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一晃一晃让我进入 一睡成瘾1v 1爱吃肉的小丸子

暖暖 2021-11-26 10:01

其他人,也跟着登顶,顾暖看着扎帐篷的时欢,眼底的怒火中烧。

“时欢,你们上来的这么快?该不会是欺负人,让别人帮你拿东西吧!”顾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尖酸刻薄,时欢上次给的教训显然不够。

不然顾暖怎么有胆子继续挑衅?

时欢懒得理会,继续扎帐篷。

顾暖见她不吭声,脾气瞬间上来了,上去一把拽住了她们帐篷,直接撕扯出一个大口子。

这帐篷已经没办法用了。

节目组也看懵逼了,导演更蒙圈,顾大小姐这是做什么?

不知道现场录制,观众是看得见吗?

“时欢,我在和你说话呢!耳朵聋了吗?”顾暖的声音扬高了好几倍。

刘玉敏有些担忧的看着她:“阿暖,我们在录制节目呢!别这样闹,观众都在看着呢!”

叶楠非觉得,这是他可以表现的机会,只要勾搭上了时欢,哪怕她曾经做过伤害他的事情都无所谓。

毕竟时欢是傅九司的夫人,要是能得到傅家和顾家的资源,叶楠非的委屈也算是值得了。

反正他事业有成的时候,不缺女人,时欢只是一枚棋子。

“顾小姐,这次录制节目,你是来访嘉宾。时小姐是常驻嘉宾,你这么做恐怕不稳妥吧!”叶楠非直接拿节目组压制。

可是顾暖会听?

“啪!”的一声。

顾暖给了叶楠非一巴掌:“你算什么东西?我的事情需要你管?我和时欢的事情,轮不到你插手。”

时欢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互咬,内心没有任何的拨动。

导演也有些慌了,用耳返提醒宋佳佳,控制一下局面。

宋佳佳原本不想插手的,但是导演都开口了,她就给导演一个面子。

“都是来参加节目的,别吵了,大家都是为了今天晚上的极光不是吗?”宋佳佳还是有影响力的。

她一开口,其他人都跟着劝。

叶楠非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心里不痛快,却只能忍着。

时欢被支出去捡柴火了,也没有摄影机跟随,在山上也落了一个清闲。

只是有位不速之客追上了她的步伐。

叶楠非!

“时小姐,一个女孩子在荒郊野外不安全,还是让我陪着你吧!”叶楠非绅士的态度,和前世一样。

如果是以前的时欢,也许会开心不已,但是现在的她不会。

“叶先生,荒郊野外,有你在似乎更不安全吧!”时欢冷漠的一句话,让叶楠非的绅士有些挂不住。

“时小姐,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那天的事情,我可以向你解释,都是时晴晴干的,和我没关系。”叶楠非看着时欢雪白的肌肤,下意识的咽口水,她可比时晴晴诱人的多。

时欢冷笑一声,叶楠非还真是大言不渐。

“叶楠非,你在我面前装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时晴晴那点勾当和心思?”

“时小姐,看样子,我们的误会真的很深!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叶楠非只想化解误会,好更进一步的达成目的。

时欢勾了勾嘴角,绕到了叶楠非的后背,对着他的腰部狠狠的一脚踹了下去:“当然是你去死!”

叶楠非踉跄的摔了下去,衣服被树枝划破,脸上也多了几道树枝留下的血痕。

他那双阴郁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时欢:“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你,你居然要这么害我!”

叶楠非承认,他不是什么好人,但也没下死手啊!

时欢那双眼睛充满了仇恨,他的心,为什么会很难过呢!

“得罪?啧啧啧,得罪的还少吗?叶楠非,我警告你,不要靠我太近,否则我真杀了你。”她刚才那一脚踹的也很重要,但不致命,不然这么高的山,怎么可能只是划伤?

叶楠非深吸一口气,目光阴森的看向她:“一不做二不休!时欢是你逼我的。”

他直接奔向了时欢,想去撕扯时欢的衣服,她脖子上的创口贴被揭了下来。

时欢一脚踹向叶楠非的下跨,快,准,狠。

“啊——”叶楠非尖叫了一声,惊起林子里的一片飞鸟。

时欢扶着树,大口喘气,叶楠非疯了!

“我警告过你的,叶楠非!”她眼底的寒意深重,一步一步的走向叶楠非。

此时的叶楠非,吃痛的抱着私密地方,他恨不得杀了时欢。

这个贱人!下手还挺狠的。

可恶!

时欢一把拽住了叶楠非的头发,将他踹下山,看着叶楠非从山上滚下去,她的心里痛快了不少。

叶楠非自找的,怪不得她!

