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你是不是欠c校园 满了…溢出来了,太长了

暖暖 2021-11-26 09:34

“你是想让我和她睡?”傅闵行挑眉睨着秦峥。

他一向对这个弟弟深信不疑。

所以他说天煞孤女能救他,傅闵行虽然觉得荒唐但还是照做了。

“谁?”秦峥刚刚只顾着给三哥检查。

压根没看见有什么人进来过。

“天煞孤女。”傅闵行脸色沉沉如千年寒冰。

“你找到了?”

“我结婚了。”傅闵行没有瞒着他。

这么迅速。

“那美阿姨那边……”

“我的事情和她无关。”傅闵行脸色再一沉。

秦峥咬了咬手指。

三哥是不是误会他的意思了。

美阿姨怪罪下来他可吃不了兜着走。

“三哥,我的意思是你先和她谈个恋爱……”也好啊,非要直接进坟墓吗。

现在的年轻人借着谈恋爱发生点什么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傅闵行冷声打断他,一脸严肃的系上自己的黑曜石袖扣。

他难道还看不出秦峥的鬼心思。

他可不是随便玩女人的人。

但他又需要这女人治好自己的病。

思虑再三还是先娶回家最为稳妥。

秦峥朝傅闵行竖起了大拇指。

三哥果然是个负责任的好男人。

那今晚不就是三哥的洞房花烛夜?

“三哥,既然你身体没什么不适那我就先告辞了。”秦峥赶紧收拾好自己的仪器放进箱子里。

“不送。”傅闵行起身,颀长的身躯让室内的光线暗了几度。

“三哥,你重色轻友。”秦峥对着傅闵行挺括的背影抱怨。

傅闵行脚步一顿,周身散发危险气息,半侧着脸睨着他,“一个月的时间,我的病要是没有起色,你和你的医院就在地球上消失。”

“……”

有了女人就忘了弟弟的好。

“滴滴。”两声,密码门打开。

傅闵行高大挺括的身姿出现在卧室门口。

与此同时,夏未离心里一惊从沙发上弹坐起来。

看着如惊弓之鸟的女人。

傅闵行不悦的蹙眉。

他长得有那么吓人吗。

“在这个家里,你不必过于拘束,除了我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傅闵行虽然让自己的语气放柔但是听起来还是冷硬霸道。

他想表达的意思是她没必要这么害怕自己。

只是说出来就变成了另外一种味道。

果然,他娶自己就是为了报自己拒绝他的仇。

“傅总……”夏未离忐忑开口。

“你叫我什么?”男人语气不悦,黑眸闪着幽幽寒光。

“傅少爷……”女人一双水眸闪着泪花。

“叫我闵行。”傅闵行指骨分明的手扯下了领带。

夏未离刚想松口气,看着傅闵行解扣子的动作心脏瞬间又提到了嗓子眼。

“你,你想干什么?”夏未离更害怕了。

虽然他们结了婚,但是他们没感情。

哪个女孩子都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更何况这人狠辣暴戾。

傅闵行莫名的看着她,“你睡觉前不洗澡?”

这女人到底在怕什么。

搞得好像他要强了她一样。

他傅闵行看起来像那样的人?

要不是为了取阴补阳,傅闵行压根不会和她呆在一个房间。

夏未离松了口气,但是转念又想,洗完澡之后……

算了,能拖一时是一时。

“那个,你先洗,我出去。”夏未离加快小碎步。

“站住。”傅闵行冷声命令。

夏未离脚步顿在那里,身体绷紧。

明明房间足够大,她离他也足够远,但是夏未离还是感觉到呼吸不畅。

“什么事。”

“就坐在沙发上等。”不容置喙。

她走了,他还怎么取阴补阳。

“砰。”的一声,傅闵行去了浴室。

夏未离的心脏也跟着剧烈的跳动起来。

这半小时的沐浴时间,对傅闵行来说是享受洗去一身疲惫可对夏未离来说那就是煎熬。

每一秒都是。

夏未离甚至在祈祷这男人身体那么虚弱洗着洗着就睡着了也说不定。

直到“砰”的一声浴室的磨砂玻璃门被打开。

身穿白色浴袍的男人迈着遒劲有力的大长腿走出来。

夏未离才回归现实,愣愣的看着他高大的身躯越来越近。

夏未离此刻的大脑一片空白。

一股清爽的沐浴香伴随着淡淡的木质香气强势的窜入夏未离的鼻息。

男人挺拔的身姿坐在了夏未离的身边。

男人嫌弃的扫视了夏未离一眼,声音寡淡,“该你了。”

他浓密的黑发随意垂落在额际,遮盖不住他深邃犀利的眸光。

即便发型凌乱,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也俊美异常。

这样俊美如画中人的男人夏未离却没心情欣赏。

“哦。”她轻轻的应了声。

满脑子都是在想男人的下一步想做什么她该如何应对却忘记了拿换洗衣物。

这样心怀忐忑的走去浴室。

“等等。”

难道他要兽性大发,等不及自己洗完澡?

