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的白沫乱溅出来h 客户的东西比老公的大

暖暖 2021-10-09 12:57

主仆两人溜出王府,忙完该办的事情,简单了解王府周围的环境,然后找了一家王府附近的饭馆。

两个女子坐在桌前,边吃边聊,有说有笑,好像姐妹一样。

她们没有发现,旁边一个路过的身影踟蹰了一下,眼神闪过一丝诧异,转身走向这边,跟着她们进入饭馆。

“青青,一会你先把东西拿回去,我还有事情要办呢。”快要吃完了,夏柒柒一边把最后的饭往嘴里扒,一边对旁边的青青说道。

“小姐,你要去哪里啊?我也要去!”青青立刻抗议。

最近一段时间,自己已经很多次让青青大吃了一惊了。好几次自己的言行举动都差点让她崩溃了。

这让夏柒柒认识到,想要青青接受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自己,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比自己早先想象的时间更长。

唉,这古人的脑筋真是硬伤啊!

现在还是不要让青青知道太多了,万一她心理承受不了,大脑缓存不过来,直接当机了,那就不好玩了。自己好不容易有一个忠心的丫头,可不能就这么报销了。

夏柒柒很认真的解释,她还要准备一些特殊的东西,模样比较吓人,胆子小的不宜看到。

对面的青青听到她的描述,红红的小脸直接就白了。她自小就胆子小,看到什么东西都吓得一惊一乍的,此时,听到夏柒柒的话,身子微微颤动一下,显然是要动摇了。

夏柒柒看着青青直直的盯着自己的眼睛,心想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小丫头的固执。这个丫头虽然很害怕,但是还是想和自己一起去。

看来只能动用杀手锏了,对付固执的人,必须用强制的手段,“青青,你跟着我就要听我的话,以后还会有很多你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你只要按我说的做就行了,你要是不听我的话,那我就去换一个听话的丫

鬟。”

“小姐,你千万不要赶我走,青青什么都听你的话。”青青一听这话顿时就慌了,眼泪立刻就落下来,“青青没有地方去了,小姐,你不能不要我啊。”

看这眼泪哗哗的,跟不要钱似的。

夏柒柒顿时又心软了。

都说女人的眼泪是有超能力的,可以瞬间摧毁男人的防线,克敌制胜。眼泪既是世界上最莫测武器,也是最廉价的武器,关键时刻屡试不爽!

但是自己也是个女的啊,这女人对女人释放这个技能,难道也有效果?我了个乖乖,又涨姿势了!

“好了,不要哭了,我又没说不要你了。”赶紧止住青青的眼泪,“你先回去等我,我晚一点就回去,不用为我担心。”

打发了青青,夏柒柒一个人走街串巷,开始打听寻找适合的作案地点。

这皇城街道正经的东南、西北走向,倒也不至于迷路。对于见过21世纪全世界最大城市的人来说,这点小小规模根本算不了什么。

一开始本来挺顺利的,结果出门没看黄历,还真遇上麻烦事了。

听到过天上掉馅饼,你见过天上掉人的吗?反正夏柒柒是没见过,不过今天恰恰就见到了。

“王府家眷不待在王府之中,跑到大街上四处打探皇城之内的墓陵,此事传扬出去,怕是不妥吧!”

莫名其妙,毫无征兆的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后背挡住了。

没错,是一个人的后背!而且看起来是一个男人的后背!

她向左,他向左;她向右,他向右……

尼玛,这个混蛋绝对是故意的!

为什么要拦住本姑娘的路?难不成想要拦路抢劫?或者,顺便强迫本姑娘做一些羞羞的事情?

做梦!

夏柒柒立刻进入全身戒备之中。“本姑娘可不是好欺负的。况且,这里可是皇城,天子脚下,相比这个人也不敢过于放肆大胆吧”如此想着,心里倒是安定了几分。

怎么办?要不要跑?往哪个方向跑?能跑得了吗?大脑听到召唤,马上开始全负荷运转。

咦,这个人怎么有点眼熟?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对!一定是在哪里见过!

眼前的背影渐渐和夏柒柒心中的一道影子重合了。

靠!这个人居然还敢在本姑娘面前出现,你以为留个背影,本姑娘就不认识你了吗!