这时,天空下起了雨。

时欢沿着路回去,到达地方的时候才发现,剧组的人都不在。

就连宋佳佳都离开了,她出去的时候,也没有带手机。

......

酒店。

宋佳佳并没有见到时欢,有些慌张了:“顾小姐,你真的看见欢欢下山了吗?今天晚上暴雨,要是她还在山上,会出事的。”

这不是就是顾暖想要的结果吗?

顾暖端着手臂,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时欢就是一个拖累剧组的人,这种人,压根不配做常驻mc,一点担当都没有。”

导演也有些慌了,因为失踪不止是时欢,还有叶楠非!

“抱歉各位,这期节目暂停录制。我们已将报警,时小姐和叶先生遇上了一些事儿,我们解决事情会继续录制的。”导演对着镜头,表示歉意。

顾延安从华国直接赶到L国,他见到顾暖的第一反应,直接给了她一巴掌。

顾暖上一次已经很丢人了,这次居然敢这么嚣张,顾延安无法纵容。

“顾叔叔,这件事和阿暖没关系,你为什么要打阿暖啊!”刘玉敏作为顾暖的闺蜜,自然是帮着顾暖的。

顾延安越想越气,恨不得打死顾暖:“闭嘴!顾暖,你给我听好了,要是欢欢有事。你还能不能做顾家大小姐,你就自己掂量掂量了!”

“爸爸,我才是你的女儿。时欢只是一个外人,你凭什么那么护着她!”顾暖不服气。

在场的其他人,也感到纳闷,为什么顾总不喜欢他的亲生女儿呢?

宋佳佳见顾延安雷霆震怒,感到非常的抱歉:“对不起,顾总是我没照顾好欢欢。”

顾延安听见宋佳佳的声音,眉目稍微缓和:“这件事和你没关系,是顾暖的问题。顾暖,你平时怎么顽劣我不管,你不该对欢欢动手,她是你姑姑唯一的女儿。顾家唯一嫡亲,比你还要娇贵,你听懂了吗?”

嫡亲?

在场的其他嘉宾好像明白了,原来是这么回事,顾暖针对的是自己的表妹!

信息量有些大了,但是在场的其他人,都不敢管。

导演也感到尴尬,他一开始就知道,时欢的来历不小,没想到还有这一层。

......

山顶上,雨势磅礴,时欢只能找个地方先避雨。

但是偌大的山头,一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时欢——时欢——”

忽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时欢心头猛地一紧:傅九司?

他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时欢——”

“傅少,我在这里!”时欢回应着傅九司的呼唤。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傅九司的声音,她居然会安心。

傅九司听见时欢的回应,心里的石头也跟着落地了,快速的找到了她。

他身上穿着洁白的衬衫,被雨水打湿的紧贴身子,将他麦色肌肤衬了出来。

“你没事太好了。”傅九司一把抱住了她,将她的脑袋按在胸口。

时欢可以听见他胸膛有力的心跳,很庆幸能遇见他:“傅少,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别说了,和我下山。今天晚上有暴雨,可能会泥石流,山上不安全。”傅九司拉着时欢的手,带着她下山去。

暴雨?

泥石流?

时欢感到很纳闷,如果真的有情况,剧组应该会去找她的才是。

怎么来的却是傅九司呢?

警方在山上找人,却只找到了受伤了叶楠非,时欢仍然下落不明。

媒体也在报道这件事,整个剧组的人都慌,闹出人命对谁都不好。

顾延安心头杂乱,看着雨势,恨不得自己上去找。

宋佳佳送来一杯咖啡:“别担心,欢欢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顾延安捧着咖啡,心里愈发的苦:“欢欢是我妹妹唯一的孩子,当年我没能守住妹妹,不想再失去欢欢了。”

宋佳佳的眸光暗淡了下去,在一瞬间,她感觉顾延安苍老了。

她拍了拍顾延安的肩膀:“欢欢是个有福气的孩子,且宽心。”

叶楠非受了很严重的伤,送到医院,直接送进重症病房。

媒体高度重视这件事。

傅九司带着时欢下山,时欢腿之前受过伤,并不是很利索,在泥泞的山路上摔倒好几回。

傅九司心疼的想抱她,却被拒绝,时欢害怕他体力不支。

天也渐渐黑了,泥水在他们的脚边流淌,这不是好现象。

“傅少,你后悔吗?”时欢的声音略带疲惫,她感觉她快不行了,身体快到极限了。

傅九司在她的唇上嘬了一口:“胡说什么?你是我妻子,我不会后悔的,明白吗?”

妻子?

