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含着小白兔H 男主骗女主帮她发育H

暖暖 2021-11-26 15:51

很快秦苏也回过神来。

她的手不由得触碰脸庞……

她笑了?

刚才那一瞬间,她是真的感到快乐?

可是五年了,她以为快乐这种东西早与她无缘,从在产床上大出血差点丢掉性命的那一刻开始,她的快乐,就跟着汩汩流出的鲜血一起,从身体里抽离了……

秦苏深吸一口气,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离那两个小家伙更远了些。

然而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在拉她的口袋。

她往下一看,是只圆嫩嫩的小手,正往她口袋里塞着什么。

秦苏一惊,本能的躲开。

她还是很不习惯跟小孩子有身体上的触碰。

“你……你这是干什么?”

霍心远两手拍拍,若无其事的挑起一边眉毛。“干的不错,这是小费!”

秦苏低头,看到口袋里塞的鼓鼓囊囊一沓钞票,还是美金。

果然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孩,出手阔绰。

她淡定的把钞票一张张抽出来,平摊在面前的柜台上。“商场有规定,不能拿小费。”

“让你拿你就拿嘛!”霍心远昂着小脑袋,“反正商场是我爸爸的!”

言下之意,规矩也是可以改的。

秦苏无奈,低下头,继续忙着擦拭那块名表。

小魔头双脚交叉站着,一手抄进口袋,一手扶着玻璃柜台,极有小绅士的模样。

“女人,”他清清嗓子,“这些钱足够你配副眼镜了吧?”

秦苏讶异。

“配一副最好的,省的下次看错更衣间!”

秦苏感到头疼。

“如果眼镜都拯救不了你,那就去做手术!总之把眼睛擦亮,当然,擦亮眼睛不是为了让你看光男人的身子!”

“……”

秦苏哭笑不得。

原来这小魔头还在记恨她误闯更衣间的事。

她叹口气,因为是小太子爷,不得不对他服个软。

“昨天真抱歉,我不是故意闯进去的……”

“都把人家看光了,道歉管用吗?”

小男生一脸傲娇,誓不罢休。

秦苏只好蹲下身,“你放心,我看到什么绝对会忘的一干二净,不往外说。”

接着她压低声音:“包括你小丁丁的样子……”

“你!”

小魔头眼睛瞪的滚圆,不再嚣张了,取而代之是近乎崩溃的表情。

秦苏心里暗笑,继续面无表情的说:“你还是小朋友,小丁丁本来就小,不过嘛,这个有时候也跟遗传有关……”

可霍心远似乎并没被这话刺激到。

反常的是,他并没恼羞成怒,没跟她顶嘴,瞬间变成一个乖宝宝,大眼睛直盯着秦苏身后。

秦苏不知自己身后有什么,她满脑子想的是,早知道这些话如此管用,就不必搭上自己那块蛋糕了。

忙到现在连午饭都没吃一口。

这下子,小魔头该走了吧?

秦苏起身,却在这时听到小太子爷一声脆亮的——

“爸爸!”

秦苏刹那间头皮发麻,像机械木偶一样动作迟缓的转过身去。

柜台那侧站着的,正是霍霆琛!

他还是一身黑色,气场迫人。他每走一步,秦苏仿佛都能听见冰面破裂的声音。

她这才留意到四周安静的很,像被一团低气压笼罩。

那些同事个个屏息静气,分站两侧,标准的九十度鞠躬。

这回轮到秦苏呆若木鸡。

他……什么时候来的?

商场这么安静,刚刚的话被他听去多少?

秦苏咬紧嘴唇,很想找个地缝遁了。

霍心远一头扎进爸爸怀里,用无比乖巧而动人的声音告诉他:“爸爸,这女人说我丁丁小,是遗传你的!”

秦苏倒抽一口凉气。

这可真是……锅从天上来,她这回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霍心遥倒是好奇心很重:“什么是丁丁啊?”

