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肚兜下的浑圆被揉捏NP——公主被当着所有人玩

暖暖 2022-03-25 13:11

“爸,你要逼我嫁给一个躁狂的疯子?”

云倾捂着红肿不堪的左脸,瞅着面前的中年男人:“卖女求荣的人一般不得好死哦!”

“啪!”

响亮的耳光声响起,云倾右脸上立刻多了五个手指印。

她抬手擦了嘴角的血迹,咬着牙笑了:“这就恼羞成怒了?我告诉你,我有男朋友,你那小三不是一心让女儿进豪门吗?干脆让她女儿嫁啊。”

“啪!”

又是更狠的一耳光,云城阴森森地看着云倾红肿不堪的脸:“你敢不嫁,我今天打死你,也不会有人报警信不信?”

云倾握紧拳头,垂下眼帘,讥诮地冷笑:“你打死我,我也不嫁洛韫深信不信?”

云城气得回头大喝:“拿皮带来!”

云倾的后妈连媚急忙走上前来,帮云城顺着气,边劝云倾:“倾倾要我说你也是够不懂事的,你就不怕你不嫁洛韫深,你爸拿你妈撒气?”

连媚这一说不要紧,云城猛然想起来:“对呀,你妈住的医院有我一半股份,现在消无声息让一个人死的办法太多了,明白吗?”

云倾脸色一白,死死咬牙:“你可是靠我外公发家的!外公一走,你抢他遗产,领小三和私生女回家,气得我妈跳楼住院,现在还想要她命?你还能更不要脸点儿吗?”

云城扬手又是一个耳光,重重砸在云倾脸上,云倾往后一倒,头撞上茶几,血慢慢流过脸颊,滴在地毯上。

云倾却吭都不吭一声,染了血的目光像是一把刀,狠狠盯着云城。

云城冷声问道:“最后问你一次,是嫁人还是给你妈出殡?”

云倾也不说话,缓缓起身,捂着伤口往门口走。

“你去哪?”云城厉喝。

“去医院止血,你别动我妈,我嫁。”云倾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眼睛乌沉沉的,指甲生生把掌心抠出血来......

云倾到医院时,已经满脸是血。

她面无表情地让医生给她缝合,从头到尾没叫一句疼。

亲生父亲要把她嫁给洛家从不敢露面、据说犯病时得拿铁链锁的疯子,伤口再疼都没有心口疼。

想起前天男友祁同羽跟她视频,说好要娶她,云倾一阵心痛。

她注定要辜负他了。

云倾咬着唇,痛苦不堪地给祁同羽发视频,想最后跟他道个歉。

可祁同羽没接,只回了条语音:“我在片场,现在不方便。”

祁同羽戏剧学院毕业,现在到处跑剧组,确实很忙。

云倾忍着难过,叫了辆车,来到祁同羽新买的房子门口,打算等祁同羽回家亲自跟他道歉。

谁知她刚按密码进门,就听见卧室里传出一阵娇笑声:“我这个主意怎么样?让我妈跟云家求亲,云倾不受宠,肯定是她嫁,这样我们就能公开了,也不怕她跟媒体爆料你劈腿,毕竟是她先嫁人的!”

云倾一瞬间浑身发寒,如遭雷击。

这声音她熟悉,城内顶级名媛,洛家女儿洛韫霁,也是洛韫深的异母妹妹。

卧室又传来祁同羽的声音:“宝贝你真聪明,爱死你了。”

“我不止聪明,我还能给你买房子,将来还会捧你到一线,你要对我一心一意,好处少不了你的!”洛韫霁娇笑道。

云倾站在门口,遍体寒凉,勉强逼自己掏出手机打开录音键,录下里面的调笑声,牙齿咬破了嘴唇,血腥味弥漫在口腔。

她咬唇死忍着,一直录到两人不再说话,一阵靡靡之音响起,才收起手机,一把推开门,二话不说把祁同羽拽起来左右开弓两巴掌:“你不是说把房子骗到手就跟她分手吗?怎么还跟她见面?!”祁同羽看见云倾仿佛从天而降,整个人都愣住了。

洛韫霁却狠狠瞪了她一眼,又扭头抓住祁同羽,指着云倾:“她说什么?你骗我给你买房子?”

祁同羽吓得连连摇头:“不是,你别听她胡说,云倾,我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云倾红着眼眶,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颤声说道:“你说房子骗来做婚房,等手续一办妥就跟我结婚的......”

云倾越说,洛韫霁脸色越难看,最后涨成了猪肝色。

云倾见她的眼神越来越怀疑,这才闭口不言,只是痛苦地看着祁同羽,最终跺跺脚跑了出去。

身后传出尖叫和求饶声,云倾捂住耳朵一句都不想听。

此刻她只想找个地方,把祁同羽这三个字忘得一干二净。

云倾打车到了城里最高端的酒吧,叫了一瓶威士忌,一杯接一杯地痛饮,不知不觉喝完了整整一瓶,才摇晃着起身结账,转身走人。

酒精侵蚀了大脑,眼前一片模糊,云倾晕头转向,跌跌撞撞走到了包厢区,推开一个黑暗的空包厢,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这里的沙发怎么这么软,还透着温热?云倾揉着发痛的太阳穴纳闷。

正纳闷间,只听一个低沉冷漠的声音在云倾耳边响起:“你坐我腿上了。”

云倾一回头,就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静静看着她。

无以复加的心痛袭上心头,赶走了她所有的理智。

云倾闭上眼,深吸一口气问道:“今晚我想把自己送出去,要吗?”

男人沉默了几秒,嗅到了云倾身上的血腥味:“受伤了?”