“超级无敌旋风腿!”夏柒柒抬腿,一脚踹了过去
对于夏柒柒来说,积攒资金是当下的第一要务,有了钱才能立足,才可以彻底的摆脱恶魔王府,开始自己新的生活。

至少现在,她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要不是工具还没准备好,夏柒柒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要马上开工了。

此刻两人来到皇室帝陵旁边一个小山丘脚下,坐在石头上。

“怎么样,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找墓葬之地的原因了吗?”男子一身锦衣,束金腰带,端坐在女子旁边。无需刻意装扮,就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富贵气质。

再看旁边的女子,显然愁容满面,一脸的失望之色。

“还有没有别的地方?你好好想象。”一边催促旁边的男子,一边小手覆上额头。真是伤脑筋啊,偌大的一个皇城,竟然没有我的用武之地!

这南律国的江山历代传承,国都一直建在这皇都之中。如同之前猜测的那样,这里聚集着整个国家很大一部分高官显贵,将相王侯。他们生前受世人仰望,享尽荣华富贵。

但是死后却并非葬在这皇城之中。

曾经,南律国发生过一场规模浩大,死伤极多的叛乱,国都都被围困数月,险些灭国。最后皇城秘密派出数百精骑连夜突围而去,带着迷信,奔赴全国各地甚至边疆,这才调动全国所有兵马进京勤王,消灭叛乱。

经此一战,汉家元气大伤,皇城内聚集的龙气也骤然飘散。

龙气代表者帝王的气数,没了龙气聚集,这可是天大的事!南律国的皇帝,许以高官厚禄,悬赏让皇城恢复龙气的方法。结果数年无功。

最后,神机门的巫师出山,提出一系列的建议,几年后卓有成效。其中一点建议就是保护地下风水。

皇城里不再允许平民下葬,甚至高门贵族也要将墓葬之地迁到城外。防止破坏风水。从那之后,能在皇城之中下葬的都是帝王皇亲。

如此百年过去了,皇城终于恢复了动乱前的情形。

龙气凝聚,帝威凌然。

然而这可害苦了夏柒柒,城里葬的都是帝王皇亲,总不能让她去盗皇陵吧。恐怕有九条命也靠近不了啊。

“可怜我夏柒柒一身本领,竟然没有施展的机会。老天爷,你是在玩我吗?”愁容满面的夏柒柒抬起头,视线转向天空。

旁边终于搞清楚夏柒柒意图的男子,此时脸色阴沉的有点不自然。

盗皇陵!

想到这三个字,男子嘴角就一阵抽搐。

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吃错药了吧!

“看你外表端庄秀丽,是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居然还想盗皇陵?”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吧!

莫说盗墓是死罪,普通人就算想一想都能把自己吓死。

这个女人还有什么不敢想的,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这个女子越来越让人觉得不同寻常了,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可这行事风格也不像豪门大族的千金啊。

既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又不是豪门大族的千金,那就是皇家的人了。可这皇族的人绝不会想要盗皇陵啊。

这个男子正是汉铭幼,上次深夜在七王府,看到夏柒柒偷东西,就已经让他很意外了,今天的事更是让他目瞪口呆了。

“还有,你怎么会深夜出现在七王府里?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一听这话,夏柒柒又来气了,“我还没问你呢,上次的药粉里面,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脚?”不老实交代,看我不咬死你!

上次分别的时候,夏柒柒从汉铭幼那里得到了一盒药粉,治疗外伤效果非常好,一个星期的时间伤就好得差不多了。

但是之后夏柒柒总是觉得身上痒,开始以为是刚刚穿越,水土不服,或者住的地方潮湿,易生蚊虫,后来想来想去,问题肯定出在那盒药粉上。暗地里诅咒了汉铭幼N百次。

所以今天在街上认出这个混蛋之后,直接毫不犹豫的飞起一脚,连形象都不要了。

“‘星期’是什么意思?我怎么从没听过这个词?”

“你先告诉我药粉是怎么回事!”

“你还没有说你的身份呢,你怎么会出现在七王府?”

“先说药粉是怎么回事!”

“你为什么要盗皇陵,不怕杀头吗?”

“药粉的事!!!”

“还有,你怎么……啊……松口……”汉铭幼夸张的快速弹开,收回自己被夏柒柒咬在嘴里的手指,然后捂着手,与夏柒柒保持一段安全距离。“你是属狗的吗?先踢人,后咬人,哪里有女子该有的形象!”

“药粉是怎么回事?”夏柒柒气鼓鼓的瞪着眼睛,怒目而视。

“那个,就是,药粉有点副作用嘛。”汉铭幼看着自己手上的齿痕,突然计上心来,“用另一种药抹一下就好了。”
“有副作用你怎么不早说,害本姑娘痒的要命!”这个小混蛋莫不是从一开始就是故意的吧?