霍霆琛看了一眼女儿,脸上冰凌融化了些。“让厉叔先带你们两个去游乐园好不好?”

两个小家伙听到游乐园,想到今天下午竟然不用去补习班,眼睛都亮了。

“好!”

助理厉唯将两个小家伙带走了。

秦苏偷偷张望,不知什么时候其他同事也都撤了,偌大一层奢侈品卖场就剩了她跟霍霆琛两个人。

而霍霆琛此时跟她面对面站着,他用不着说一个字,光是寒厉的视线就能让她浑身一震。

四目相对时,她有种在劫难逃的感觉。

秦苏迫使自己镇定,从他的低气压中挣脱,继续忙手里的事。

“秦小姐。”男人声色低沉,自带凛冽音效。

秦苏头也没敢抬。

那个声音多了几分揶揄:“两百万的手表,你用抹布擦?”

秦苏的手一顿,两百万名表差点从她手中脱落。

男人修长的手指轻点玻璃台面,似笑非笑看着她忙中出乱的表情。

秦苏深吸一口气,重新对上他深邃的眼眸。“抱歉,霍先生。”

“好好学习一下奢侈品管理。两百万的表,不是谁都能带的起的。”

“是。”

“有些东西就跟奢侈品一样,不是谁都能拥有。”霍霆琛视线清冷,在她脸上逡巡一圈,最后轻轻勾起嘴角,“对于你从没拥有过、并且以后可能也没资格拥有的东西,就别妄加评论了!”

“什……什么?”秦苏一头雾水。

而霍霆琛撂下这句话,就一阵风似的离开了。

秦苏视线里只剩一个黑色背影。

她怔了半晌才回味出那句话的意思。

从没拥有过,并且以后也没资格拥有……的奢侈品,就是男人的那玩意儿?!

一切都起因于小魔王的那句“爸爸,她说你小”?!

秦苏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

她的脸一直红到耳根,羞愤交加,小拳头紧握又松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让情绪平稳一些。

经理沈思安不知什么时候凑过来,嬉皮笑脸的问秦苏:“苏苏啊,你怎么知道霍先生那个小?难道说你……”

“没有!”秦苏恼羞成怒。

沈思安自打认识秦苏,就知道她是个冰美人,从没见过她情绪失控的时候。

原来这冰层下面也是有火种的,一触即发……

总之秦苏不好惹,沈思安即便是商场经理也不敢轻易惹她发怒,干脆吐吐舌头去别的楼层。

秦苏摸摸发热的耳根,竭力压抑将起伏失控的情绪调整回来,继续投入工作。

好在一下午都波澜不惊,她也渐渐把那一大两小抛在脑后。

然而就在快下班的时候,沈思安突然神色惊慌的找到她:“苏苏,出事了……你赶紧跟我来!”

秦苏一怔,“发生什么事?”

沈思安气喘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作为商场经理,无论智商情商,沈思安都高出平常人一大截。

唯独容易慌张这个毛病,迟迟改不掉。

而且一慌就要去找秦苏。

秦苏无奈的摇摇头,看来这回又不能准点下班了。

她跟沈思安到了三楼卖鞋的专柜。

偌大一个卖场四周都是水晶玻璃装饰,隔一段距离便有天鹅绒沙发。

各式国际一线品牌限量版,像珍宝一般陈列在玻璃柜中,射灯打下来,这些就像仙蒂公主的水晶鞋,熠熠生辉。

销售人员为顾客试鞋时都会恭恭敬敬半跪在地板上,小心翼翼套脚上去。

因为训练有素,这里从没出过什么乱子。

可今天……

秦苏老远就听见有人气愤的叫喊:“这人是哪里找来的?到底培训过没有!我来这是买鞋子的,不是被你们欺负的!”

蒋程程站在一边,慌乱又窘迫,死死咬着嘴唇。

“装哑巴就行了?”女顾客得理不饶人,“你手指甲太长,把我的脚都划伤了!说,你们怎么赔?”

