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小兔子真软 我的兔子好软水好多

暖暖 2021-11-26 11:35

不计较?”听得这话,苏沫眼底的冷意增了两分。

果然是之前她太过纵容他了,在这样的场合,还是习惯性地将她拉出来挡枪。

剽窃她曲目的人尚不悔改,她错在哪里?

“我和新雨可以不计较,前提是你要道歉。”程经纶拉了拉身侧的左新雨。

众人目光之下,左新雨苍白着脸,似有些失望叹气。

“苏沫,这轮选秀于经纶很重要,你这么捣乱,很不懂事呢。”

她看着身侧程经纶,又看一眼台上的面试官,眼底有不屑一掠而过。

蠢女人,这是要打算殊死一搏了?

可惜程经纶爱的人是她左新雨,就冲苏沫那痴缠的倒贴样,再给她十万个胆子,也不敢将事情捅破。

捅破,意味着失去。

她冷然一笑,有时候错爱一个人,足够患得患失,投鼠忌器了。

左新雨柔和下神情,大度而懂事:“苏沫,凡事适而可止,别闹了,作为你的学长学姐,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嫉妒不是错,下次不再犯就是了。”

几个面试官神色微妙对视一眼,台下的几个学生,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白桦眼底玩味更甚,嘴角微微勾起,瞥向苏沫。

那叫左新雨的女人口才游戏玩得不错,跟程经纶一唱一和,几乎扣死了她嫉妒、捣乱、泼脏水的恶名。

这样的打击,也不知道这小姑娘怎么应对。

《炫梦》么?两只蝴蝶彼此依托成全的信任?

他好像嗅到了浓浓八卦的气息。

“苏小姐,对于程经纶先生和左新雨小姐的说法,你有什么要补充的?”

白桦似笑非笑问道,眼中燃起的看戏情绪过于明显,让苏沫嘴角不由一抽。

不过三人的闹剧,在别人眼中,可不就是一出戏?

至少在天海娱乐的地盘,这个男人还算中立。

苏沫扫过一众面试官,缓缓说道:“我没有捣乱,这就是我原创的曲目。”

程经纶胸口急促喘息,差点没忍住捏紧的拳头,面色极其难看。

“苏沫,你什么意思,你是原创,那我和新雨弹奏的是什么?你在指控我们抄袭?”

向来百依百顺的小兔子忽然咬人,那种不受控制的慌乱一瞬间攥紧了他的心脏,他强调都变了。

苏沫今天是怎么了,故意找茬的不成?

这两天她的情绪很不对劲,今天的一出,早有安排?

不对,她那么爱着他,怎么可能舍得让他受委屈,她可还巴望着他闯出一片天地,早早跟她走到一起!

苏沫目光缓缓落在程经纶激动地有些赤红的面庞上,见得他厚颜无耻地指责她,将她的付出视为理所当然,并咬一口,唇角微不可察一扯。

看吧,这就是她喜欢了五年的男人。

他就是这样践踏她的努力,否认她的付出,踩着她一身白骨,牵着别人的手爬上高位!

“本来就是抄袭。”

苏沫一字一顿说道,深深的失望被压在了眼底,化成了骄傲和不屑。

“难道将别人的心血占为己有这么光荣,让你们半分羞耻都没有?我今天可算是被刷新了三观。”

程经纶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最坏的结果果然出现了,苏沫是真的想要毁掉他,毁掉他这么长时间辛苦经营起来的形象,毁掉他无限光明的未来!

程经纶震惊于向来温柔怯弱的苏沫忽然犀利反水,这会儿有些呆。

他一呆,面试间里的考官们对视一眼,顿时神色更意味莫名了。

能坐到导师的位置,谁没点乱七八糟的阅历?

左新雨看垂在身侧的指甲差点划伤掌心,气得浑身都有些发抖。她比程经纶看得远,也更冷静,察觉到空气里微妙的气息,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神色楚楚而错愕。

“这曲本是我和经纶一起研究出来的,怎么会是你的作品!”

