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的故事 几人一起玩弄娇妻

暖暖 2021-11-26 09:35

夏未离没想到傅闵行能突然来这里。

她小心翼翼的挤出去,恭敬的打招呼,“三爷。”

而傅闵行一眼便犀利的发现那女人早上已经消肿的左脸又肿起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

他当即不悦,“谁打的?”

那架势像是要去杀人一般。

英俊的眉目几乎能滴冰。

“我妈。”夏未离声音弱弱的,很委屈。

“她对我有些误会。”她哽咽着解释了一句。

哎哟。

傅闵行心尖疼的不行。

大手很自然的摸了摸那女人的小脑袋安抚她。

“没事,有我在呢,有什么误会解释开不就好了。”

三爷这温柔的语气。

让跟在他身后的江浪险些没站稳。

酥死他了。

“解释了她不听。”夏未离眼眶一酸,忍不住流下两滴泪。

这两滴泪像是硫酸流进了傅闵行的心里,腐蚀着他的心。

他的大手想去帮她擦拭掉那两滴惹人怜的眼泪。

没想到那女人速度更快,自己坚强的抹掉了。

“……”

傅闵行只能拐了个弯尴尬的把手伸向门把手。

“别哭,我帮你跟她解释。”

他想到一路上听到的谣言。

肯定小女人的母亲也是这么误会她了。

他出面解释一下不就好了。

夏未离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在他转动门把手的时候拉住了他的长臂。

“我妈妈刚刚被气晕过去了,还没醒过来。”

意思就是先别打扰她妈妈。

夏未离心里真忐忑,也不知道三爷会不会嫌自己事多。

“哦,那就等她康复一些再解释。”他语气低沉磁性,像大提琴尾音一般让人舒心。

夏未离暗暗松了口气。

“谢谢三爷理解。”

傅闵行蹙了蹙英俊的眉宇,“我倒是有些理解不了你。”

啊?

夏未离瞪大了眼睛仰视他,一双星眸里满是无辜。

“对自己的老公这么见外。”

别的女人巴不得他为她们做些事情。

这女人却一口一个谢谢。

老公?

这两个字让夏未离心里闪过一抹莫名的情愫。

她可以称呼他老公吗?

他们不是协议结婚吗?

思绪翻飞之际,一条长臂重重的压在夏未离的肩头,她的小身板弯了弯。

“请你去吃饭,我想吃牛排。”

“……”

难道请别人吃饭不该是问别人想吃啥吗?夏未离憋了憋嘴,赶紧狗腿的搀着三爷离开。

毕竟三爷身体可不好。

*

傅闵行带她来的是京都最有名的私厨,1984西餐馆。

平时想来这家吃饭,都得提前一个月预约,还要验资身价超过9位数才能有资格。

更别说此时正值午餐时间了。

傅闵行接近190的身高,气宇轩昂的出现在这家顶级餐厅的门口立马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餐厅经理一路小跑就怕怠慢了这位爷。

这样的阵仗让夏未离着实的不习惯。

更何况她此刻脸颊红肿,那么狼狈。

她当即就有了退缩之意。

正想后退,钻回车里。

脚底板被什么东西抵住。

回眸。

傅闵行那张英俊绝伦的狂傲俊颜正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

“有我在,怕什么。”

这女人哪都好,就是胆子太小。

夏未离堪堪收回视线。

他当然不怕,毕竟他身份在那摆着呢。

可她就不一样了。

“你怎么不早说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吃饭,我连妆都没化。”夏未离摸了摸自己的左脸。

这小女人还是个要面子的。

“夏小姐,姿色倾城,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不化妆也吊打所有女人。”还没等傅闵行说什么餐厅王经理赶紧拍马屁。

傅闵行平时最讨厌拍马屁。

但是这次的马屁却拍的他心情愉悦。

“喏,听到了?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认为。”傅闵行挑了挑眉,俊眉的脸上闪过一丝邪魅的笑。

夏未离,“……”

“赏他。”傅闵行带着夏未离进了餐厅。

“谢谢三爷,谢谢夏小姐。”王经理乐的合不拢嘴。

正排队入场的夏雨柔正想看看是哪家的名媛被王经理这般夸赞。

转脸就看见了夏未离。

她不相信的去堵住夏未离的去路看个究竟。

真的是她。

“你怎么来这里了?”

