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一起进高c了 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

暖暖 2021-11-26 09:39

李贵芬今天很开心。

和夏未离讲了不少她和夏长贵谈恋爱的事情,只是听听就觉得十分甜蜜。

夏未离也多少理解一些了母亲为什么对夏长贵死心塌地。

约定的时间到了,夏长贵亲自开车来接李贵芬。

“贵芬。”他一身西装,意气风发的朝李贵芬走过来,一如他们刚相识的时候,声音温柔。

李贵芬恍若隔世,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揩去了眼角的泪花。

“我就说你皮肤白,紫色最适合你,真好看。”夏长贵看似真心实意的夸赞。

“你觉得好看就好。”李贵芬娇羞的掖了掖耳边的碎发。

“走吧, 要到预定的时间了。”

夏长贵全程都没有多看夏未离一眼,眼神一直落在李贵芬的脸上。

“小离,那你就先回去吧, 到家了给妈妈报个平安。”

“那你别忘记答应我的事情。”夏未离叮嘱。

李贵芬答应了她不告诉夏长贵自己和傅闵行结婚的事情。

还是让妈妈自己看清夏长贵的小人嘴脸她才会死心。

夏长贵挑眉,还以为是夏未离不让李贵芬告诉他,她嫁给傅三爷的事情。

“好的,妈妈一定多吃点,挑贵的吃。”李贵芬一句话打消他的疑虑。

“呵呵,应该的,应该的。”

夏长贵笑着点头。

两人刚要走出病房门。

夏未离还是叫住了夏长贵。

“照顾好我妈,要是你不方便把我妈妈送回来一定给我打电话,我去接我妈回来。”她就怕夏长贵的脾气和妈妈谈崩了。

把妈妈自己一个人扔在大马路上。

“放心吧,公司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妥当,我会安全把贵芬送回来的。”他含情脉脉的看着李贵芬的眼睛。

看着夏长贵很绅士的为李贵芬开车门,耐心搀扶她上车。

夏未离这才吁出一口浊气。

其实想开一点,要是真的能因为自己和傅三爷的关系让夏长贵对妈妈好点。

让妈妈没有遗憾的度过余生,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么一想,夏未离的心情就不那么堵得慌了。

看着马路上的车水马龙,难得有心情欣赏这京都的繁华夜景。

突然一辆黑色面包车停在了她面前。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下来两个壮汉将她强硬抓上了车。

“你们是什么人?”

夏未离白皙精致的小脸上全是惊恐。

听说京都最近不太平。

好多女大学生都是被绑架,先污后杀,警察到现在都没有破案。

她没想到这件事能突然砸到自己头上。

“绑架你的人。”一个面相凶狠的秃头轻飘飘的说道,人称光哥。

“光哥,这小妮子长得还真不赖,今晚咱赚到了。”旁边的瘦猴舔了舔口水。

“去你妈的,天天净想着那些破事。”光头毫不留情的给了瘦猴一嘴巴。

让他们办事的人只让他们暴揍她一顿,可没说要玷污她。

光头还是个很讲诚信的人。

夏未离吓的浑身颤抖,冷汗大冒。

以前看电视里都觉得主角被绑架这一段表演的太过卖力,有那么可怕吗。

可是只有自己亲身经历了才知道,前路未卜的时候有多惶恐。

尤其是这车远离闹市区,专挑偏僻的路段行驶。

这是为了避开监控?

早有预谋。

“你们是不是看我是傅三爷的人,所以想用我勒索傅三爷。”夏未离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那么颤抖,不给傅闵行丢人。

心里默默着重复傅闵行的话,“我能,我能,我能打败他们。”

光头和瘦猴对视了一眼。

转而哈哈大笑。

鄙夷的打量了一眼夏未离。

“别逗了,傅三爷的人能穿成你这副穷酸样?”

