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三个男人躁我一个爽

暖暖 2021-11-26 09:37

他的吻有毒。

夏未离躺在小铺盖卷上,闭上眼睛还是那男人冰凉的触感。

清冽的气息,强势的索取。

该死!

夏未离烦躁的睁开眼。

那张妖孽俊庞悬在在头顶放大。

吓的夏未离差点跳起来。

“我又不是鬼,怎么这么害怕?”那男人干了坏事优哉游哉的躺在夏未离身边。

明显的对这小铺盖很嫌弃。

他人身高腿长,虽然重病缠身,但却没有骨瘦如柴。

这单人小铺盖卷当然放不下他。

所以他毫不客气的拱了拱夏未离,把夏未离拱到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

“哎,你怎么抢我地盘啊?”夏未离不满这男人的不绅士作风。

“你心里是不是有鬼呀?”他不搭理她这一茬。

一只手垫在脑后,闭上眼睛,声音低沉磁性。

有你个大头鬼!

“我能有什么鬼。”夏未离乖巧的说道。

“那你怎么这么害怕我。”傅闵行终于舍得掀开眼皮睨了那女人一眼。

月光从整面落地窗透进来,淡淡的打在她单薄的背影上,透着一丝凄美。

她洁白无瑕的小脸上白色的绒毛清晰可见,琼鼻高巧,樱唇诱人。

尤其是她那双宛如清泉的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让人一眼望穿净化心灵。

她及腰的黑色长发乖巧服帖的垂在肩头。

“您是大名鼎鼎的傅三爷,如帝王一般高高在上,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贫民……”她小脸一囧。

透着一股与生俱来的自卑。

傅闵行倒是真没这么想过。

他们之间身份悬殊。

“但是你现在是我老婆,我是帝王,你就是王后,和我平起平坐。”傅闵行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这话不像是从高高在上的傅闵行嘴里说出来的。

其实傅闵行真的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可怕。

“我能吗?”夏未离一双如琉璃般的大眼睛璀璨熠熠。

“把吗去掉,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要在心里告诉你自己,我能!”傅闵行的话让夏未离莫名的产生了一股安全感。

就像以后天塌下来傅闵行也会为她撑着。

撞进他坚定漆黑的眸底,她的小心脏不由自主的乱了一拍。

她的樱唇在月光的折射下晶莹剔透,着实的诱人。

想到那柔软的触感,傅闵行忍不住喉结一滚,朝她缓慢靠近。

谁知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吓了傅闵行一跳。

“我,我,我,我能拒绝你。”一紧张舌头有些打结。

她跑的比兔子还快。

“……”她倒挺会活学活用。

被拒绝了。

傅闵行俊庞闪过尴尬。

而躲在浴室里的夏未离。

心跳久久不能平静。

实在是她害怕被那张妖孽的俊颜迷惑做出什么追悔莫及的事情。

无奈,夏未离只能冲了个凉水澡。

当夏未离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傅闵行很敏锐感觉到一股凉气涌了进来。

“洗的凉水澡?”

他冷不丁这么一问,再加上刚刚他们那暧昧的一幕。

一般这种时候,言情小说里都是男人起了不该有的反应去冲了个凉水澡。

这让夏未离觉得自己龌龊。

“呵呵,天太热了。”她用小手扇了扇,尬笑。

赶紧钻进被窝把自己发烧的脸埋在被子里。

“……”

女人的心事你别猜。

天热还从头捂到脚。

睡觉!

*

李贵芬说要和她断绝关系之后就要出院放弃治疗,夏未离当然不会同意。

谁能想到她会绝食抗议。

原本以为母亲两顿不吃扛不住也就不会绝食了。

没想到她这次动了真格的。

“小夏呀,你快来吧,你母亲已经三天不吃不喝,这身体吃不消啊。”同病房的王奶奶在电话里说道。

“打营养液了吗?”

“她压根不让护士和医生碰,小夏呀,母女两个就没有隔夜仇,你还是来好好和你妈妈说说,这事就过去了,奶奶看你也不是他们口中说的那种人, 你妈妈呀只是需要个台阶下。”

是啊,就连认识不久的王奶奶都相信自己不是那些人口中形容的那种人。

但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和亲生母亲却一口咬定自己就做了不要脸的事。

这是不是很可悲。

夏未离被家人折磨的心力交瘁。

但是想到母亲的不易,她还是心软,“嗯,谢谢王奶奶,我这就准备好午餐带过去。”

“嗯嗯,路上小心点,奶奶先帮你说说好话。”

挂了电话, 夏未离准备了一些母亲喜欢吃的小菜,云生又熬了一些粥,夏未离一并装进了饭盒里带了过去。    “太太,要不我还是和你去吧。”少爷有交代,太太再去医院让 云生陪着一起去。