她睁圆了眼睛,似是不可置信,“苏沫,当着考师的面,你竟然,竟然……难道微博和论坛上面说的都是真的,上次校会的失误,本就是你存心而为,你是故意想要看我和经纶的难堪?”

她轻咬下唇,一脸为难。

“可是苏沫,我和经纶之间是真心喜欢的,不能被外人破坏,他不是物品,我断然不能把他让出去的。”

程经纶猛然转头看向左新雨,情绪极其不悦。

“新雨!”他轻拉了她一下,偷偷瞟向苏沫的方向,头隐隐作疼。

左新雨怎么没沉得住气将他们的关系曝光了,会激怒苏沫的吧?

他太了解苏沫了,看着柔弱好捏,实则有自己的底线,一旦触碰,将会是火山爆发。

果不其然,他看见苏沫的眼神冷了下来。

白桦吃瓜吃得兴起,啧了一声。

莉莉安低骂两句,“这世上怎么有那么厚颜无耻的小三?都蹬鼻子上脸了!”

面试间里的讨论和程经纶、左新雨的态度,苏沫其实不在意。

她今天过来,主要目的是揭发,拉开潘多拉盒子的导火索而已。

“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挣扎都是徒劳。”

苏沫噙着一抹嘲弄,把手机视频打开,将《炫梦》曲目创作时期的笔记,灵感草稿,以及创作过程的录像播放出来。

“这就是我的证据。”

她目光环视程经纶和左新雨,“两位口口声声是原创,敢问你们的灵感,你们的草稿和笔记呢?”

程经纶呼吸一滞。

苏沫的证据整理得太完美,时间线和草稿等俱全,有着十足的说服力。

众考官沉默相望,就连一直向着他们的莉莉安都闭上嘴巴。

白桦看向程经纶和左新雨。

“音乐制作圈子里,抄袭一直都是最被鄙视的行为,每一份原创都该值得尊重。程先生,左小姐,如果你们拿不出来洗清自己抄袭的证据,很遗憾,你们不但会错过天海的选秀,还将失去日后音乐制作人的资格。”

他缓缓开口,用最温和的话,说着最无情的宣判。

“天海从来抵制无耻的抄袭,你们若无没有说服力的证据,天海将会在业内拉黑你们!”

这话简直晴天霹雳,震得程经纶和左新雨面色惨白。

左新雨自知没办法说服苏沫,暗暗掐了程经纶一把。

程经纶气得胃液上涌,看着台上面色严肃的考官,又看一脸焦急的左新雨,只能硬着头皮走向苏沫。

“苏沫,能否借步聊聊?”

“抱歉,我拒绝任何和解!”

苏沫这话,堵死了程经纶所有的退路,他怒不可遏指着她:“你不可理喻!”

换做以前的苏沫,见得程经纶这么指责,还不悲伤成河,只是现在的她看透了,反倒无波无澜。

“我只是想给自己找回个公道而已,而我也拿得出来证据。”

苏沫好笑看着他的眼睛,“你和左小姐不服气的话,我欢迎你们来打脸。”

程经纶一阵挫败,这还是他认识她五年来,第一次感觉到无力。

她不是很爱他吗,怎么就不顾及他的前程,他的感受?

当着天海这些面试官的面让他难堪,他和左新雨怎么下得来台?

