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是我撞进入还是你坐下来 小舞好紧好爽再搔一点

暖暖 2021-10-08 13:16

“那是皇上给我的,公主要抗旨不尊?”盛浅予挑眉问道。

没想到燕玲玲却不屑一顾,“父皇可能老糊涂了,把圣旨写错了。”

竟然敢说皇上老糊涂,其他人都害怕的把脸埋在膝盖里。

盛浅予却明白过来,燕玲玲有仙根能修炼,已经不把自己的凡人老爹放眼里了。

盛浅予想得通透,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反正燕玲玲摆明了是要抢这灵泉山庄的玉牌了,而她是不可能交出来的。

“本公主的话你听不到吗?把玉牌交出来!”燕玲玲满脸戾气。

灌满灵力的鞭子,直接朝盛浅予的脖子疾射而去,竟是打算直接将她就地格杀。

盛浅予眼神猛缩,手指纠缠,面前的结界还没契起,一朵妖冶的紫镜花却突然绽放在她面前,将她完好的裹住。

灵力鞭打在紫镜花上,燕玲玲被镜花反弹,噗一声吐着血跌落院中。

盛浅予看向燕知非,只见他似乎都没有动过,见她看来,还微微一笑。

“哪个该死的敢暗算本公主?”燕玲玲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开了灵根后,就连她父皇都要惧她三分!

燕知非撇了眼地上的燕玲玲,温润的神色和凛冽的气质融合,像一尊触不可及的远古神。

燕玲玲看清坐在里面的人后,怨毒的神色陡然一转,变成了惊喜和娇恋。

“知非皇叔!”燕玲玲跳起来,朝燕知非扑过去,一边软糯的说道,“皇叔,你是不是在这等我?你怎么知道我会来?皇叔,人家好疼啊!嘤嘤嘤~”

盛浅予忍不住嘴角一抽,这画风转得太快就像龙卷风让她措不及手!

燕知非却搂过她,微微一动,退到院落的回廊下,看都不看燕玲玲,问道,“还玩吗?”

盛浅予睨了眼燕知非,前世十八年师徒,她早已免疫,差点都忘了,他这张脸多么祸国殃民!

没想到上至公主,下至商女,都被迷得神魂颠倒。

她看向燕玲玲,突然生出恶作剧的顽意。

让你打我鞭子,打不过你,我就先气死你!

素手一挑,勾起燕知非硬朗的下颚,轻笑到,“公主连我的人也要抢吗?是太饥渴还是天下男人死绝了?”

燕知非狭长的双眸微眯,嘴角的笑意有些碎裂,这小丫头!不肯吃亏的样子,还是和那时一模一样。

燕玲玲果然暴跳,“啊啊啊!放开你的脏手!”

一鞭子充满杀意,直卷而来!

然而没等她靠近,却见燕知非轻甩袖袍,凌厉的杀意便被化解一空。

“知非皇叔,你为什么要帮这个女人!”燕玲玲又委屈又愤怒。

“皇叔?原来你这么老?”盛浅予惊讶。

燕知非见她眼里的嫌弃,眼神一默,等了她千年,竟被嫌弃太老?

看向燕玲玲的眼神由不得染上一片寒凉。

燕玲玲还从没见过燕知非这样的眼神,只觉得委屈死了!

看向盛浅予更加恨怒,吼道,“都怪你这个贱妇!一定是你勾引知非皇叔!不然皇叔怎么会不理我!”

“对呀!”盛浅予笑眯眯,“那也是我本事,你勾引得动吗?恐怕脱光白贴人家都不要呢!”

燕玲玲一听这话,顿时气歪了嘴。
这话简直像一根刺,直直的刺向了燕玲玲最不愿提起的痛处,因为,盛浅予说的……是事实!

盛浅予惊讶不已,又让她诈中了?啧啧称奇到,“没想到啊,原来贵为公主也会去白贴男人。”

说完又看向燕知非,“她脱赤条了吗?你有没有心动的感觉?”

燕知非微微皱眉,“胡说什么。”

眼里的嫌弃却让盛浅予瞧了个真切。

盛浅予眼里笑意点点,“原来是嫌弃,连看都觉得污眼睛,我说怎么你小侄女出现你看都不看呢。”

燕玲玲听着这话都要疯了,再看两人的互动,感觉心都要碎了,叫到,“知非皇叔,我不许你看她!不许看!”

燕玲玲再次冲上来,却怎么都无法靠近两人,在原地张牙舞爪。

院子里跪着的众人早已惊呆了,画风转得太快,他们还……还砍不砍头了?不砍的话,他们想回家了……

盛宛然这时候总算智商上线了,原来公主竟然也喜欢他?而他,不是羽鸦营的大人,却是一个王爷?

盛宛然感到自己的心又沉沦了几分,王爷啊,那她要是嫁过去,岂不就是王妃了?全然忘了,刚刚自己被骂得怎样的难堪!

“公主……”盛宛然走近几步,眼神却飘向廊下的燕知非。

燕玲玲正无处发泄,反手就是一巴掌,啪!盛宛然被扇得眼冒金星,趴在地上。

“谁准你看他了?”燕玲玲怒骂。

盛浅予心神一动,悄悄收回封印在盛宛然额头上的结界,被抑住的鲜血瞬时喷涌而出。

“我没有,我没有看……”盛宛然呜呜直哭,抬起脸,却是血流满面。

“哇,公主好暴力!”盛浅予故意惊呼到,“竟把人都打出血了,真凶残。”

燕知非垂眸,看了眼臂弯里的小丫头,唇角隐约带笑。

燕玲玲有些呆滞的看了眼自己的手掌,怎么就出血了?

