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尺寸的小黄说说1000字多肉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

暖暖 2021-10-03 13:02

浴室安静的呼吸可闻,一根针掉下去都能听见。

沈悠悠缓过晕眩,反应过来,瞪大眼。

下一刻,立刻起来,可浴缸太滑,还没坐起来便又扑到慕容甫辞身上,这次额头撞到他下巴。

慕容甫辞闷哼一声。

沈悠悠要哭了,“老公,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慕容甫辞头疼。

他没事都要被她弄的有事了。

“别动。”

搂过她的腰,坐起来,沈悠悠立刻摸他的下巴,“是不是撞疼了?有没有受伤?”

她细白的小手不断在他脸上摸,满脸满眼的担心,愧疚,自责。

如果不是她眼神里的担忧,她这么模他就像花痴一样。

“没受伤。”

这泪汪汪的模样,像只受了欺负等着主人安慰的小奶狗,慕容甫辞想逗逗她都不忍了。

“真的没受伤吗?我刚刚听见咚的一声,很重,啊,对了,你头,我看看!”

沈悠悠想起自己压下来的时候那声咚,可大可大了,赶紧抱住他,去看他后脑勺,检查有没有哪里撞坏了。

要是帝国财团的大boss被她撞坏了,怕是有无数的人会拿着砍刀追着她跑。

慕容甫辞就这么被沈悠悠抱住,她湿淋淋的身体和他紧紧相贴,少女的芬芳,柔软的身子就这么强烈的传进他感官。

他有反应了……

沈悠悠还不知道自己点了火,坐在慕容甫辞腿上动,胸口也在他面前无意识的摩擦,“老公,你后面撞到哪了?疼不疼?我没看到伤,可我担心,我们还是去趟医院吧!”

说了一连串,沈悠悠急的不行,放开他便要出去。

可手刚抓住浴缸,腰身就被箍紧,那力道大的她动都动弹不了,还疼。

“老公?”沈悠悠看慕容甫辞,这才发现他神色很不对,脸紧绷,眼睛里跳跃着火焰。

很吓人。

她被吓到了,不是害怕慕容甫辞现在会吃人,而是担心他的脑子是不是被自己撞坏了。

她慌了,“老公,你说话,别吓我啊!”

她真的很怕他出事。

慕容甫辞没回答她,唯有眼里的火烧的越来越旺,掐着她腰的手也越来越紧。

那滚烫的温度从他掌心传来,似是要把她燃烧。

沈悠悠管不了那么多了,转身抓着浴缸便对外面喊,“有没有人啊,慕容……”

话没说完,腰间的大手便用力一收,她身子倾斜。

视线缭乱,她摔进慕容甫辞怀里。

很快,她视线定格。

在被定格的那一刻,她眼睛瞪大,整个人僵住。

因为慕容甫辞就在她眼前,俊脸放大,他的唇贴着她的唇……

他在亲她。

不,不是亲。

是吻。

贝齿被撬开,陌生的气息很快侵占她的粉唇,火热的气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沈悠悠脑子空白了。

他……他在吻她……

吻她……

慕容看着她怔懵的脸,大大的眼睛,里面的清澈,心里的欲望像海浪一样翻滚,恨不得把她整个生吞入腹。

嗓音暗哑,“闭眼。”

沈悠悠下意识闭眼。眼睛刚闭上,脑子里便电光火石,沈悠悠一下睁开眼睛。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猛的推开慕容甫辞,飞快跑出去。

像只受到极大惊讶的小奶狗。

慕容甫辞看着跑出去的人,再看浴缸里自己的双腿间,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

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刚刚竟然崩塌的不成样。

沈悠悠跑出卧室,跑出别墅,到黑漆雕花大门,她清醒了。

她跑什么?

慕容甫辞刚刚对她做的事是合情合理的。

她不能跑,非但不能跑,还要配合。

可是……她跑了……

沈悠悠看别墅里的灯火通明,佣人还在各自忙碌,有条不紊的做着自己手中的事。

一切都没变。

沈悠悠看二楼亮着灯的那一处,心猛烈跳动起来。

嘴唇上还是他的气味,像罂粟花粉,渗透进她的身体,在她身体里燃烧起来。

沈悠悠脸红的滴血。

楼上,慕容甫辞从浴室里出来。

黎叔走过去,“先生,太太湿淋淋的站在外面,要叫她进来吗?”