另外几个店员像供着太后老佛爷一样围着她,让她消消火。

蒋程程一见了秦苏和沈思安,极度委屈:“不是我手指甲划的……刚才我为她试鞋子,她乱动,结果刮在鞋扣上……”

秦苏看了看那双鞋,繁复的绑带设计,脚踝处有一个镶钻石的小搭扣。

再看看那双脚。

保养相当好,一看就是养尊处优,平时连路都不用走的人。

女客人本身就穿了双手工定制的羊皮鞋,应该是意国老匠人的手艺。这种鞋子只能订做,不能量产,相当昂贵。

秦苏心想,这次蒋程程碰上麻烦了。

“喂,还狡辩?”女人狠狠推了一把蒋程程,“你手指甲划伤我的脚,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沈思安给秦苏使了个眼色,然后自己上前笑道:“客人,不然我给您换一位销售人员……她是我们这的金牌销售,包您满意!”

“什么意思?”女人细眉一挑,“换个人这事就翻篇了?没那么容易!”

说着她又看了看秦苏的胸牌,脸上露出轻蔑的笑。“呵,早就听闻金帝广场有位大名鼎鼎的女销售,从来不对客人笑,销售额倒是常常刷新纪录,原来是你啊?”

“啧啧……”女人把矛头对准苏棠,不怀好意的目光上下打量她,“长的倒是不错,就是不知道这销售额里,‘卖’的成分有多少?”

秦苏听出她话里带刺,不由得攥紧拳头。

但这毕竟是奢侈品的消费场所,客人个个有来头,她一个小小工作人员,不能跟顾客硬顶。

秦苏深吸一口气,神色淡淡道:“客人,这种绑带鞋并不适合您,您就算买回去换个人帮您穿,还是会刮伤。只有脚型细长的人穿着它,在脚和搭扣之间留出空隙,这样才不会被划伤。所以我还是帮您换一个款式,如何?”

所以,这脚是您自己弄伤的,不关我们工作人员事。

而且你弄伤的原因是……你脚胖!

秦苏脸色平静的说完这些话,旁边几个销售人员听出弦外之音,忍不住捂嘴轻笑。

女人噎了半天说不出话来,指着秦苏鼻子,粗胖的手指微微发抖。

“你……你敢羞辱我?”女人歇斯底里的尖叫,“沈经理!”

沈思安的心猛的沉落下去。

真是不应该把秦苏叫来,他明知道这丫头的性子是那种遇强则强的,而且惯会骂人不带脏字……

“客人息怒!”沈思安皮笑肉不笑,“这丫头太目中无人了!您哪是胖?只是丰满一点……”

“滚开!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死娘娘腔!”女客人恼羞成怒,一脚踹过去。

这一脚踹在沈思安大腿根,差点击中命门。

沈思安脸色发白,疼的冷汗直冒,勉强挤出一个笑:“客人,您……您怎么还打人啊?”

“呵,打你怎么了?”在女人眼中这些人贱如蝼蚁,别说打了,踩死都凭她一句话!

“我长这么大,没人敢刮伤我的脚,还说我胖!”她目眦尽裂,“你们这群败类,今天我要一个个教训!”

“客人……”沈思安生怕秦苏吃亏,拼命拦着她。

“滚开!”女人怒吼,“你连跟我说话的资格都没有,还敢碰我?”

“他没有资格,那我呢?”

这时忽然从水晶灯另一边传来低沉凛冽的声音。

整个楼层的气氛似乎都被冰霜凝住了,人们齐齐扭头看去——

霍霆琛信步朝这边走来,身后跟了几个助理。

他身形挺拔,气场强势,骨子里那种君临天下的矜贵霸道的气质,是任何人都学不来的。

女客人一看到他,眼睛忽然亮了,刚刚嚣张跋扈的样子也收敛不少。

秦苏站在旁边,预感戏精即将登场,果然——

女人扭着腰走到霍霆琛面前,轻轻柔柔的笑着问道:“请问您是?”

