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一直到怀孕为止 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暖暖 2021-11-26 09:43

我让你走了么?”

顾言霆冷冷的看着她,“我对公益性的服务没有什么兴趣,生意人讲究有来有往,等价交换。”

唐风月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似的,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什么意思?”

顾言霆的目光从她胸口铭牌上扫过,冷嘲道,“权威的主治大夫,自然是不会屈尊降贵给病人倒水的。”

唐风月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我去给你倒。”

房间里就有过滤水壶,她很快倒了水回来,“温水,水温我试了,直接就可以喝。”

顾言霆看着她,眉头微微皱起。

“你别误会,手背试的,隔着杯子。”

说完这话,唐风月有些后悔,顾言霆还什么都没说呢,自己就这么解释,反而显得自己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似的,多此一举。

顾言霆却没接那杯子,任凭她端着杯子一双手悬在半空。

“你照顾病人还真是体贴入微,难怪被追着不放。”

唐风月心里咯噔一下,听出了他这话里讽刺之音,心也渐渐沉了下去,“当医生的什么样的病人都会遇到,水我给你放这儿了,你趁热喝。”

刚在床头将水杯放下,还没来得及转身,手腕忽然一痛,她整个人都被一股力道拉着,朝着床上跌去。

“啊——”

惊呼声中,一道阴影压了下来。

回过神时顾言霆的脸已经近在咫尺,五官深邃一如七年前,可眉宇之间却横生着清晰可见的戾气,“唐风月,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七年不见,你现在的品味真是让我惊喜,什么样的男人都下得去手,怎么?被唐家扫地出门后很缺钱?”

嘲讽的话音像是针刺一样戳在耳膜上嗡嗡作响,果然最爱的人才知道往你哪儿捅一刀是最疼的。

唐风月挣扎不得,反被他压的更紧,憋红了脸愤愤道,“放开我。”

“恼羞成怒?”顾言霆冷哼了一声,腾出一只手,指腹从女人的额头一点点划过,仿佛是在回忆这张脸曾和他度过的那些时光。

可最后却狠狠掐在她的下巴上。

“唔——”剧痛从下巴上袭来,唐风月疼的眉头紧紧拧在了一起。

“不要自视甚高,放心,我对你没有任何兴趣,难怪最近一直不舒服,跟你呼吸同样的空气都让我觉得反胃。”

顾言霆说每一个字都如同一记重锤,锤在她心脏最脆弱的地方,轰然作响。

唐风月攥紧了身下的床单,强忍着身心的疼痛,逼迫自己做出最冷静的应对,“既然没有任何兴趣,那顾总现在又是在干什么?别忘了,下个月初你就要结婚了,要是被人看见了引起误会……”

唐风月越是冷静,顾言霆的脸色就越是难看。

七年不见,她对当年一走了之的事情没有一丝愧疚不说,还这么理直气壮,若无其事。

一想到这儿,顾言霆的胸腔中仿佛有一团火烧了起来,掐着她的力道一下子收紧,“当年跟人私奔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在乎自己的名声?”

“……”

什么私奔?”

“怎么?现在不承认了?是跟时年分手了?”

七年前,唐风月突然出国,跟身边所有同学朋友甚至亲人全都断了联系。

顾言霆曾经发了疯一样的找她,直到听说她离开海安是因为跟人私奔。

之后的七年里,唐风月和时年这两个名字就像是他人生的阴影一样,牢牢地笼罩在他夜晚的每一个梦境之中,挥之不去。

对他而言,这是前半生最大的耻辱。

‘时年’两个字落在唐风月的耳中,让她微微一愣,但也很快回过神来。

如果顾言霆不说的话,她几乎都快忘了自己当初是用一个什么样拙劣但是却又致命的谎言结束了和他长达五年的感情。

“顾先生,”外面忽然传来护士敲门的声音。

唐风月猛地打了个激灵,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下子将顾言霆推开,迅速从床上爬起来站到一边。

看到唐风月慌张的侧影,顾言霆的眸色恢复了冷睿。

“什么事?”他冲着门外问了一声。

“刚刚听说您不太舒服,需要叫医生来检查吗?”

“不用,出去吧,我累了。”

“是。”

门外传来关门的声音。

唐风月松了口气,不敢再久待,甚至都没敢再多看顾言霆一眼,慌忙道,“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顾言霆没留她,只是看着她仓皇离开的身影,一时间有些失神,后背撞到床角的位置忽然痛了一下,让他眉心也跟着狠狠一跳。

他忽然很不耐烦,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对这个无时无刻都只想着自己,冷漠又自私的女人念念不忘了这么多年。

之后的两天里,唐风月查房都刻意避着顾言霆,没有再打过照面。

叶佳音每天都来探病,偶尔遇到也是点个头就当打了招呼了。

“言霆,我今天问了医生,你的病情其实还是要长期调养饮食习惯,其实在医院住着和在家住着也没什么两样,要是你觉得可以的话,要不早点出院吧?”

