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太长弄死了我了 好大日的我走不成路了

暖暖 2021-11-26 15:50

痛……

好痛!

秦苏清秀的五官都拧在了一起,整个人像被送进了绞肉机,痛不欲生。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往外冒,黑发一绺绺贴在苍白的小脸上。

她双手紧紧抓着早已被汗水湿透的被单,像案板上的鱼,大口大口绝望的喘息着。

这样的痛,到底还有多久?

“秦小姐,用力!”医生在旁边为她加油,“胎儿位置很正,只要您好好配合,很快就可以出来了!”

真的吗……

秦苏咬紧牙关,已经看到希望了。

这两个孩子是她最最重要的筹码。

只要孩子生下来,她就重获自由……

她深吸一口气,猛的用力,然而阵痛比她想象中更为剧烈,像有无数只手从四面八方伸过来把她撕的粉碎,她已经快到忍耐的极限。

“秦小姐,胎儿的头已经露出来了,加把劲儿!”

“很好,就是这样用力!坚持住!”

秦苏很想大哭一场,但一滴眼泪都流不出来,又或许她其实已经泪流满面,只不过跟满脸的汗水混在一起了。

不仅身上痛,心里更痛。

莫名其妙被带进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跟一个男人春风一度,怀了他的孩子。

现在又莫名其妙受这份罪。

秦苏的整个人生,都在十八岁生日那一晚全盘倾覆……

“啊——”一声绝望的嘶喊,震彻整个产房,秦苏已然倾尽全力。

医生护士、包括这间别墅里一直照顾她的几个老佣人,此时的情绪都紧张激动到了极点。

“生了,生了!”产房里终于传来一声响亮的啼哭,“恭喜秦小姐,是个小少爷!”

“后面还有一个……”

没多久助产士又把第二个抱出来,倒提着脚踝用力一拍。

“哇——”小家伙挥舞着小拳头,哭的眼睛鼻子都皱在一起,特别可爱。

“是位小小姐。”

“太好了,太好了!”老佣人喜极而泣,“快去打电话,恭喜先生,是一对龙凤胎!”

很快小少爷和小小姐就被护士带走去洗澡,包好包被,放进育婴室的小摇篮中。

半小时后,秦苏精疲力竭躺在产床上,助产士为她做着最后的清理工作。

意识渐渐回笼,像是在地狱走了一遭,秦苏转脸看看还守在身边的老佣人,勉强扯出一个无力的微笑。

“周嫂……”她气若游丝,“我们说好的,生完孩子,就会放我走……”

“是。”周嫂温和的看她,“秦小姐不必着急,等身子养好,自然有人送你回家。”

“那……我能不能先打个电话?”

“这……”

周嫂有些犹豫。

“周嫂,”秦苏恳求道,“我已经十个月没跟外面联系了,现在孩子也生下来了,我只打一个电话,有什么要紧?反正你们也是要放我走的。”

看到周嫂的迟疑,秦苏最后的心理防线也崩溃了,想起这十个月的艰难委屈,被囚禁的暗无天日的生活,每天像行尸走肉一样为肚子里那两个孩子活着,而至今自己的家人都不知道她是死是活……

她不禁悲从中来,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

“秦小姐,您刚生完孩子,可千万不能哭啊!月子坐不好是会落下病根的!”周嫂慌了,急忙拿出手机,“您要打就打一个吧,可时间不能太久。”

秦苏接过来,对着周嫂千恩万谢,擦干眼泪,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

“你好,哪位?”电话响了一阵,竟传出一个清脆洪亮的女声。

秦苏愣住了,反复查看手机屏幕。

号码没有错啊!是薄湛,是她日思夜想的那个男人……

被关在这别墅里,被迫给一个未曾谋面的男人生孩子,几次逃脱都不成功,反而把自己弄的遍体鳞伤。

她几次都想到了死,只有对薄湛的思念是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可现在……

“喂?”那头的女人又开口,“到底是谁啊?怎么不说话?”

秦苏心里咯噔一声,这个声音怎么越听越熟悉?

就这么沉默了几秒钟,秦苏颤抖着声音问道:“你是……是秦晴?”

不好的预感渐渐如乌云笼罩在心头:“秦晴,这不是薄湛的手机吗?他的手机怎么在你这!”

那边顿了顿,接着传来一阵笑声:“呵,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姐姐?”

“薄湛呢?”秦苏感觉心被掏空了,捏着电话的小手微微发抖,“叫薄湛来,我要跟他讲话!”

“湛哥哥现在恐怕没有时间呢,我的好姐姐!”秦晴尖着嗓子冷冷笑道,“今天是我们订婚的大日子,他正在给宾客敬酒,可没时间搭理你!”

