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小东西自己上来 服软(校园)甜柚子

暖暖 2021-11-26 09:41

海安市第一医院,急救手术室。

已经亮了三个小时的红灯终于熄灭。

唐风月走出来,摘下手上的医用手套和口罩,丢进了垃圾桶。

跟在身侧的副医师将洗手液递到她手里,“唐医生,幸亏是你主刀,换成其他医生,刚才的病人就悬了。”

唐风月按住瓶盖挤了两下,边搓手边认真叮嘱,“等会儿要密切观察患者的术后反应,尤其要注意......”

说到一半目光转向走廊中疾跑的护士,唇边的笑意跟着收敛。

急诊科的人各个训练有素,跑这么急肯定是紧急情况。

唐风月顾不上交代后续工作,冲掉手上的泡沫,手都没烘就大步朝急救室的方向走去。

刚刚推开急诊室的门,唐风月就听到几个小护士议论。

“又有急诊?”

“嗯,刚送来一位突发昏迷的病人,连院长都惊动了。”

“谁这么大面子惊动院长?”

“顾言霆!”

顾—言—霆!?

唐风月呼吸一窒。

“海安市除了他还有几个顾言霆?听说他昏迷的时候正在婚纱店陪未婚妻试婚纱......”

后面的话唐风月一个字也没听清,加快的心跳猛烈撞击着胸腔,撞的整个胸口都在隐隐作痛。

“唐医生?你来了!太好了,你快看看这个病人。”

这时,监测心跳血压的护士发现了她,面色一喜,立刻将血检报告递到她手里。

仿佛没有留意到她略有惨白的脸色。

“唐医生,病人白细胞升高,同时伴有低血糖,刚吊上葡萄糖,可能是急性胃炎。”

略有迟疑的接过血检报告,唐风月看了眼上面的数值,深吸了一口气,对一旁的护士交代,“这里交给我吧。”

“那……那我先走了,拜托了唐医生。”小护士和她打了一声招呼。

唐风月‘嗯’了一声。

等小护士推着无菌车离开,唐风月才从桌上拿起听诊器走到病床边。

她将目光缓缓地投向病床的男人,压制的情绪再次波动,脸上的冷静也跟着一点点剥落。

顾言霆仍在昏迷,狭长的凤眸紧闭着,显得疲惫又虚弱。

即便这样,他寒冽的气息依然给人强烈的压迫感,让人不敢靠近。

唐风月心头钝痛,7年!

她曾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他。

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想替他抚平眉心的褶皱,却在要碰上的瞬间缩了回来。

唐风月,你在干什么?

现在的你们,只是医生和病人的关系!

理智回拢,唐风月收起眼底的酸楚,目光从顾言霆脸上移开。

她手指微颤着解开他西装外套的扣子,清冽而熟悉的气息钻进鼻腔,她收紧呼吸,迅速捏起听诊器的探头,弯下腰,隔着衬衫贴上胃部。

胃部回声明显变得闷沉混杂不清。

确认是急性胃炎。

唐风月站直腰身,无意间一瞥,手里的听诊器却被吓的掉在一旁。

病床上,原本昏迷的顾言霆睁着眼,茶色的瞳孔散发出幽深的冷光,直勾勾盯在她脸上。

他猛地抬手扣住她手腕,手背固定针头的胶带被扯开,扎进血管的针头跟着松动,鲜血瞬间渗出来。

眸光微沉,缓缓下移到她胸前的工牌上。

主任医师,唐风月!

他抬起头,冷冷甩开还攥着的手腕,寒冽的视线从唐风月脸上一寸一寸碾过,嗓音沉凉的吓人。

“知道我多不想看见你这张脸么?”

这张脸,夜夜在梦里出现还嫌不够,现在还要现在他面前!

唐风月浑身一颤。

怔怔望进那双只剩下冷冽和厌恶的眼睛,喉咙突然干涩难当,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他,果然恨死她了!

不想被他看到内心的狼狈,她故作镇定的移开目光,瞥见他手背还在渗着血,唐风月转身去拿医用胶带,同时艰难的找回自己的声音。

“你是我的病人。”

撕下三小段胶带,准备替他重新固定好针头,耳边就响起顾言霆淡漠的嗓音,还夹杂着一丝厌恶。

“滚出去!”

手僵在半空,她眼里有东西颤了颤,却极力平稳住声线,收回手说道,“那我让护士过来处理。”

“我不想重复第二遍。”顾言霆的嗓音又冷了几分,带着一股迫力。

病房内的温度仿若可以冰死人一般。

他甚至连多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

唐风月心下苦涩,干应了一声‘好’,收起了听诊器和病历本,“好,那你……有任何问题及时按铃。”

回复她的是冷飕飕的空气。

床上躺着的男人,薄如刀锋的唇抿成了一条线,不发一言,也让她不敢近身。

唐风月不再自讨没趣,她收起听诊器和病历本,转身想要逃离这令人窒息的房间。

可就在这时,急诊室的门突然从外面推开,同时一道清丽的嗓音响起,“言霆……你好些了么?”