苏沫不是圣母,不会同情想要将自己价值榨干,还时不时踩上一脚的人,见程经纶没再说话,便不再理会他和左新雨,对几位面试官鞠了一躬。

“几位导师,我的话说完了。”

白桦和几位面试官讨论了一番,而后说道:“《炫梦》是个好曲目,演奏的人也都很优秀,天海娱乐不会错过任何有潜力的选手,三位先回去等候消息吧。”

程经纶和左新雨拿不出原创的证据,面试官几人也不耐烦了。

苏沫没有意见,拿了包包就往外走去。

她今天过来,主要目的是破坏,能不能入得了导师的眼,并不在意。

她走得快,搭乘电梯,眨眼就到了楼下。没给程经纶反应的空间,拦了出租车就返回学校。

果不其然,两分钟不到,程经纶的电话就迫不及待打了过来。

苏沫漫不经心看着上头的来电显示,随手开了静音。

五年相处,他对她熟悉,她又何尝不对他了解入骨?

求和还是质问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已经对他绝望了。

还想榨取她的价值,利用她践踏她,痴心妄想。

苏沫的反常让程经纶慌了,平日里对她的电话和关心爱理不理的人,这会儿竟然一口气打了十几个电话。

苏沫回到宿舍打开手机,都有些惊讶。

秋雪儿嗤笑:“男人就是这德行,你越是捧在他,他就越轻贱你,等你放手了,他又像是闻到骨头的狗,摇着尾巴就上来了。这程经纶的骚,简直震惊了我的三观。”

她说着忍不住瞟了苏沫一眼,“说起来也怪,这种极品的人你是怎么忍了他五年不离不弃的?”

“情人眼里出西施,陷入感情里的女生,大多眼瞎。”苏沫现在已经走出对程经纶的感情,回忆起自己愚蠢的过去,自我吐槽了一句。

“没事,有我这眼科医生在,你的病已经好了。”苏沫的改变让秋雪儿很高兴,兴致勃勃坐在她身侧,听得她说起天海面试的过程,眼眸闪了闪。

“苏沫,我怎么觉得单是这样,好像便宜了那对狗男女?”

苏沫对上她那双狡黠的眸子,扬唇一笑,搂住她脖子。

“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放心大胆上吧,我给你兜着!”

“那我就不客气了!”秋雪儿摩拳擦掌坐到笔记本电脑前,眼中有着斗志燃烧,“狗男友以前没少恶心人,现在该是我们反击的时候了!整不死程经纶和左新雨,我秋雪儿名字倒过来写!”

苏沫抿了抿唇,抱着宿舍楼下买来的奶茶啜引,心情复杂。

这两天时间,真是发生了太多事情。

当初她和程经纶志趣相投,惺惺相惜,是真心想跟他过一辈子的,不过两天时间,谁想到事情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本该相守一生的人成了厌恶的垃圾,就连结婚证上的人都变了……

想到她名义上的老公,她心头涌起一丝好奇和异样。

秋雪儿的速度很快,当天晚上八点后,匿名在微博和论坛将苏沫和程经纶高中时候的各种照片发布出去,还写了长长的博文,讲述苏沫和程经纶的感情历程,痛骂左新雨小三。

程经纶和左新雨在微博上的粉丝不少,加上苏沫才闹出“插足”鲸鱼CP、陷害左新雨的事情,帖子一经发布,很快就有了不小的热度,引得圈内圈外不少人来围观。

鉴于秋雪儿的帖子有理有据有照片和各种证据,论坛和微博顿时哗然一片。

“天啊,程经纶高中时候就跟苏沫在一起了?照片上的两人好般配!”

“眼神骗不了人,这些老照片也骗不了人,程经纶看苏沫的眼神好温柔。”

“大学三年了还没分手,而左新雨是帝大的校花,进入帝大才认识的?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嘁,那么委婉做什么,可不就是三吗!真不要脸,白瞎一张好看的脸,竟然做那么无耻的事情!”

“我的鲸鱼CP,破碎了。左新雨是我的女神啊,她和苏沫是闺蜜,怎么都没想到她会抢闺蜜好友。”

“别洗白了,垃圾就是垃圾,苏沫就是个卑鄙小人,你们都忘了吗,前天的校会上,她还故意陷害新雨女神,害得新雨女神出丑!”

