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闺蜜带到密室调教gl小说 被高冷男神R到哭

暖暖 2021-11-26 16:13

白景安吓了一跳,赶忙从床上坐起身,“顾总,你回来了。”

顾衍深盯着她黑暗中明明暗暗的脸,“你怎么在这里。”

“刚刚停电打雷,我怕顾凌害怕,所以来看看。”

白景安说话时很轻,生怕把顾凌吵醒。

“出来。”

顾衍深转身,嗓音低沉但冷厉。

白景安掀开被子下床,她拿起自己的手机,小心翼翼地用光照着脚下的路。

她轻轻地走出去,关上门。

而她刚转过身,顾衍深一把将她摁在墙上,“我有没有警告过你,不准利用顾凌勾引我?”

白景安后背被撞得有些吃痛,她拧着眉头道,“顾总,你在说什么。”

顾衍深视线冷冷下移,那眸光讽刺而讥诮。

白景安也跟着低头,接着发现,自己睡衣的领口,不知什么时候敞开了。

可能是刚刚抱着顾凌,顾凌又攥着她,钮扣松了。

而她手机的光好巧不巧因为抬手的角度,把胸前一片打得异常清晰。

她没穿BRA,里面真空,肌肤大片起伏,若山峦幽幽。

就像是故意露给他看一样。

白景安面色倏地涨红,一把摁灭手机的同时,捂住自己的衣襟说,“顾总,你误会了,我刚刚是……”

“我不想听你狡辩,立即滚出二楼。”

男子嗓音太冷,白景安突然失了解释的心思,因为再解释,似乎都是枉然。

她咬唇,攥紧衣襟转身。

可没有了手机的照明,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边上就是个落地的大花瓶。

她只感到自己身体似乎撞到了什么,而那花瓶也跟着摇摇晃晃。

她立即一手去扶住那大花瓶的同时,另一手去攥住身边的顾衍深。

而,不知是不是她抓得太不巧了,只听啪嗒一声。

顾衍深的衬衫扣因为她的紧攥,崩裂了。

衣襟敞开,露出他左胸膛的一片肌肤。

一道雷鸣突然打下,煞白的光线中,顾衍深英俊的脸被打得愈加冰冷。

而他露出的胸肌,肌理分明,结实有力。

像是最性感的男模,散发着诱人的荷尔蒙气息。

可。

白景安却是震住了。

因为她看到了什么,她竟然看到顾衍深的左胸膛上,有一道与她刚刚梦里一模一样的新月疤痕。

性感、惹眼、又诡异心惊。

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她梦里看到的‘东西’,会在现实中,在顾衍深的胸膛上出现?

白景安惊悚了。

“别碰我!”

顾衍深一把推开她的手。

那嗓音充满了冷沉和厌恶。

这时。

啪嗒一声。

走廊的灯光亮了,电力恢复。

骤然的明亮让白景安下意识地闭眼,而她再睁眼,就看到顾衍深拧开顾凌的房间门。

亮光下,男子胸前的衣襟依旧敞着。

可因为侧身,刚刚那抹新月疤痕,似乎又看不到了。

所以刚刚,究竟是雷鸣下自己因为做梦而产生的幻觉?

还是,那疤痕,是真的?

白景安现在连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真看见’还是‘假幻觉’。

可,应该不是真的吧?

否则这不是魔幻了,自己做梦的‘疤痕’,竟然会在现实里出现在顾衍深的胸膛?

灵异了?

“还不滚?”

顾衍深彻底关上门前,他冷冷的嗓音又碾着她的耳。

这男人,简直了。

看他一眼就是勾引,要不要这么自恋。

白景安摇摇头,干脆不再想,上楼。

第二天,早餐,依旧只有她和顾凌。

而许是昨晚她陪他度过了打雷的害怕,顾凌这会儿,对白景安倒是热切了起来。

“白阿姨,这个虾饺很好吃哦,你多吃一个。”

顾凌说着把一个晶莹剔透的虾饺夹到白景安碗里。

白景安笑笑,也给他夹了一个小笼包。

餐后。

顾凌也没立即上二楼,而是说,“白阿姨,你暂时失业了,那你现在要干嘛呀?”

白景安其实昨晚已经把能投的简历都投过了,所以这会儿,也只能等消息。

便道,“暂时没什么事。”

顾凌立即眼眸一喜,说,“白阿姨,那你带我去商场买衣服吧?”

白景安狐疑,买衣服?

顾凌指了指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脸嫌弃,“不是小西装就是小马甲,爹地的品味死板死了。”

“……”

白景安看着顾凌‘豪门小少爷’的标准打扮,虽说贵气,但对于一个才三岁的孩子而言,真的太刻板了。

一点朝气都没有。

她挺想陪顾凌去买衣服的,但。

“你爹地恐怕不会同意。”

“我们不要告诉爹地不就好了嘛。”

顾凌嘿嘿一笑,看向保镖,“保镖叔叔,你不会向爹地告状吧,你要是告状,我就像上次一样离家出走,然后让你被爹地罚跑步。”

“……”