夏未离惊恐的看着他。

只见男人高大挺括的身躯从沙发上站起,脚步沉沉的去了衣帽间的方向。

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套睡衣。

他走过去将手里的睡衣强势的塞进夏未离的手里。

“故意不拿换洗衣服,想借这个理由骗我进浴室?”男人双手环在胸前,高高在上洞悉一切。

“啊?”夏未离被说的一愣。

男人压根没理会她。

倨傲的睨着她的头顶,声音带着几分自负,“这种想引我上钩的招数没有新意,你还是别自讨苦吃。”

“……”

同时转身。

他回坐到沙发上。

“砰。”的一声她进了浴室。

他怎么就那么自恋呢。

竟然觉得自己想勾引他。

夏未离到是没了心里包袱。

看着他奢华的浴缸,那是刚刚那个男人用过的。

夏未离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一旁的花洒。

磨磨蹭蹭的洗完澡,夏未离是真不想穿什么睡衣。

她想穿自己的衣服。

但是自己衣服上的汗臭味确实让她受不了。

她只能退而求其次换上傅闵行给她的睡衣。

睡衣是男士的她就忍了,等她看见大喇喇放在睡裤上的平角内裤,当场崩溃。

“……”

这让她怎么穿?

这男人不是故意的就是脑子进水。

穿自己的肯定不行了,脏了。

进来之前他又说了那样的话……

矫情什么,又不是他穿过的。

夏未离只能心下一横。

等她出来的时候就看见那身形高大的男人慵懒的躺在欧式奢华大床上,长腿半露。

夏未离站在门口踌躇不前。

男人的黑眸淡漠的落在局促的女人身上。

矜贵的手指指了离床不远处的单人被褥,声音透着高高在上,“别妄想爬上我的床,那里才是你的位置。 ”

啪!

关灯睡觉。

他会多抽时间和她在一个房间相处,呼吸共同的空气,争取早日药到病除。

“……”夏未离听着男人自负的话,恼怒的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搞的好像她觊觎他的美色一样。

这样最好。

夏未离摸黑躺到了单人被褥里。

正想美美的进入梦乡。

男人低沉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内裤穿的可还习惯?”

要知道他从来不允许别人碰自己的东西。

更别说把自己的东西给别人穿了。

他对她这么好,这女人该知足。

本来夏未离已经忘记这一茬了。

偏偏他要提起来。

她打了两个死结才保证内裤不往下掉。

她又羞又恼转身背对他,不打算搭理他。

即便在黑漆漆的室内也能感觉到她脸蛋红的发烫。

“今天你来的匆忙,家里没有准备女士衣物,明天一早郑骏就会送过来。”他幽幽的解释。

一向我行我素的他不想新婚第一天就让她对自己有误解。

原来是这样。

夏未离心中怒意全无。

想到刚认识一天的男人竟也会对自己如此体贴。

她的心里难免发涩和讽刺。

想到自己对他的误解。

夏未离默默的在心里说了句对不起。

本以为房间里多了个人,这一夜,傅闵行会十分不习惯。

没想到他难得的睡了个好觉,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神清气爽的去上班。

而昨晚是夏未离自母亲生病以来过的第一个轻松的夜晚。

这一放松竟然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她起来的时候,床上的男人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男士睡衣,夏未离的心里闪过一抹莫名情愫。

“太太,起床了吗?”管家云生的声音从门板外恭敬的传来。

“起了起了。”

“郑特助带着商场的人已经恭候多时了,少爷说让您自己选一些自己喜欢的衣服。”

“好。”

也许是好久都没有人送过她礼物了。

夏未离的心里居然不可控制的闪过暖意。

等到夏未离洗漱好下楼,差点被楼下的一幕惊个跟头。

傅闵行怕不是把整个商场都搬回来了。

上千平的客厅整齐有序的摆放着各种奢侈品大牌的移动衣架,款式超多,琳琅满目,每个衣架旁都站着一名专业导购。

就连睡衣都是各种风格,应有尽有。

“……”