“你说什么?”

秦苏耳边嗡的一声,犹如一个晴天霹雳,将她混乱的思绪劈的一片空白。

“姐姐,”秦晴笑声尖锐刺耳,“我和湛哥哥订婚了,你不恭喜我们吗?”

“不,不可能!”秦苏紧抓着床沿,小手骨节泛白,艰难起身,“薄湛分明是我的未婚夫,我们是有婚约的……”

“你们的婚约已经不算数了!呵,谁让你自己不检点,在外面弄了个野种?你挺着大肚子给人生孩子的照片都被人送到爸爸手上了,现在整个江州都知道秦家大小姐婚前失贞!姐姐,爸爸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你……”

“爸爸说了,”秦晴一字一顿,“你可以滚出秦家了,以后他的女儿,只有我!”

“呵,以后我不光是爸爸唯一的女儿,还是唯一的薄太太!姐姐,你这份订婚礼物还真是贵重呢!”

秦苏呼吸一窒,心如刀绞。

她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电话却被挂断了。

不检点,婚前失贞,照片,人尽皆知……

还有她十八岁生日那晚的噩梦。

一切都像潘多拉魔盒里的邪灵,冲出来狠狠啃咬她脆弱不堪的神经。

秦苏眼前一黑,整个人仿佛失重般倒在床上,手里电话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撕心裂肺的痛再度袭来,一股热流从身下汩汩涌出。秦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天旋地转,身下的白床单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医生,护士!快来人啊!”周嫂慌张大喊,“秦小姐大出血……救命啊!”

五年后。

“苏苏啊,虽然咱们是卖奢侈品的,可能不能别让你的笑容,也变成一件奢侈品?”

宽大的办公室里,经理一脸无奈看着眼前的女孩,轻叹着摇摇头。

这个秦苏年纪不大,性格却特别老成。

从五年前应聘来做奢侈品销售,整个百货大楼就没有人见她笑过。

就算是笑,也只是嘴角微微上扬,笑意不达眼底。让人觉得她只是一个漂亮的娃娃,不带任何感情。

这跟他们服务行业露八颗牙齿的标准相去甚远。

“苏苏啊,你这个性子就不能改改吗?不要那么高冷……”

“又有人投诉我了?”秦苏淡淡道。

“客户就是上帝,你对上帝没好脸色,人家不投诉你?”

经理没告诉她,这已经是这个月她第三次被投诉。

秦苏抿抿唇,“又是新客户吧?”

经理顿了顿,竟没话反驳。

确实,每次都这样,新来的客人总会投诉秦苏摆着一张臭脸,可这一点也不影响秦苏连续五年都是这家奢侈品大楼的销售冠军。

她总有办法把最贵的、最不好卖的奢侈品卖出去。

她总能精准的抓到客户心理,三言两句扭转局面,让客户欢天喜地去刷卡付钱。

而这些客户并非没见过世面,反而都是江州城里非富即贵的人物。

除了不爱笑,秦苏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销售人才。

所以经理也没有太过苛责,只是拍拍她肩膀又叮嘱了几句,就让她出去了。

秦苏刚一出门,围在办公室门口看热闹的几个同事都迅速各归各位,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

秦苏低垂着眼眸,从她们面前走过。

她就连工装都跟她们不一样。

她们穿香奈儿风格的职业套裙,而秦苏五年来只穿白衬衣和黑色窄脚裤,外加一双黑色平跟鞋。

就算穿戴普通,也无法遮掩她清丽动人的气质,和玲珑有致的身材。

“秦苏啊,”这时一个同事面带笑容走过来,手搭在她肩上,“有位客人你去招呼一下呗?”

秦苏不动声色躲开她的手,“在哪?”

“一楼珠宝专柜。”另一个同事笑笑,“哎,这位太太很是难缠,来过好几次,每次都不满意我给她的推荐,还把我骂个狗血淋头!”

“就是,听说她买条项链都要人跪着给她试戴,她有那么长的脖子吗?”

“苏苏,你小心应付啊!”

那两人相视一笑,露出不怀好意的神情。

这种事发生不止一次了,每回有棘手难缠不好对付的客人,同事们都会推给秦苏。

谁让你是销售冠军,能者多劳啊!

她们每回都等着看她翻车,可每回秦苏都能顺利完成任务。

这次应该也不例外……

秦苏乘电梯,径直朝一楼珠宝专柜走去。刚走到一半就听那边一阵嘈杂。

几个销售人员围着一位太太谄媚恭维。

“薄太太,这款戒指的原料是Cashmere地区产的蓝宝石,产量稀少,十分珍贵呢!”