慕容甫辞系上浴袍带子,结实的腹肌被掩盖在浴袍里。

“不用。”

“好的。”

黎叔转身离开,慕容甫辞倒了杯酒,坐在沙发上喝起来。

他倒是要看看,这一吻她是就这么走了,还是回来。

如果她走,他可以放了她。

当做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

如果她没走……

凤眸深了。

沈悠悠走进了别墅。

她刚走进别墅,佣人便过了来,把一条毯子披她身上。

沈悠悠微怔。

这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样。

管家黎叔走过来,态度恭敬,“太太,你手上的伤沾了水,需要重新包扎,但现在为了避免感冒,让佣人先带你去洗漱。”

沈悠悠看楼上,点头。

半个小时后,沈悠悠重新站在主卧外,打开卧室门进去。

可没想到卧室里面漆黑一片。

呃,慕容甫辞睡了?

那睡了最好。

好办事。

沈悠悠摸索着过去,躺到床上。

她躺到床上并没有安分,而是朝身旁摸,当摸到慕容甫辞后,她主动偎过去。

刚刚在下面,她一直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过了三十的男人那啥都特别强,而慕容甫辞三十有三,肯定很强。

刚刚在浴室里的时候她脑子晕的,完全不知道他的反应,但后面她回想,他反应很大。

只不过她没注意而已。

他都娶了她了,自然不是放在家里做摆设的。

得用!

慕容甫辞勾唇,手臂伸展,把她圈进怀里。

沈悠悠懵了。

这是什么意思?

可等了好一会,慕容甫辞也没动,她仰头叫,“老公?”

“乖乖睡觉,别乱动,否则我不介意像刚刚那样惩罚你。”

惩罚?

他刚刚那是惩罚?不是要要她?

黑暗中,沈悠悠眼睛亮了。

“嗯!老公晚安!”
沈悠悠过了惊心动魄的一天,以至于第二天回想起来感觉自己像过了一年那么久。

慕容甫辞已经不在别墅,别墅里四散着佣人,安静的做着手中的事。

她吃了早餐,黎叔便过了来,“太太。”

黎叔是清苑的管家。

清苑就是她现在所住的地方,占地千亩。

有喷泉,游泳池,高尔夫球场,酒窖,电影院,大型健身场所,外面有的这里都有,大的离谱。

沈悠悠点头,“黎叔,有什么事你说。”

“先生临走前说,家里的一应事宜太太都可以做主。”

沈悠悠睁大眼,“全部?”

“是的。”

沈悠悠难以相信,昨天黎叔有简单的跟她说过清苑的情况,她听完后表示震惊。

沈家也不差,但和慕容甫辞比起来那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完全不在一个档次。

“先生还说,太太想做什么就做,不要有所顾忌。”

沈悠悠感动。

慕容甫辞这么说是清楚明白的表明了她女主人的身份,地位。

并且给了她绝对的自由和尊重。

他把她真的当妻子。

他是个好老公!

“家里的事就先这样,你们管的很好,不用有所变动,如果我看着哪里需要改善的,我再告诉你。”

“好的,太太。”

沈悠悠有自知之明,她自己是不可能管好的,所以现在先保持,等她慢慢熟悉了再一点点改变。

黎叔离开,沈悠悠看这奢华的大厅,终于有种自己是慕容太太的真实感。

嗯,从今天开始,她就是慕容甫辞的太太了!

时间眼看着快到中午,沈悠悠赶紧去厨房做菜。

她要亲自做菜给慕容甫辞吃。

虽然没有世界级厨师做的好,但她也是会做菜的,不会难吃。

很快沈悠悠做好,让司机送她去慕容甫辞的公司,她给他送午餐。

外面的菜吃多了不好。

所以还是吃自家亲手做的。

沈悠悠突然想起,要不自家种菜吧,那不是更绿色健康?

嗯,待会就跟慕容甫辞说。

在家里种绿色无污染不打农药的菜。

车子很快停在帝国大厦。

沈悠悠提着保温桶下车,走进奢华的大堂。

这次她进去没人拦着她,并且前台保安一致弯身,“太太中午好!”