她那样的身份和地位只配吃路边摊。

夏雨柔嫉恨的瞪着她。

“你管我。”夏未离不耐烦的甩开夏未离的手。

这时候偏偏傅闵行遇到了熟人过去打招呼。

夏雨柔只瞥到一个英俊白皙的侧脸。

“怎么着?背着老金主在外面养小白脸?”

她能来这里,一定是在床上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讨好老金主才有机会。

这不脸都被打肿了。

哪像自己,是被幕家少爷幕天池约过来的。

京都幕家,四大家族之一,实力和傅家不相上下。

“别把别人想的都和你一样龌龊。”这种场合,出入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人。

夏未离可丢不起这个人。

“怎么着,被戳破了心虚呀。”夏雨柔拉着夏未离的手不让走。“哎,大家都来看看,这位夏小姐拿着土大款的钱养小白脸。”

“就因为她这样不知羞耻,都被我爸爸赶出家门了。”

夏雨柔一嗓子,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她眼尖的看见路过的服务员托盘里端着红酒。

拿起来,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从夏未离的头顶倒下。

“今天我就让你清醒清醒,让你知道该怎么做个人。”

大庭广众之下羞辱夏未离,让夏雨柔的心情畅快到了极点。

尤其是那些有钱公子哥看夏未离鄙夷的眼神让她更是得意忘形。

“哗啦!”

突然一盆冰凉的液体浇了夏雨柔一个透心凉。

浇花了她精心化的妆更弄脏了她的高定小黑裙。

“啊,你个小贱人……”她揩掉脸上的液体,跳脚尖叫着朝夏未离扑过去。

却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夏未离身边骨子里自带王者霸气的男人震慑住。

男人深邃的五官如刀刻一般俊美,白皙矜贵的皮肤透着一股阴柔,更透着一股疏离,尤其是那双漆黑的深眸,仿佛能把人带入万丈深渊一般。

太他么帅了。

夏雨柔很是惊讶,张牙舞爪的定在那里。

男人冷冽萧杀的声音响起,“这家餐厅的品味什么时候变的这么低俗了,竟然什么人都能放进来。”

“三爷,对不起,对不起,我这就把她丢出去。”王经理脸色惨白,赶紧让保镖把夏雨柔抓起来丢出去。

“记住这张脸,以后都不许放她进来!”

“哎你算老几啊,说不让我进就不让我进。”夏雨柔气的跳脚,完全不注意形象了。

挣脱开保镖的钳制。

双手掐腰,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

吹了吹挡眼的湿发,眼神警告众人,“我可是幕少爷带来的人,敢欺负我你们都死定了!”

这副嚣张的气焰,一看就是在家里刁蛮跋扈惯了。

见众人愣在原地,夏雨柔还以为自己的话起到了震慑作用。

气焰更加嚣张。

“一个小白脸,你牛逼哄哄什么呀。”

“知道我是谁吗你?”

“还不让我进,记住他这张肾虚的脸,以后都不会再进来这里的是你!”