“没错,嫉妒心作祟!苏沫就是个恶心的人,叫什么小三,她也配,明明是程经纶渣,脚踏两条船,我家新雨女神说不定就是被蒙在骨子里被骗了。”

……

网上和论坛,吃瓜的路人和鲸鱼CP真爱粉掐了起来,左新雨反应迅速,水军很快下场控评。

眼看局面就要反转,秋雪儿再扔出重料,将这些年程经纶索要苏沫曲谱的录音和视频曝光,这其中的一个视频和录音,就是前天校会上左新雨和程经纶演奏的曲谱。

更甚于,秋雪儿还将左新雨刺激苏沫发来的挑衅信息和照片曝光。

吃瓜的群众都惊呆了。

“原来这些年,帝大音乐小王子程经纶的曲谱,都来源于苏沫?”

“左新雨得了好处还咬苏沫,真可怜。难怪我总觉得前天苏沫校会道歉的事情有些牵强,原来是被逼的。”

“拿着女友的心血去哄新欢,程渣男无耻至极!”

“左新雨好婊啊,这几年跟程经纶暧昧,挑衅原配,居然还能装白莲花。”

“抄袭狗滚出音乐圈!乐坛不需要人渣!”

网络上的批判一夜之间,风向全变,就连天海娱乐最后也向苏沫发出了橄榄枝。

第二天,录制完节目,苏沫走出天海娱乐,果不其然在门口看到那辆熟悉的车子。

车窗缓缓降下,带着墨镜的男人冷冽好听的声音传来。

“夫人,我来接你回家。”

瞧见她呆傻的样子,郁司辰挑了挑眉:“你知道有多少名媛千金想要嫁进郁家吗,忽然发现自己捡了个大便宜,心情是不是还不错?”

他没有否认,甚至还有心情调侃她。

苏沫缓了一会儿,才从震惊的事实中回神,顿了顿,问道:“为什么是我?”

她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但关于豪门圈子里的故事,也多少听说过一些。

这些大家族都非常注重脸面,体现的不仅仅是在排场和花哨上,还有子女的婚姻。

这些家族子女的婚姻,从来都没有自由之说,最讲究的就是联姻,就是门当户对。

很显然,她跟百亿豪门的公子爷是完全对不上户的,八竿子都打不着的那种。

他是怎么随意就跟她扯了证的?

他的婚姻,就那么随便,那么自由吗?

苏沫感觉自己的认知和三观在动摇。

郁司辰将她的反应看在眼底,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少许之后,散漫勾唇笑道:“那时候的民政局门口,只有你一个单身女人,男未婚,女未嫁,老天安排的。”

苏沫噎了一下。

也太随便了吧。

她卡了一下,犹豫开口:“你会去民政局,应该本来就要结婚的吧?你原本的妻子呢?”

那天她在门口等着迟迟不至的程经纶,着急无奈又无聊,对于进进出出的男男女女还是有观察一些的。

直到民政局快下班,那门口来的女人,确实只有她。

郁司辰没有回答,只是意有所指看着她:“那你本来的丈夫呢?”

“劈腿了。”苏沫脸一黑,一口气在胸口不住盘旋。

嗯,五年青春喂了狗,在民政局巴巴等了那么久,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她还以为她能走出来了,程渣男不值得她多给一个眼神,但提到这狗渣男做的事情,她还是没忍住暴走的情绪。

领证当天放她鸽子陪别的女人滚床单,简直刷新她的礼义廉耻观!

能成为她一辈子的阴影,一辈子都忘不掉!

“哦,真可怜。”郁司辰说道,神情松缓,似乎有些幸灾乐祸。

苏沫没好气瞥他:“你不可怜?那你‘妻子’呢?”

