她就真的柳暗花明了。

这几天她受了那么多苦,简直就是经历了自己前所未有的变故,每一件事情在沈凌心中,都是那么触目惊心,过目难忘。

沈凌还没有摆脱那种痛苦,现在只能忍受。

唐思明的信息来的突然,信息语句诚恳,希望能够谈一谈。

然而沈凌现在,只想要离婚!虽然不想要见面,陈瑶瑶劝沈凌千万不要再这个时候见面,但是沈凌还是毅然决然的去了。

越好的是公共场合,比起唐家的私密,足够安全。

而且说她要离婚,总是需要时间去谈判!她还是学生,如果不是沈家威逼,而且相处了唐思明也觉得不错,她不会在自己没有毕业,就答应这门婚事!

原本说是先订婚,结果对方急匆匆的先办了手续。

她之前怎么没有发现,唐思明是这样人面兽心的东西。

她按照约定来到了说好的地方,与其说是一家店面,倒是不如说,是一家会所一样的地方。

沈凌不安的坐下之后,唐思明也坐下了。

“你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她的表情淡漠,再也没有任何小心翼翼!

“你和楚逸,是什么关系。”

唐思明突然问了那么一句话,让沈凌摸不着头脑来。

“什么关系?”

沈凌努力的掩饰自己的心思:“能有什么关系。
我想也是。”

唐思明的声音尤其的自信!这楚逸是什么人,二人若是有关系的话,倒是不如说,身份的相差太过悬殊。

想来可能楚逸那天意外帮助沈凌,是因为和唐家的原因。

“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这个。”

沈凌垂下眸子,不安的环境。

“跟我下来一趟。”

这再下一层,是高级的服装店,与其说是服装店,倒不如说是礼服和婚纱高定的地方!他刚刚坐下的时候,便对沈凌说道:“唐家那边跟你家商量过,把婚礼提前一下,你把婚纱选一下吧,我是觉得,就算是面子工程,也应该让你舒心一点。”

唐思明的“关心”,显得尤为虚情假意。

这个时候,店内另外一个女人,一身的白色婚纱,倒是尤为引起人的注意,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乔雨欣。

她回过头,笑面如花:“思明,好看吗?”

“好看!”

两个人就这样旁若无人的秀着恩爱,她看起来真的是讽刺,她与唐思明好歹是合法登记的夫妻,现在看起来,倒像是他们两个人的映衬一样。

乔雨欣只是白了沈凌一眼,没有任何反应便走进去换衣服。

“沈凌,你不选选吗?”

沈凌放下手中的水杯:“选什么,我出来就是为了跟你商量一下,什么时候办离婚的事情,唐思明,你真的想要当我是死的,还是我说话是废话,我早就说了不会同意结婚的,你这边说什么都没用!”

她是那么坚持,那么坚定!

唐思明的脸色却是难看了片刻:“沈凌,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些事情你可没得选!这是唐家和沈家的协议,我劝你安知天命比挣扎要好的多,毕竟谁都不想要把原本的好事严重化。”

还能怎么严重,这对于沈凌来说,简直就是最直接的威胁。

“唐思明,你能有点尊严吗?在这里逼一个你根本不在意的女人结婚,为了掩盖你龌龊的事情毁了别人一生,你真的很有本事呀。”

这些日子,沈凌是在是伤心够了,软弱够了,所以一切的事情对她来说都不重要了。世界上还有比这灰心失望的事情吗?唐家家大业大,是能够一手遮天,她这种小人物什么都没有,随意他们玩儿。

“呵呵,沈凌,我还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在唐家叫做毁了一生,你的一生是不是太值钱了,你以为你什么身份,有的选择,乖乖听话比我逼你,来的实际的多。”

越是看清楚唐思明的嘴脸,她越是觉得过去自己有点眼瞎。

“你那么大本事,为什么干脆不搞死我,唐思明我告诉你,别的我没有,骨气肯定不小。”

她的语气,也变得强势起来。

唐思明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腕,目光急切而且凶狠:“这可是你自找的,这种事情,怨不得别人。”

他的语气,仿佛对一切恼羞成怒一般。

沈凌与他对峙,倒是想要看看,唐思明到底有什么,逼迫自己的本事
“我打电话给了你爸爸,说你母亲家里,现在还有个年迈的外婆是不是。”

说起外婆两个字,沈凌的脸色明显一变。

小时候她和母亲被赶出沈家之后,就住在外婆家里。外婆是个温和而且十分会过日子的女人,再后来自己也回去了,但是偶尔有机会,还是会过去看看。

她记得最后一次是在认识唐思明的时候,还回去报过平安呢。

“唐思明你到底有多卑鄙,那老人开刀,如果你碰外婆一下,只要我活着,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她瞪大眼睛,一直十分坚决。

“放心,违法的事情我做不来。你爸爸跟我说过,小时候接你回来的时候,他跟你妈达成过共识,这些年每年都会给你无依靠的外婆一笔钱,不然一个老太太,无依无靠怎么活到现在的。”

这件事情,沈凌也是知道的。但是到了今年沈凌工作,就打算揽下来这笔费用,毕竟沈家给外婆的,根本就是敷衍而已。

她突然想起这件事情,也变得紧张起来。

“你外婆最近生病住院了,人老了心脏不好,开支也是不小!这些日子得到的消息,你爸爸那边跟我很有共识,如果婚礼那天,你不按时出席的话,可能你外婆的治疗费用,就会直接被砍了,到时候什么都不做,你也知道后果的。”

“唐思明,你还有没有人性了。”

沈凌几乎是发疯一样的咆哮。

唐思明伸手,将她按在了身后的门板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偏走进来,好好的做唐太太有什么不好,做你的春秋大梦我会喜欢你,找来就是你的悲剧,无可避免。”

如果可以,沈凌也不想要亲自知道这真相。当时不是发生楚逸的事情自己投诉无门的话,怎么会想到让唐思明做主。

现在看起来自己怕是错了,比起唐思明卑鄙的威胁人的功夫,这楚逸倒是正大光明了不少。

她不懂此刻到底怎么了,开始为楚逸的事情辩解起来了。

“卑鄙,下流,我都不知道如何形容你的为人了,我看见你就恶心,还要跟你结婚呢。真的觉得自己是唐家少爷,就可以往脸上贴金了,有钱就了不起了吗?你这种人,简直就是社会败类,装什么正经人。”

她真的是把自己这一辈子学到的骂人的话都用上了。她担心外婆,但是面对新的工作,治疗费可能都不是太大的问题,再不行自己也要先了解情况。

把自己搭进去,到时候也只剩下软肋被他们戳了,被吊打一辈子。

“不要认为我不打女人,沈凌你胆子不小,肯定是第一个。”

在这之前,唐思明就有点这个想法了。

沈凌睁着眼,看着唐思明的巴掌就要落下来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拦住了他。

“思明,越来越没规矩了。”

楚逸的出现,语气俨然是一个长着一样。事实上楚逸的年纪,被比唐思明大个四五岁,看起来顶多像是他的哥哥一样。

下一篇:写的比较细的开车片段贴吧 整篇都是车的小说推荐
上一篇:学长含巨龙起床h男男 嫩芽(1v1)南安po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