每次去医院回来都会受伤,让云生跟着保护太太。

但是太太一再的拒绝,云生也挺为难。

“不,我自己可以。”云生要去那夏未离一百张嘴也真的说不清了。

“那太太小心点?”云生只能暗中跟着了。

“千万别暗中保护我。”夏未离双手合十 ,拜托着云生。“……”多少女孩子求之不得呢。

这位太太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推开病房的门,王奶奶接过夏未离手中的饭菜,给她用了用眼色。

刚刚她们聊了不少。

其实李贵芬最怕的还是自己的病连累自己的女儿。

可怜天下父母心。

但是她有没有为孩子考虑过?女儿没了她在这世上可真就无依无靠了。

李贵芬红了眼眶。

“妈……”夏未离走过去轻轻的拍了拍李贵芬骨瘦如柴的身体,越发的铬手。

她的心狠狠一揪。

李贵芬甩开她的手。

“不是都断绝关系了,你还来干什么?”她的语气虽然强硬但是却虚弱无比。

“二十年的养育之恩可不是说断就能断的。”夏未离耐着性子,给李贵芬按摩。

“那你就和那些老男人断干净了。”只要女儿回头是岸,李贵芬愿意原谅她。

“妈,我真的没有被什么老男人包养……”

“那不然呢?你以为你是谁?那些有钱人会娶你给你名分?他们不过是看你长得好看好骗!”一道盛满怒意和不甘的声音传来。

一身休闲装扮的陆明浩走了进来。

夏未离一见到他便气不打一处来。

更何况她好不容易能心平气和和母亲解释。

他一来就无端指责自己,一下就把刚缓和的母女关系拉入僵局。

“你怎么又来了?”夏未离面覆冰霜。

陆明浩对她视而不见,径直朝着李贵芬走过去。

“明浩你来看阿姨拉?”李贵芬从床上起了好几下才起来,陆明浩早就走到床头也没说扶她一把。

“阿姨,这是我给你买的一些补品,就是不知道有些人会不会嫌弃。”陆明浩眼神瞟在夏未离身上,话里的讽刺不言而喻。

“怎么会,阿姨不嫌弃,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嫌弃小离。”李贵芬抹了把眼泪。

要是女儿能回头,明浩也不嫌弃。

两人就这样过一辈子她死了也安心了。

毕竟明浩这孩子不错。

“妈,你说什么呢?”夏未离特别生气。

好像她有多不堪一样。

“你闭嘴!”李贵芬呵斥。

“就是不知道小离做惯了迈巴赫还会不会看得上我的大众。”陆明浩垂下长睫,故作郁闷。

“能能能,小离呀不是那样的人,要怪就怪阿姨的病让她产生了不必要的心理负担……”

“妈!”夏未离气的跺脚。

“我已经结婚了,结婚了!”她声音有些尖锐。

“结婚?哼,这大白天的,你就开始做梦啦。”一身大牌时装的陈小梅走了进来。

手里拎的又是什么蚂蚁大力丸,肾宝那类恶心人的东西。

自从那天长贵从医院离开就对她爱答不理。

她有了危机。

所以李贵芬一天不死她就天天往医院跑。

“哪个冤大头会娶你呀,更何况还有你妈这么个大累赘。”

又来一个睁眼说瞎话的。

夏未离真是没有力气和她们争辩。

好不容易说通明浩不计前嫌,突然杀出来个陈小梅。

李贵芬当然不能做软柿子。

“陈小梅,你我之间的恩怨你别把我女儿牵扯进来。”

“哟,你现在知道心疼你女儿了,我要是你,我早就抹脖子自杀了,何必把自己女儿拖进苦海。”陈小梅巴不得李贵芬现在就抹脖子自杀。

故意用话刺激李贵芬。

“你看你这人说话这么不中听呢,人家都已经离婚了,你一个现任总是跑前妻这里找茬,你这是自卑啊还是心术不正啊?”王奶奶听不过去插话。

“你个老不死的说谁自卑呢?你看她那副死样子,哪个男人肯多看她一眼,要不是她总纠缠长贵,我会来这里看她这副鬼样子沾染晦气?”

现在的陈小梅保养得宜打扮的光鲜亮丽在被重病折磨了十几年的李贵芬面前终于能略胜一筹了。

年轻时候的李贵芬那也是迷倒无数少男的长相。

陈小梅谁说冲谁去,气的王奶奶差点犯了心脏病。

“陈小梅,你别跟个疯狗一样乱咬人。”夏未离搀扶住王奶奶,为她顺了顺胸口。

“小贱人,那也比你整天伺候老变态强!”