“再说了,和傅三爷挂钩的人那都是豪车接送,怎么会这么晚让你站在大马路上打车。”

夏未离真后悔。

拒绝了云生来接自己。

“今天是意外。”

“你这不出意外了吗,别唧唧喳喳个没完。”光头顺手脱下了自己的臭袜子闻了闻差点把自己熏晕,直接塞进了夏未离的嘴里。

这味,真特么上头。

夏未离晃了晃脑袋,熏得有些睁不开眼睛。

面包车已经停在了一处废弃的荒凉工地。

“下来!”光头非常粗鲁的将夏未离推下了车。

“光哥,你怜香惜玉一点。”

“滚犊子,赶紧干完活好交差。”光头已经忙活着架起了一部摄像头。

夏未离双腿一软,这是有人买凶杀人还要现场直播。

她拔腿就跑,却被瘦猴轻松拽了回来。

撞进瘦猴怀里的那一刻,瘦猴的一颗心不受控制的跳快。

他被她迷倒了。

“唔唔……”夏未离示意他把自己嘴上的臭袜子拿开。

瘦猴也觉得这味道煞风景,将她嘴里的臭袜子拿开。

“我有钱,我有钱,对方给了你多少钱,我给你十倍。”她卡里有十个亿还没来得及花。

“我想要你。”

瘦猴不掩饰眼中的欲望。

夏未离的大脑飞速转动。

“啊,那快帮我解开吧,不方便。”

“好。”瘦猴就要去帮夏未离解绑。

“砰!”光哥一拳头锤在瘦猴的脑袋上,将瘦猴锤翻在地。

“好特么什么好!”

骂骂咧咧的将夏未离拉到刚架好的摄像头面前。

她跪在他面前,他的双手放在腰带上。

夏未离的脑海里立马闪过不可描述的画面。

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猛地起身用头撞到了光头的要害。

“啊……”暗夜里,光头的惨叫声格外凄厉。

光头没想到看起来柔弱清纯的女孩能给他来这一招,疼的在地上直转圈。

夏未离拔腿就跑,放飞自我的跑。

“瘦猴,还特么不给我起来抓住她!”身后传来光头的咆哮。

吓的夏未离脚下一崴,摔了个狗啃泥。

她快速爬起来吐了吐嘴里的土,继续跑。

“站住!”

瘦猴的声音越来越近。

她也越来越没力气。

脚下一软,彻底累趴在地上,她感觉肺都要炸了。

看着累的气喘吁吁的瘦猴,弯着腰叫嚣。

“跑,老子看你往哪跑。”

“今晚老子不办了你,老子都特么跟你姓!”

“小婊子,你倒是跑啊。”

瘦猴一脚踹在了夏未离腰上,疼的她一口气没上来。

今晚她就要交代在这了。

瘦猴握住了她的脚踝拖着她往前走。

光头已经骂骂咧咧迎了上来,等待着她的结果可想而知。

十个亿,她还没来得及花。

她还没有等到她妈妈换肾的那一天。

傅三爷,她怕是要违约了。

违约?

傅三爷对她不薄,她不能违约。

她手腕一痛,不知道什么东西扎了她一下。

同时也划开了捆绑她的绳子。

她眼尖的看见一个平底锅,拿在手里,一跃而起。

“哐当!”

瘦猴倒地不起。

“哐当!”

光头晕头转向。

夏未离乘胜追击。

“哐当,哐当……”对着两人的头狂敲,像是演奏交响乐一般。

正打的不亦乐乎。

“离儿?”沉静的声音中带着惊讶。

这个声音那么熟悉?