“她在医院。”郁司辰叹了口气,语气似乎有些幽怨,“为了不嫁给我,自己制造车祸,躺进医院去了。”

苏沫:……

这人似乎比她更惨。

要结婚的对象居然为了躲他,生生把自己撞伤进入医院,也太有魄力了。

她似乎终于理解他为什么那天选择跟她拼婚了。

受伤了吧。

能想着去领证,肯定是喜欢的,一腔深情得到这样的回报,岂能不愤怒?

跟她拼婚,应该是做给那女人看的。

她抿了一口泡好的香茶,迟疑一会儿,“你结婚这么随便,你的家人没有阻止吗?”

郁司辰定定看了她一眼:“生米煮成了熟饭,阻止有用?”

苏沫嘴角一抽。

又得到了个信息,这人跟他的家人关系似乎不怎么样。

连终身大事都能带着赌气成分去挥霍。

她想到前段时间看过的一个故事,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你可真够任性的。”

郁司辰靠在沙发上,闻言眼皮子都没抬:“你也不逞多让。”

嬉笑过后,便去掉了其中的调侃,回归严肃。

苏沫盯着杯中起伏的茶沫,缓了一会儿,问他:“现在你需要我做什么?”

在不知道郁司辰的身份之前,她跟他拼婚没有太大压力,但知道他是郁家公子后,就由不得她继续漫不经心了。

豪门的路多崎岖,没那么容易走。

他言语调笑之下,也透出了不少的危机。

豪门媳妇不好当,既然当了,就得背起那重量。

尽管现在她心里乱得不行。

“做好我郁司辰的妻子就行。”郁司辰说。

这话有些笼统,“工具人角色?”

郁司辰深深看她一眼:“你觉得呢?”

苏沫抿唇,端着茶杯端详了半响,闷闷说道:“怎么觉得我好亏?”

看来以后的生活,怕是“惊喜”不断了。

郁司辰瞧得她苦大仇深模样,哑然失笑:“当郁氏的总裁夫人,也不是没有任何好处,我不是许过你,会满足你所有要求吗?”

在他看来,这是公平的交易。

苏沫应该没有心理负担。

理智上来说,还是苏沫占了便宜,但情感上来说,苏沫并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交易。

婚姻是女人心里潜藏的美好向往,不该跟交易挂钩的。

“我可以现在离婚吗?”想到以后不断的各种麻烦事情,她有些怂了。

“不可以。”郁司辰凑近过来,盯着她眼睛,一字一顿说道,“这半年,你是属于我的。”

男人身上狂野的气息暴露,男性独有的荷尔蒙伴随着上位者无意间展露的锋芒,压力扑头盖脸落下。

就算是程经纶,她也没有这么亲密过。

苏沫被挤压得面色微微泛红,又有些无措,下意识推开他两分。

“那就先这样吧,等你需要我时候,再慢慢告诉我怎么做。”

一点点往沙发边缘挪去,脱离他的掌控范围,她霍地起身。

“郁先生,我想你应该查过我,有些事情,以我的能力怕是远远不及。”

给他打了个预防针,她便匆忙往楼上跑去,“忙了一天,很累了,我先去休息了。”

面皮有些火烫,她的脸颊一定很红。

他们之间,明明没有任何可以的暧昧,怎么她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飘飞的思绪?

她肯定是神经质了,居然被他迷惑住。

“郁先生?”郁司辰没有追,目送苏沫有些狼狈的身影消失在二楼,嘴里嗤了一声。

管家小心翼翼挨过来:“先生,老太太又去医院看望李小姐了,跟李先生和李太太谈了半个小时,回来时候怒气冲冲的,怕是要过来找您麻烦。”

“把门看好了。”客厅里的男人神色一瞬沉冷下来,眼底是一派阴冷的寒意,“老夫人年纪大了,不能随便出去,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谁都跑不掉!”

管家想起上次他雷霆风雨的手段,不由激灵灵打个寒颤。

“先生,我一定盯紧!”

下一篇:少年的占有欲 男主给女主注射大量精神药
上一篇:男主见了女主就想上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5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