“小伤,不值一提。”云倾一摆手。

跟心伤比起来,头上的伤口算什么。

男人在黑暗中如狩猎的黑豹,静静端详云倾片刻,低声笑了:“挺有意思。”

一阵天旋地转,云倾陡然被翻了个身,片刻后,她低呼出声。

男人一怔:“你是......”

他放柔了声音,轻声安慰云倾:“放松,一会儿就好了。”

云倾无助地捉着男人的肩膀点了点头......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才停了下来。

云倾疲倦到极点,沉沉睡去。

男人手机响了。他接起来压低声音道:“马上到。”

挂了电话,男人回身给云倾穿上衣服,无意中触摸到她手腕上细细的手链。

他顿了顿,摸索着将手链解开握住,低声道:“小丫头,等我回来......”

两个小时后。

云倾头痛欲裂地醒来,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一切,看着空荡荡的手腕,后悔到极点。

失了身不说,还失了手链,那个挨千刀的男人,占了便宜还偷东西!

那手链是妈妈千叮万嘱,要云倾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能离身的!

她沮丧极了,匆匆跑下楼,还没来得及叫车,就接到了医院的电话:“云小姐,云先生把你妈妈的医药费停了,您看怎么办?”

云倾顿时气得发抖,匆匆丢下一句“我马上解决”就反手给云城打电话:“你为什么停了我妈的医药费?!”

“你这么长时间不回来,不是想跑吗?要是想跑,就多想想你妈还在医院!”云城冷笑着说。

云倾的眸子暗沉下来。

怒火缓缓窜上心头。

“洛家想什么时候娶我?”她沉声问。

“随时可以领证,反正他见不了人,不可能有婚礼。”云城回答道。

云倾一阵心痛,回想着小时候云城为数不多的拥抱,轻轻问道:“父女一场,为什么你不怕我被那个疯子打死,也不在乎我没有婚礼?在你心里,是不是根本没对我有过父爱?是不是只有云茜才是你的孩子?”

云城冷哼:“少废话!我看你就是不想嫁,想给我找麻烦!”

云倾心里最后一丝对父亲的希冀,被云城辗得粉碎。

“把医药费交上,告诉洛家,我八点半去民政局领证。”云倾垂下眼帘,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医院来电话,医药费交上了。

云倾坐在出租车上,开始翻看所有关于洛家的新闻八卦,强迫自己记住洛家的一切,做好进洛家的准备。

顺便抹掉对父亲这个词所有的期待和依恋。

他们带给云倾母女的一切痛苦,云倾要双倍奉还云倾回到云家时,云家正在吃早餐。

看到云倾进门,云茜抽了抽鼻子,瞪大眼睛低呼:“姐姐,你喝酒了?还在外过夜?让洛家知道了,责怪云家怎么办?”

云倾理都不理云茜,径直上楼。

云茜委屈地看看云城:“爸,姐姐不理我。”

“你妹妹问你话呢!”云城沉着脸说。

云倾停下脚步,冷笑一声:“私生女也配做我妹妹?”

云茜狠狠地瞪她一眼,一扭头便泫然欲泣:“爸,姐姐为什么看不起我?一口一个私生女,是在骂谁呀!”

云城一听就火了:“你这是暗着骂我呢?!”

“对呀。”云倾扬起一个笑脸。

云城“啪”地一声摔下筷子,大步走到云倾跟前扬起手来。

云倾却比他更快,一把抓住云城的手,冷漠地看着他道:“你动我一下我就不嫁。”

云城气笑了:“你威胁我?”

“对。你拿我妈威胁我,我就拿洛家威胁你。这个筹码还是你给我的。”云倾面无表情地甩下他的手,漠然地转身上楼。

云城望着云倾的背影,犹豫地停下了追打她的脚步。

总感觉云倾哪里变了......

一个小时后,云倾换了衣服下楼,看着云城冷冷地说:“听好了,咱们现在是合作关系,我卖身给你求荣,你出钱给我妈看病。你最好别再打我妈主意,否则我就算没本事,但跟你宝贝女儿同归于尽还是会的。”

“不孝女!”云城气得差点跳起来。

云倾却连个眼神都懒得再给他,毫不留恋地走出了云家。

云倾到民政局时,刚好八点半。

民政局门口停了辆劳斯莱斯,一个老人站在车旁,拿着张照片对云倾端详一会儿:“云小姐?”

云倾迅速过了一遍洛家资料,露出礼貌的笑容,点了点头:“周管家好,让您久等了。”

这是洛家的大管家,洛家老爷子平时最是倚重他。

周管家显然没想到云倾能认出他来,有点小高兴:“是的,我们大少就在车里,等等我叫他下来。”

话音未落,车门一开,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过来。

云倾看着这男人,着实吃了一惊。

传说中被铁链锁得不见天日,堪比凶神恶煞的洛韫深,竟然这么好看!

剑眉长目,高鼻薄唇,轮廓硬朗,身材修长劲瘦。

祁同羽这个娱乐圈小生被他秒成了渣。

洛韫深在云倾的目瞪口呆中缓缓走近,抬起满是伤疤的右手,捏住云倾的下巴。

像端详货物一样端详他,声音低沉阴郁:

“你想好了,跟我结婚——生死自负。”

随着他抬手,一截银色的手链在阳光下莹莹闪烁了一瞬。

又很快掩进了袖口。

云倾被晃了眼,心里咯噔一下。

这链子怎么和她的有点像?

她急切地抓住男人的手——

“你手上戴的是什么?”

下一篇:看来昨晚还是让你不够累总裁’重生在NP虐文里
上一篇:被侍卫玩的丫鬟高H——小妖精抬起臀嗯啊H太子妃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