夏未回眸,那抹高大挺括的身姿在暗夜里散发着光辉,如暗夜之王降临。

她瞬间就红了眼眶,扔掉了平底锅。

小跑着撞进傅闵行的怀里,像是受了惊的小鹿。

“三爷,我都害怕死了。”

傅闵行身体一僵。

被她投怀送抱还是第一次。

转而大手僵硬的拍了拍她的后背。

“别怕,有我在。”

“她们欺负我!”她委屈巴巴的指着被打成血葫芦的两个大汉。

郑骏已经将光头和瘦猴拎了起来就跪在傅闵行的身前。

光头和瘦猴已经头脑发昏,血混着泥土模糊了眼睛。

“我们欺负你?这位好汉您看看到底是谁欺负谁?”瘦猴疼的都快哭了。

今晚的事情要是传出去他们也没办法在道上混了。

“混账!”

郑骏一脚将瘦猴踹翻在地。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位可是傅三爷。”敢冒犯三爷不想活了。

瘦猴和光头脸上当即没了血色。

没想到这小妮子说的话是真的。

光头再也顾及不上自己是老大的身份。

磕头求饶,“三爷饶命,我们不知道她是您的人啊。”

“我明明和你们说了。”夏未离插刀。

“他们说我穿的穷酸,不像三爷的人。”夏未离的双眼在暗夜里闪着委屈的光辉,让人心生保护欲。

傅闵行挑眉,眸光冰寒刺骨扫向光头和瘦猴,周身萦绕的超强低气压吞噬万物。

声音寡淡,“把他们的舌头割了,丢到海里喂鲨鱼。”

“三爷,我们有眼无珠,有眼不识泰山,饶命啊。”

“三爷,这是有人给我们钱让我们这么做的,不关我们的事啊。”

还有幕后黑手?

“是的,三爷,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啊?”夏未离点了点头。

傅闵行皱眉,他的仇家根本不知道夏未离的存在。

“是谁?”

“一个女人。”

“废话!”郑骏一脚踹在光头的头上,将光头踹翻在地。

“那个女人戴着帽子和墨镜我们真的看不清楚啊。”瘦猴颤颤巍巍的。

夏未离的大脑飞快转动。

将手机里的一则夏雨柔的音频拿出来播放。

“是不是这个声音?”

“额……对对对,就是这个声音。”

“处决了他们!”傅闵行下令。

“三爷等等,让他们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岂不是更好?”四目相对,傅闵行看见了夏未离眼里的一闪而过的流光。

原来这女人比他想象中要刚强的多。

“你们两个去把今天想对我做的事情原封不动的还给夏雨柔!”

她命令。

“是是,我们必定完成任务。”光头表决心。

*

熟悉的车厢,熟悉的人。

夏未离受惊的心终于重回正轨。

“那个,三爷,这么晚了你怎么来这里了?”

这荒郊野岭的,三爷应该不是路过。

“三爷在家里等不到太太,担心太太的安危,去医院找太太,医院没人,调用了不少关系才找到太太。”郑骏把事情的原委简单的概括。

傅闵行给了他一记冷眼,“多嘴。”

原来是这样啊。

夏未离的心头闪过暖流。

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谢……”撞进他漆黑深邃的眸,夏未离想到了什么,赶紧把没说的字眼咽了下去。

“三爷的挂念小女子感激不尽。”她作了个揖,憨态可掬。

傅闵行拢了拢眉,看见她手腕上混着泥土的干涸血迹,“你受伤了?”

“没事。”这都是小伤。

“过来。”他的语气不容置喙。

郑骏已经将车箱内的临时医药箱拿出来放在了傅闵行的手边。

“真没事,一点也不疼。”夏未离嘴上这么说,还是乖乖的把手伸给了傅闵行。

其实傅闵行也不怎么会处理伤口,郑骏给他递来什么,他就接过什么轻轻的擦拭。

“是啊,你多厉害。”把两个大男人都打晕了。

这让傅闵行感觉自己很没用。

人都被解决完了他才赶过来,有点马后炮。

“我也是太着急了,要是就这么挂了,不就违约了吗。”夏未离讪讪。

嗯?

遇到危险的时候这女人居然还想着违不违约?