霍霆琛正与秦苏并肩而立。

将近一米九的个头,像一座大山,除了压迫感也让人感到安稳厚重。

秦苏缩了缩脖子,做个深呼吸,猛的嗅到男人身上清爽甘冽的味道。

是一种独特而阳刚的男人气息。

秦苏下意识往后退了退,刻意避开他。

男人的目光并没在她身上多做停留,冰冷的视线锁住那个女人,薄唇轻吐出三个字:“霍霆琛。”

女客人一怔。

霍霆琛?

霍氏帝国继承人,霍霆琛?

人们听到他的名字都会联想到他的冷和狠。

然而他也是无数少女倾慕的对象。

女人今日一见,瞬间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人想爬上霍家公子的床,为什么名媛淑女们挤破脑袋想做霍家少奶奶了!

不止为霍家的财势,更为霍霆琛这副皮囊啊……

女人生平第一次感到是天上掉馅饼,竟然会让她在这里碰上霍霆琛!

她妩媚一笑,柔声细气的把刚才发生什么重新说了一遍。

说的时候还不忘加上委屈的表情,更不忘一个劲儿的往他健硕的胸膛瞟……

霍霆琛静静听完,眉头一皱,目光扫过众人。“谁是蒋程程?”

蒋程程双手攥着衣角,战战兢兢往前走一步。

“就是她!”女客人声音尖锐,“霍先生,你可要替我做主啊!人家的脚好疼呢……”

秦苏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霍霆琛淡淡扫了女人一眼,看向蒋程程。“把手伸出来。”

蒋程程颤抖着双手,摊开在霍霆琛面前。

指甲修剪的平平整整,一双手干干净净,连指甲油都没涂。

霍霆琛蹙眉,“是你的手指甲,刮伤这位女士的?”

“没有!”蒋程程头摇的像拨浪鼓,“我帮她试鞋子,一切按照规定来的……是这位客人乱晃,一下子刮到了鞋子搭扣。”

“你这小贱人!”

女人双眼冒火,恨不能撕烂蒋程程的嘴。

但想给霍霆琛留个好印象,便强忍着不发作。

霍霆琛眸色清冷,重新抬眼看她,“你要求怎样赔偿?”

“这个……”女客人面带桃花,眼睛一眨不眨看着霍霆琛,吃吃笑道,“这个嘛,人家一时也想不好,不如就听霍先生的!呵,要是今天解决不了,我也可以把电话号码给霍先生,您随时打给我……”

霍霆琛没搭理她,转而问蒋程程:“你会负这个责任吗?”

“不会!”蒋程程毫不犹豫,“霍先生,这并不是我的错,我没有必要负责!”

“嗯。”霍霆琛点头,这次连看都懒得看那女人,“听清楚了吗?我的员工说不会为你的错误买单。”

“什么?”

情势急转直下,跟女人想象中完全不一样!

她还以为霍霆琛会为她冲冠一怒,从此谱写一段金玉良缘……

霍霆琛目光停留在那双绑带鞋上,淡淡一笑。

“况且我觉得,我们的金牌销售秦小姐说的十分正确。”

秦苏一愣,心怦怦跳起来。

“你的脚确实很胖,穿不了这种鞋。”

“你……”女客人自尊心受到极大创伤,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你说什么!我是来买鞋子的,买什么样的我说了算!我是消费者!”

“是啊,你买什么样的鞋我管不着,但你也得想清楚,那双鞋子不合脚,难道要把脚上的肉割掉,强行去适应一双并不适合的鞋?”

“还有,我的员工确实该为客人服务。”他眸底波澜不惊,“但有个前提,服务的对象是正常人!”

女客人退后几步,刚才眼中的倾慕变成怒火中烧。

“你讽刺我?你竟敢讽刺我不正常!”

“我没这么说。”霍霆琛神色淡漠,手中把玩一只纯金打火机。“只不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人若犯我……”

后半句他没说出口,只留下轻蔑的一声笑。

而商场上谁人不知,霍霆琛的座右铭是,人若犯我,我必斩草除根?

