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司加班被上司要了 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

暖暖 2021-11-26 09:45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冷静下来后,唐风月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找莫子谦兴师问罪。

回国前,某人拍着胸脯跟她保证,在她回国的这段时间里一定不乱搞,一定以照顾两个孩子为第一要事,直到M国那边手续办完回国。

“他们俩拿我手机定了机票。”

“那你人呢?泡妞去了?拿你手机你不知道?”

“我冤枉啊大姐,两个小时前我刚醒,你能相信吗?我被你家这两个小鬼坑大发了,竟然给我吃了安眠药,我睡了整整一天,手机上十来个医院的未接来电,我现在在穿裤子去医院……”

听到这个,唐风月胳膊捅了旁边正在啃桃子的唐小七一下,压低声音道,“你俩给莫子谦下药了?”

唐小七瞪着无辜的双眼,天真摇头,舔了舔嘴边的桃汁,“什么药啊?”

得,一看就是她干的没跑了。

自己生的女儿自己最清楚,每次卖萌装乖准没好事,奥斯卡最佳女演员飙戏都飙不过她。

“俩猴子没事吧?”那头,莫子谦刚穿上裤子准备出门。

“没事,安全到我这儿了,不然我也不会给你打电话。”

“我不跟你说了,再不去医院,院长真的要弄死我。”

“哎,你等等,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看着旁白俩娃,唐风月扶了扶额头悄悄走到一边去喝水,“我一个人搞不定他们。”

“是人么你唐风月,你生的孩子,打小尿布恨不得都是我换,我现在成你家保姆了?你的母爱呢?”

“那我不管。”唐风月靠在吧台上,“反正他们俩跟着你长大的,我管不了,你得赶紧回来,不然死的就是我。”

“死吧你就!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莫子谦嘴上抱怨连天,可到底还是不放心唐风月带娃的风格,“医院手续在办呢,我尽量抓紧,反正回归带孩子可以,别影响我泡妞,哎,对了——”

电话那头问道,“你都回国了,不考虑带他们见见爸爸么?”

唐风月喝水的动作顿了一下,“我见到他了,就在医院。”

“……”

客厅里,唐小七啃完一整个水蜜桃,肚子鼓的像个小皮球一样,从沙发上慢慢滑到地毯,然后蹭啊蹭,蹭到正在打游戏的哥哥身边。

“葛格——”

唐小六头都没回一下,淡淡道,“不许把手擦在我身上,去厨房洗手。”

心思被拆穿,唐小六“且”了一声,噘着嘴往厨房走。

刚走到厨房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唐风月说话的声音。

“他不知道小六和小七的存在,都这么多年过去了,告诉他也没意思,算了,而且,他下个月初就要结婚了。”

他?谁?爸爸么?

唐小七圆溜溜的眼睛陡然一亮,轻手轻脚的靠近,扒拉着门缝竖起耳朵来。

“……”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他过得挺好的。”

“……”

入夜,唐风月将两个孩子都哄睡了之后,将房门轻轻带上,回房休息。

这些年多亏了有莫子谦帮忙,否则她一个人要照顾孩子的话肯定没有办法兼顾学业。

两个孩子里,虽说哥哥懂事些,但也架不住妹妹撒娇耍赖,所以每次惹祸都是两个人一块儿。

自打两个孩子能说会走以后,唐风月身边鸡飞狗跳是常事,不过也多亏了有他们俩,给她这些年的日子添了不少温馨。

此时的次卧里面,唐小六从被子里露出一只眼睛往门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滴溜溜的转了转,果断掀开被子跳下床,屁颠颠跑到对面哥哥的床上。

唐小六原本已经睡了,被子里猛然鼓起一个小山包,无奈道,“小七,你已经七岁了,不可以再跟我睡一张床了。”

说是这么说,他却很自觉的往里面挪了挪。

唐小七的脑袋从被子里钻出来,趴在枕头上冲着哥哥眨眼睛,“葛格,我今天听到妈咪跟莫蜀黍打电话了,好像是提到了爹地。”

“然后呢?”

“爹地就在国内哎,妈咪还说在医院见到了。”

“所以呢?”

“妈咪一直都不交男朋友,肯定是一直等着爹地啊,你说爹地要是要是知道我们两个的话,他们会不会复合啊?”