“太太好。”见夏未离走下来,所有导购异口同声的恭敬打招呼。

“……”夏未离是真没见过这么大的场面。

难免不好意思。

“太太,您看看您喜欢什么风格,让她们为您挑选一下。”郑骏恭敬迎过来。

这么多人,夏未离怎么好意思挑。

尤其是看着那轻熟性感风,甜美少女风亦或清纯小萝莉风的bra。

“那个,随便给我留几件够穿就行。”一种浓烈的自卑感将夏未离围绕,她堪堪低下了头。

夏未离根本不敢看那些衣服还有那些导购。

她能感觉到那些导购好奇眼神里面或多或少的夹杂着讥讽。

或许是好奇她这么破烂的人怎么会出现在傅三爷的家里。

这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会狠敲三爷一笔,恨不得把所有奢侈品全留下。

这位太太还真是与众不同。

“少爷说了,现在太太是少爷的人,出门代表的可是少爷的脸面。”郑骏的语气恭恭敬敬的,但是夏未离能感觉到傅闵行说这话时候的超级自负。

“那就……这件,这件,还有那件好了。”夏未离随便指了三件衣服。

“好,你们三个留下,其余人退下。”郑骏或许是故意。

留下了三名导购和三个十米长的移动货架。

“……”夏未离想和郑骏说明自己不是那个意思,她明明只挑了三件。

但是郑骏已经不给她解释的机会。

冷声命令,“去把衣服送到太太的衣帽间。”

“是,郑特助。”

果然,他的助理有时候也和他一样果断。

算了,夏未离不动那些衣服就是。

要知道一件她都赔不起。

医院那边来消息,母亲已经醒了。

她还要赶紧赶去医院看母亲。

“太太想去医院吗?我回公司正好顺路带你一程。”

郑骏知道要是主动说送她,她肯定会拒绝,所以想了这个说辞。

“那就麻烦了。”夏未离果然快速答应。

看着她忽闪纯澈的大眼睛。

郑骏觉得这次少爷算是捡到宝了。

到了医院告别了郑骏,夏未离恨不得飞进普通病房。

“妈!”夏未离推开病房门,站在病房门口看着倚靠着靠枕坐着的李贵芬,激动不已。

“小离,快过来。”瘦弱憔悴的李贵芬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妈,你感觉怎么样?”夏未离扑到了李贵芬的怀里。

虽然已经20岁,但是她终究还是个孩子需要温暖。

“挺好的……”李贵芬欲言又止,欣慰的抚摸着夏未离柔顺的黑发。

满心愧疚,无以言表。

这些年女儿被她拖累的太苦了。

她最对不起的就是自己的女儿。

“那就好,妈,我已经筹到了换肾的钱,你现在只需要听医生的话,吃好喝好养好身体,等到找到合适的配型,就能手术了。”夏未离的水眸里盛满希望。

“你去找你爸了?”李贵芬空洞的眼里闪过一抹希冀。

就算夏长贵出轨让母亲净身出户,母亲依然不恨他。

夏未离垂眸遮盖眼中的情绪,不想让母亲失望,“妈,这本就是他欠你的,不用白不用。”

“其实你爸爸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李贵芬的眼神放空远。

想到以前的事,李贵芬心中钝痛,双眼有些恍惚。

夏未离知道母亲又想到伤心事了,赶紧打断她。

“妈,不说他了,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给她掖了掖被子。

“你看着买就行。”李贵芬勉强的笑了笑。

夏未离点了点头,出去打饭。

等到她回来的时候就听见一个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夏未离想也没想的推门而入。

“小离你可回来了,明浩来看我还给我带了这么多礼物。”李贵芬显然心情很好,显得气色也好了不少。

要是能下床恨不得亲自去把夏未离拉到陆明浩的身边。

李贵芬一向拿陆明浩当自己的亲儿子看待。

觉得夏未离能找到陆明浩这样家境富裕的另一半也算个好归宿。

最主要是认识这么多年,陆明浩一直待夏未离不错。

李贵芬一直期待俩人能早日修成正果。

“小离,你回来了。”此时的陆明浩下巴处吊着白色绷带,看起来也憔悴了不少。

夏未离并没有搭理他,只是冷漠的睨了一眼陆明浩从他身边经过,将手里的饭菜放到床头柜上。

“妈,我给你买了你爱吃的素炒银牙。”

李贵芬发现了两人之间的不对劲,微微蹙眉。

“小离,你和明浩闹别扭了?明浩跟我说是因为和你吵架开车走神才不小心出了车祸,下巴撞到了方向盘上。”她就怕两人因为自己的事情才吵架。

夏未离秀眉微蹙,厌恶的看了一眼陆明浩。

那晚他拿钱羞辱自己的时候她都没有觉得陆明浩这么让人讨厌。

可以说陆明浩的突然到来打了她个措手不及,她还没有来得及告知母亲他们之间的事情。

陆明浩无辜的看着夏未离,“小离,我没有怪你的意思,都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好不好?”