傅闵行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心疼。

“你那么看重我们之间的协议?”傅闵行垂着长睫,状似无心之问。

“当然啊,要是违约了我要支付一笔很大的违约金,我挂了不要紧,那我妈妈可就惨了。”

原来是这个原因。

说的好像他傅闵行是个欺负弱小的小人一样。

傅闵行有些不高兴。

阴恻恻的开口,“放心,你要是有一天真挂了,违约金就免了。”

夏未离有些感动,长卷的睫毛下湿漉漉一片。

“三爷,你对我真好。”她一直是一个特别容易满足的人。

也许是之前遇到的人对她都太坏了。

以至于傅闵行稍微对她好一点,她都感激涕零。

“三爷可从没给过任何人擦伤口上药。”郑骏适时插话。

夏未离一怔。

“郑骏,今年的年终奖扣除。”

扣除就扣除吧。

为了他家总裁的终身幸福,他丢点财无所谓。

看他包扎的有些生疏。

“我自己来吧。”夏未离不自在的抽回手腕。

傅闵行的俊容上也闪过一抹不自然。

死郑骏!

“去医院。”这只能简单的消毒,还要去医院做个系统检查才行。

“不用了,真的没事。”夏未离坚持。

“什么时候我的命令需要你来左右了?”傅闵行表情严肃。

压迫感顿时席卷整个车厢。

秦峥给夏未离做了一个系统的检查,确认只有手腕上的划伤膝盖有些淤青,其余都无大碍。

傅闵行这才放心带夏未离回家。

“三爷从未给过任何人擦伤口上药。”郑骏的这句话一直在夏未离的耳边回荡挥之不去。

以至于夏未离吃饭的时候都有些心不在焉。

“菜不合胃口?”傅闵行拢了拢眉。

发现那女人正拨着碗里的饭粒却迟迟不往嘴里送。

“没有,很好吃。”夏未离头摇的像拨浪鼓。

“……”

她一口都没吃。

这么敷衍的话骗鬼呢。

傅闵行俊庞笼着一丝不悦。

“我妈妈说的对,越是漂亮的女人,心思越如海底针。”他冷不丁的发出这样的感叹。

夏未离不明所以,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三爷……”

傅闵行已经不给她机会,放下碗筷,优雅的起身,去了楼上。

“你自己慢慢吃。”

“……”

什么意思?

夏未离一直在揣摩傅闵行的话。

琢磨来琢磨去。

应该是三爷觉得自己丑,没有心机。

三爷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

她到现在都没弄清三爷为什么娶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

她的心里闪过一丝失落。

耷拉着脑袋走去了卧室。

想洗去一身的晦气。

拿好了睡衣直接去开浴室的门。

四目相对,夏未离惊掉了手里的衣服。

“三爷怎么没去书房?”她眼珠呆愣成一条直线。

眼前的男人肌理线条分明,多一分显胖,少一分显瘦。

力量感爆棚的肱二头肌,八块腹肌,人鱼线……任谁看了都得留口水。

她没想到一向病恹恹的傅闵行这么有料,就连那条普通的平角内裤都不那么辣眼睛了。

“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她是想让他英年早逝吗?

傅闵行表面上做出蛮不在乎挺满意她的呆滞状态。

实则心里慌得一笔。

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把他看的这么真切,全面。

“啊,几点了。”

夏未离全程呈呆滞状态,忘记了怎么样的反应才是对的。

啪!

一跳浴巾扔在了她脸上。

“该洗洗睡了。”

沐浴的清香强势的将她席卷,她看见了傅闵行那双特别有力量感的大长腿从她面前一闪而过。

啪!