“这么大一颗更是不多见,还是由英伦皇室御用的设计师设计的,跟您的气质特别般配!”

“是吗?”那位薄太太摊开手,欣赏着无名指上那颗深蓝色鸽子蛋,撒娇的问身旁男人,“湛哥哥,你说好看吗?”

湛哥哥?

秦苏脑子里轰的一声,像是有颗炸弹飞过来,把她的世界炸的一片狼藉。

她呆呆看着那边,脚底好像生了根,寸步难移。

薄湛,秦晴……

秦苏咬紧嘴唇,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五年了,她从未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他们。

他们两个在买戒指,那个曾经属于秦苏的怀抱,此刻被另一个女人霸占了。

薄湛揽着秦晴的肩,温柔的对她笑着,还在她耳边低语。

而秦苏耳边猛然响起他五年前的话:

“秦苏,我不会要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只要一想到你给别人生过孩子,我就恶心!”

呵,他恶心她……

秦苏心口一紧,步步后退。

秦晴还在四顾张望:“不是说你们的金牌销售会来吗?现在她人呢?”

秦苏紧捂着耳朵,没命的往回跑。

她也不知道要跑向哪里,慌不择路中猛然冲进一个房间。她后背贴着门板气喘吁吁,抹一下额头的汗珠,心还扑通扑通跳着。

半晌她做了个深呼吸,定定神。

这个房间挺宽敞,三面巨大的落地穿衣镜,清晰的照出她此时有多狼狈。

带着金丝边的天鹅绒帘子后面,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秦苏虽然在这里工作了五年,可这高端商场如宫殿一般,有时她还是辨不清方向。

她想自己大概是无意间闯进了更衣室,看这考究的装潢,应该是VVIP客人才有权使用的。

秦苏刚想道歉,却见帘子后面露出一个小小脑袋。

秦苏吓了一跳。

那个小人儿怔怔看着她,黑曜石般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既惊讶又慌张。

这时他小手一松,遮着他身体的丝绒帘子忽然落下来——

“啊!”秦苏不由得睁大眼睛。

小男孩有五六岁的样子,全身光溜溜的,只有脚上踩了一双拖鞋。

他身边散落一地的小衣服,应该是还没来得及试。

小男孩手足无措站在那,同样瞪大眼睛看着秦苏,接着小脸涨成猪肝色,那双好看的大眼睛里又是愤怒又是委屈。

秦苏从没经历过这种事,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

她只好轻轻走过去问:“小朋友……你家大人呢?”

小男孩看住她,忽然想起了什么,胖嘟嘟的小手猛的交叉在身前,挡住关键部位……

秦苏怔了怔,慌忙垂下眼皮,微微颔首。

“你!”小男孩怒气冲天,“你看了我的身子!”

秦苏哑然。

“爸爸说了,偷看男人身子的女人,不是好女人!”

这话……秦苏还真接不上。

“哼!”小萌宝奶凶,“女人,你会付出代价的!”

话音刚落,小男孩就匆忙裹了几件衣服,哒哒跑出门。

秦苏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只把刚才那句话当做小孩子的气话。

她轻轻拉开丝绒帘子,将小男孩试过的衣服一件件整理好。

小衬衫,小西裤,小小的手工麂皮鞋。

均是国际一线大牌,质地精良,裁剪考究,还有很多都是限量版。

秦苏又在那堆衣服里发现一块小小的腕表,想必是那个小男孩匆忙之中落下的。

她认得这个牌子,每一块表都是纯手工制作。

单这块小腕表就要耗费一个技艺纯熟的老匠人三个月时间。

小男孩这身行头应该是天文数字了。

看来这小家伙来头不小。

秦苏压压唇角,这种家庭的小孩还是少惹为妙。

她耳朵轻轻贴在门上,听外面似乎没有什么动静了,这才悄声把门打开。

然而外面这阵仗——

秦苏刚恢复正常的心脏又开始剧烈跳动起来。

门外站着一圈黑衣保镖,人高马大,个个神情肃杀目光冷酷的盯着她。

秦苏迫使自己镇定下来,绕过他们直接去了走廊。

然而无论她走到哪,这群人就跟到哪。他们不说不笑不动手,就这么静静跟着,更让人忐忑不安。

气氛好似一根绷的紧紧的橡皮绳,随时会断裂。

“那个……”秦苏迫不得已,只好回身解释,“我跟各位无冤无仇,干嘛一直紧追我不放?”

黑衣保镖们把她团团围住,还是不出声。

“你们是那个小弟弟的人吧?”秦苏问,“我刚刚真的不是有意闯进更衣室……”

“就是她!”这时不远处传来一个奶声奶气的叫喊,“就是这个女人偷看我!”