“我也是后来才发现,给姑娘的药已经过期了。”男子很无辜的解释,“其实我一直心中有愧,想把药早日给你的,幸好今天遇到了。”

“拿来。”

“我…没带在身上。”男子想了一下,很肯定的说,“这种东西很贵重的,一般人是得不到的,我怎么会随便带在身上。”

混蛋!敢戏耍本姑娘,看我不踢死你…算了,还是忍一下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马上去拿!”夏柒柒看他那一脸怪笑,虽然竭力掩饰,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一看就没憋什么好主意。

“可是我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远,怕是来不及了。”言下之意,天要黑了,你一个女子总不能等在街上吧。

夏柒柒其实并不怕被人看到自己的行踪,反正又没人认识我。不过,要是被发现自己私自离开王府,夜深不归,这个问题就大了。佩兰一定会像发现大熊猫一样兴奋,然后,毫不犹豫的把自己剁碎吃了。

虽说寒梅苑里荒凉得连府中巡夜的下人都不愿靠近,万一他们今天吃错药了呢?万一佩兰又挺着肚子瞎晃悠呢?不得不防啊。

看看天色,确实该回去了。万一被发现自己失踪,青青又要受苦了。

可是没有拿到治疗皮肤痒的解药,怎么办?

都怪这个混蛋,上次不说清楚!

看着夏柒柒阴沉的脸色,汉铭幼一声轻咳,“喏,这个药量可以使用两次,不过你的痒,要抹七八次要才能完全治好的,以后的药我会慢慢给你的。”说着,递过去一个小药膏。

毕竟也是第一次说谎骗人,而且被骗的还是一个女子,汉铭幼始终觉得不太自然,面部微微发热,有些回避夏柒柒的眼光。

上次他给夏柒柒的药,真的是很高档的金疮药,一般人是见不到的。

这种药大多时候是在军中使用,给受伤的将军们用,一般的士兵都没有这种待遇。汉铭幼刚刚从军中视察归来,顺便带了一些,没想到便宜了夏柒柒。

身上痒,恰恰是伤口在快速的修复,伤好了自然就不再痒了。

看眼前夏柒柒的样子,应该是伤口都好的差不多了,最多坚持个一两日,就没事了。

不过既然让自己撞见了,这个小美人又很大胆,很凶残的踢了自己一脚,咬了自己一口。这口气能就这样咽下去吗?

男人的尊(兴)严(趣)告诉他,绝对不能!

从小到大,有谁敢踢他?有谁敢咬他?除非不想活了。但是这个奇葩的女子对自己做出这些举动之后,却并不让自己反感。

越来越有意思了!

夏柒柒倒是干脆,拿起药转身就走,不带走一片云彩。

看着夏柒柒的背影,汉铭幼不仅皱眉,自己就这么没有吸引力吗?亏我十六年来都是如此自信。

这个女子的冷淡肯定是装出来的!汉铭幼一边暗暗的安慰自己,发现夏柒柒的背影已经远去。

时间不多了,离开王府也一整天了,夏柒柒直奔王府而去。

背后响起执着的声音,“你还没说你是谁呢!”夏柒柒直接充耳不闻,你丫管得着吗!

天色将晚,有青青做内应,顺利回到寒梅苑。

夜难眠,说的就是现在的夏柒柒。

至于今天在街上遇到的那个人的场景,直接被大脑自动过滤掉了。

今天这一趟外出,真的是乘兴而去,败兴而归啊。

辛辛苦苦谋划好几天的复兴大业,就这么夭折了?辛辛苦苦打造的“神兵利器”,就这么没用了?本姑娘一身绝技,再无用武之地了?

坑啊!

老天爷啊,我们这一行虽说面子上不太光彩,但是好歹也算是靠双手吃饭的,你没有必要这样对我吧!就算你看我不顺眼,想让我另谋生路,那你也得给个方向吧,至少给个提示啊!

总不能让我直接喝西北风去吧,那东西又不顶饿!

屋漏偏逢连夜雨,想逃偏偏没有钱!

就好像自己离美好生活只差一步,本以为随时都可以迈过去,奔向新生活,可是偏偏这个时候才发现,脚上没有鞋子!

喵了个咪的~
下一篇:嫁给男主他爹肉宠TXT 男主特别猛的糙汉文古言
上一篇:嫩芽(1v1)南安在线阅读 老师让女班长脱了内裤视频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