“呸,真是想男人想疯了,和你那个浪荡妈一个德行。”

“也不知道哪个死鬼冤大头被你这副清纯长相迷昏了眼,说出要娶你的话。”

满屋子的人都不说话,陈小梅越骂越来劲,正骂的酣畅淋漓。

一道冰冷如万年冰窟的声音冷不丁的接话,“我。”

第一时间看见傅闵行的人自然是陈小梅,原本阴毒迫人的目光在看到傅闵行刻在骨子里贵气逼人的强大气场,愣了愣。

下意识的皱眉脱口而出道:“你是谁?”

傅闵行一字一句直视着她的眼睛,声音平静,“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个死鬼冤大头!”

这话不仅让陈小梅愣在了原地,更让重病的李贵芬一脸懵逼。

下意识的把傅闵行从头到脚打量了个遍,又看了看站在她床边的陆明浩。

这相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陈小梅骂的那么凶,陆明浩也没有说帮她们母女说一句话。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也就20几岁,虽然他的脸色泛着不正常的白,但是他能沉静淡定的承认自己是死鬼冤大头就让人刮目相看。

尤其是这男人骨子里自带贵气,如帝王一般。

“那个,你和小离是什么关系?”李贵芬还是难以相信,这男人就是夏未离口中的结婚对象。

“夫妻。”他的嗓音很沉静,不容置疑。

“话可不能乱说,她们母女什么德行你可能还不知道,我……”陈小梅想把平时在夏长贵面前污蔑李贵芬的那一套说给傅闵行听。

没想到还没近到傅闵行的身,就被傅闵行冷漠的声音打断,“郑骏!”

郑骏从门外带了两个保镖进来,直接把陈小梅拉了出去。

陈小梅还不死心的大声嚷嚷着污蔑人的那一套。

“聒噪!”

傅闵行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啪啪啪……”走廊里传来经久不息的巴掌声。

这男人看起来就是个惹不起的人物。

李贵芬心惊胆战,再去看陆明浩,陆明浩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李贵芬松了一口气。

本就空间不大的病房因为有傅闵行的存在而变得逼仄,压力随之而来。

“这位先生,谢谢你刚刚出手相助。”

“应该的。”傅闵行漆黑的双眸一直凝在夏未离白皙的小脸上。

云生告诉他,这女人不让云生跟着连暗中保护都不行。

所以他就亲自来了,还好他来了。

“妈, 这是傅闵行,我丈夫。”夏未离嗫喏着脚步,索性介绍给李贵芬。

没成想,傅闵行长臂一伸,一把将夏未离带到了身边。

李贵芬僵硬的笑了笑,还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

“这是我妈,李贵芬。”

“妈妈好。”他嗓音已经不似刚才那般冰冷,还带着几许的恭敬。

李贵芬吓的差点跪到地上。

这可是折煞她呀。

她年轻的时候家境也不是很好,嫁给了夏长贵之后夫妻两人努力打拼才让生意越做越大。

哪里见过这等大人物。

“不敢不敢。”

看来小女人胆小的毛病是遗传了妈妈。

傅闵行扫视了一圈这不足20平方的病房,空气也不是那么的清新。

还总有一些垃圾来找茬。

当机立断,“收拾东西,换间病房。”

傅闵行平静的话总是给人一股威压。

李贵芬虽然不情愿,但是也不敢正面和傅闵行爆发冲突。

只能任由着那些黑衣保镖强取豪夺般的给她打包,将她送进了VIP病房。

“谢……”夏未离无措的站在病房门口,心里的感激无以言表。

只是刚说了一个字。

温凉的薄唇就压了下来。

走廊里来来往往除了护士就是保镖。

夏未离黝黑的眼珠转了转,脸颊当即就红了。

还好他只是蜻蜓点水般。

“以后你只要说谢谢,我就认为你是想索吻。”他好整以暇的端详着她。

怎么看怎么合心意。

是八字特别合的原因吗。

傅闵行活了三十年从来没对哪个女人 这么满意过。

这个女孩明明接触的时间不长。

却已经成为他心中抹不去的存在。

他庆幸自己没听秦峥的,没对她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她就像一朵纯洁的百合花,让人不忍去玷污又让人忍不住去探究。

夏未离脸蛋更红了,头也埋的更低。

“别,别闹。”

“就闹。”他忍不住逗弄她。

在她不堪一握的腰肢抓了一把,正碰到了夏未离的痒痒肉。

“哈哈哈……讨厌!”夏未离终于没有拘束灿烂大笑。

阳光透过落地窗折射在小女人白皙光洁的皮肤上,让她整个人闪耀夺目。

她的笑声像是银铃一般悦耳,烙印在傅闵行的心里,久久挥之不去。

傅闵行正看得起劲,李贵芬严肃的声音打断这美好的一幕。

“小离,你过来!”

李贵芬冲着傅闵行还是恭恭敬敬生怕得罪的样子。

夏未离收敛笑意,掖了掖耳边的碎发。

“你有没有事?要不要先走?”