秦苏抬手,半遮着脸。

“哼,”小家伙委屈的控诉,“我都被她看光了啦!”

秦苏刚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只见保镖们自动分开两侧,一个男人抱着小男孩款款走来。

秦苏愣住了,感到呼吸都快要停止。

这一大一小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同样精致深邃的五官,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

男人身材挺拔健壮,骨子里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冽气场,当他走近秦苏时,似乎有一团低气压笼罩上空。

秦苏抬头,无意间撞上那双深沉冷凝的眸子,眸底寒光乍现,仿佛夜行的猛兽,让人过目不忘,却又不敢靠近。

“先……先生。”秦苏一个标准的职业化鞠躬,“这是个误会,我不知道您家少爷在更衣室里,我不是故意闯进去的。”

“不是故意的?”

男人挑眉,锋利的目光似乎能洞穿一切。

“真的不是。”秦苏感到压迫,“先生,我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

说着她转身想走,而保镖们自动拦住她的去路,根本不需要男人交代。

秦苏有些慌,手心泌出一层冷汗。

“你说你不是故意的,”男人的声线冷若冰霜,“那就证明给我看。”

证明?

秦苏还没反应过来,男人便抱着男孩转身,只留给她一个修长的背影。

一个年纪稍长、管家模样的人上前,恭敬的抬手微笑:“这位小姐,请。”

秦苏有点懵:“去哪?”

管家毫不含糊:“搜身。”

秦苏惊叫,后退了好几步,猛然被保镖一边一个抓住手臂,动弹不得。

“放开我!”她拼命挣扎,“你们凭什么这样做?这是犯法的!”

管家冷冷看向秦苏,笑容逐渐收敛。

“小姐,霍先生有令,还请配合一下。是您自己上去,还是保镖扶您上去?”

秦苏耳边嗡的一声。

难道这人就是江州城里赫赫有名的……霍霆琛?

商场上杀伐果断、毫不留情的霍霆琛,真是跟传闻中一模一样,甚至比传闻还可怕。

秦苏吞了吞口水,亦步亦趋的跟着管家的步伐,从专用电梯直接上了顶楼。

她才知道这家百货大楼隶属霍氏集团,而顶楼是霍霆琛的私人空间。

房间很大,却有些昏暗,霍霆琛端坐在正中央的沙发上,一双长腿交叠着,清冷的目光紧紧锁住眼前的女人。

孩子被管家带了出去,此时的房间里,只剩了秦苏跟霍霆琛两人。

秦苏环顾四周。

这不像个办公室,倒像个审讯室。很多高科技审讯工具排排摆放,其中最显眼的就是落地窗边那台测谎仪。

霍霆琛坐在这,一身黑衣,加上凛冽的气场,如地狱里走出的修罗。

秦苏心头轻颤,竭力让自己镇定。

“说吧。”霍霆琛抬眼看她,“为什么要偷看我儿子?”

秦苏咬紧嘴唇,轻轻摇头。

“我说过了,我不是故意的。”

霍霆琛眯起深如古井的双眸。

霍氏富可敌国,同时也树敌无数,尽管他保护的很好,可依然免不了有人打他孩子的主意。

这些人知道霍家的孩子有多金贵,知道用孩子要挟他就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而眼前这个女人,虽然文弱清秀,可他还是不能放松警惕。

“要坐在那儿试试吗?”霍霆琛似笑非笑,视线落在测谎仪上。

秦苏只用余光瞥了一眼就心底生寒。

测谎仪旁边还有很多她没见过的工具。

如果他在这对她刑讯逼供……她会不会死?

如果她死了,江州只不过多了个失踪人口,凭霍霆琛一手遮天的势力,没人会追查她的下落……

秦苏的手攥紧衣角,微微发颤。

“看来你比较期待被搜身。”霍霆琛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眼光滑向她胸前工牌。

“你叫秦苏?”

秦苏一慌,立即捂住胸口。

男人脸上冰冷戏谑的笑容越发明显。“放心,我没兴趣占你便宜。”

这时门被推开,一个保姆模样的中年女人走进来:“霍先生,小少爷的情绪已经安抚好了,请问先生还有什么吩咐?”

霍霆琛缓缓起身,踱步到窗前,双手抄在裤子口袋里,背对着秦苏。

他面色清冷,眉心微动,稍微侧了侧头,重重吐出两个字:

“搜身!”

下一篇:他含着小白兔H 男主骗女主帮她发育H
上一篇:多汁多肉的糙汉文推荐个古代 掌中之物男主阳台强女主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