时欢的心里,从未将傅九司当成真正的老公,因为她并不了解他。

嫁给他,只是为了负责。

“傅九司,你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不该这样的,不值得!”“时欢,你给我听好了,值不值得是我说了算。你说的都没有,听明白了吗?”

傅九司不许她这么说,就好像,她不属于他一样。那种感觉,很不好,他不不想那样。

“傅九司,我是认真的。”时欢感觉的到,她的身体很虚弱,雨点砸在身上,有些疼。

傅九司将她猛地一拉,霸道的将她抱在怀里,一刻都舍不得松开。

“傅九司!”他这样,他们两个都没办法离开这里。

这不是时欢想要的结果。

“时欢,你忘了吗?我傅九司的户口本上,只会出现丧偶!但是,我忘记说了,我永远不会让它成为真的。因为我傅九司的女人,没那么容易死!”傅九司的霸道,让时欢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她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类似的话。

可是她记不起来,在什么地方了。

傅九司抱着时欢,走在泥泞的山路上,雨水拍打在他们的脸上。

很疼,很疼,可是傅九司没有松手的意思,而是抱的更加紧实了。

时欢的神情有些复杂,她看不透傅九司。

一点也看不透。

“嘶——”山路泥泞难走,没走几步,傅九司滑倒好几步。

但是他依旧没松开手,他洁白的衣裳,已经成了泥糊的了。

英俊的侧脸,也沾染上了不少泥泞的污秽。

“放我下来吧!傅九司,你一个人完全可以离开,没必要为了我,这样做。”时欢不想再欠他了。

“闭嘴!我们一起离开。”傅九司的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他的唇瓣,有些发白。

雨水是真的很凉,夜晚降温,显得愈发的冷了。

......

叶楠非抢救回来了

顾延安主动去探望,见到浑身被包扎白布的叶楠非,他心里有些慌。

因为他担心,时欢也遇见了不测,到时候该怎么办?

“叶先生,我想请问你,你出事的时候,时欢是否和你在一起?”顾延安开门见山。

叶楠非听到那个名字,情绪有些激动:“贱人.....贱人.....贱人——”

叶楠非不断的摇晃着病床,那双眼睛,仿佛淬了毒的毒蛇。

顾延安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宋佳佳站在他身后,扶住了他:“我们先出去吧!叶楠非现在的情况,很差。”

“好。”顾延安点点头,人虽然出去了,可是心里还是有些其他想法。

看叶楠非的样子,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顾总,叶楠非不是什么好人,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宋佳佳将心中疑虑说了出来。

反正她不觉得,叶楠非是什么善类,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友好的事。

所以听见时欢的名字,才会那样激动。

顾延安听宋佳佳说了剧组的事情,眸光暗淡了下去:“如果真的像你猜的那样,叶楠非就没必要,继续留在娱乐圈了。”

“是啊!这种人,简直是人渣。”宋佳佳对这种人,本身就没什么好感。

顾延安抿着唇,不再多说了,他希望妹妹能保佑时欢。

......

“傅九司,你醒醒!醒醒!”时欢无助的呐喊着。

傅九司刚滑了一下,脑袋不知道磕哪儿了,流了好多血。

人也没醒。

那样帝王级别的人物,为了她,弄成这样,她的心里好痛。

“傅九司,你别吓唬我,睁开眼睛啊!看看我,看看我啊!”时欢拍打着他的脸,可是傅九司的双目依旧紧闭着。

雨越下越大,这该怎么办?

时欢将傅九司的手搭在肩膀上,艰难的将人扛起来,他是真的很重。

压的她有些喘不过气,她死咬着唇,决不放弃。

她将一根树折了下来,当拐杖用,她走的每一步都很滑。

她好几次差点滑下去,都是抱住了树,勉强控制行走。

她不能输,大仇未报,她的仇人还活着。

傅九司帮了她那么多,她怎么能死?

“啊——”时欢猛地一叫一声,树枝直接插进她的大腿,痛的她直不起腰,她只能咬着牙坚持。

她将傅九司的胳膊弄好,继续前进,她每走一步鲜血就洒的越多。

她也不知道走了多久。

看见灯光,她仿佛看见了希望。

“这里......救救我们.....”时欢虚弱的抱着树,她大口的喘着气。

那灯光渐行渐远,她心下一紧,有些慌张了:“别走.....别走——”

走后一声,她用尽全部力气。

“那边有声音,是时小姐吗?”救援队回应着。

时欢撇了一眼肩膀上的傅九司,露出一抹欣慰的笑,终于等到了。

“这里——这里——”她拼尽全力的在喊。

下一篇:男主见了女主就想上 大团圆结局公交车5
上一篇:在公司加班被上司要了 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