保镖最后还是开车送顾凌和白景安来到了商场,然后亦步亦趋的跟着。

顾凌也不在意,开心地像只小鸟儿,拉着白景安先把商场玩了一遍。

包括那室内的攀岩、海洋球,不亦乐乎。

白景安终于明白顾凌为何要自己陪他来商场了,因为顾衍深长期过分严格的管教,以及没有妈咪的陪伴,让顾凌压抑了太久。

但他其实不过是个孩子,有孩子爱玩的天性。

所以当有白景安这个类似妈咪的女性陪着他,顾凌一下子就像匹脱缰的小马,玩疯了。

“阿姨,我们下次去游乐场玩好不好。”

顾凌顶着汗津津的小脸,已经想着预约下一次的玩耍了。

白景安笑着替他擦汗,“好。”

这之后,两人手牵手转战去买衣服。

可谁知,到了童装区,竟看到了同样在挑童装的顾母、顾诗瑶,以及柳伊蔓。

三人看到白景安和顾凌,皆是眉头一皱。

顾诗瑶最先反应过来,鄙夷说,“怎么到哪儿都能看到你这个二手货?”

而且,竟然还带着顾凌。

真以为自己能母凭子贵当顾家少奶奶了?

冷着笑,顾诗瑶走过去,一把分开两人牵着的手,说,“小凌凌,这个妈咪是个坏女人,你爹地很快就要和她离婚了,这位是柳阿姨,以后,柳阿姨做你妈咪好不好?”

“不好。”

顾凌一把甩开顾诗瑶的手,他还记着这个姑姑上次弄疼他头发的事呢。

还什么叫他认别的女人叫妈咪,他才不要。

“妈咪,我们不买衣服了,我们走。”

顾凌重新牵过白景安的手就要走。

白景安因他那声妈咪尖不知为何动容了下,虽然是假的,但却莫名让她觉得心里一片泛柔?

而顾诗瑶却是恼了,这侄子怎么三番两次都不给她面子,肯定是被这个贱人教坏了。

“妈,你快看,这二手货把顾凌教得没大没小,看到我们连招呼都不打,真是太没教养了。”

顾母蹙起的眉头看着顾凌,这孩子,确实和她预想中的有礼懂事大相径庭。

可毕竟是自己孙子啊,虽然顾衍深不让他们把顾凌接回顾宅,她还是想给顾凌添些吃穿用度。

可这会儿在这商场遇到,顾凌竟然连奶奶都不叫,顾母真是无奈中生出一抹恼。

再这样下去,她顾家的孙子,就要被一对不懂教养的父母给毁了。

咬咬牙,顾母走上前说,“白小姐,虽然衍深硬是和你领了证,但我顾家可没有承认你,而显然,你并不适合教养顾凌,你还是把我孙子还给我吧。”

顾母说着要去牵顾凌的手,被顾凌一把躲开,然后躲在白景安身后说,“奶奶,我不要跟你走,我有爹地妈咪,我要和爹地妈咪住一起。”

顾母伸出的手僵在空气里。

柳伊蔓眼眸微闪,上前说,“小凌,我知道你有爹地妈咪,可你也需要爷爷奶奶,这样才是一家人,你懂么?”

“看,这才是教育孩子的正确方式,你个二手货除了霸占孩子还会做什么,赶紧把顾凌交出来,让蔓蔓姐教。”

顾诗瑶说着,硬是扯过顾凌,塞给柳伊蔓。

顾凌挣扎,但奈何他再怎么都只是个孩子,小小的身体终是被柳伊蔓抱住。

柳伊蔓温柔说,“小凌,阿姨很喜欢你,阿姨保证以后对你好,好不好?”

“不好,我有妈咪为什么要叫你妈咪,阿姨你笑得好假,你别以为我看不出你是想用我接近爹地,你好讨厌!”

顾凌大声地叫。

商场人来人往,听到声音都扭头看。

顾母从没这么丢脸过,柳伊蔓更是面色乍青乍红。

而有人看着戴着墨镜的柳伊蔓,忍不住说,“唉,你们看那个戴墨镜的,是不是那个大明星柳伊蔓?”

“这不可能吧,不是说她将来会嫁给顾氏总裁吗,怎么可能在这里抱着个孩子呢。”

“可真的好像。”

“估计只是长得像吧。”

没错,柳伊蔓是大明星,靠着演古装剧,拥有海量粉丝。

顾诗瑶见这会儿被人围观,立即抱起顾凌说,“妈,我们先把小凌带回家,决不能再让他跟着这个贱女人了。”

顾母点头,这大庭广众之下喧闹,哪里还有半分豪门子弟的教养,再不把顾凌带回去好好管教,这孩子,就真的废了。

顾凌挣扎地捶打顾诗瑶的肩头,顾诗瑶恼,忍不住一把拧在顾凌的小腿上。

顾凌红着眼,挣扎得更厉害了,“放开我,你这个坏姑姑!”

顾诗瑶被顾凌踢蹬着腿,差点要抱不住。

白景安眼看再这样下去,顾凌很有可能摔下来,立即走过去说,“顾小姐,你先放开顾凌……”

“要你这个贱人管,你给我滚开!”

“你要谁滚开。”

一道冷冷的嗓音突然响。

下一篇:他的手一点一点往下移动 迈开腿让我尝尝你
上一篇:把腿架在肩上疯狂顶撞 校霸被学霸拿遥控器控制
相关文章
返回顶部小火箭