整齐划一的动作,异口同声。

沈悠悠被吓了跳,点头,“好,好。”

很快她发现,“咦,你们换人了?”

这里的前台和保安没有一个是昨天见过的。

全部都是新面孔。

为首的保安说:“是的,太太。”

沈悠悠想起昨天自己被慕容甫辞带进电梯,段舟没说完的话,明白了,点头,“你们忙,不用管我。”

“是,太太!”

保安前台再次躬身,异口同声。

沈悠悠走进总裁专属电梯。

而前台和保安看见电梯门关上,立刻八卦起来。

“这就是慕容先生的太太?看着好小啊!”

“高中没毕业吧?”
“我莫不是出现幻觉?”

“不,你没有出现幻觉,而是慕容先生可能有不同于常人的小癖好……”

瞬间,大家秒懂。

突然,邪魅的一声插进来,“你们慕容先生的小癖好多着呢。”围成小圈圈八卦的保安前台僵住。

下一秒,躬身,“金总!”

金呈铭背过手,笑眯眯的,“别害怕,别害怕,昨天你们慕容先生大发雷霆,今天不会了,好好八卦下,有益身心健康。”

说完,摆手,踩着猫步走进总裁专属电梯。

前台和保安看着关上的门,冷汗直冒。

这位爷不会去大boss那告状吧?

沈悠悠在总裁室里等慕容甫辞,秘书告诉她慕容甫辞还在开会,要过会才能结束。

她把保温桶放茶几上,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等着。

秘书给她拿来了水果,点心,零食,又给她榨了果汁,一点都不敢怠慢的放她面前。

“谢谢,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看她这么忙来忙去的,都耽误自己的工作了。

她来可不是为了耽误她工作的。

“好的,太太。”

秘书离开,沈悠悠拿过果汁,边喝边看这处处透着冷漠气息的总裁室。

黑色的沉香木弧形办公桌,同色的书架,昂贵的手工鳄鱼皮沙发亦是黑色,沉静,内敛。

现代化的工业设计感,让这里处处透着冷静,理性,亦无情。

和慕容甫辞身上的气质一样。

沈悠悠突然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开始就怕慕容甫辞了。

就是他身上的气质。

门外,秘书刚出去便看见走过来的人,立刻叫,“金总。”

“嗯,你们的慕容先生呢,在里面吗?”

“不在,先生在开会。”

“哦,那我等他吧。”

便要走进总裁室。

秘书赶紧拦住他,小声说:“金总,太太在里面……”

来找老板最多的人就是金总,相当之频繁,而先生身边一直没有过女人,所以外界都传言金总和先生有着不可描述的关系。

偏偏外面传的有鼻子有眼,两位本尊却是一点都不解释,久而久之也就默认了两人间的这种关系。

而现在先生结婚了,金总还这么频繁的来找先生,她们也是没办法。

但这会儿太太就在里面,并且昨天先生为了太太把大堂里所有员工辞退,永不录用。

可见太太在先生心里的地位。

现在金总进去,那不就是情敌见面?

一个正宫,一个曾经的旧爱,到时候要闹出什么来,那可不得了。

金呈铭见秘书那为难的神色便知道她在想什么,顿时愉悦了。

“放心,我不会把你们的小太太吃了的。”

便推开她,打开门进去。

秘书想拦已经晚了。

沈悠悠听见开门声,还以为是慕容甫辞,都开心的站起来,准备叫老公了。

可在看见走进来的金呈铭后,疑惑,“你是?”

秘书赶紧介绍,“太太,这是先生的朋友金总。”

金呈铭挑眉。

还真是个尽职尽忠的秘书。

“你出去忙吧,我和你们太太单独聊聊。”

秘书顿时苦了脸。

但金呈铭说话她不敢反驳,便给了沈悠悠一个多保重的眼神出去了。

沈悠悠纳闷,这是什么眼神?

总裁室门一关上,金呈铭便走过来,笑容邪魅的对沈悠悠伸手,“小嫂子好啊。”

下一篇: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坐上来自己动用点力
上一篇:不知深浅po1v2笔趣阁 老和尚给小姑娘种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