……

夏雨柔咋咋呼呼的,王经理想拉都拉不住。

骂的痛快的夏雨柔,突然感觉一股阴寒之气像是要穿透她的骨头一般。

她下意识的朝那鹤立鸡群的男人望过去。

心下一惊,扫视了一圈众人,都是脸色惨白的惊恐模样。

还好这时候她看见了幕天池,踩着小高跟小跑过去,挽住幕天池的手臂,委屈巴巴的撒娇,“天池哥哥,他们欺负我。”

和刚刚泼妇骂街的模样判若两人。

幕天池不动声色的躲开夏雨柔的触碰。

他都觉得和她沾边丢人。

正巧撞上了傅闵行漆黑阴寒的冷眸。

“你的人欺负我的人,你想怎么办?”这话虽然客客气气,但是也带着一股威胁之意。

要是他的办法他不满意,那可就别怪他不给幕家面子了。

“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和她不熟。”幕天池整理了一下自己并没有褶皱的浅蓝色西装。

深眸一直似有若无的观察着傅闵行身边的小女人。

“哎,天池哥哥,明明是你约我来这里的,你怎么能说不认识我呢……”夏雨柔不干了。

这句话可谓是把她夏雨柔的脸狠狠踩在地上碾压。

只是她责怪的话只说了一半,就收到了幕天池一眼警告。

她再也不敢咋咋呼呼的继续说下去。

傅闵行看了一眼始终站在自己身边一声不吭的小女人。

湿漉漉的长发贴在她白皙无暇的脸颊上,样子狼狈可怜又有一丝别样美。

他冷硬的眉目瞬间就柔软了下来。

“你想把她怎么办?”不管她想怎么办她,傅闵行都会为她出气。

这只是她泼小女人一杯红酒的账。

她骂他的账,他后续再算。

“以牙还牙。”夏未离夺过江浪手里的盆。

王经理亲自倒满红酒。

当着众人的面,夏未离缓慢的浇在夏雨柔的头顶。

她故意放慢了速度,让这份对夏雨柔的羞辱持续的尽量久一些。

夏雨柔当然想还手,但是她的手早已经被餐厅的安保钳制住,根本挣脱不了。

“今天你们对我做的一切,我一定一分不少的还回来。”被丢出去的夏雨柔还盛气凌人的威胁呢。

“吹牛逼吧。”

“你得罪的可是京都傅三爷,劝你现在还有时间赶紧去买墓地。”

夏雨柔脸色大变。

*

谁能想到出来吃个饭也能把小女人搞的这么狼狈。

傅闵行怒不可遏的同时也是满心自责。

“对不起。” 傅闵行认真地说道。

这是先礼后兵?

哐当!

夏未离赶紧从座位上滚下来跪在了傅闵行面前。

传说中三爷想弄死谁之前都会对对方笑。

“三爷这是折煞我呀。”  夏未离惊恐的声音都带着颤音。

刚刚夏雨柔傻逼呵呵的骂了傅闵行。

得罪了傅闵行。

这特么以后估计姓夏的全遭殃。

傅闵行锃光瓦亮的皮鞋及时的垫在了她的双膝上,硬生生的将她整个人托起。  

她的样子可气又可笑。

“我打你了还是骂你了,你这么怕我。”傅闵行英俊的眉宇闪过一丝无奈。

指骨分明的手握着自己的完美下颚,眸光幽幽的看着那女人。

也是。

他都是在帮她。

夏未离觉得自己的表现有些过于用力。

尴尬的起身坐在了傅闵行的对面。

乌黑的的大眼睛圆溜溜的落在那张英俊绝伦的脸上,“三爷正义凛然,义薄云天,都是在帮助我,我一点也不怕。”她还对他竖起大拇指。

“……”

傅闵行对她的狗腿行为无语至极。

“你能不能用最真实的一面面对我。”

夏未离心里忐忑却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这就是最真实的我啊。”

伸手不打笑脸人吗。

她就是想多拍拍他的马屁,哄的他高兴,万一她哪一天惹怒了他好留她一条小命。

傅闵行懒懒的掀眸,睨了她一眼,也不戳穿她。

“嘴咧的那么大,脸不疼吗?”