他动作潇洒的收起打火机,沉下声音,一字一顿道:“沈经理,通知公关部,将这位女士列入黑名单。再通知法务部,随时对这位女士提起诉讼,让她准备赔偿我们员工的名誉损失费。”

“是!”沈思安立即打起万分精神,刚才被踹了一脚的疼瞬间烟消云散了。

霍氏员工向来训练有素,岂是这种嚣张跋扈的女客人能泼得了脏水的?

沈思安脚底抹油一样的跑去传大老板口谕。

这时霍霆琛已经转身,对那女人崩溃的尖叫置若罔闻。

保安们上前把她围住,有了大老板的话,对付这种客人就简单多了。很快女人就被架了出去,再往后的事,交给律师处理就好。

商场又恢复了一贯安静而尊贵的气氛。

秦苏还站在原地,霍霆琛再次与她擦肩而过。

那醇厚甘冽、霸道强势的男人气息,再度向她袭来。

这一次她刻意屏住呼吸,微微垂眸,刻意在自己与霍霆琛之间隔下一堵透明屏障。

直到他走的离自己有一段距离,她才垂落双肩,稍稍松了一口气。

然而霍霆琛却在这时回头了,深沉的目光锁住她的巴掌小脸。

秦苏心头一紧,下意识后退。

忽然有个小脑袋从霍霆琛身后探出来,稚嫩的声音像是惊雷划破长空:

“爸爸,她好像在嫌弃你哎!”

秦苏怔住。

“我都看到了。”小魔头手托着下巴,俨然大侦探的模样,“刚刚你经过她身边时,她皱着眉头抿着嘴唇,还往旁边躲,你一走过去她就深呼吸……这不是嫌弃你是什么?”

秦苏瞪大眼睛。这小魔头,难道她上辈子做了什么亏心事,这辈子老天派他来惩罚她的?

“不,霍先生,我……”她越想解释,越解释不清,猛一抬头迎上他的视线。

四目交汇的一刹那,她明显听见自己心跳的咚咚声响。

不过霍霆琛只是看着,什么都没说,就这一秒钟的时间,仿若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终于他收回视线,抱起霍心远阔步离开了。

霍心远趴在爸爸肩上,还不忘冲她做个鬼脸。

等他们走远,秦苏的心咔哒一声,又嵌回了原位。

没多会儿沈思安办完老板交代的事,回来一看秦苏和蒋程程还怔在原地,上前拍拍她们笑道:“都别愣着了!这次多亏咱们大老板,事情才这么容易摆平呢!”

“是啊是啊!”蒋程程吓得不轻,这会儿才回过神来,“这是我第一份工作,要是弄丢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秦苏,这次也多亏了你!”

“没事。”秦苏淡淡看她,“以后小心点。”

她没继续待在那,而是回到更衣间换下工作装,直接下班。

这个小插曲不仅让秦苏成功收了蒋程程这么一个好友,也把蒋程程彻底变成大老板的粉丝。

很快就发展到了三句话不离霍霆琛的节奏。

沈思安忍无可忍,给她下了硬性规定,上班时间非工作原因不准讨论大老板的任何事情!

于是蒋程程就把霍霆琛三个字都留在了下班时间。

还是说给秦苏听。

秦苏本来就对这三个字避之不及,这下耳朵都要起茧子了,逃都逃不掉。

“苏苏姐,在家吗?快开门啊!”

秦苏这天轮休,正在家补觉,但蒋程程的敲门声让她不胜其烦。

她犹豫一下,还是去开了门,表情淡淡的,“有事?”

“嗯,有!”

蒋程程神秘的笑着,将手里一个纸盒递给秦苏。

“这个……请秦苏姐帮帮忙!”

下一篇:男生晚上摸着小兔兔睡觉啊 放荡的护士完整双飞
上一篇: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好大日的我走不成路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