唐小六皱了一下眉,“小七,大人的事情我们不要管,好马不吃回头草。”

哥哥的话,唐小七一句都没听进去,自顾自道,“我觉得爹地肯定长得特别帅,我想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要去找他。”

看着妹妹兴致冲冲的样子,唐小七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有种妹妹又要惹祸的预感。

……

停职在家对于唐风月而言是个难得休整的机会,正好公寓之前也没来得及收拾,趁着这个机会收拾了一番。

两个孩子倒是不用她操心,点外卖比她还溜,唐小七仗着嘴甜讨人喜欢,下楼买个冰淇淋都能顺一路的零食回来。

唯一的不好就是,唐风月只要眼皮眨一下,俩孩子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能自己买机票回来的神娃,她也不指望自己能看得住,人贩子遇到他俩十有八九都能反套路被卖了。

休息了几天后,唐风月买了点东西回唐家。

七年没回来,站在家门口反而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脚像是黏在地面上了一样,好半晌都挪不动。

“吱呀”一声,别墅的大门从里面打开,佣人红姐拎着个垃圾袋出来,看到唐风月的时候神色一顿,“大小姐?”

“大小姐,真的是你啊?”

唐风月被红姐拉住,一瞬间眼眶都红了,“红姐。”

“你这都多久没回来了,七年了吧,你说你这孩子,脾气倔的不能说你两句,当初先生说了你两句就扭头就跑,谁承想一走就是七年……”

红姐说着说着,抹起眼泪来,“看我,说这些干什么,回来就好,走,进屋。”

跟在红姐身后进了院门,环顾院落,花草树木还是七年前的样子,修剪的干净整齐,院子里的秋千也还在,只是看着有些陈旧,似乎很久没人用过了。

还没进门,一道娉婷的身影拦在了门口。

“哟,我当是谁,唐大小姐衣锦还乡了?”

唐风月循声回过头,“昕昕?”

说话的是小唐风月三岁的亲妹妹唐昕。

此刻正抱着胳膊靠在门框上,不说话就这么慵懒的站着也是气质超群。

这张漂亮的脸蛋前段时间还被评为亚洲最美面孔,满大街的地铁广告还有各大时尚杂志上经常出现,要说这两年最红的艺人,唐昕当之无愧。

“你还有脸回来?”只可惜,一开口就破坏了美感。

唐昕不慌不忙的站直了身子,看着唐风月,嘲讽之色溢于言表,“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某人七年前赌咒发誓不再踏入唐家一步的。”

唐风月提着东西的手跟着收紧了,无言反驳。

当年年轻不懂事,自己为人母以后才知道当父母有多不易,才真的体会到父母看着儿女犯错时候的心情。

“昕昕,我回来是想看看爸,他身体还好吗?”

“拜你所赐,爸当年可是在医院住了小半年才缓过来。”

听到这话,唐风月愧疚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当年是我错了。”

唐昕冷哼了一声,嘲讽道,“你唐风月怎么会有错,你是世界的中心,所有人都围着你转,可我告诉你,唐家养不起你这尊大佛,既然走了,就别再回来祸害我们家。”

“二小姐,大小姐也是……”

一旁的红姐看不下去,还想说点什么,唐昕却毫不客气的打断,“红姐,别什么人都往家里领,气着我爸算谁的?”

红姐语塞,朝着唐风月露出为难的神色来。

唐风月不愿争执,放下补品道,“红姐,没事,我先走了,东西放这儿了。”

刚出院门,身后传来唐昕的声音,“什么垃圾也往这儿送,红姐,都给我扔出去,越远越好。”

唐风月攥紧了手,忍着没有回头。

她知道自己这个妹妹的脾气,心眼不坏,但是嫉恶如仇,当年自己害的父亲大病一场,她恨自己也是理所当然。

灰蒙蒙的天笼罩着整座城市,天气预报报了有雨。

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在街道上疾驰,雨来的猝不及防,拍打在车窗上,噼里啪啦的。

后视镜中印着顾言霆有些不耐的神色,司机将车速放缓了些,“这场雨估计要下一会儿呢,得亏是听了您的,这几天都走了这条路,不然湖山路怕是要堵车。”

不知道为什么,从上周开始,顾言霆突然吩咐他走这条路去公司,按理说湖山路过去更近一些。

车子在红绿灯路口停下,等待的功夫,窗外的雨越来越大,透过车窗和雨幕,顾言霆的目光忽然一紧。

马路对面,唐风月头顶着包,一路从雨中跑上远处的公交站台,身上都被淋湿了,显得异常狼狈。

还是跟以前一样,下雨天永远不记得带伞

下一篇:车子一晃一晃让我进入 一睡成瘾1v 1爱吃肉的小丸子
上一篇:今晚一直到怀孕为止 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