他不说还好,一说,夏未离还真感觉到火辣辣的疼。

她的笑容彻底垮掉。

傅闵行英俊绝伦的俊脸猛地凑在夏未离面前。

“你说你,总是被人欺负,弄的我都不好意思欺负你了。”他俊美的脸上勾着一丝邪魅的笑意。

黑眸深邃漆黑,夏未离与他视线相撞顿觉堕入深渊一般。

呼吸一窒,身体僵硬,后背冷汗直冒。

他这话的隐喻不言而喻。

看他还怎么拍他马屁。

傅闵行腹黑的想着。

“三爷乃是翩翩君子,怎么会欺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呢。”她嘴角僵硬的抽了抽已经显露了她的不安。

“你这一张嘴敌千军万马,怎么会是手无缚鸡之力呢。”傅闵行重新坐直身体。

脸色沉了下去。

这是在说她这张嘴欠收拾,感受到了对面的压力。

啪!

夏未离心下一横,自扇了一巴掌。

“三爷说的对,我这张嘴欠教育。”左脸更疼了。

“……”见惯了大场面的傅闵行都被这女人举动惊呆了。

无奈的扶了扶额。

他怕不是娶了个脑袋有问题的。

“傅闵行,你打人了?”听到了啪的一声,门外的幕天池拎着医药箱走了进来。

刚刚骂傅闵行的是这女人的妹妹。

以傅闵行的作风,一人得罪他,全家都遭殃。

虽然他不知道夏未离怎么会和傅闵行走在一起。

“没有,你别误会三爷,三爷没打我。”不等傅闵行说话,夏未离赶紧解释。

傅闵行不悦的睨了幕天池一眼。

“我看起来像是打老婆的人吗。”

幕天池的身体明显一僵。

“她就是秦峥说的那个和你八字很合和你领了证的天煞孤女?”他尽量让自己保持冷静,不相信的问了一句。

傅闵行给了他一个有什么问题的眼神。

“……”

幕天池内心早已波涛汹涌,表面上还是风平浪静。

“原来如此。”难怪刚刚傅闵行那么护着夏未离。

看来他的担心多余了。

傅闵行再血腥残暴也不会弄死能救他一命的女人。

看着身体紧绷的夏未离,幕天池忍不住关心。

“你脸疼不疼?”他很自然的放下手中的医药箱,声音温柔似水。

完全没发觉已经有人把他当成了十万度的大灯泡,杀意四起。

“还能忍。”夏未离摇了摇头。

呵!

这女人对别的男人倒是掏心置腹。

傅闵行心里不舒服,连带着脸色更沉了一度。

为了彰显自己在兄弟面前的地位,傅闵行傲娇的问道:“刚刚你还对我说疼来着,难道是在跟我撒娇?”

这话也是提醒幕天池,放下医药箱就走吧。

谁知道还没等夏未离说话,幕天池就顺嘴接话。

“闵行身边都是雄性,不了解女人,你和她撒娇他也听不懂,以后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傅闵行无语的看着一向话不多的幕天池。

“我和我老婆说话,轮得到你来插嘴?”傅闵行一向霸道惯了。

就算他对这小女人没感情。

但是他也不喜欢别的男人对她多关心一句话。

更何况他现在对她还挺感兴趣的。

幕天池看了一眼护犊子的傅闵行。

“我这不是怕你太凶吓到你的新婚小媳妇吗,你看把人家吓的。”幕天池示意傅闵行看一眼身体明显紧绷的夏未离。

也不知道这女人怎么这么害怕自己。

难道是看出自己得了绝症要死了?

傅闵行心中聚起一股郁结。

大手也就十分有力道的想去摆直那女人的小肩膀,别耷拉着。

咔嚓!