“我没事,我等你。”傅闵行的话总是让人很安心。

“嗯。”夏未离重重点头。

两人相背而行,夏未离进病房之前忍不住多看了一眼他高大英俊的背影。

“怎么回事?他到底是谁?”

“家里是做什么的?几口人?”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

“什么时候领的证?”

刚一进门,李贵芬便丢过来很多疑问句。

要是女儿真的能找到比陆明浩条件还好的,对她也好的,李贵芬作为母亲自然是高兴的。

可是那男人长相不凡,气质更是超群。

怕不是她们这种小人物能降服的了的。

万一人家只是玩玩,而小离又付出真心。

那最后受伤的可是自己的女儿啊。

“妈,总之他对我挺好的。”夏未离只用了一句话回答。

实在是她不能让母亲知道傅闵行的身份。

要是知道了母亲肯定会让她离婚。

“妈早就跟你说过,嫁人不能嫁豪门,明浩那样的家境就不错,你怎么就不听呢。”李贵芬悔恨的直拍大腿。

夏家还算不上真正意义上的豪门就充满了算计。

可想而知豪门里的勾心斗角有多凶残。

她就怕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在自己的女儿身上重蹈覆辙。

“妈,你以后就对陆明浩死心吧。”

想到自己艰难起床陆明浩也没说搀扶一把。

陈小梅骂的那么嚣张他也没帮忙制止。

李贵芬对陆明浩的好感没了一半。

“你和明浩那么多年的感情,真的说断就断了?”

“这么多年才看清他的真实嘴脸,可见这个人的心机,妈,你以后别理他。”

李贵芬轻叹了一声。

“可是妈妈还是觉得……”

她觉得今天就像做梦一样,平白无故冒出了个帅气姑爷。

“妈,你现在最该担心的就是你的身体,养好身体,才不会如了陈小梅的意。”

“对,你说的对,她真是太欺负人了。”

“以后她进不来这里了,你快点养好身体,我们母女的好日子在后头呢。”夏未离满怀憧憬的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有傅闵行的未来充满期待。

“明天来的时候别忘记给你王奶奶买些补品,你王奶奶今天被陈小梅气的不轻。”

“知道了妈,闵行还在等我,我先走了。”

“哎等等。”李贵芬想到了什么忽然拉住夏未离的手。

“你现在还有一年才大学毕业呢,可不敢要孩子呀。”

夏未离小脸一红。

“妈,闵行不是那样的人。”

啊?

李贵芬一愣?

难道他那方面不行?

*

夏未离就怕傅闵行等的时间长不耐烦。

一路小跑出了住院部。

突然伸出的一只大脚险些将她绊倒。

“这么着急去见奸夫?”

夏未离踉跄了两步站稳,抬眸,便看见双手抱臂一脸恨意的陆明浩。

“陆明浩,你除了欺负我和我妈,就连陈小梅你都不敢得罪。”夏未离双眸里的鄙夷和嘲讽像把利刃直戳戳扎进陆明浩的心窝上。

他那才不是不敢,他只是觉得为了她们这对下贱的母女不值得他得罪陈小梅。

虽是这么想,但是他还是表现出一副为难的样子,“小离,我总不能跟一个妇人去互相对骂吧。”

“所以你以后别来医院找我妈。”夏未离转身就走。

她眼里的不屑和鄙夷刺激着陆明浩本就愤怒的神经中枢。

他赶紧跳下台阶,拉住了夏未离的手腕。

“夏未离,现在你找到有钱人就瞧不上我了是吧,你别得意,等他玩腻了你一脚蹬了你有你哭的时候,那时候你最好别来求我。”眼见着夏未离去意已决。

陆明浩也没有别的好办法。

“你放心,就算我去大街上要饭也不会要到你家门口,更何况,闵行对我很好。”

闵行?

才认识多久就这么亲切的称呼为闵行了。

“不要脸的贱人!”陆明浩忍不住心中的怒火,抬起手就要打夏未离。

巴掌就要落下之际,一股大力捏住了他的手腕,骨头都要碎了。

一股傲然冷气冻得人心尖发颤。

陆明浩抬头,正撞进那双如深渊炼狱般的黑眸,心中大骇。

阴狠的字眼自男人菲薄的唇间溢出,“卸了他的手。”

竟然敢对他女人动手。

他是不是想上天!

话落的同时,两个黑衣保镖直接将陆明浩钳制住,郑骏从车上拿了一把斧头下来。

“哗啦啦。”一声。

陆明浩当即吓尿了,脸上没了血色。

“离儿救我,救我……”他声音惊恐窝囊至极

下一篇:被两个男人一起进高c了 女人自述25厘米有多爽
上一篇: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的故事 几人一起玩弄娇妻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