“你是故意的?”燕玲玲看着盛宛然,阴恻恻的问。

一定是她故意陷害,想让她在皇叔眼里落得一个残暴的印象,顺便又博得她皇叔的怜惜!

一个两个都想抢她男人?燕玲玲眼里杀意涌现。

“不……不是!”盛宛然见她眼里的杀意,顿时惊骇到,“公主,我我我已经成婚了啊!我有夫君了!”

盛宛然已经顾不上刚刚自己还求着和离,要和蔚宇轩撇清关系了,急急忙忙拉过蔚宇轩,抱住他的腰身。

燕玲玲一顿,这才满意点头,“看在你帮我做事的份上,就饶了你这次。”

盛浅予微笑补刀,“咦,刚刚你不是还求着和离,要侍奉在知非皇叔左右吗?”

盛宛然惊惧不已,看了一眼燕玲玲,又撇向廊下风华绝代的男人,只一眼,竟又痴了,一瞬间忘语。

“好啊!你竟还真的敢肖想!”燕玲玲碰不到盛浅予本就愤怒,见到盛宛然这样子,转身就想一鞭子向她抽去,又顾忌的看了眼燕知非,硬生生收住了。

稳住,她要给皇叔留一个淑温柔女的形象!

转向燕知非,又娇糯的喊道,“皇叔~~皇叔,放我过去嘛!你怎么能搂着别的女人,我会伤心的啊!”

狠狠的瞪着盛浅予,努力做出一副小女儿的姿态,嘟嘴说道,“皇叔你看,她欺负人家!”
娇嗲嗲的声音充满做作,盛浅予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卫冬临忍不住捋了一把手臂上的恶寒。

燕知非皱眉,搂过盛浅予,瞬间消失在原地。

燕玲玲气急败坏,一转身,眼神恨不得撕了盛宛然。若不是她,她怎么会惹得皇叔生厌?

没有了美男的诱惑,盛宛然也彻底清醒,急智的喊道,“公主,那铜牌,我已经在盛凰羽身上找到了!”

燕玲玲一顿,眼里气势稍缓,“真的?”

盛宛然忙在身上一阵摸索,拿出一块鎏金铜牌,说道,“公主请过目!”

燕玲玲拿到铜牌,心情才好了些,冷哼到,“盛浅予,就算你有点三脚猫功夫又怎么样?没有名额铜牌,此生注定如蝼蚁一样死在人间境!”

盛浅予松了口气,又说道,“我还得知,盛浅予父母在胡山那里留有些东西……”

燕玲玲点头,心里挂念着燕知非,一想到他和盛浅予独处,心里就发狂。

她收起铜牌匆匆说道,“那东西,我晚点再拿!”

说完人一闪,就不见了身影,盛宛然心里一松,终于晕了过去。

……

盛浅予感到自己被燕知非搂着,只是一转,再看去,却是在一处山谷里。

几处篱笆随意的围成一个庄园,一块大石上写着四个大字……

“灵泉山庄?”

盛浅予心里惊得不行,就是这么一转身的功夫,竟到了距离飞燕城百里之外的灵泉山庄。

前世她是知道异能的,却不知道,原来真的存在比异能还逆天的修仙文明。

“好厉害……”盛浅予真心的说道,燕知非唇边微不可查的染上一丝笑意。

“拿你玉牌开启结界。”燕知非温声说道。

盛浅予这才注意到,灵泉山庄笼罩在一层结界里,只是一眼,盛浅予就可以感觉到这个结界很强大!

她拿出玉牌,梅花形状的玉牌金丝流转,和结界相呼应,结界打开了一处开口。

两人走进去。

“给你。”燕知非说道,手里突然多出一个木盒。

盛浅予惊讶,这正是高进财拿来的那个木盒,当时她直觉不能打开,她的院子有结界,所以就放心的搁在房里了。

“小偷!”盛浅予睨了眼燕知非,抢过木盒。

燕知非温润的笑意有些僵,不识好歹的小东西!

盛浅予不知道的是,她那结界,就在他们离开的时候,被发疯的燕玲玲给破毁了。

盛浅予捧着盒子,慢慢打开。突然一个光团冲出来,嗖的一声往外面窜去。

盛浅予吃了一惊,连忙追出去,却见那个光团上蹿下跳的弹在结界上,结界被撞出一圈圈像水纹一眼的波痕,却纹丝不动。

盛浅予手指交缠,一个捕捉的结界像网一样,朝那团亮光扑去,燕知非微微抬指,盛浅予飞出去的结界无形中亮了一圈。

盛浅予全神贯注的看着那四处逃走的光团,没有注意。

追了半天,终于将那团亮光抓到手里!

竟然是一团萤火虫。

一丝清秋扬起盛浅予的墨发,她的脸上微微染上一层朦胧的亮光。燕知非看着她,眼里暗光叠叠,意味不明。

盛浅予一心都放在手里的萤火身上,那团萤火虫想伺机而逃,燕知非背着手,轻轻的睨了它一眼。

萤火一哆嗦,老老实实趴着,一动也不敢动了

下一篇:公么看我喂奶下面好硬好大 葡萄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
上一篇:很肉不停的做很粗暴小说 男同桌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