谁知这一下,夏未离的肩膀就脱臼了。

“嗯……”夏未离的眼泪扑簌落下,明明很疼却硬咬着嘴唇不吭一声。

傅闵行和幕天池两个大男人惊慌失措。

两个高大的身躯在这个密闭的包厢中显得有些手忙脚乱。

让他们处理生意上的事情那必定是手腕狠辣,杀伐果断。

只是这些年谁也没接触过女人这个动物。

“女人怎么这么脆弱?”傅闵行看着自己带着些薄茧的大手,有些自责。

他刚刚明明没怎么用力。

“废话,女人都是水做的。”幕天池下意识的想去抱住夏未离。

傅闵行却更快一步。

“别怕,我带你去找秦峥。”一向沉静稳重的他,声音里透着担忧。

幕天池尴尬的收回了自己的大手,一路疾走先去开车。

“这边,这边。”幕天池把车停到了傅闵行面前。

亲自下车打开车门。

傅闵行抱着夏未离上了车。

那红色的幻影绝尘而去。

席卷起来的风暴可不只是一些尘土那么简单。

一个是京都出了名不近女色的傅三爷。

一个是京都出了名生性寡淡的慕家太子爷。

今天居然甘愿亲力亲为伺候同一个女人。

这足以让京都整个上流圈地震了一把。

*

啪!

夏雨柔刚进家门,迎面扇来重重一巴掌。

娇嫩的小脸当即肿起了通红的五指印。

夏长贵怒不可遏的瞪着她,咬牙切齿。

“知不知道我和你妈都要被你害死了!”

他刚刚接到通知和傅氏的订单告吹了。

他打点关系打探原因,这才从傅氏集团的一个市场经理那里得知,自己的小女儿得罪了傅三爷。

据说还骂了傅三爷。

这是想把他们全家都推入火坑啊。

夏雨柔当即就明白是什么事情,心里一虚。

不过她还是梗着脖子,十分硬气。

“爸,你凭什么不分青红皂白打人!”夏雨柔愤愤不平。

“雨柔,注意你说话的语气。”陈小梅虽然心疼女儿被打了一巴掌。

但是这次她闯的祸实在太大,她也没办法保她。

“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的刁蛮任性,让咱们家白白损失了几个亿!”

她去哪玩不好,非要去1984西餐馆得罪傅三爷。

“爸,要说今天这件事还是要怪夏未离那个小贱人,她也不知道通过哪个金主认识了傅三爷,在傅三爷面前告我的黑状,傅三爷讲义气自然为她出头,可是我又不知道那位就是傅三爷,我就和他吵了几句……”夏雨柔的眼泪说来就来,委屈巴巴的。

“对对,雨柔就不是做事不懂分寸的人,我就说吗,怎么会平白无故得罪傅三爷,肯定是夏未离那小贱人从中作梗。”陈小梅的语气像是她经历了事情的经过一般。

“你又不在现场!”夏长贵瞪了一眼陈小梅。

“你都不知道,那小贱人还 当众羞辱我,泼我红酒,在天池哥哥面前说我坏话,现在天池哥哥也不理我了,爸,我才是受害者。”夏雨柔哭的伤心委屈,不明所以的人看了真会信以为真。

不过夏长贵也是经商了半辈子的人,不太相信夏雨柔的片面之词。

心存疑虑,“她说的话幕家太子爷就会听?她凭什么让傅三爷为她出头。”

“凭她那副狐媚子长相,以及在她妈那里学到的狐媚子本领!”陈小梅恶狠狠的说道。

“对,你都不知道,现在圈子里的人都怎么说我姐,为了钱,她真是什么不要脸的事都做了,在高档餐厅门口拉客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要不是今天她在餐厅门口到处露肉,说自己会玩很多新型的刺激游戏,傅三爷和天池哥哥怎么会着了她的道。”

有钱人都喜欢玩刺激。

外界传言傅三爷和幕少爷不近女色,性清冷漠。

但是经商多年的夏长贵根本不信。

他们只是家族势力庞大,没有被曝光一些上不了台面的勾当。

联想夏未离现在缺钱,再加上夏雨柔绘声绘色的渲染,夏长贵信以为真。

“要我说呀,长贵,你也该找贵芬说道说道了,小离这么做,到最后丢的可是你的人,更何况她本就对你不满。”

这言外之意不就是夏未离母女故意给夏家丢人吗。

夏长贵当即黑下了脸,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出。

下一篇:随着走动,灼热还在身体里 三个男人躁我一个爽
上一篇: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校园 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