叶佳音佯装随意的闲聊,手里削着一只苹果,娴熟流畅的切成块,递到顾言霆的嘴边,“吃点水果。”

顾言霆的面色却有些沉,仿佛没听见似的,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

叶佳音的目光暗淡了些,讪讪将苹果放在盘子里,转移话题道,“言霆,婚礼的场地我选了几个,你要不要看一下?”

“不用了,你喜欢就好,你定吧。”

“好,我知道你忙,这些我来就行了,对了,”叶佳音神色犹豫,“那请柬,需要给风月发一份么?”

提起唐风月,顾言霆眉头一皱。

叶佳音忙解释,“我只是想到我跟她毕竟是好朋友,她不回来也就算了,现在回来了,不邀请显得好像我小气,但你要是介意的话就算了。”

“你想的有点多了?”顾言霆忽然看了她一眼,仿佛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叶佳音心里莫名打了个寒颤,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言霆从沙发上起身,“不是要办出院么?”

“啊?”叶佳音一愣,“现……现在么?”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这家医院的环境一般,空气流通也不怎么样。”

说这话的时候,他冷静的面容看不出任何情绪。

身后,叶佳音攥着纸巾的一双手拧的极紧,不知道为什么,顾言霆越是这样,她越是觉得他离自己越来越远。

“9床的病人晚上查房多看几次。”

医院走廊上,唐风月带着实习生查房,刚从病房里出来,正低着头看病历记录,边走便抽查身边实习生的功课。

“老师,刚刚8床的病人明明是输卵管妊娠破裂手术结扎止血,为什么您跟她的家属说是急性阑尾炎啊?”

唐风月敲了一下手中的病历,指着其中‘未婚’一栏,正要说点什么,迎面看到两道熟悉的身影,当下目光一紧。

顾言霆已经换下了医院的病号服,穿着休闲,也掩盖不了身上岑冷的气场,深色的眼眸,淡色的唇,简单的白色衬衣,脸上保持着寡淡的神情。

旁边挽着他的臂弯的是叶佳音。

“是VIP病房的顾先生和他未婚妻哎,两个人站在一起好登对哦。”

也不知是身后哪个学生说的话,唐风月听得心中一痛。

从前她和顾言霆在一起的时候,知道他们恋情的人极少,叶佳音算是其中之一。

“风月,我觉得你和言霆站在一起好等对哦,好让人羡慕。”这是作为好闺蜜的叶佳音曾经亲口对她说过的话。

如今再听到‘登对’这两个字,再看到面前的两个人,讽刺又荒唐。

“唐老师,”身边学生的声音拉回唐风月的思绪。

“嗯,”她若无其事的避开了目光,“8床的病人要注意留心,有抑郁症倾向,注意做好心理疏导,妊娠的事情记得暂且对她的家属保密。”

“好,知道了。”

说话的功夫,顾言霆和叶佳音已经迎面走来。

“唐医生还真是挺忙的,不光悬壶济世,还教书育人。”

听到这句明显带着嘲讽口气的话,唐风月不得不看向顾言霆。

几天不见,气色似乎是比刚来时好了一些,怼人的时候中气也更足。

“风月,我跟言霆刚准备出院了,”叶佳音主动开口打破尴尬,声音温柔亲昵,一副老朋友打招呼的态度,可挽着顾言霆胳膊的那双手却紧了几分,颇有些宣誓主权的意思。

唐风月面不改色,“那祝贺你们了,也提前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

“谢谢,那风月,你忙,我们……”

不等叶佳音话音落下,顾言霆便出声打断了她的话,音调不冷不淡,却传出了丝丝缕缕的迫力,“真心诚意祝贺的话,不如下个月初来喝杯喜酒。”

‘喝杯喜酒’四个字掷地有声,叶佳音愕然的抬头望着顾言霆的侧脸,毕竟先前,男人是回绝了这件事的。

顾言霆抬起手臂,顺势牵住了叶佳音先前挽着自己的手,当着唐风月和她身后那一众学生的面十指紧扣,“我和佳音的缘分,也算是由你牵线,做媒人的,怎么能不到场见证新人呢?”

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可是这好听的声音,却如同一把刀,刺进了唐风月的心窝。

唐风月浑身的血液都被这句‘媒人’给激的疯狂倒流,脑仁嗡嗡作响,膝盖骨软的几乎站不住。

可她还是装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艰涩道,“医院挺忙的,我不一定有时间。”

顾言霆盯着她的脸,嗓音岑冷,“是没时间,还是不想来?”

唐风月直接被噎住。

他的语气咄咄逼人,丝毫不带半点迂回婉转。

这幅样子就是叶佳音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也从未见过,即便难得与他当众牵手,却也根本高兴不起来。

下一篇:在公司加班被上司要了 公交车后车座的疯狂
上一篇:图书馆小东西自己上来 服软(校园)甜柚子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