唐风月循着声音望去,一袭雪白婚纱的叶佳音正出现在病房的门口。

她提着裙摆,在瞥见唐风月的那个刹那,微微上扬的红唇忽然僵住了。

叶佳音原本在试衣间里试婚纱,被店员告知言霆昏倒紧急送医,婚纱都没来得及换掉便追到医院,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唐风月。

更巧的是,她居然是言霆的医生!

叶佳音提着裙摆的手不由得收紧,脸上却迅速扯出一抹笑容,边走边问,“风月?你……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一周前。”她如实回答。

是啊,一周前,她刚被海外总部派遣到了这家医院,没想到,他们就以这样的方式见面了。

心被叶佳音身上的婚纱刺痛,唐风月苍白的脸上闪过一丝狼狈。

她将被攥红的手揣回兜里,给叶佳音让出位置。

“哦~这样啊。”叶佳音愣了一下,望了一眼病床上冷眼寡语的男人,见顾言霆一直默然,她又瞟了一眼唐风月别扭的模样,心下已经了然。

她却依旧装作什么都不曾发生似的,坐到床边,温声细语的开口,“言霆,你好好的怎么会突然晕倒?真是吓死我了。”

唐风月侧了侧身,极力压着心底蔓延开来的痛楚,声线平稳的道,“顾先生是急性胃炎导致的昏迷,以后饮食要注意清淡、少油腻、按时三餐。”

“还有。”她顿了顿,本不想开口,可还是按捺不住地补充了一句,“常年饮食不规律,也是导致发病的原因之一。”

顾言霆狭长的眼角狠眯了下,眸光更加冷冽,睨着她。

饮食不规律?这点她记的倒是听清楚!

“言霆你听到没有?以后早餐你可必须要吃了,以前你每次总说忙,我给你做的爱心便当,你就没吃过几次。”

听到这句话,唐风月浑身上下如同一壶冷水灌下,霍然抬头,不经意的撞入的却是一双毫无温度的犀利瞳孔,一颗心扑通扑通乱了节奏。

她曾经以为,哪怕是再见面,她也可以心如止水的。

毕竟七年了,整整2560天,她以为再深的感情,也抵不过岁月的磨砺。

她以为,她可以毫不在乎的。

她甚至以为,她对他已经没有感觉了。

可谁知,叶佳音的一句‘他不吃早饭’,就让她心乱如麻,他的一记冷漠疏远的眼神,就让她心里痛如刀割。

他不吃叶佳音的爱心便当,是因为当初对她的承诺吗?

她竟然怀着这样的希冀。

“对了风月?风月你在听吗?”

她的耳边,再度传来叶佳音好听的声音。

“还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我和言霆是下月初的婚礼。你可以来参加吗?毕竟……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我想邀请你,做我的伴娘。”

这句话来的太过于突然,突然到唐风月来不及回应,白大褂罩着的身躯紧紧的一绷。

她红唇蠕动了一下,还未开口,顾言霆冷淡的声线已替她做了回答,“婚礼不需要伴娘,只要有你这个新娘就够了。”

他掀动眼睑,神色厌恶的瞥向唐风月,“唐医生,你还要继续留下来看我和我未婚妻郎情妾意么?”

冷漠讽刺至极,也立刻打破了她心里仅存的那点幻想,支离破碎!

唐风月浑身一怔,她下意识的去看床上的男人,他眉目清冷,薄唇封缄。

她早该知道他对她只有厌恶与恨意,居然傻傻的以为他对她还有那么一丝情意。

唐风月口袋的手紧了紧。

七年前,他对她说:“这辈子,我只吃你一人的早餐。”

他还对她说,“我顾言霆的婚礼,唐风月是唯一的新娘。”

可七年后,他的唯一变成了叶佳音。

强撑的冷静崩溃一亏,唐风月她绷紧最后一丝力气,淡然的提动唇角。

“嗯,我工作忙,就不去参加你们的婚礼了,等会儿护士会来换点滴。”

情绪濒临失控前,她‘啪’地合上笔,压制住心里的痛意,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地转身离开。

“啪!”

她刚转身,玻璃茶杯被摔碎的声音就刺痛了耳膜。

唐风月脚步停顿了一秒,接着步出了房门,表情却已是狼狈不堪。

这个杯子,他应该是想砸在她身上的吧。

顾言霆沉着脸盯着快步离去的背影,打着点滴的手不觉用力收紧,血顺着针头滴落在床单上。

“言霆……你别生气,风月她是你的主治医生。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也可以联系院长换个人……”

……

从急诊室出来,唐风月径直走进洗手间,确认里面没有第二个人。

她反手锁住房门,脱力的身体紧紧靠住门板,才允许情绪彻底失控。

胸腔下心剧烈的抽痛着,她用力压住胸口,却无法缓解那种濒临窒息的痛楚。

下一篇:今晚一直到怀孕为止 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上一篇:被两个男人一起进高c了 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