转而又看着李贵芬,“阿姨,都是我不对,小离想找我拿钱给你看病,我那时候手里也没那么多钱,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陆明浩难掩自责。

夏未离警告了他一眼,不想让他再继续说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情。

不该说的话?呵,他可真会总结。

夏未离心里冷嗤,声音冰冷,“陆明浩,我们的事情以后再说,我妈妈身体还很虚弱,你先回去不要打扰我妈妈休息。”

果然两人吵架还是因为自己。

李贵芬当即脸色一沉。

她不希望女儿因为自己嫁过去就低人一等。

“小离,妈妈早就跟你说过了,妈妈的病是无底洞,你不能因为妈妈这个累赘影响你以后的人生……”

“妈,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能是我的累赘,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爱我的人!”夏未离声调陡然拔高打断李贵芬的话。

她这些年为了治好她的病承受了多少白眼和委屈?

她都没有想过一次放弃。

她却总说放弃的话。

李贵芬愣了愣,没想到一向柔弱的女儿会突然变得这么强势。

她理解,自己的女儿想救自己的心。

但是她也确实不想成为女儿的拖累。

“小离,妈妈对不起你,你本该是小公主在父母的呵护宠爱下长大,是妈妈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责任。”李贵芬难掩哽咽。

“妈,你生了我给了我生命,就是对我天大的恩赐,别多想了,先吃饭。”夏未离敛去情绪,安慰李贵芬。

李贵芬眼里闪过惭愧。

她最是了解女儿倔强的脾气。

知道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

她看向站在一旁的陆明浩,“好,明浩来一起吃。”

“哎,好。”陆明浩在李贵芬面前表现出老实憨厚的一面。

他就知道李贵芬是站在他这边的。

所以知道她醒了就迫不及待的来了。

夏未离秀眉紧蹙,“妈,我只买了两个人的饭。”驱逐的意思很明显。

“那我就先不吃了,你和明浩一起吃。”李贵芬神情决绝。

“……”夏未离对母亲无可奈何。

他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她妈妈的真心相待。

她不怪她妈妈此刻的执拗。

就算是她自己这10年来不也是没看透陆明浩这个人吗。

她转而看向陆明浩,“你跟我出来。”

“哦。”陆明浩欣然前往。

李贵芬还不忘给他加油打气。

出了病房陆明浩想抓住夏未离的手被夏未离甩开。

夏未离和他保持距离,冷漠的看着他,“我认为我那天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你今天来我重病的妈妈面前演这一出戏是想干什么?”

“小离我错了,你就不能原谅我吗?我们那么多年的感情……”陆明浩压下心中的不快。

“你也知道我们那么多年就算没有爱情也还有友情,可是你却在别人面前把我形容的那么不堪。”夏未离嘴角勾着一丝嘲弄。

“小离,我那天也是看你和那个男人走的太近,我一时气糊涂了,你别和我一般见识好不好?”陆明浩把自己此时的低声下气都记在了心里。

等到他得到她,他都会一一还回来。

想在去抓住夏未离的手被夏未离再一次甩开。

在母亲的病房门口她不想和他吵架。

“陆明浩,这不是和你一不一般见识的问题,另外,我已经结婚了。”

这下他应该能死心了夏未离想。

结婚?

他会娶她?

对,刚刚李贵芬告诉他,小离已经筹到了手术费80万。

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去哪筹到80万,除非走捷径。

她这是故意匡他的。

分明是被有钱人睡了,她只是在自己面前故意维持形象。

想到自己精心栽培了十年的花朵突然被别人摘了去,陆明浩的心里就更加的愤怒。

“和那晚那个男人?你们早就有染了对不对?”陆明浩大手激动的死死捏住夏未离的胳膊。

夏未离吃痛蹙眉,面覆寒霜。

“放手!”夏未离冰冷的沉呵。

陆明浩心中一震,他还从未见过夏未离这种表情。

下意识的松开了手。

夏未离不想再搭理他,也不想再做无谓的口舌之争。

“我妈妈需要好好调养身体,我不希望你再来打扰她养身体。”夏未离临走的警告更加让陆明浩怒不可遏。

他一脚踹翻了走廊内的垃圾桶。

愤恨的看了一眼紧闭的病房门。

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我说你啊,别身在福中不知福,明浩是个好孩子,差不多就得了,妈妈不怪他不拿钱给妈妈看病,他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妈妈这个病就是个无底洞,你……”夏未离一进门就迎来了李贵芬的唠叨。

她实在听不下去了打断李贵芬,“妈,你先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你这孩子……”

下一篇:每天上班都是被顶一路的故事 几人一起玩弄娇妻
上一篇:宝宝,腿张大点就不疼了电影 我下面被全班男生添出水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