给了自己一巴掌,让自己清醒一些。

是该洗洗睡了。

洗脸的时候感觉自己脸上滑腻腻一片。

卧槽。

流口水了。

夏未离磨磨蹭蹭在浴室里呆了两个小时。

期间骂了自己无数次,实在是太丢人了。

她先开了个门缝,确认卧室黑漆漆一片,傅闵行应该是睡着了这才放心的从浴室里走出来。

走去自己的单人小铺盖卷。

黑漆漆的,她根本看不见,完全是凭着感觉走。

突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

夏未离用最快的速度捂住自己的口鼻,别让自己惊呼出声惊到傅闵行。

她径直的朝着地面栽去。

已经做好了被摔疼的准备。

可是当她尘埃落定之后。

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等来。

反而是脸下什么东西软乎乎的,热乎乎的。

感谢它救了自己。

夏未离还好奇的捏了捏。

咔!

水晶灯突然点亮了超级大卧室。

夏未离刺的眼睛睁不开,待她适应了光线看清了自己脸下的东西之后。

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妈呀……”弹跳开。

“夏,未,离!”傅闵行脸色难看的咬牙切齿。

他的额头冒出冷汗。

她能想象得到刚刚他得有多疼。

夏未离咬住了自己的手指。

哆嗦着身子,吓的快哭了,“三三三,三爷……”

她说她不是故意的,三爷会信么?她特么刚刚还捏了捏,都没捏出来那是个什么玩意。

她这脑袋今天是走了什么霉运,静碰这些玩意。

房间里静谧的可怕。

只能听见傅闵行粗重的喘息声。

他双手向后支撑着自己的身体,闭着眼睛,沉静如傅闵行,脸上的表情也是变了又变。

特么他还没体验过作为一个男人的美好就特么……

疼痛阵阵袭来。

傅闵行的心在滴血。

他真想咬死这个该死的女人。

他现在还能感觉到那小手捏他的滋味。

丢脸。

傅闵行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他的表情很复杂,懊悔,难过,屈辱,愤怒,种种复杂的表情交织。

但是他凸起的喉结在这个角度,却那么性感迷人。

夏未离也不知道为什么, 总看不该看的。

“三三三,三爷,你怎么样啊?要不要试试还行不行啊?”

夏未离一紧张说话不经过大脑,她只担心别影响三爷传宗接代。

说完她就后悔了。

傅闵行能杀人目光刮像她。

“我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房间里只有你和我。”傅闵行突然就变得特别严肃,连带着房间里的气温都下降了好几度。

“三爷,您说您好好的不在床上睡,跑我这来干什么呀。”

她还委屈的眼泪悬在眼圈。

他特么都快疼死了。

“这是我的家,我想在哪睡就在哪睡!”倨傲如他。

“……”夏未离抖了抖嘴唇没说话。

空气再一次陷入凝滞。

“扶我起来。”傅闵行疼痛缓解了一些,声音沉冷。

“哦。”夏未离一紧张,起来的时候左脚拌右脚。

身体不稳,直接朝傅闵行扑了过去。

“三爷,快躲……”

没说出来的字眼,吞没在四片唇瓣相抵的那一刻。

唇上一片冰凉,夏未离瞠大了眼。

那副俊美如天神的俊庞近在咫尺。

傅闵行也正见怪不怪的看着她。

那样子好像她故意使心机一样。

理智回归, 夏未离起身。

“三爷,对不起。”她脸颊红到脖子后。

“想亲我就直说,我身体不好,受不了这样的惊吓。”傅闵行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喉结滚了滚。

那女人皮肤真好,那么近距离看都看不见毛孔,毫无瑕疵。

尤其是她那双澄澈见底的眼睛,像是一汪清泉抚平人内心的烦乱,给人心灵洗礼。

她惊恐如受了惊的麋鹿的模样仿佛印在了天花板上。

在傅闵行眼前挥之不去。

“……”

完了自己怎么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的三爷估计都不会信了。

他才刚夸完她心思单纯。

“三爷,您感觉怎么样?”

“不好,得让秦峥来一趟。”

夏未离不敢怠慢像一阵风一样冲出卧室。

傅闵行,“……”

下一篇:图书馆小东西自己上来 服软(校园)甜柚子
上一篇: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三个男人躁我一个爽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